第94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总而言之,在柳莎莎深沉而严肃的思考结束之后,陈立果依旧没有和她要达成上厕所不洗手吃炸鸡的协议。

    陈立果:“要我上厕所不洗手池炸鸡,除非你和我一起吃。”

    柳莎莎表示非常的愤怒,并且用洗甲水洗掉了陈立果的红指甲。

    陈立果眼泪婆娑:“你可以打人家,为什么要对人家的指甲动手。”

    柳莎莎说:“因为我乐意。”

    陈立果幽怨的叹息,感到他和柳莎莎无法维持最后的爱情。

    其实柳莎莎也知道这件事不靠谱。但是让她最想不明白的是,之前谢安河也是知道陈立果的,甚至还帮忙给陈立果出过方案,如果说要有兴趣,应该是那时候就对陈立果产生兴趣,为什么直到现在才会突然想潜规则陈立果?

    而且柳莎莎清楚的记得,谢安河是挺讨厌娘炮的……她越认真的思考,反而越发的觉得奇怪。

    不过柳莎莎的这些问题,似乎无法得到回答了。

    谢安河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他说要陈立果,那就是真的要陈立果。

    不过短短的一个星期,柳莎莎就因为这件事忙的焦头烂额。

    之前谈好的很多合同,对方突然毁了约,柳莎莎说要赔违约金,那边回答三个字:赔赔赔。柳莎莎气的把电话摔了。

    当明星就是这样,一旦得罪了大佬被封杀,那下半辈子就完了。

    一个绯闻,一张照片就可能会毁掉一个人,无论你爬的有多高,真爱粉这种东西在粉丝里的数量不足千分之一。

    柳莎莎捏着电话,脸色铁青,她本来就是脾气暴的,现在更是更不得直接冲到谢安河面前质问他,但这种冲动被她强行抑制了下来,脸上强行挂上了笑容,又去处理下一个合同了。

    陈立果也察觉到了他最近有点闲。

    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他需要一边为**电影做准备一边参加宣传活动,然而此时的他却什么都不需要做,已经快要闲出屎了。

    陈立果:“好无聊,好想被强/奸。”

    系统:“……”

    陈立果说:“想要一个长得帅的男人。”

    系统:“干嘛?”

    陈立果凝视着自己洁白修长的手指,露出一个迷幻的笑容:“来帮我涂指甲油。”

    系统:“……”

    陈立果:“十个男人一人涂一个,不能涂出边……涂出边了就……嘿嘿嘿。”

    系统是真的看出陈立果是特别闲了。

    结果陈立果这边闲的要爆炸,谢安河的电话就过来了。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且充满绅士风度,道:“青青,在做什么?”

    陈立果说:“在涂指甲。”

    谢安河:“……”

    陈立果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被震惊了,然而谢安河的下一句话是:“我喜欢大红色的。”

    陈立果:“……”

    谢安河说:“出来吃个饭吧。”

    陈立果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这么闲是谢安河的功劳,于是懒懒的答应了。

    谢安河定好了餐厅,和陈立果做进了包厢。

    这包厢的结构是中国风的,后面还放了一张软塌,感觉已经将吃饱了就睡体现到了极致。

    天气太热,陈立果胃口也不大好,光喝水了基本没有怎么吃菜。

    “没胃口么?”谢安河轻轻的问。

    陈立果含糊的唔了一声。

    谢安河用纸巾擦了擦嘴,道:“最近有一部电影还差一个女三,你有人选推荐么?”

    陈立果说:“什么电影。”

    谢安河说:“黑暗之桥。”

    陈立果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他是看过原来世界线的人,所以自然之道哪部电影会火。

    黑暗之桥是原来世界少有的现象级的电影,其意义便是电影从3d到vr全拟真的完全过度。

    地位几乎就等于陈立果所在的世界阿凡达。

    票房大爆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能爆的这么厉害。而且不但商业大赚,在艺术性上也几乎是以横扫之势干掉了当年几乎所有的电影奖项。这电影的投资人一直很神秘,陈立果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谢安河的手笔。

    陈立果道:“女三?我没看过剧本呢。”

    谢安河简单的把女三的形象给陈立果说了一下。

    陈立果想了想,道:“有个人选。”

    谢安河说:“谁?”

    陈立果把嘴里的名字吐了出来,他说:“杨文娅。”

    也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谢安河的眼睛居然微微亮了一下。

    待陈立果仔细看去,又觉得大概只是自己看错了。

    “杨文娅?”谢安河说,“我没有听过这个人。”

    陈立果道:“新人,很有天赋,可以发展一下。”

    谢安河若有所思的点头。

    饭局进行到一半,陈立果尿急出去上了个厕所。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莫名的想起了柳莎莎的话,他道:“哎,要不我不洗手给他剥个虾仁吃吃?”

    系统冷冷的说:“万一他要嘴对嘴喂给你怎么办。”

    陈立果:“……”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不洗手给亲爱的剥虾仁,亲爱的太爱他于是嘴对嘴的喂回来,和自己亲口吃下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陈立果面色愁苦,乖乖的洗了手。

    在回到包房的路上,陈立果就隐约听到有人在大吼,开始他还以为是其他的包房吵架了,然而他走到自己包房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有人在和谢安河吵架。

    陈立果被他中气十足的吼声震惊的瑟瑟发抖:“这大兄弟胆子好肥啊。”

    系统说:“是的……”

    陈立果说:“上一个这么做的,坟头草都有五米了吧。”他虽然不了解谢安河,但柳莎莎却给他普及了不少,比如谢安河这人虽然低调,但是很记仇,基本上得罪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那人还在吼:“谢安河,你要把我逼疯么!”

    陈立果觉得这话有点熟悉。

    那人继续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陈立果摸了摸下巴:“这人说话我怎么觉得那么熟啊。”

    系统冷漠的说:“你不是每个世界都在说么。”

    陈立果:“……”好像是的呢。

    那人说:“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我不爱你,也不可能爱你!”

    那人吼的厉害,谢安河还在给陈立果剥虾仁。

    陈立果缩在门边看八卦,假装自己是块砖。毕竟他应该说的台词都被别人说了,好想这时候也只有假装自己是路过的龙套,围观一下。

    “进来吧。”谢安河有点无奈的说了句。

    陈立果没想到他还有心思管自己,于是干笑两声,慢吞吞的走进去了。

    “谢总,不用管我啊……”陈立果赶紧叫了一声谢总,表示自己真的是个路人甲,你们继续啊。

    但是他那张脸,就表明了他绝对不可能是个路人甲!

    “这个人是谁?”那人看到陈立果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他说:“这就是你说的喜欢我?我才离开多久,你就要找替身!”

    陈立果缩在位置上吃虾仁。

    谢安河也不答,只是淡淡的问:“谁放你进来的。”

    那人咬牙道:“你就只想问这个?”

    谢安河冷漠的看着他,那眼神就连在旁边围观的陈立果都觉得有点刺人,他说:“我是上过你?还是把你怎么着了?”

    那人气的浑身发抖。

    谢安河说:“说我逼你,我不给你资源,就是在逼你?”

    倒茶,喝水,谢安河冷冷的说:“三秒钟,滚出去,不然你就滚出娱乐圈。”

    那人没想到谢安河如此的无情,瞪圆眼睛后,还是认怂转身走了。当然,走之前还不忘撂下狠话:“谢安河,到时候你别来求我。”

    那人走后,谢安河身上冰冷的气势才逐渐柔和了下来,他看着几乎要把自己缩成一团的陈立果,好笑道:“说点什么?”

    陈立果瞅他一眼,讷讷道:“这位是谢总的……”

    谢安河说:“之前追过他,但他不干,我就算了。”

    陈立果哦了声,继续吃虾仁。

    谢安河说:“虽然你们长得很像,但是青青你不要误会,我绝没有把你和他混淆在一起。”

    陈立果又吃了个虾仁。

    谢安河说:“青青?”

    陈立果这才啊了声:“怎么啦?”

    谢安河无奈道:“你不介意么?”

    陈立果摇了摇头,微笑着说:“谢总太客气了。”

    谢安河皱皱眉头,但到底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吃完饭,谢安河送陈立果回家。

    路上的时候,谢安河又提了一下他会找杨文娅来试试黑暗之桥,问陈立果要她的联系方式。

    陈立果给了。

    谢安河说:“你想试试男一么?”

    陈立果想了想,拒绝了。

    谢安河有点惊讶,他道:“这部剧的投资很大,而且会使用最新的设备进行放映,即便票房不吃香,也绝对会在电影史上留下足迹。”言下之意便是,这绝对是好机会。

    陈立果说:“不了,我最近想休息。”

    谢安河凝视着陈立果,在看出他的确是在说真心话后,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脸,走了。

    陈立果被掐的莫名其妙。

    他反正都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辛辛苦苦的拍电影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其他人。

    陈立果慢吞吞的上楼,在电梯里正低着头掏钥匙,就听到柳莎莎尖锐的声音传过来:“孙青青,你刚才是在谁的车里?!”

    陈立果走出电梯,尴尬的笑了:“莎莎,你怎么来啦。”

    柳莎莎说:“你不给我解释一下?”

    陈立果咬了咬嘴唇,低低叫了声:“莎莎。”

    柳莎莎瞪他一眼,道:“进屋子说。”

    然后柳莎莎和陈立果就进屋子了,然后陈立果就流着泪水把谢安河黑了,说他用照片威胁自己,让自己陪他去吃饭,还说自己看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对不起,谢安河,如果我说是因为我太闲和你出去吃饭,一定会被莎莎杀死的,这个锅你就帮我背了吧。

    在听到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时,柳莎莎的表情有点奇怪,她说:“青青……”

    陈立果含着泪水等柳莎莎发问。

    柳莎莎说:“那个人真的和你很像吗?我觉得谢安河好变态啊。”

    陈立果:“……”原来她只是在八卦噢。

    陈立果简单的把两人争吵的内容说了一下,柳莎莎气的骂了句:“人渣!”

    陈立果说:“对,人渣。”

    柳莎莎说:“没想到他之前就做出过这种事情,真是恶心。”

    陈立果道:“对,真是恶心。”他话说完才反应过来,“什么叫之前就做过,难道他现在还在做?”

    柳莎莎瞪眼睛:“我没告诉你你的好多资源都被他掐了么?”

    陈立果:“……没有。”

    柳莎莎说:“哦,好吧,那我现在告诉你了。”

    陈立果:“……”怪不得他那么闲,所以其实还是谢安河的锅。

    陈立果说:“你今天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

    柳莎莎表情有点奇怪,她说:“不,我是来和你说,那部**电影你又可以去演了。”

    陈立果说:“咦?”和谢安河吃饭还是有用的吼。

    柳莎莎说:“不过"luo xi"全删了。”

    陈立果:“……”

    柳莎莎最近因为陈立果各种资源被掐掉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但是她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送到陈立果手上的电影资源更多了。柳莎莎开始还有点一头雾水,但很快醒悟谢安河居然是在帮陈立果挑资源。

    柳莎莎说:“所以你还接吗?”

    陈立果说:“接!”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没过几天,杨文娅就给陈立果来了电话,说黑暗之桥的导演邀请她去试镜,她想谢谢陈立果请他吃顿饭。

    陈立果时候:“吃饭就不用了,好好演吧。”

    杨文娅说:“孙哥,我会加油的。”

    陈立果说:“嗯,我信你。”

    杨文娅嗫嚅两句,最后鼓起勇气说:“孙哥,你是我最崇拜的偶像,我进入这个圈子就是因为你,希望以后有机会和你一起演戏!”

    陈立果感动的说:“好。”

    杨文娅的确很有天赋,去参加了试镜之后,成功拿下了黑暗之桥女三的角色。

    陈立果最近在研究那部**电影的剧本,这电影叫做《影之灯》讲的是两个男同的故事。

    故事的剧情也很简单,就是他们在上大学的时候相恋,最后没有能敌过世俗的压力,最后一死一疯。

    剧本的确写的漂亮,陈立果看了之后眼泪就没停下过。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肿的和桃子一样的眼睛惊恐的问陈立果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谢安河对他动手动脚。

    陈立果心想如果我真的因为谢安河哭,那肯定是因为他不肯对我动手动脚。

    陈立果说:“剧本太感人了啦。”

    柳莎莎也看过剧本,她点头道:“的确是写的不错。”

    陈立果说:“快开拍了吧?”

    柳莎莎说:“是啊。”

    陈立果说:“对了,男二是谁啊。”

    柳莎莎欲言又止。

    陈立果开玩笑的说:“谢安河这么喜欢人家,不会是亲身上阵吧。”

    柳莎莎说:“……这你都能猜出来?”

    陈立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傻了。

    柳莎莎拍拍他的肩膀:“好好锻炼身体吧青青,不然你的菊花就要遭罪了。”

    陈立果:“………………”

    柳莎莎说:“加油,小伙子。”

    晚上谢安河正好找陈立果吃饭,他车停到陈立果楼下的时候,陈立果面对的是柳莎莎那种犹如抓奸一般的目光。

    柳莎莎说:“他经常请你吃饭哦?”

    陈立果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讨厌啦,哪里有啦。”

    柳莎莎说:“进行到哪一步了?”

    陈立果说:“他就请人家吃吃饭啦,莎莎你真是的。”

    柳莎莎试探性的问了句:“你怎么看他啊?我觉得他也长得挺帅的。”

    陈立果本来想说我也这么觉得,但脑子一热,突然冒出来一句:“我不过是个替身而已。”说完他自己也愣了几秒。

    柳莎莎表情一下子变得有点阴沉,她说:“那个陈恒巍还没有和谢安河分手?!”

    陈立果心想莎莎你可以啊,连名字都知道了。

    柳莎莎说:“哼,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背着谢安河找女朋友,如果让谢安河知道了,不打断他的狗腿。”

    陈立果:“……”

    柳莎莎说:“你发抖什么?”

    陈立果说:“没抖啊,我挺好的。”

    柳莎莎说:“去吧,记得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立果扭着屁股进了电梯。

    柳莎莎看着陈立果的背影,却莫名的觉得有些担忧,她知道陈恒巍的事情。当初谢安河追他,可是下了血本。

    只是不知道后来出了什么事,谢安河一下子就将他甩到了脑后。

    本来其他人都以为谢安河对陈恒巍没兴趣了,可是他却又突然来追求陈立果。

    陈立果和陈恒巍有七分相似,任谁都不会觉得谢安河追陈立果这件事,和陈恒巍一点关系都没有。

    柳莎莎也这么担心着,所以才会小心翼翼的提醒陈立果不要陷进去。

    陈立果陷进去了么?他觉得现在除了沙发之外没有什么可以陷进去的。

    谢安河点菜,陈立果瘫在沙发上。

    看着菜单,谢安河说:“我特意找了个包厢有沙发的餐厅……”

    陈立果说:“谢谢你啊。”

    谢安河说:“剧本看的怎么样?”

    本来剧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问题是在陈立果知道了男二是谢安河亲自来后,陈立果就不太行了。

    那男二和谢安河的形象实在是差的太远,是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书呆子。

    反观陈立果,演的反而是追着书呆子跑的强势那一方。

    陈立果忍了半天,没忍住,说:“谢先生要演男二吗?”

    谢安河低着头看菜单:“对啊。”

    陈立果说:“谢先生为什么不演男一呢?”

    谢安河闻言抬起头,冲着陈立果露出个笑容:“在现实里追认追烦了,想试试被人追的滋味。”

    陈立果看着他闪亮的白牙,居然有种谢安河在隐喻的错觉……

    谢安河说:“怎么?你想演男二?”

    陈立果说:“都可以啊……”他的演技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别说男一男二这种问题了,他觉得自己演条狗都能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陈立果只有一米七六,一个一米七六的我要怎么去拥有一米八七的你。

    谢安河说:“谁说先追的那个人就在上面了。”

    陈立果说:“啊?”

    谢安河说:“哦,没什么。”

    陈立果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刚刚把自己想什么说出来了么,不然为什么谢安河怎么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

    还没等陈立果想出个所以然,菜就上来了。

    陈立果像条虫子一样软趴趴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软趴趴的上了桌子。

    谢安河也没管他这幅软骨头的样子,道:“这里的耗油菜心是招牌菜,多吃点。”

    陈立果夹了一根,慢慢的咀嚼。

    谢安河说:“怎么样?”

    陈立果说:“好吃。”

    谢安河给陈立果夹了个虾仁,道:“嗯,乖。”

    陈立果又问电影的档期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谢安河都回答了。

    最后陈立果说:“谢先生真的有时间来拍吗?”

    谢安河看着陈立果,又伸出手在他脸上掐了一把,他说:“就算没有时间,我也会抽时间出来的。”

    陈立果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他唔了声,低下头继续啃菜心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