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script>吃小龙虾的时候,小九一直观察着陈立果。

    只见陈立果吃饭时全程神色淡淡,即便是吃这种麻烦的东西,也动作优雅,不曾露出一点狼狈之色。最让小九敬佩的,是他居然忍住了没有翘兰花指……

    杨文娅则是一直都很安静,只有小九开口问她,她才会说两句。

    小九心中感叹,在自家男神面前,任何一个豪放的妹子,好像都显得格外矜持。

    小九心里有事,这小龙虾吃的有点没滋没味。反观陈立果,在柳莎莎的瞪视下,他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把自己面前一盆小龙虾给搞定了。

    直到他把目光投向了小九面前的龙虾,柳莎莎终于幽幽的开口:“孙清逸,你吃那么多辣的不怕上火么?”

    陈立果动作一顿,只能妥协道:“好吧。”

    柳莎莎说:“时间也不早了,我送小九和文娅回去,你也陪我一起。”

    陈立果的眼睛粘在小九那盆没怎么动的龙虾上移不开,他听柳莎莎这么说,知道这盆龙虾是要浪费了,心中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凉。

    柳莎莎没有再管陈立果,面无表情的上了车,更加面无表情的把杨文娅和小九送回了家。

    最后她把车开到了陈立果楼下。

    陈立果说:“莎莎,你不上去坐坐吗?”

    柳莎莎说:“不去了,我晚上回去还有事——孙青青,你今天吃这么多龙虾,要是给我长痘了,看我不打死你。”

    陈立果眼中含泪,他说:“莎莎,你好凶噢。”

    柳莎莎:“……”

    陈立果说:“你这样凶,人家会害怕的啦。”

    柳莎莎沉默两秒,伸手摸了摸陈立果的头,道:“乖,别撒娇,你一撒娇我就更想打死你了。”

    陈立果:“…………”好巧我也是。

    柳莎莎说:“去吧,今天晚上记得做面膜。”

    陈立果下了车,婆娑着泪眼,看着柳莎莎离开了。

    他转身正准备上楼,却被保安叫住说有他的包裹。陈立果闻言一愣:“包裹?”

    “对啊,孙先生。”这一片都是富人住宅区,明星也多,安保工作做的特备好,那保安道,“今天下午送过来的。”

    陈立果心中疑惑,以为是自己买的指甲油填错了地址,于是便道:“给我吧。”

    那保安递给陈立果一个小盒子。

    陈立果拿着盒子摇了摇,发现那盒子很轻,似乎里面装着的东西完全没有分量。

    他的心中更加疑惑了,于是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盒子打开了。

    盒子打开后,陈立果盯着盒子里的东西整个人都傻了,只见盒子里放着包装精美的耳钉和一枚戒指,这两样东西他都非常的熟悉——没错,就是上辈子教皇身上的戒指和耳钉。

    陈立果:“……系统?”

    系统说:“咋了,儿砸。”

    陈立果说:“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系统如果有眼睛估计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好奇怪。”

    陈立果说:“大兄弟你还行不行啊?”

    系统说:“但是数据上没有问题啊……我都叫他们检查了好多遍了。”

    陈立果说:“没问题吗?”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把戒指戴到了之前戴的无名指上,然后他就傻/逼了。

    没错,这戒指居然取不下来——

    陈立果狂奔去厨房,往手上倒了一大瓶香油,然后使劲的把戒指往下撸,撸半天发现这并没有什么用。

    他盯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已经想象到了明天柳莎莎的反应,他甚至怀疑自己的无名指还能不能保下来。

    系统说:“别在意,可能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bug。”系统对他们总部的检查手段还是满有信心的,上个世界那种情况纯属意外,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次。

    陈立果还在想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给他寄的戒指,他说:“完了完了。”

    系统说:“咋了。”

    陈立果说:“你说莎莎看见这戒指,会想把我手指剁了么?”

    系统想了想柳莎莎那性格,十分保守道:“难说。”

    陈立果:“……”

    折腾一晚上,这戒指还牢牢的套在陈立果的手指上,陈立果最后也放弃了,缩回被窝里发抖,他说:“统儿,我觉得我的心好冷,我是不是要被冻死了。”

    系统冷漠的说:“空调能开高点么?”

    陈立果灰溜溜的去把空调从十六度调高到了二十六度,他说:“唉,好多了。”

    系统:“……”

    不过事实证明,陈立果的担心是完全有必要的,因为第二天柳莎莎的反应和陈立果差不多。

    她在看到陈立果的一句话是:“达令,心情这么好还戴了个戒指?”

    陈立果虚弱的笑了一下。

    第二句说是:“清逸,把戒指摘了呗,今天还要出个广告呢。”

    陈立果把自己的手递给柳莎莎,温柔道:“摘下这枚戒指,我就是你的人了。”

    柳莎莎:“哎呀这戒指怎么摘不下来呢。”

    陈立果:“……”你表情真的太假了。

    柳莎莎说:“别玩了,快把戒指摘下来,要走了。”

    陈立果摇摇头,他说:“莎莎,摘不下来了。”

    柳莎莎开始还以为陈立果在开玩笑,后来她发现这戒指真的摘不下来后,整个人都爆炸了:“孙青青——你这是在作大死你知道吗?!”

    陈立果说:“知道呢。”

    柳莎莎说:“菜刀呢?!”

    陈立果:“……”

    柳莎莎说:“手指断了还可以接上,戒指不能戴上去就取不下来啊!”哦,忘了说,这个世界的医学极度发达,这种断指已经算得上小手术。

    陈立果被柳莎莎的狠辣吓的两股战战,差点没尿出来。

    柳莎莎盯着那戒指像是盯着阶级仇人,撸了半天发现那戒指根凝固在陈立果手上一样,一点都撸不动,最后她怀疑的说:“孙青青,你丫不会用强力胶黏上去的吧?!”

    陈立果:“……”好像系统bug比强力胶还要厉害吼。

    柳莎莎说:“我真想亲手打死你。”

    陈立果说:“动手吧,不用怜惜我。”

    柳莎莎一看时间也快到了,不能和陈立果继续扯,于是便咬牙切齿的和陈立果一起上了车。

    今天要拍一个大牌香水的宣传片。孙青青虽然红,却从来不会乱接广告,接的广告全是最顶级的奢侈品。

    不得不说在商业运作方面,柳莎莎很有一套。

    广告拍摄的大致内容是,陈立果在海里溺了水,结果被一条人鱼救了起来,那人鱼见陈立果奄奄一息几乎就要死去,于是便去海底取了海洋中的珍宝——a牌的香水,然后滴到了陈立果的身上,于是陈立果再次焕发了生机。

    整个广告的色调都是明亮的蓝色,陈立果和女主角要在水里游上一段,当然潜入深海里桥段是后期制作的。

    那女主角陈立果不认识,似乎是一个当红的平面模特。

    陈立果的戏感很好,自己拍的地方很快就过了,反倒是那模特有点不习惯动态拍摄,滴香水那段一直有点问题。

    连着十几条都没过,导演也有点火,说大家不是陪着她来浪费时间的。

    女模特咬紧下唇,被骂的脸涨得通红。

    陈立果见状,道:“没事,再试试吧。”

    导演道:“不好意思啊,孙哥,这孩子是第一次拍,有点生,浪费你时间了”——他和那女模特关系不错,所以才开口就骂,怕发作的人变成陈立果大家更不好下台。

    陈立果道:“没关系,慢慢来。”他的态度从来都十分温和。

    女模特愧疚的说了对不起。

    陈立果笑道:“你可以再揣摩一下,你救下心爱的人,那种幸福的感觉。”

    女模特想了想,道:“我想……我可以了。”

    她说可以就可以,没想到还真是一条就过了,这下陈立果总算能从水里出来。

    陈立果上身穿着衬衣,下身是一条棕色的裤子,整个人都湿透了——要是换了一般人,被这么淋湿估计会显得十分狼狈,但在陈立果身上,这种狼狈却反而变成了一种诱惑。

    湿润的衬衫贴在身上,露出他漂亮的肌肉曲线,而裤子则是衬出他修长的双腿,十分吸引人的眼球。

    女模特盯着陈立果说:“谢谢你,孙哥,没有你我肯定过不了。”

    陈立果身上披着毯子,笑道:“怎么说?”

    女模特道:“我的白马王子就是长成你这样的——”

    陈立果说心中微微叹气,感叹道,那是你不知道我有多娘……

    陈立果正擦着头发,女模特却是忽的注意到了什么,她惊讶道:“孙哥,你谈恋爱了么?”

    她看到了陈立果手指上的戒指。

    陈立果的动作一顿,道:“我就随便戴着玩的。”

    女模特根本不信,她道:“孙哥别不好意思呀,不知道哪个女孩有这么好的运气。”

    这娱乐圈,你若是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你在谈恋爱,根本用戴戒指。既然戴了,那就表示自己想让这一段关系公开——陈立果真是有嘴都说不清。

    站在一边的大魔王柳莎莎已经开始认真的考虑去做截肢手术的影响大,还是让陈立果继续戴着他的戒指的影响大了……

    陈立果浑身一抖,感到自己的手指随时可能离开自己。

    拍完广告,陈立果去换了身衣服。

    回去的路上,柳莎莎眉头皱的死紧,陈立果以为她还在纠结那戒指的问题,无奈道:“好嘛,要是实在摘不下来,就去切掉好不啦。”

    柳莎莎瞅了他一眼说:“你不怕疼了?”

    陈立果惊悚的说:“难道切的时候不打麻药?”

    柳莎莎说:“可是麻药过了很疼啊。”

    陈立果:“……那我再考虑一下。”

    柳莎莎有点没精神,她道:“青青……”

    陈立果说:“怎么了?”

    柳莎莎欲言又止。

    陈立果道:“莎莎,你说呀。”

    柳莎莎说:“……青青,你的那部电影,好像出了点问题。”

    陈立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问:“什么问题呀。”

    柳莎莎艰涩道:“投资人……还想,见你一面。”

    陈立果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随便道:“见就见呗。”

    柳莎莎见陈立果无所谓的样子,伸出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恨恨道:“他虽然这么说,但肯定不止是见面——”

    陈立果这才反应过来,他悚然道:“难、难道他,看上了我的*?”

    柳莎莎:“……”你可以不要说的这么直白么。

    陈立果双手抱胸,控制不住的抽泣起来:“不要,不要,人家才不要这样,好可怕!”

    柳莎莎:“……”明明陈立果是受害者,可是为什么那么相对他动粗呢。

    陈立果已经落泪了,他说:“莎莎,人家好害怕。”

    柳莎莎面无表情的想,突然好想现在就把陈立果的衣服扒了,看着他哭的更惨的样子。

    陈立果说:“莎莎,我该怎么办?”

    柳莎莎说:“别担心,你不愿意,他也不会强迫你……”只不过这电影你是没戏了。她当时拿到合同的时候,本来以为这事情肯定稳了,却没想到投资方突然变卦。柳莎莎甚至还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给陈立果使绊子,但她多方打听,也都没有结果。

    谢安河作为上娱传媒的老总,虽然平日非常的低调,却绝对是业界不能得罪的大佬。他的产业也不止于国内,出资拍摄的好几部电影,都获得了电影界最高的奖项。

    而且柳莎莎还听说他的产业不止于娱乐圈,几乎是各方都有涉猎,没有摆在明面上的资产数不胜数。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对孙青青产生兴趣?柳莎莎的心情有点烦躁,她没有告诉孙青青,如果谢安河真的想为难他,这部电影大概只是一个开始。

    招惹到谢安河,大概是陈立果今年以来最倒霉的一件事。

    因为谢安河的事情,连带着陈立果手上的戒指都没有那么惹人讨厌了——如果换了平时,柳莎莎会不会真的把陈立果拉去医院断了手指取戒指还说不定呢。

    陈立果没有柳莎莎想的那么多,觉得电影拍不拍都一样,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无伤大雅。

    柳莎莎见陈立果的模样,在心中微微叹息,这一路来,孙青青走的实在是太过平坦,他运气好,天赋高,又有贵人相助……

    可是明星这条路,即便是以今天他的地位,于一些人而言,也无非是挣扎着的小虫罢了。柳莎莎想到这里,面上带了些苦笑。

    柳莎莎说:“好了,回去好好休息……”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莎莎,你也是。”

    柳莎莎叹气。

    结果晚上的时候,陈立果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陈立果看了看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青青。”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非常的温柔,他叫着青青的语气,让陈立果有种自己是他热恋"qing ren"的错觉。

    陈立果说:“谢、谢先生?”这声音陈立果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谢安河道;“你有空么?我想和你聊聊。”

    经过白天柳莎莎的事情,陈立果已经知道谢安河对自己的心思了,他一时间心情激荡无比,对系统说:“终于有人要潜我了!”

    系统说:“他是想潜孙青青还是孙清逸?”

    陈立果:“……你什么时候这么走心了。”

    系统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哎呀,不管是孙清逸也好,孙青青也罢,对陈立果而言都是潜规则——很值得高兴的嘛。

    陈立果迟疑了片刻,道:“都可以……”

    “那六点我来接你。”谢安河道。

    陈立果说了句好。

    谢安河道:“到时候见。”

    陈立果挂了电话,去床上开心的滚了一圈,说:“我要不要和柳莎莎说一下这个事情啊?”

    系统说:“我哪儿知道。”

    陈立果说:“算了,还是别说了,免得让她担心。”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下午五点四十多的时候,谢安河的车开到了陈立果楼下。

    陈立果看到谢安河的车就眼前一亮,虽然他对这个世界的车不熟悉,但光看外观和配置,也知道谢安河的绝对是辆好车。

    “进来吧。”谢安河为陈立果打开了车门。

    陈立果坐到副驾驶上,叫了声:“谢先生。”

    谢安河点点头,他道:“不用那么客气。”

    陈立果有点害羞,便一直低着头。

    一路上,谢安河都在和陈立果聊些话题,陈立果敏锐的感觉到谢安河这个人的确不一般——陈立果说什么东西他都能接上来。

    “我看到你今天拍的广告了。”谢安河说,“很漂亮。”

    陈立果没想到他效率那么高,涩涩道:“谢先生……我……”

    谢安河笑道:“今天就吃饭,不谈那些事情。”话虽如此,但身为男人的陈立果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特别是当谢安河的车停在了他家的门口。

    屋子里没人却开着空调,谢安河进屋后,便脱去了外套。

    陈立果心想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直接,干得漂亮!

    然而谢安河还是有点节操的,脱了外套后就穿上了围裙,笑道:“坐,我去做饭。”

    陈立果没想到能吃到谢安河亲手做的饭菜,有点受宠若惊:“麻烦谢先生了。”

    “你可以叫我安河。”谢安河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眸子盯着陈立果不放。

    直到陈立果讷讷的叫出一句安河,他才露出满意的表情,转身去厨房了。

    屋子里的电视已经打开,最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这个世界居然也有海绵宝宝,而且是他没有看过的内容!!

    陈立果:“哈哈哈哈,好好看啊,哈哈哈哈哈。”

    系统:“……”你笑的很智障你知道吗。

    饭菜的香味从厨房传来,让陈立果有一种自己在家的温馨感。连带着谢安河也变得格外可爱起来。

    谢安河似乎早就准备好了食材,很快就做完了饭,将饭菜端上了桌。

    这大热天的在厨房里也是煎熬,谢安河挽起袖子,露出结实漂亮的小臂——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和陈立果的奶油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手腕和手臂简直就是男人的绝对领域,陈立果悄咪咪的看着,暗暗的在心中流口水。

    “坐。”谢安河盛了饭,给陈立果面前放了一碗,

    陈立果吃了一口菜,表情就有点呆。

    “怎么?”谢安河道,“不合你的口味?”

    不……是太合我的口味了,这饭菜熟悉的味道让陈立果终于生出了丝丝的疑惑,他又夹了一朵西蓝花,慢慢的咀嚼着吃掉了。

    “我很高兴自己可以遇到你。”谢安河说,“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人。”

    这情话说的温柔,谢安河看向陈立果的眼神里,也是浓浓的爱意。就好像他根本不是才和陈立果见了一两次的陌生人,而已经暗恋了陈立果许久了一样。

    “谢先生。”陈立果低着头,嘴唇被他咬的鲜红,他有些瑟缩,似乎因为谢安河的步步紧逼,很难维持自己在外人面前的伪装,他说:“可是,我不喜欢男人。”

    谢安河说:“你试过么?”

    陈立果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慢慢的摇头:“没有……”

    谢安河说:“没有你怎么不知道你喜欢。”他的语气是那么的笃定,好像已经看透了陈立果的灵魂。

    陈立果说:“谢……”他话还没出口,就被谢安河瞪了一眼,于是只能乖乖的换成了,“安、安河……”

    “嗯。”谢安河满意了。

    “我是真的不喜欢男人的。”陈立果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谢安河闻言,歪了歪头,然后起身去了楼上。

    陈立果还以为他生气了,就在他惴惴不安的等待时,谢安河手里拿着一叠照片走到了陈立果面前,把照片扔到了桌子上。

    只见照片上,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她穿着一袭红裙,虽然脸上画着浓妆,但是若是熟悉的人,绝对能认出这人就是孙青青。

    这照片似乎是很久以前拍的了,只是不知道谢安河怎么会搞到手里。

    “不喜欢男人?”谢安河说,“那你为什么要扮成女人?”

    这个问题,大概是大部分人的认知误区。觉得异装癖就该是同/性恋,然而事实上,孙青青是个货真价实的直男。

    陈立果的眼泪一点点的落下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口中轻轻的抽泣着,道:“谢先生,你不要这样……”

    “怎样?”看着陈立果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谢安河几乎都要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了。而事实上他不过是将一些早就存在的照片,放到了陈立果的面前而已。

    陈立果呜呜的哭了起来,他长长的睫毛也沾了水珠,鼻尖有点发红——就像一只被大灰狼逮住的可怜小白兔,哭哭啼啼的正在求饶。

    谢安河感到自己一下子有了反应,他也没想到陈立果这么诱人,于是有点头疼的说:“别哭了。”

    “对、对不起。”陈立果抹着泪水——他是真的不想哭,但是这身体的泪腺实在是太浅了,眼角眨两下泪水就掉出来了。

    谢安河看着他止不住的泪水,抽了张纸巾,把他的脸掰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一点点的擦干净他的泪水。

    “乖。”谢安河的声音低低的,带着点无奈,“别哭了。”

    他说着,吻上了陈立果的唇。

    陈立果的唇有点凉,但口感很好,谢安河亲上去就不想放开,陈立果却好似已经被谢安河的动作吓傻,整个人都一动不动。

    直到谢安河的舌头伸入了陈立果的口腔,陈立果才反应过来,一把把谢安河推开了。

    “我不喜欢男人!”陈立果站起来后退几步,脸上全是害怕,他说,“你、你不要过来。”

    谢安河摊了摊手,道:“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陈立果用手背重重擦着嘴唇,他说:“谢先生,你不要逼我。”

    谢安河注意到了陈立果手上的戒指,他脸上的笑容浓了许多,道:“青青。”

    “别、别叫我青青。”陈立果颤声道,“谢安河,我真的不能接受男人。”

    谢安河说:“好吧。”

    陈立果:“……”等一下,这就算了?

    谢安河说:“既然这样,我就不逼你了。”

    陈立果本来还想着,不要,不要的戏码,结果谢安河的剧本和他手里拿的好像不太一样——让他完全懵了。

    谢安河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立果:“……”他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不过谢安河的心情却很好,甚至于开车的时候都在哼小曲儿。

    陈立果直到再次回到自己家里的沙发上,都觉得整个人奄奄一息。

    陈立果:“我觉得我需要涂个红指甲冷静一下。”

    系统:“……”

    陈立果哽咽着说:“他一点都不霸道总裁。”

    系统:“……”

    然后陈立果就真的去摸了一瓶指甲油,一边翘着兰花指涂一边和系统说:“我觉得我需要主动出击!”

    系统:“你非要涂指甲油冷静么?”

    陈立果说:“辣眼睛吗?我也觉得辣眼睛。”

    系统:“……”

    陈立果说:“嗯,紫色也好看。”来啊,互相伤害啊。

    系统说:“……”

    涂指甲油涂到了凌晨三点,陈立果睡之前还不忘记拍几张照片给柳莎莎发过去。然后才混混沌沌的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十点,柳莎莎给陈立果打电话让他来给自己开门。

    陈立果穿着睡衣,头发凌乱,迷迷糊糊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被柳莎莎抱了个满怀。

    柳莎莎激动的说:“我知道为什么了!”

    陈立果脑袋里全是浆糊,看着柳莎莎兴奋不已的样子,道:“知道什么了?”

    柳莎莎说:“我知道他为什么要选择你了——”

    陈立果说:“谁选择谁?什么选择谁?”

    柳莎莎说:“你快去洗个脸!!!”

    陈立果飘过去洗了个脸,然后又像个幽灵一样飘回了客厅。

    柳莎莎把一张照片拍在了陈立果的面前,说:“你看!”

    陈立果拿起照片一看,发现照片上的人和他有七分相像,说他们两个人是兄弟估计都有人信。两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陈立果的眼睛更加柔和,那人则是更加阳刚。

    陈立果一看到照片,精神立刻来了,他觉得一部狗血大戏就摆在自己的面前,他激动不已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莎莎说:“我回去打听了好久——终于打听到了谢安河的事,据说他一直在找这个人,找了好久好久。”

    陈立果道:“我难道只是个替身?”

    柳莎莎说:“对啊。”

    陈立果心想,这真是,真是——太刺激了,他就喜欢这种狗血言情剧里的剧情,他甚至已经想象出了自己被谢安河这个渣渣虐心的场景。

    “对不起,孙青青,你只是他的代替品。”谢安河冷酷的说,“我爱的是他。”

    “谢安河,你太无情了。”孙青青脸色煞白,惨笑,“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却告诉我,我不过是他的替身……”

    “你走吧。”谢安河说,“他回来了,我不需要你了。”

    孙青青满脸泪水,转身狂奔,却被一辆路过的大卡车撞的飞了出去——

    “不!青青,我爱的是你啊!”谢安河撕心裂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然而孙青青,却再也听不见了。

    以上均为陈立果的脑补,他已经激动的浑身发抖,迫不及待了。

    然而柳莎莎却以为陈立果发抖是在生气,赶紧劝道:“青青,你别太生气了,知道这个原因,就好办多了……”

    陈立果说:“好办多了?”

    柳莎莎说:“我听说谢安河喜欢的人特别男人……你只要让谢安河知道你是个娘炮他应该就对你没兴趣了。”

    陈立果:“……”

    柳莎莎:“青青?”

    陈立果沉默了一会儿,幽幽的来了句:“可是他知道人家穿女装了耶。”

    柳莎莎瞪着眼睛:“什么?穿女装被他知道了?他什么时候知道的?手里有照片??”

    陈立果垂了眸子,哀伤的说:“很久以前的照片了,我、我没想到居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柳莎莎说:“所以你背着我穿了多少次女装?”

    陈立果:“……”根本数不清楚。

    柳莎莎恨不得给陈立果脑袋上来几下:“我当初跟你说过什么?为什么不听?难道不知道这对于一个明星来说是多大的黑点么?”

    陈立果的泪水滑落,他道:“那时候人家不是还没火么?”

    柳莎莎:“……”唉!

    不过现在责怪陈立果也没有用了,这把柄一旦被谢安河捅出去,陈立果基本就是个废人。没有任何粉丝能接受自己的高贵冷艳的偶像有异装癖,这件事爆出来,陈立果的演戏生涯就完了。

    柳莎莎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

    陈立果:“嗯?”

    柳莎莎沉痛的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你把谢安河恶心走了。”

    陈立果瞪大眼睛:“我很恶心吗?”

    柳莎莎:“……不,不,我不是说你恶心,是要你表现的很恶心。”

    陈立果说:“比如?”

    柳莎莎想了想说:“比如抠了脚又啃鸡爪?”

    陈立果:“……”可以,这真的很恶心。

    柳莎莎:“再比如上了厕所不洗手就吃饭?”

    陈立果:“……”

    柳莎莎说:“再比如把鼻屎到处乱弹?”

    陈立果已经被柳莎莎的恶心手段震惊了,他说:“我把自己恶心吐了怎么办?”

    柳莎莎说:“所以你得先习惯,这样吧,你先抠个脚,我帮你叫个外卖……”

    陈立果:“…………”有这样的经纪人,他觉得他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被潜规则了。

    柳莎莎说:“哎呀,我知道你心里过不去,但是这总比和他在一起好嘛。”

    陈立果擦干泪水,严肃而冷静的说:“我觉得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我还是和谢安河在一起好了。”

    柳莎莎:“……”

    陈立果:“至少他挺爱干净的。”

    柳莎莎:“……”竟是觉得有几分道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