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妖艳贱货陈立果(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穿来的这个时间点,孙青青刚好拍完一部电影,宣传也做得差不多,就等着电影上映。

    所以陈立果除了接下一些综艺节目之外,时间上相对比较闲,毕竟明星也是需要喘口气休息休息的。

    之后的两天,都没有人来打扰陈立果,直到十三号,小九约他出去看电影。

    “走啦,走啦。”小九说,“我已经订好票了——前后左右的座位都没人,不会有人发现你是谁的。”

    陈立果忧郁的说:“可是天好热呢,我的妆容易花的呀。”

    小九说:“花了更好,更没人认识你。”

    陈立果在小九的不断出催促下,还是换了一身衣服,戴了一个口罩,和小九一起去电影院去了。

    在这部新上映的电影里,陈立果扮演了一个高智商的变/态杀/人狂,和主角斗智斗勇,最后结局是不但他没有被主角抓住,还轻轻松松的把主角给弄死了。

    陈立果:“……”还好这个世界没有广电总局,不然肯定没办法公映。

    小九怀里抱了一大桶爆米花,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太帅了,海报里的你太帅了……”

    陈立果没说话,翘着他的小拇指喝了一口可乐。

    灯光暗下来,音乐声响起,陈立果听到了电影里的第一句独白“我在遇到他之前,都以为世界只有黑白二色。”

    电影里的陈立果英俊极了。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神色忧郁却温柔,谋杀了一个又一个美人,将尸/体摆成一幅幅美丽的油画。其中有一幕是他坐在咖啡厅里。将手里的牌放到主角的面前,他说:“我给你接下来的提示,一个黑桃,一个梅花。”

    主角气的用枪抵住了他的额头。

    然而他却笑了,他说:“手不要抖,用力一点。”

    小九看的口水流了一地,她痴迷的说:“孙清逸好帅啊,好帅啊——”

    “死鬼。”陈立果用手指错了她一下,羞涩道,“人家会害羞啦。”

    小九浑身僵了一下,然后幽幽的说:“电影完结之前你可以不要说话吗。”她只想祭奠她逝去的少女梦。

    陈立果就是故意的,他哼了声:“人家比电影里帅多了好吗。”

    小九说:“好好好,我家宝宝最帅了。”

    电影的最后主角死在了黑色的玫瑰花丛里,陈立果扮演的凶手走到主角身侧,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淡淡的吻。

    “我期待和你的再回。”最后一句台词说出口,结尾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小九瞪着眼睛:“就完了?”

    陈立果说:“是的呢。”

    小九说:“可是我没看够啊——”

    陈立果说:“导演说还有第二部呢。”

    小九瞅了陈立果一眼,点点头:“你明天有事吗?我从国外给你买了礼物回来。”

    陈立果说:“人家定了好多甲油……但是莎莎不让人家用耶,你要不要拿去一点?”

    小九说:“好啊,我明天来你家里拿,顺便把礼物给你带过来。”

    陈立果点点头,和小九一起回了家。

    每次大概只有回家之后,才是陈立果最放松的时候,不用装娘炮,只用安静的像是咸鱼一样瘫在床上。

    电影上映的当天,好评如潮,不少人都给陈立果发了庆祝的短信。

    陈立果没怎么看,他还在研究厕所里一堆奇奇怪怪的化妆品。

    这个世界的化妆品有些和陈立果原来的世界一样,有些陈立果却是听都没听说过,化妆品上的字体也很奇怪,估计是陈立果原来世界没有的语言。陈立果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结果,最后还是只用了沐浴露和洗面奶。

    小九第二天如约而来,手里拖了一个巨大的箱子。

    她拖进来后,擦了擦汗,喝了口水,对着陈立果道:“青青,你快打开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陈立果以为小九给他带的是土特产或者是纪念品,但是他发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打开箱子,陈立果看到了十几条裙子和一排各种色号的唇膏,重点是还有一坨硅胶制品。

    陈立果:“……”他刚把那硅胶制品拿在手里,小九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传来了,她激动的说:“青青,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个的!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吗?这个是我特意找人为你定做的——听说可好用了。”

    陈立果背对着小九,面无表情的说:“小九你好讨厌啦。”

    小九说:“快快快,戴起来发给我看看。”

    没错,这硅胶就是一坨假胸。

    陈立果心里全是血泪,看着自己手里的假胸恨不得把这玩意儿塞到系统的嘴里。

    陈立果:“系统,这就是你给我选的好身体。”

    系统说:“你说什么?我正在调试屏蔽功能,听不见。”

    陈立果;“……”

    小九说:“快把你衣服脱了看看合不合适。”

    陈立果:“……”

    小九说:“你不会不好意思吧?”

    陈立果翘起兰花指,拭去了眼角晶莹的泪水,他说:“小九,真谢谢你,你真是人家最爱的可爱达令。”

    小九露出满意的笑容。

    然后小九就把陈立果的上衣扒了,然后认认真真的帮他把假胸戴上,不忘说:“我还给你买了bra,蓝色的,你试试啊。”

    陈立果:“……”

    小九整理好了胸,又伸手在陈立果的腹肌上摸了一把,她说:“啊,青青你居然有腹肌。”

    陈立果:“……喜欢吗?”

    小九说:“喜欢死了啦。”

    陈立果微笑着说:“你喜欢就好嘛。”

    胸戴好了,小九又给陈立果选了一条裙子。陈立果的身高一米七六,骨头架子也不是特别大,穿上裙子之后,又带了个棕色的假发,配着那张漂亮的脸,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陈立果看着镜子里的影像,觉得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小九说:“青青你好漂亮!”

    陈立果的脸上带着迷之笑容,他说:“谢谢你,小九。”

    小九越看陈立果越觉得满意,她激动的说:“都晚上十点了……我们出去转一圈吧?”

    陈立果:“……”

    小九说:“你戴着口罩,不会有人发现。”

    陈立果:“……”

    小九说:“走啦走啦。”

    于是陈立果就被小九硬生生的拉出门了。

    陈立果走在路上,对系统说:“我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

    系统说:“远方的少年啊,快去寻找奇迹~”

    陈立果:“……奇迹就是其实也有基佬喜欢变装gay吗?”

    系统说:“啊,这个人就是娘~”

    陈立果:“你能别唱了吗,达令?”

    系统:“……”

    陈立果说:“再唱信不信我回去就自爆?”

    系统:“……”

    走在路上,小九和陈立果走在一起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陈立果露在外面的那双漂亮眼睛,还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小九问陈立果想不想去酒吧玩,陈立果羞涩的说:“讨厌啦小九,人家不要去那么乱的地方,超害怕的耶。”

    小九说:“那里不乱,还有很多漂亮姐姐噢。”

    陈立果说:“那人家也不要去啦。”人家要漂亮哥哥啦。

    小九:“走嘛——没人会认出你的。”

    陈立果说:“人家害羞嘛,不要去了啦。”

    小九见状,只能无奈道:“好吧,那我们随便到处转转吧。”

    现在快到晚上十一点了,街道上也逐渐冷清下来。小九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孙青青穿女装的缘故,反而十分的兴奋,一点也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陈立果说:“都这么晚了呢,小九九宝贝我们该回家啦。”

    小九说;“不算晚啊,我们去撸个串吧……”

    陈立果说:“可是——”

    他话还没说完,从路边就蹦出了两个男人,这两男人对着陈立果和小九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两位美女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喝酒啊。”

    陈立果一愣,随即心中浮现出一丝欣喜——才怪,他一脸死相的对系统说:“居然还被搭讪了,有点小高兴呢。”

    系统:“……”你完了,陈立果。

    小九警惕的说:“不用,我们要回家了。”

    那两个男人见周围没什么人,眼神越来越露骨,盯着陈立果说:“这美女的胸真大啊,是男朋友揉的多了么?”

    陈立果:“……”大哥哥我下面也很大呢,你要不要也来揉一揉啊。

    小九生气的说:“你们说什么呢!再不走我报警了!”

    拿两人见小九生气,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说:“小美女,别怕嘛,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看你姐姐就没生气。”说着就要上来拉小九。

    陈立果挺身而出,表示有什么都冲着我来。

    那两人看着陈立果修长的双腿,笑的越发下流,他们道:“美女,快让我们摸一摸,摸了就让你们走。”

    小九愤怒的掏出手机就想要报警。

    其中一人见状,便伸出手要夺走小九的电话。

    陈立果是最怜香惜玉的,哪里舍得让小九受一点委屈,于是他直接抓住了那人的手,然后重重的用力一扭——

    “啊!!!”杀猪般的尖叫从那人口里传出,他完全没有想到陈立果的力气这么大——陈立果自己也没想到。

    流氓:“卧槽这个人怎么力气这么大!”

    陈立果:“卧槽我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小九:“卧槽青青力气怎么那么大!”

    在场的四人盯着小流氓那只断掉的手,都陷入了目瞪口呆的沉思之中……

    剩下的那个流氓看向陈立果的表情变成了惊恐。

    陈立果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澄清一下:“不好意思,人家不是故意的。”

    小流氓:“啊啊啊啊!!手断了啊啊啊!!”

    陈立果:“……”卧槽真的看起来好痛啊。

    小九也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其实她虽然说着要报警,但却没有打算拨号码,毕竟陈立果的身份有些特殊,要是让他的粉丝们知道自家偶像晚上穿着女装到处逛,小九强烈怀疑陈立果会被粉丝直接杀掉。

    小九说:“我给你们打了急救电话……”

    断手小流氓已经痛的快要晕倒了。

    小九扯了扯陈立果的袖子,示意他开溜。

    陈立果点点头,正打算和小九离开,剩下的那个流氓道:“你们就打算这么走了?!”

    陈立果扭过头冷冷的说了句:“不然把你的手也拗断我们再走?”

    流氓:“……哦,我的意思是,我还没和你们说对不起。”

    陈立果微笑着说:“没关系呢,达令。”

    流氓:“……”为什么出了一身冷汗。

    接着小九拉着陈立果就跑了。

    到家后,她看陈立果的表情里全是星星,她说:“青青,没想到你还有这么man的时候啊。”

    陈立果:“讨厌啦,你才man,你全家都man噢。”

    小九:“……”

    陈立果揉了揉自己的假胸,说:“好热呀,人家去洗澡了。”

    小九说:“那我也走了,以后再一起玩,这胸你记得少用几次,别弄坏了——”

    陈立果:“……”宝贝,这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是对不起吼。

    小九冲着陈立果挥了挥手,道:“那我走啦。”

    陈立果点点头。

    小九一走,陈立就把自己的假胸卸了,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道:“我真的好心疼妹子们。”这么热的天,还要捂的那么严实,假胸也就罢了,这个bra真是反人类。

    系统说:“……”恭喜你,你的生活阅历又增加了。

    陈立果忧郁的说:“你说我这样的,真的会有好男人喜欢么?”

    系统:“……”希望没有。

    陈立果说:“虽然我抽烟喝酒,还戴假胸,但我是个好男孩。啊”

    系统:“……”你有毒啊陈立果。

    陈立果也没收拾小九的箱子,就让它摆在客厅里。但是他没想到的时候,第二天柳莎莎来他家突击检查,一进屋子就盯着那个箱子不放。

    “里面是什么?”柳莎莎的语气很阴郁。

    陈立果很想说是我出卖给系统的灵魂,但他忍了,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说:“是小九送人家的礼物啦。”

    柳莎莎走过去,打开了箱子,看到里面的假胸裙子和口红,她说:“这个小九——我要去和她哥告状!”

    陈立果不禁为柳莎莎鼓起掌来。

    柳莎莎说:“你不会真的穿了吧?”

    陈立果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柳莎莎说:“真穿了?”

    陈立果点点头,小声的嗯了一句,心道我不但穿了,我还出去蹦跶了一圈。

    陈立果本来以为柳莎莎会责怪他,而他以后就能用这个理由作为再也不穿女装的理由,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经纪人下一句话就是:“拍照片了吗?给我看看……”

    陈立果:“……”

    柳莎莎捏着假胸:“你穿假胸应该挺好看的……”

    陈立果:“……”现在的女孩子,都怎么了。

    柳莎莎:“怎么不说话?”

    陈立果只能微笑着说:“人家觉得你说的很对呢。”

    不过虽然柳莎莎和小九一样,对陈立果穿女装的样子十分感兴趣,但她今天来是有正事的。她道:“那部电影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立果知道柳莎莎说的是那部独立电影,他道:“接了吧。”根据原来这个世界的轨迹,孙青青也是接了这部电影的,而这部电影也在那一年的电影节里大放异彩,获得了不少的奖项。

    柳莎莎点头,她道:“嗯……你同意的话,明天就和我去见一次投资人。”

    陈立果说好.

    第二天,柳莎莎接了陈立果,便往投资人约的地方去了。

    陈立果问她这电影的投资人是谁。

    柳莎莎说:“我不知道啊,他身份一直很神秘,问导演,导演也说不知道。”

    陈立果有点害怕道:“那、那我要自己去见他?”

    柳莎莎说:“对啊,我在外面等你。”

    陈立果咬着嘴唇,低低的说:“可是,人家会害怕呢。”

    柳莎莎面色深沉的拍了拍陈立果的肩膀,她道:“有事情就尖叫,我会进去救你的。”

    陈立果:“……”

    到了目的地,陈立果才发现约定的地点居然是富人的住宅区,他下车之后,还有点惴惴不安,他说:“莎莎,我好不安,好怕他对我做什么。”

    柳莎莎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陈立果:“莎莎你最好了。”

    柳莎莎真的觉得,自己自从做了陈立果的经纪人,已经完全从女汉子变成了绿巨人,她甚至还专门去学了格斗,就是担心有一天陈立果会被别人欺负,而没有还手之力……

    柳莎莎说:“让我结实的肩膀,为你撑起一片天。”

    陈立果:“……”讲道理,这个世界的女孩子,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孙青青的阳刚之气就是被柳莎莎吸走了吧?!

    进屋之前,柳莎莎还不忘叮嘱陈立果,把电话开着放在兜里,她在外面待命随时准备冲进去救人。

    虽然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听起来听像是在开玩笑,但玩笑之中,也带了几分认真。

    毕竟以陈立果现在的咖位,根本不需要做出卖身体的事。

    陈立果走进去后,便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似乎正拿着剧本在看,听到陈立果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道:“坐。”

    陈立果走到男人对面坐下,发现这人有些眼熟,待他仔细看去,才认出这人是他在牛排店里见过的带着小女孩的男人——据柳莎莎说是他们老板的弟弟。

    “你好。”男人抬起头,道:“我叫谢安河。”

    陈立果说:“我叫孙清逸……”

    谢安河闻言露出一个笑容:“真名孙青青?”

    陈立果点点头。

    谢安河的细细的打量着陈立果,他的目光就像一个投资人,正在估量自己的商品,没什么感情,让人觉得略微有些不愉快。

    陈立果抿着唇没说话。

    谢安河说:“我有个冒昧的请求。”

    陈立果道:“什么?”

    谢安河说:“你可以把你的上衣脱了么?”

    陈立果一愣,随即脸上有些恼怒:“谢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谢安河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只是剧本你也看过了,这部电影有一部分的裸/戏,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他这话纯属胡说八道,选角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导演干的……

    陈立果沉默了片刻,到:“可以。”他慢慢的把自己的衬衫扣子解开了。

    谢安河坐在沙发对面,眼神里没什么情绪,看向陈立果的样子,就真的好像在看一块没有生命的肉。

    不得不说,虽然陈立果娘,但他好歹是干明星这一行的,身材锻炼的很不错。

    宽肩窄臀,肌理分明,是时下最受欢迎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谢安河上下扫视了陈立果一番,然后点点头,道:“穿上吧。”

    陈立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可还让谢先生满意?”

    谢安河道:“不错。”

    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点那天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柔和,若不是面容一模一样,陈立果甚至都怀疑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谢安河取出了合同,道:“拿给你的经纪人好好看看,档期大概在明年三月份,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在里面。”

    陈立果起身接了合同。

    谢安河突然问了句:“孙影帝有女朋友么?”

    陈立果闻言一愣,没反应过来谢安河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安河道:“哦,我只是随口一问,孙影帝不答也没有关系。”

    陈立果道:“目前没有。”

    谢安河笑了笑:“是么。”

    陈立果觉得这个谢安河说话有点怪怪的,但他也没多想什么,便道:“对啊,怎么了?谢先生?”

    “没事。”谢安河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就不送孙影帝了。”

    陈立果起身告辞,临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谢先生不用叫我孙影帝,叫我清逸就好。”

    谢安河笑着问了句:“那我能叫你青青么?”

    陈立果:“……可以。”你长得好看,想叫什么叫什么咯。

    谈完了公事,谢安河好似恢复了那日陈立果见到的温和模样,他语气轻柔的说:“小瓶那天回去之后,一直在问你呢……等有空我请你来我家吃饭。”

    陈立果受宠若惊道:“谢先生太客气了。”

    “今天就不留你了。”谢安河道,“你的经纪人还在外面等吧,去吧,别让她等急了。”

    陈立果点点头,和谢安河告别后走了。

    柳莎莎在外面等陈立果,见他出来问他怎么样了。

    陈立果把手里的合同给她递了过去,然后道:“哼,人家出马,哪次没有成功啦。”

    柳莎莎大致的浏览了一下合同的内容,然后在上面重重的亲了一口,道:“我爱死你了,青青!”

    陈立果闻言立刻娇羞的看了她一眼,道:“真、真的吗?”

    柳莎莎警觉道:“我们没有未来的。”

    陈立果:“……”你好拔吊无情哦,柳莎莎。

    柳莎莎说:“我都说了我不谈办公室恋情——”

    陈立果眼里泪光盈盈,眼见就要落下眼泪。

    柳莎莎赶紧哄,生怕她家祖宗把妆哭花了。

    陈立果难过的说:“莎莎,你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柳莎莎:“……”

    陈立果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你别把我当傻子。”

    柳莎莎心中难过,但陈立果这一款确实不是她的菜,当朋友还行,男朋友可是要结婚过一辈子的啊,她可不想看见她男朋友哭的比她还招人疼。

    上了车,见陈立果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柳莎莎道:“小九不是说她接了一部剧么?今天好像就开拍了……不然我们过去看看?”

    陈立果说:“好啊。”

    小九是玩票性质的,她家里人不可能让她进入娱乐圈。但是也没有完全禁止,所以她偶尔会接个龙套玩玩。

    柳莎莎把车开去了片场。

    到了片场,还没走过去,陈立果就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走过去,陈立果看见小九站在大太阳里和另外一个女生吵架,“你以为自己有多红啊,架子那么大?!”

    那女生的脸陈立果有点熟悉,似乎是个当红的小花旦,她坐在椅子上,经济人还给她打着伞,听到小九这句话,她冷笑着说:“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小杂鱼?什么时候跑龙套的都有资格这么和我说话了!”

    小九身边还站了个女生,浑身上下都是水,看起来十分的狼狈,她拉了拉小九的手:“我没事,你别生气了。”

    “她就是故意找你的茬——”小九生气极了,正欲说什么,却看到了走过来的陈立果,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孙哥!你来了!”她私底下才会喊陈立果青青,平日里都叫他孙哥。

    其他人看到陈立果都惊了一下,那小花旦也立马站了起来,她道:“孙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陈立果说:“来看看我妹妹。”

    “哎啊,这原来是你的妹妹啊。”小花旦立刻变了态度,她道:“怎么不早说——”

    陈立果没理她,看向小九道:“怎么了?”

    小九说:“哼,有人非要没事找事。”

    陈立果说:“嗯,不用管我,你们继续吧。”

    小九瞪了那小花旦一眼,才又和杨文娅回了片场。

    这剧的导演见陈立果来了,也特意过来给他打了个招呼。

    陈立果寻了个偏僻的位置,一边看拍戏,一边和柳莎莎聊八卦。

    “哎呀,我给你说,这个小花旦戏可多了。”柳莎莎说,“当时你没红的时候,还想给你使绊子。”

    陈立果说:“哼,讨厌她。”

    柳莎莎又说:“这种人心术不正,一看就火不了,这不,都快三十五、六了,还在接这种垃圾泡沫言情剧。”这小花旦和陈立果差不多是同期的演员,但陈立果发展成了三栖巨星,而她却还挣扎在二线,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她这辈子是别想碰电影了。

    陈立果来了之后,整个剧组都打起了精神,小花旦也没有再折腾杨文娅,于是ng了好久的剧情终于过了。

    拍完之后休息时间,小九领着杨文娅到了陈立果的面前,她道:“孙哥,这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文娅。”

    杨文娅浅浅的笑了笑:“孙哥好,我是杨文娅。”

    杨文娅不是那种很标准的漂亮,反而有自己独特的气质,特别是对着人露出温柔笑容的时候,南方女子的那种灵秀之气扑面而来。

    陈立果点点头,道了声:“你好。”

    “孙哥,你晚上请我吃饭吧。”小九说,“我今天好累啊。”

    陈立果道:“好,想吃什么?”

    小九说:“吃小龙虾!”

    杨文娅看着小九和陈立果的互动,眼神里有些惊讶。小九向来都挺低调的,知道她背影的人并不多,所以刚才小花旦才会是那个态度。

    小九显然也没有把自己的身世告诉杨文娅,所以杨文娅在看到二人的互动时,不免的露出的惊讶之色。

    陈立果也没有解释,小九想什么时候让杨文娅知道,再和她去说吧。

    小九的戏没了,但杨文娅却还要拍几条,于是小九就窝在陈立果身边,一边啃冰西瓜一边看她心爱的杨文娅,她说:“她好漂亮啊,青青,我好喜欢她啊。”

    陈立果幽幽的说:“比喜欢我还喜欢?”

    小九:“……”

    陈立果噘嘴说:“没良心的小混蛋。”

    小九虽然已经习惯了陈立果的娘,但是陈立果这种突然间的转换,还是有点让她接受不了,于是她缓了缓后,才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总之——我觉得文娅一定会红的!”

    陈立果心说我也知道她会红噢。

    这大热天拍戏,真不是人做的事,补妆都要补到手软。

    杨文娅戏感不错,看得出挺有天分,虽然据小九说这是她拍的第一部戏,但已经可以看出她在这一行应该会走的挺远——如果没有遇到渣男的话。

    听着小九的碎碎念,杨文娅的剧情终于走完了。

    她擦着额头的汗,走过来,脸上还有点不好意思:“抱歉,让你们等久了。”

    “没事,没事。”小九说,“走吧,文娅,我们一起去吃小龙虾。”

    “好啊。”杨文娅偷偷的看了陈立果一眼,脸有点红。

    小九还没察觉杨文娅的异样,她念叨着:“我知道有一家的龙虾可好吃了,又肥又鲜,小娅你能不能吃辣的……小娅?”

    杨文娅这才回神,道:“哦,我可以吃辣的。”

    小九道:“孙哥,走呗。”

    四人上车,往小龙虾馆去了。

    一路上杨文娅都有点魂不守舍,小九和她咬耳朵,问她怎么了。

    杨文娅低低道:“小九,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要演戏……”

    小九还呆呆的:“不是你喜欢演戏吗?”

    杨文娅摇摇头,她脸上浮起一朵红晕,道:“因为我相离我喜欢的人,近一点……”

    小九傻眼了:“……啥?喜欢的人?”

    杨文娅说:“对啊,我、我的梦想就是,就是和孙清逸一起演一场戏,这么说出来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贪心了……”

    小九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杨文娅说:“孙清逸太完美了,我从没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和他说话,和他一起吃饭——”

    小九看着杨文娅面色潮红激动不已的模样,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她,当年也对孙清逸怀着如此想法,甚至觉得除了孙清逸,她绝不会喜欢其他明星了。

    然而事实呢?

    小九脑海里浮现出了孙清逸的穿女装翘兰花指的模样,她沉痛的说:“文娅,成长是一件残忍的事。”

    杨文娅一脸茫然。

    小九拍拍她的肩膀,长叹一声:“你要学会接受落差。”

    杨文娅还以为小九是在说她想和孙清逸演戏的梦想同现实的落差,于是重重点点头道:“我会努力的!”

    小九眼神沧桑的看着杨文娅,心中竟是升起了一丝的不忍。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打破杨文娅的梦了,这件事实在是太残忍——还是让孙清逸自己亲自动手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