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巨大的烟火在黑暗的夜空中炸开。

    歌声随着人群的欢呼越来越大,陈立果看到了黑暗之族在空中搭起的舞台,他们挥舞着翅膀,在半空中旋转跳跃,跳出属于魔域的独特舞蹈。

    恶魔牵着陈立果的手越来越用力。

    陈立果也被这种气息感染,眼里浮现出一丝喜悦。

    “这里是王城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恶魔的声音在陈立果的耳边响起,他说,“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度过。”

    他说的这样温柔,仿佛也给了陈立果一种错觉,好像他不是被囚禁在这里的天神,而是回来家中过年的游子一样。

    聚会越来越热闹,黑暗之族们的兴致也越发高昂,陈立果看到他曾经在恶魔住所里看到的一个堕落精灵也上了舞台献上了一曲高歌,他的歌声空灵优雅,丝毫不比陈立果见过的光明精灵差。

    “喜欢么。”恶魔这么问他。

    陈立果是挺喜欢的,但他不能这么说,于是保持着沉默。

    恶魔并不介意,他和陈立果十指相扣,看着天空中的表演,两人间的气氛和谐的不得了。

    节目进行到后半段时,恶魔就带着陈立果离开了。

    他和陈立果回到了他的城堡后,做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轻轻的吻了吻陈立果的嘴唇。

    陈立果还以为他要做,结果没想到恶魔说:“睡吧。”

    陈立果有点讶异。

    恶魔看着他的表情,笑了,他道:“再看我,我就忍不住了。”

    陈立果抿了抿唇,没有再说什么,被恶魔搂在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新年之后,又是新的开始。

    之后的一段时间,每隔些时候恶魔都会带来一些关于安琪的消息。

    这些消息大多是说她如何瞒天过海,一边当着神圣的教皇,一边研究属于黑暗的亡灵魔法。

    “她的天赋真是惊人。”恶魔这么说,“我在她身上看到了新神的影子。”

    这些消息让陈立果最想不明白的是,安琪身上的命运完成度居然还在往前推进,似乎唯有强大的力量,才是她生命的最终追求。于是每当她强大一点,便能看见她的命运完成度多一点。

    陈立果很高兴自己终于不用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

    魔域中的时间平静的流逝,又过了约莫半年的时间——也就是人界五年后。恶魔给陈立果带来了一个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消息,恶魔说:“你的安琪召唤出了亡灵巨龙。”

    “什么?!”陈立果的确是有点惊了。

    恶魔一挥手,陈立果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幕影像。只见影像之上,安琪身着黑色长袍,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属于黑暗的气息。

    她的面前有一片广阔的土地,然而随着她念出口中的咒语,她面前的土地之下开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就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要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

    咒语彻底完成之后,站在影像面前的陈立果眼睁睁的看着那厚重的黑土地之内,竟是缓慢的爬出了一只巨龙——的骨架。

    “她居然真的召唤出了亡灵巨龙。”恶魔的手撑着下巴,语气里全是满满的兴趣,“这……可是黑暗之族早已失传的禁法。”

    陈立果瞪着眼睛,像是要把眼睛从自己的眼眶里瞪出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原来的世界安琪召唤出亡灵巨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光明大陆的湮灭岁月正式到来。

    恶魔低低的笑出声,他显然是被陈立果那副震惊的表情取悦了,他说:“如何,你苦苦守着的和平,现如今却要被你亲自选择的继承人打破。”

    陈立果说:“我要回去见她。”

    恶魔说:“太晚了……”

    陈立果道:“什么意思?!”

    恶魔笑了笑,他道:“这是一个月前的景象。”

    陈立果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恶魔说:“现在,你家可爱的安琪,已经将这头龙作为礼物献给了你心爱的大陆。”他手再一挥,陈立果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焦土。陈立果仔细看去,才发现那片焦土居然是王城——

    陈立果:“……哦豁,安琪把王城炸了。”

    系统:“……”

    陈立果说:“最恐怖的是她的完成度居然还在涨。”

    系统说:“我也觉得。”

    他们两人少有的在某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恶魔懒懒的打着哈欠,看着陈立果脸色变来变去,他说:“想去光明大陆看看么?”

    陈立果没有直接说好,而是警惕的看着恶魔,他道:“我要用什么来换。”

    恶魔邪恶的笑了,他说:“宝贝,你知不知道,我的头上的犄角也有感觉。”

    陈立果想了一下恶魔说的话,脸红了,他有点想说,大兄弟,这体/位有点难啊。

    恶魔道:“你来亲亲它,它开心了,我就带你去。”

    陈立果:“……”唉,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小失望。

    于是陈立果就带着复杂的表情,也说不出是屈辱还是羞耻,慢慢的走到了恶魔的身边。

    恶魔拉住陈立果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低头。

    陈立果吻住了恶魔头上的犄角,那犄角和他之前碰过的一样,触感依旧很好,只是有些冰凉。

    陈立果像舔冰棍那样舔了许久,最后腮帮子都舔酸了,他才感到恶魔有了反应。

    恶魔的胸膛上下起伏,似乎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陈立果开始还以为他在忍着欲/望,后来才发现这王八蛋是在忍笑。

    陈立果有点生气,他说:“你笑什么。”

    恶魔仰起头,他道:“我骗你的。”

    陈立果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愣了愣后,才领悟,恶魔说骗他的意思是——他的犄角根本就没感觉。

    陈立果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犄角上。

    恶魔说:“不过虽然没有感觉,但还是很满足了。”他脸上带着餍足之色,一想到刚才陈立果皱着眉头认认真真舔他犄角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陈立果感受着某个顶着自己屁股的部位,冷冷道:“你可以带我去了么?”

    恶魔说:“当然可以,今天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出发。”

    陈立果这才松了口气,丢下恶魔就出去了。

    恶魔看着陈立果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犄角,他轻轻道:“怎么会没感觉……”

    第二天,恶魔带着陈立果从王城里出发。

    一离开王城,陈立果就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神力在恢复,恶魔对于陈立果的身体状况把握的非常清楚,所以在离开王城第二天,就抓着陈立果在某间路边的小旅馆做了一次。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外面做。

    嘎吱嘎吱作响的床板,窗外吵闹的人群,都让陈立果觉得格外的羞耻,他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简直就像是要咬出血来。

    恶魔喜欢陈立果隐忍的模样,他抚摸着陈立果的肩胛骨——也就是翅膀所在的地方,却没有要求陈立果将翅膀张开。

    陈立果有点不开心,做完之后都没有理恶魔——虽然他平日也没有理,但态度更加冷淡了。

    恶魔却像是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似得,并没有强迫他说话。

    到了光明大陆之前,陈立果开始还以为恶魔给他看的影像是刻意的夸张了。

    但是他到了光明大陆后才发现,恶魔居然选了情况没那么糟糕的地方。

    被安琪召唤出的亡灵巨龙依旧可以喷洒出龙息,并且龙息的威力不但不减,还会附着黑暗之力。

    一旦沾染上,生物和土地都会被亡灵的气息侵蚀,逐渐沦为黑暗的俘虏。

    恶魔看到大地上的惨状也不由的惊叹:“人类的破坏力可比我们大多了。”

    陈立果看着这几乎没有活人的城镇,心好似沉进了冰水里。

    安琪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个开始,她需要大量的死灵来为她结成死灵军团以达到进攻魔域的目的,而作为一个死灵法师,在她的眼里,活着的生物就已然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就是安琪还没有放弃光明教皇的权杖——她似乎是觉得这是陈立果留给她的唯一东西了,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弃。

    “安琪呢?她现在在哪里?”陈立果问恶魔。

    恶魔说:“往西边的龙冢去了。”

    陈立果一听就有点慌,他说:“龙冢?!”龙冢是巨龙的坟墓,被诅咒封印着,在原来的世界里,安琪就打破了龙冢的诅咒,彻底的沉沦黑暗。

    “她怎么能去那里。”陈立果说,“带我过去,我要拦下她——”

    恶魔这次居然没有为难陈立果,懒懒的道了一声好。

    于是恶魔便带着陈立果连夜往龙冢的方向赶去。

    陈立果以为还来得及,但是在离龙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时候,还在半路的他们便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龙啸。

    那龙啸震耳欲聋,饱含着无尽的愤怒,让陈立果的脸色一点点的白了下来。

    他来的太晚了,安琪已经进入了龙冢,惊扰了巨龙们亡灵的安眠,接下来,还要亵渎他们的尸体。

    恶魔却是笑了起来,道了一句:“有趣。”

    陈立果咬牙道:“我要见安琪。”

    恶魔看了他一眼:“巨龙的龙冢有诅咒,对光明神也有伤害,我们还是在外面等她出来吧。”

    陈立果表情紧绷,看得出他的心情十分糟糕。

    恶魔说:“你总是那么在乎她,就不能把你的心分一点给我?”

    陈立果还在想着安琪,措不及防听到恶魔这话,几乎是瞬间起了鸡皮疙瘩,他扭头,看到了满脸幽怨之色的恶魔,啥都说不出来。

    系统的声音又响起来,他似乎有点无奈,道:“安琪的命运完成度又涨了。”

    陈立果抖着嗓子问:“涨了多少?”

    系统:“……十点。”

    陈立果:“……”

    一人一系统都无话可说,两人深深的感到了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的与众不同。

    安琪在龙冢里面待了三天,待她再次出来的时候,身后却跟了两头亡灵巨龙。将两头龙唤醒并用自己的死灵魔法控制,这已经是目前的她的极限了。

    过度使用法术让她感觉很不好,但心中的信念却在支撑着她的身体,让她不会倒下。

    陈立果远远就看到了安琪。

    那姑娘穿着黑色的斗篷,整张脸几乎都被遮住了,无论是金色的长发,亦或者翠绿的眼眸,都被黑色的雾气笼罩,看起来阴沉又可怖。

    就好像一个看不见头的黑洞,不见了任何光明的一面。

    陈立果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于是便远远的看着,看着她越走越近。

    恶魔脸上带着笑容,同安琪打招呼。

    “好久不见,金发小姐。”恶魔这么说,“你家的教皇大人一直很担心你,所以让我带他回来看看。”

    安琪的脚步停在了原地。

    恶魔摊开手,故作无奈:“只是没想到,你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

    安琪用手揭开了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斗篷,露出了黑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眸子——她的金发绿眸,居然被黑暗改变了颜色。

    “米迦勒大人。”安琪说,“我很抱歉。”她的语气里带着些痛苦,就好像被家长发现做错了事的小孩。

    陈立果心中沉重,他说:“安琪,不要让痛苦吞噬你。”

    安琪说:“可是我并不痛苦。”

    她一边说着话,一遍操纵着亡灵巨龙靠近恶魔,看起来,她现在想在这里第一次尝试把米迦勒从恶魔手里夺回来。

    “安琪——”陈立果看着她头顶接近六十的进度条,不解:“你身为教皇,应该保护自己的子民,为何会落入黑暗的怀抱?”

    安琪说:“因为我一点也不关心他们,也不想保护他们。”她说,“我只在乎你一个人,米迦勒大人。”

    陈立果哑然。

    他没想到,没有遇到恋人的安琪,却将自己的心寄托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被恶魔抓走这件事,也成了□□。

    亡灵巨龙开始发出低低的龙啸,看起来有些蠢蠢欲动。

    恶魔说:“我应该感谢你为黑暗之族,开辟新的道路。”他展开了翅膀,飞到了天空之中。

    陈立果作为一个法力被封的神,目前战斗力几乎为零,他看着安琪和恶魔之间熊熊的战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劝。

    “大人。”安琪说,“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恶魔冷笑:“救出来?你敢说你将他救出来后,不会把他关起来?”

    安琪说:“这个污浊的大陆本就不适合大人,我已经为大人选了更加洁净的地方。”

    恶魔道:“米迦勒,看看你选的好教皇。”

    陈立果听两人的对话听的毛骨悚然。恶魔的独占欲他已经习惯了,可是安琪为什么也是一副中了邪的模样,听着她所说的话,似乎已经是承认了恶魔的质问——被黑暗侵蚀的她若是将米迦勒夺回来,恐怕也会找个地方把米迦勒关起来。

    陈立果:“……这两个人好可怕啊。”

    系统:“所以……”

    陈立果警惕的说:“拒绝自爆。”

    系统冷漠脸:“哦。”

    一个黑暗之神,一个亡灵魔法的始祖,两人要是真的打起来,那肯定是惊天泣鬼神,这方圆几百里估计都看不见活物。

    陈立果咬牙道:“住手——别在大陆上动手!”

    恶魔说:“这是她自找的。”

    安琪说:“我要亲手杀了你!”

    陈立果:“……”唉,劝不动。

    然后两人就开打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是龙冢,周围也没什么村庄之类的,陈立果被恶魔的保护套套在原地,看着各种魔法在自己的脑袋上炸裂。

    安琪命令一头巨龙保护自己,一头去攻击恶魔。

    恶魔显然游刃有余,还有空挑拨陈立果和安琪的关系,说陈立果心心念念的人就是这么个亡灵法师,还让陈立果别犯傻了,他的安琪早就被黑暗吞噬了。

    安琪被恶魔气的几乎要昏了头脑。

    陈立果看着这两人互相嘲讽,用最恶毒的词语刺激对方,简直就想前排兜售瓜子花生小板凳了。

    陈立果说:“我觉得我任务完不成了。”

    系统说:“我也觉得。”

    陈立果深深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安琪,完全不像之前的那些命运之女,她的执念太过,不能允许任何人染指她的心爱之物。

    但是恶魔却偏偏要这么做。

    恶魔和安琪越打越激烈,然而这场战斗的结果却是早就注定的。安琪再强,能比这个世界的恶魔还要强?

    于是安琪落败,两头亡灵巨龙都被恶魔打成了骨碎片。

    恶魔没有要安琪的性命,可说出的话却让安琪恨不得自己死了,他说:“就凭你的本事,还想将米迦勒夺回去?做你的鬼梦去吧。”

    安琪狼狈的跌落在地上,脸色煞白,气的几乎要咬碎一口牙。

    恶魔也不管她,飞下来抱着陈立果就离开了。

    恶魔说:“我没有杀她,你感不感谢我?”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说:“谢谢。”

    恶魔下巴蹭着陈立果的头顶,道:“我一点也不喜欢她。”

    陈立果心说委屈你了噢。

    恶魔说:“总感觉她要闯大祸。”

    陈立果本以为恶魔这话是在故意黑安琪,却万万没想到他是在立flag。

    在恶魔和安琪打了一架之后,他就想把陈立果带回魔域,陈立果却担心安琪,想要再在这里留些日子。

    恶魔不高兴的说:“最多一个月。”离开魔域后,他对陈立果的禁锢力量会越来越弱,一个月已经是极限。

    陈立果虽然不想同意,但总觉得也比现在回去的好,于是便默认了。

    安琪和恶魔打了一架后,就失去了踪影,陈立果到处找她都没有找到,眼见一月之期就要到来。某天早上恶魔的脸色大变,道:“她疯了?!”

    陈立果愣了愣。

    恶魔说:“你的那个安琪简直就是个疯子——”他抱起陈立果就朝某个方向飞了过去,也不再掩盖自己的翅膀,把周遭的平民吓了好大一跳。

    陈立果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的感觉没有恶魔那么明显,可是也差不多猜出了安琪是在干什么——她居然设下了法阵,企图使用禁咒。

    这禁咒的威力应该非常大,不然恶魔也不会脸色大变。

    “她以自己的血肉和灵魂为祭品。”恶魔说,“想要亡灵化整个大陆。”

    陈立果傻了:“为什么?!”

    恶魔一口咬在陈立果的唇上,恨恨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陈立果:“……”

    过去的路上,系统死气沉沉的说:“我告诉你个不好的消息。”

    陈立果说:“什么消息。”

    系统说:“这个安琪的命运完成度还在涨。”

    陈立果傻了,他道:“不会她内心深处的目标是将整个大陆变成亡灵大陆吧?!”

    系统说:“很有可能。”

    陈立果说:“那我就看着她变?!”

    系统说:“……我是不建议你这么做的,但是最后的选择还是你来做。”是看着安琪达成目标拿着完成度走人,还是阻止她,最后这个世界的任务也失败。

    陈立果:“你们的bug还能不能修好了??”

    系统也有点愧疚,这个世界的世界线突然崩溃,的确和他们有关系,所以陈立果作为宿主只是受害者,他道:“对不起,我已经和总部商量过了,决定下个世界给你补偿。”

    陈立果说:“什么补偿?”

    系统说:“让你放心大胆的搞基好不好啊。”

    陈立果被系统真诚的语气打动了,他说:“真的?不天天劝我自爆了?”

    系统:“……”下个世界你又没那个功能。

    陈立果说:“不说我是辣鸡了?”

    系统冷冷的说:“辣鸡只是一种鸡不是违禁词。”

    陈立果:“……”你也就骗骗判定程序。

    不过有了系统的保证,陈立果感到整个人都打起了精神,他说:“那我要怎么阻止安琪啊。”

    系统说:“你需要自爆……”

    陈立果:“……”

    系统说:“我是认真的!”

    陈立果:“……”

    系统说:“你体内的光明之力正好可以化解光明大陆上被污染的土地,很完美的计划,没有什么不对。”

    陈立果说:“不痛吗?”

    系统说:“无痛,迅速,做完三分钟后就能去上班。”

    陈立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系统都这么说了,况且还有了下个世界的保证,陈立果就放了心,他在恶魔的怀里,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恶魔被陈立果笑的身上一颤,差点没把他丢在地上,他说:“你笑什么?”

    陈立果收了笑容,淡淡道:“我没笑。”

    恶魔说:“你笑了!”

    陈立果心想这孩子怎么那么倔呢,于是他道:“好吧,我笑了。”

    恶魔:“……”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恶魔抱着陈立果飞到了安琪施法的地方。

    安琪的脚下踩着一个巨大的阵法,身边又出现了两头亡灵巨龙。

    恶魔说:“我去阻止她。”

    安琪看着两人,却是露出了扭曲的笑容,她说:“晚了,太晚了——”待我将整个大陆亡灵化,我就会成为新的神,救回米迦勒大人,也变成了简单的事。

    恶魔冷冷的笑了:“愚蠢的虫子。”

    陈立果说:“你放下我吧。”

    恶魔将陈立果放在地上,陈立果看着安琪,语气神态之间,全是失望,他说:“安琪,我不曾这么教过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安琪哭着笑,她说:“可是大人,我都是为了你呀,除了我,他们都把你忘记了。”

    陈立果低低的叹气,他说:“只要你记得,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要这些事情呢,你做了这些,和恶魔又有什么不同?”

    安琪哭的凄惨,她说:“我不管——我就要大人,大人,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陈立果露出疲惫之色,他说:“安琪,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安琪摇着头,却没有把禁咒停下,她说:“这个大陆上的人根本不值得你维护,他们都是欺世盗名的骗子。”

    陈立果说:“够了,停下吧。”

    安琪无视了陈立果的劝阻,她道:“我只有你留下的权杖,可是就是这根权杖,却不过是我们被神欺骗的证物罢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我就是我自己的神——”

    原来安琪的执念是这个。

    陈立果几乎瞬间明白了,他说:“安琪。”

    黑色的光芒由安琪身下,不断的向四周蔓延,所到之处植物瞬间枯萎,土地也开始散发出腥臭的味道。

    恶魔却不打算阻止,他冷漠的看着安琪,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

    安琪身上的血肉开始一块块的落下,这本该是十分疼痛的事,但她却在看着陈立果微笑,她说:“大人,求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就不疼了。”

    陈立果忍不下去了,他在心中大喊一声——人肉炸/弹,陈立果,发射。

    然后他的身上就开始射出刺目的光线。

    站在陈立果身边的恶魔被吓了一大跳,他瞬间反应过来陈立果是想做什么,向前一步死死的抱住了陈立果:“米迦勒,你疯了——”

    “停下吧。”雪白的双翼,从陈立果的身后伸展出来,他的金色长发在半空中无风自动,蔚蓝的眸中是一片看不到头的哀愁,他说,“安琪,并不是没有神,我就是那个无能的神。”

    安琪瞪大眼睛。

    陈立果看着安琪,他说:“我很抱歉将你引入歧途,既然是我的错,那便由我亲自来解决。”

    安琪呆住了,她看着陈立果身上的圣光,看着陈立果身后的双翼,感受着那浓烈无比的光明气息,她说:“大人,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安琪呢。”

    陈立果道:“抱歉,着都是我的错。”

    “米迦勒,快停下!”恶魔知道陈立果要干什么,他面色惊慌,再也没有了平日里淡然,浓烈的光明之力,将抱住陈立果的他灼伤,看起来他几乎快要变成一块木炭了。

    “米迦勒——”恶魔说,“我放了你好不好,米迦勒,别这样——”他明白陈立果是想自爆了,神若是自爆,不但神格会碎裂,就连灵魂都会消失在时空的裂缝里。

    然而陈立果没有因为恶魔的话生出任何动摇。

    陈立果本来以为自爆怎么都会有点疼,但系统在这些事情上果然不会坑他,他不但不觉得疼,还觉得很爽,就好像憋尿憋了一晚上的清晨,终于可以走到厕所里,开心的拉下裤子拉链。

    也不知道系统听到陈立果的形容词会是什么心情。

    从陈立果身体里溢出的光芒,让原本被染黑的土地重现生机,甚至开始迅速长出茂盛的植物。

    安琪终于了停下了禁咒。

    她身上以为禁咒出现的伤口,也被陈立果身上散发出的圣光治愈,她呆立在原地,叫着:“米迦勒大人。”

    陈立果脸上带了些笑容,他说:“安琪。”

    “米迦勒大人,我知道错了,你停下吧!!!”安琪似乎终于明白陈立果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了,她颤声道,“我迷失在了黑暗里,我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陈立果的表情依旧温和,只是这种温和,在恶魔和安琪的眼里,却等于冷漠。

    “安琪。”陈立果说,“你是神的孩子,神从未放弃过你。”

    安琪的灵魂好像已经从*力飞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能让陈立果停下。她往前走一步,就被陈立果的圣光击退,这让安琪意识到陈立果在排斥自己的存在。

    “米迦勒大人。”安琪哭着说,“神不都是宽容的么?”

    “我只是在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圣洁的光满,逐渐蔓延,陈立果就像一颗巨大的太阳,将整个大陆的阴霾都驱散了。

    然而他的翅膀却在不断的掉落羽毛,这些羽毛化为光点,飘散在了空中。

    米迦勒说:“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恶魔的声音在米迦勒的身后响起,他和米迦勒十指相扣,即便自己身体因为这巨大的能量,也逐渐濒临瓦解,却从不曾想过放开,他说,“米迦勒,这从来不是你的错。”

    “放手吧。”米迦勒从恶魔的眼神里读到了痛苦的味道。

    “不。”恶魔道,“我不想一个人活上那么久。”我等你等了太久了。

    米迦勒看着他,伸出手摸了摸恶魔的脸颊,他说:“神原谅你了。”

    恶魔低低的笑了起来,他说:“可是我没有原谅你。”他吻住了米迦勒的唇。

    安琪看着拥吻的两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她身侧的两条骨龙因为圣光已经化为了灰烬,飘散在了空中。

    大陆之上的亡灵魔法,被巨大的光明能量一扫而空,那些本该安息的生物,再次重归地下。

    安琪感到非常的失落,她的耳边,响起了圣洁的歌声。

    是米迦勒在唱歌,他看着恶魔,神色是温柔的。

    恶魔在同米迦勒一起消失,两人的翅膀交叠在一起,就好像融在一起的黑暗和光明。

    安琪听到米迦勒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米迦勒说:“安琪,好好活下去。”

    安琪还来不及回答米迦勒,就感到眼睛一疼——那光芒又亮了好几倍,让她被迫闭上了眼睛。

    待她再次睁开眼,却只看到了一朵白色的花。

    恶魔和天使都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米迦勒大人。”安琪踉跄着走了过去,她跪倒在那朵白色的小花儿面前,眼泪一点点的滴落在上面。

    安琪捧着小花仔细瞧去,她竟是发现,这花儿的花心是黑色的,其间还有莹白的光点闪烁。

    所以这花,到底是恶魔还是天使呢,安琪轻轻的吻着花瓣倒在了绿草如茵的大地上,再也不想睁开眼睛。

    第二年的春天,光明大陆上开满了这种黑色的小花儿,后来,人们将这一年叫做光明纪年,寓意着黑暗消逝,光明重回大陆——湮灭岁月,终是没有再在这个大陆上重现。而安琪,她扔掉了自己的黑色法袍,拿起教皇的权杖,回到了教廷之中。

    之后的日子,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