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圣子的骑士和恶魔(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script>    安琪正在念着传承的光明誓言。

    金色的光明神力逐渐包裹了她的身体,那神力很温和,同当初包裹住陈立果的一样——神力同她的金发和绿眸相衬,更显得圣洁无比。

    安琪口中的誓言越念越快,接着,她缓缓的弯下腰拿起了教皇的权杖。安琪整个人都被光明笼罩住了,其他人只能看到一片光晕,然而陈立果,却能看清楚光晕之中的安琪。

    安琪的表情很冷淡。

    她的神色之中,一点也不见对神的虔诚之色,唯余下满目冷漠。

    陈立果甚至还在她的眼睛里找到了一点嘲讽的味道——她对敬仰她的子民们,似乎没有丝毫呵护之心。

    陈立果感到自己的心在往下沉。

    恶魔站在陈立果的身边,轻轻的笑着,他对人类负面情绪更加敏感,他道:“一个不信光明神的教皇,有趣。”

    陈立果没理恶魔,他发现随着圣光的笼罩,安琪的表情越来越冰凉。

    也对,她是该心凉的。

    安琪欺骗了神,她心中不但不虔诚,还对这个所谓的上神充满了质疑和鄙视,她今日继承教皇权杖,就是想要看看,那个所谓的神,到底能否知道她心中所想。

    虽然在她到达祭台之前,所有人告诉她要虔诚,否则会被上神抹杀,但安琪却已经打算用自己的生命进行一个赌约。

    她要赌,这个神到底是存不存在,到底能不能知道她此时此刻的心中所想。

    然而现实给安琪的答案却很明显——这个神根本不存在,安琪感受着圣光灌体,心中是全然的冷漠。

    自从上任教皇被魔族带走,已经过了七年时光。

    人民是善忘的,七年时间,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为他们牺牲,用自己为整个大陆换来和平的教皇。

    安琪的天赋惊人。所有人对她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不屑变成了敬畏,然而,这不但不能让安琪感到开心反而让她越发的愤怒。

    她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变得足够强,然后去魔族,把她的教皇抢回来。

    继承仪式进行的很顺利。

    陈立果的心却悬了起来,他看到安琪在仪式结束后,拿着权杖头也不回的离开。

    恶魔按住了陈立果的肩膀,柔声问他感觉如何。

    陈立果的心简直像是浸在冰水里,他看了一眼恶魔,没有回话。

    “这个安琪,倒是有当恶魔的天赋。”恶魔说,“聪明,偏执,对周遭的一切都那么冷漠……呵,一个适合当恶魔的教皇,有意思。”

    陈立果面无表情。

    “我的宝贝。”恶魔说,“你想不想和你的安琪,见上一面?”

    陈立果有点犹豫,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见安琪,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能让安琪放下复仇的念头当然好,但是他害怕万一在安琪面前,恶魔故意刺激她……

    恶魔似笑非笑,他道:“既然你选不出来,那就帮你选了。”他扶住陈立果的肩膀,将他搂入了自己的怀里。

    陈立果想要挣扎,但又不想周围的人注意到他们两人,于是只能咬牙忍下,被恶魔拉着往教廷走。

    安琪坐着马车先到达了教廷。

    她身上穿着一身圣洁的法袍,拿着权杖,神色冰冷。

    有人在恭喜她,说已经为教皇陛下准备了盛大的庆礼……

    安琪看了她一眼,忽的问道:“庆礼?我的庆祝典礼和上一任的教皇比如何?”

    那人还以为安琪是起了攀比之心,于是笑道:“上任教皇那匆匆忙忙的庆祝仪式哪里算得上庆祝呢,您是有史以来最年轻最伟大的教皇,您的庆祝仪式,自然是上一任教皇无法比拟的。”

    “是么。”安琪淡笑。

    那人急忙点头,还以为安琪会赏他些什么。

    “下去吧。”然而安琪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冲他开口,“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那人呆若木鸡。

    安琪道:“若再让我看见你,我就亲手杀了你。”

    那人完全没料到这个发展,他一愣,才隐约想起现在的教皇似乎和之前的教皇关系很好。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懊恼,但并不给他补救的机会,安琪已经转身离开。

    庆祝的仪式真的很宏大。

    安琪坐在那张空了七年的只属于教皇的椅子上,圣洁的好似天神下凡。

    所有人都在为她献上礼物和贺词,安琪此时的脑袋里,想的却是其他的东西。

    米迦勒是历史上最狼狈的一任教皇,他匆忙的接下了教皇的权杖,匆忙的举办了庆礼,匆忙的被魔族抓走。

    人民只记得身为圣子的他是如何的好,却根本不记得他在教皇这个位置上做过的事。甚至还有人不知道他献出了自己,让魔族退了兵。

    安琪觉得好笑,她看到一个红衣主教跪在自己的面前,念着一首长长的诗歌,在歌颂着神的仁慈和威能,表达着自己对教皇的忠诚。

    这场景让她丝毫没有动容,可脸上还是得做出一副虔诚的模样。

    安琪心想,这些人,真是有够无聊的。

    庆祝进行了很长时间,待到结束,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安琪告别了众人,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那里的浴池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和干净的衣物。

    安琪走到浴室里,看着自己手上的权杖就想要随手扔在地上——她本该恭敬的将它放在特制的木架上。但安琪并不想这么干,她觉得完全没有做这种事情的必要,反正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在看着她。而所谓的神眷,更是可笑的谎言。

    安琪正在这么想着,却突然察觉自己眼前出现了一片阴影,她抬起头,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安琪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就像无数次在她梦中出现的那样,她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他有着自己熟悉的金发蓝眸,气质高贵,谈吐优雅,他叫她:“安琪。”

    安琪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说:“你、你是米迦勒吗?”

    陈立果看着她哭的模样,心里也有点难过,便点点头。

    安琪说:“我以为我在做梦——”她同时也看到,米迦勒的身边站着另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这男人面容俊美邪气,眸子和眼睛都是黑色,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黑暗气息。

    安琪说:“他就是带你走的那个可恶的恶魔?你被他胁迫了?”

    陈立果心中低叹:“安琪,我很好,你不要担心我。”

    安琪沉默了一会儿,才惨然道:“米迦勒,我不是小孩了。”言下之意,就是你不用再继续用这些话来哄骗我。

    怎么可能很好,一个教皇和恶魔在一起,谁会觉得他过得好?

    陈立果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要举几个自己过得不错的例子,但想了许久也开不了口。

    倒是恶魔开口说话了,他道:“小姑娘,你怎么知道你的教皇大人过得不好?”

    他一边说,一遍侧过头,用手按住了陈立果的头,然后重重的吻住了他的唇。

    安琪愣住了,她瞪着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深吻的两人,她尖声道:“你居然强迫教皇做这种事——”

    一吻结束,陈立果的气息还有些不稳,但他抗拒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

    “不!!!!”安琪觉得自己要疯了,她说,“你这个该死的恶魔!!”她举起权杖,就要对恶魔进行攻击。

    恶魔看着她,伸手在空中打了个响指。

    安琪整个人都僵住了,她一动也不能动,神力全部被封印在了身体里。

    “这是我的东西。”恶魔说,“我这次来,只是因为我心爱的宝贝太无聊了。”

    陈立果道:“你放开她。”

    恶魔摊手:“只要她不攻击我,我就放开她。”

    陈立果低叹,他道:“安琪,你冷静一点。”

    安琪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她的眼泪一个劲的流,神情也失去了平日里的淡然,充满了怨毒和愤怒。

    陈立果说:“听我一次话,好么?”他的语气有些无奈,但他和安琪加起来,大概都不是恶魔的对手。

    安琪微微点了点头。

    恶魔见状,撤掉了自己的法力。

    然而安琪可以活动之后,做的第一个动作,却是将手里的权杖狠狠砸在地上,她说:“根本没有神,全是骗人的——米迦勒大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神!”

    恶魔还在补刀,他道:“准确的说是没有光明神,我不就是神么。”

    安琪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而且。”恶魔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陈立果的后背一眼,“有没有光明神这件事,还有待商榷呢。”

    “如果有,那他也该下地狱。”安琪冷冷的说,“他由着他的臣民受到迫害却无动于衷,这样的神,我不信也罢。”

    恶魔闻言哈哈大笑,陈立果却叫道:“安琪。”

    “米迦勒大人。”安琪看向了陈立果。

    “安琪。”陈立果说,“我不想你为我做任何事,我只想你开心的活下去。”

    安琪抿唇,可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陈立果答案:她不开心,也不想按照陈立果说的那么活。

    陈立果看着安琪,在心中和系统说:“……我觉得我随时可以自爆。”他亲眼看到了安琪脑袋顶上那个明晃晃的红色大零蛋。

    系统幽幽道:“爆吧,炸死了恶魔说不定她的进度条就满了呢。”

    陈立果:“唉,青春期的女孩子啊。”

    系统;“……”

    “看完了旧人,也该走了。”用手把玩着陈立果的一缕金发,恶魔道:“走吧,亲爱的。”

    “不要带走米迦勒大人——”看安琪的样子,估计是很想冲上来给恶魔脑袋上来一下,但实力的差距又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她道,“求求你了,别带走他!!!”

    恶魔听到安琪的哀求,笑的十分恶劣,他道:“你的米迦勒大人,当初也是这么求我的。”

    安琪和陈立果的脸上都是一白。

    恶魔道:“求我不要那么对他,求我别带走他。”

    安琪已经彻底的呆住了。

    恶魔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将陈立果横抱起来,一个瞬移就离开了安琪的屋子。

    陈立果在恶魔的怀里没说话,他的眼神有些黯淡,似乎因为恶魔对安琪说的话,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恶魔说:“亲爱的,你别难过,我是为了她好。”

    陈立果冷笑一声。

    恶魔说:“你不觉得让她对救出你这件事彻底的绝望更合适一些么?”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吻陈立果的金发。

    恶魔喜欢陈立果身上所有圣洁的东西,从金发头发,到脚跟,甚至于那双漂亮的白色翅膀,他简直恨不得把陈立果从头舔到脚——虽然他已经干过了。

    然而这种事情,无论做多少次他都不会觉得厌烦的。

    恶魔道:“时间会证明我有多正确。”

    陈立果只当恶魔在放屁。

    那恶魔抚着陈立果的发丝,道:“还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一起去了吧,来趟人界也不容易。”

    陈立果没说话。

    恶魔习惯了陈立果的沉默,他说:“或者,今天我们就回去。”

    陈立果神色疲惫,看起来白天安琪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

    恶魔心中微叹,也没有再和陈立果继续讨论,抱着他晚上就上路回了魔域。

    安琪是看着恶魔和米迦勒一起离开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就像一只可怜的虫子,会不会被人碾死还要看他人的心情。

    米迦勒走后,安琪一个人在浴室里待了许久,她看着自己的手里的权杖,再一次生出即便自己有在强大的魔法,也无法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的绝望情绪。

    “我会救你出来的,米迦勒。”安琪凝视着陈立果离去的方向,痴痴的念着。

    回到魔域后,恶魔没有急着把陈立果带回神殿,而是去了他在魔域的住所。

    陈立果本来感到禁锢自己神力的力量多有松动,结果恶魔抓着他去床上浪了一次后,这禁锢就变紧了。

    不得不说,陈立果和恶魔在性/事上已经是非常合拍,恶魔对于陈立果身体已是非常清楚,体力又十分惊人,每次做完陈立果都觉得自己要被弄死在床上。

    这次从人界回来,恶魔逮着陈立果狼了足足七天,最后陈立果觉得自己差点废了,一看到恶魔就浑身打哆嗦。

    恶魔看见陈立果的模样却觉得可爱,他说:“宝贝,我好想和你融化在一起。”

    陈立果浑身上下都是暧昧的痕迹,他的翅膀被恶魔啃了好几口,此时还和恶魔的翅膀交叠在一起。

    陈立果半垂着眼睛,微微**着,没有力气回应恶魔的话。

    恶魔说:“你喜欢这里,还是喜欢神殿。”他问出这话,本以为陈立果不会回答,却没料到陈立果抬了抬眼,道了一句:“这里。”

    恶魔开心的亲了陈立果一口,道:“宝贝,你真有眼光。”

    于是囚禁陈立果的地方,便从神殿变成了魔域。

    恶魔在整栋建筑里,设下了一结界,陈立果可以在整栋楼里随意的走动,但是他却不能出去,也不能使用神力。

    恶魔对陈立果说:“不要逃,否则你会后悔的。”

    陈立果开始还心存侥幸,尝试着逃了一次,结果他被恶魔抓回来后,整个人都差点疯了。

    恶魔逼出了他的翅膀,然后拔掉了他几根羽毛,将羽毛撕碎了塞到了陈立果的某个部位里,最后两人的翅膀交叠在一起,进行了不可描述之事。

    陈立果第一次出现了情绪崩溃,他之前以为那恶魔说自己的翅膀是信仰这种话,只是在开玩笑,但经过这次,他发现恶魔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是真的,当羽毛进入他的身体,他整个人都变得非常的奇怪,就好像被人摸手碰了碰手臂都像是被碰到了灵魂。

    总而言之,陈立果整个人都傻了,他不停的尖叫哀求,但这次的恶魔却非常冷酷,看着陈立果崩溃,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他说:“我之前是怎么同你说的。”

    陈立果只能不断的保证说:“我再也不逃了——”

    恶魔说:“把我之前说的话,重复一遍。”

    陈立果只能哭着重复,恶魔还不满足,恶劣的说:“你认认真真的给我念一百遍,我就放过你。”

    陈立果感觉到恶魔是认真的,他只能一边哭,一边说,甚至开始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晕过去。

    反正那几天,是陈立果来到这个世界后最痛苦的几天。

    一切结束后,陈立果甚至不敢盖被子,或者说被恶魔的手指在身上轻轻点一下——只要轻微的触碰,就能让他的身体……

    恶魔爱极了陈立果这幅模样,他看着发抖的陈立果,亲了亲他鲜红的唇,道:“记住了么?”

    陈立果已经神志不清却还是得点头。

    恶魔说:“嗯,乖。”他这才彻底放过了陈立果。

    陈立果在心中松了口气,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陈立果睁眼就看到窗外挂着一轮血月,那血红的月亮在纯黑的天空中,同那漫天繁星相衬显得十分漂亮。

    恶魔的声音从陈立果身后传来:“怎么这会儿醒了。”

    陈立果没吭声。

    恶魔伸手楼主了陈立果的腰,温柔的将他带进怀中。

    陈立果被他搂住后就浑身一震,恶魔却道:“不动你,别怕。”

    陈立果这才放松了身体,其实他现在的脑子还是懵的,几乎思考不了任何事情,可是身体已经对恶魔有了条件反射,恶魔一碰他,他就觉得身体要抖一抖。

    “再过几天,就是魔域的血月节。”恶魔把唇凑在陈立果的耳旁,轻轻道,“到时候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陈立果安静的听着。

    恶魔用唇重重的抿了抿陈立果的耳垂,他道:“就像你们人界的年节。”

    陈立果听了这句话,想起了在原来世界过年的日子,说实话他不喜欢过年,也不喜欢回家,因为每次放假,都要隔好几个月,才能看见那个人。

    陈立果闭了眼睛,惨淡的发现自己居然还把那人的面容记得清清楚楚。

    两人间的气氛,少有的安静祥和。

    恶魔没有再折腾陈立果,陈立果很快就再次睡了过去。

    经过这件事,陈立果没有再试图逃跑——那种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陈立果每次都觉得自己会自己被刺激的直接死掉,可身体却偏偏熬了过来。

    第二天,陈立果的脑袋终于恢复了处理速度,他道:“统儿,好久不见。”

    统儿:“……”他和陈立果一个多星期没说话,这意味着陈立果进行了不可描述的行为进行了足足七天。

    系统的金刚经目前处于倒背如流的阶段,他觉得再过些日子,他就能用尝试用十二国语言翻译金刚经。

    陈立果说:“有没有想我。”

    系统心说我想你去死。

    陈立果说:“宝贝儿,你咋不说话了。”

    系统又沉默了片刻,才来了一句:“安琪的命运完成度涨了……”

    陈立果一脸懵逼,他这个星期完全就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完全混乱状态中,完全没想到安琪的命运完成度还能往上涨??

    系统也非常非常的不理解,他说:“而且涨的很平均……”

    陈立果:“所以为什么?”

    系统:“我怎么知道?!”

    一人一系统面面相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世事无常的气息。

    陈立果想不明白,也就懒得想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光着屁股去洗澡。他的金色长发在他来的时候才及腰,这会儿已经到了屁股的位置,估计再长段时间,就能拖到地上。

    陈立果正洗着澡,恶魔也没敲门就走了进来,他看见陈立果在水里,下一个动作就是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也跟着陈立果下了水。

    “宝贝。”从身后亲吻着陈立果的肩膀,他道,“在想什么呢。”

    陈立果安静片刻,道:“我想剪头发。”

    恶魔一听,当时就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陈立果成神没多久,对一些神的事情不了解,于是他道:“你的头发就代表你的神力,确定要剪掉?”

    陈立果:“……”噢,酱紫噢。

    恶魔说:“留着吧,我喜欢。”其实神是可以控制自己头发长短的,但是因为他把陈立果的神力禁锢了,所以陈立果只能由着头发边长。

    不过恶魔不得不说,每次在床上的时候,陈立果这一头漂亮的金发,都能给他带来不少情趣。

    洗完澡,恶魔把陈立果带去吃东西。

    虽然他们的身体已经不需要食物的补充,但吃东西这种行为却变成了情趣,反正陈立果挺喜欢的。

    菜肴都是魔界的美味,有些奇形怪状的虫子虽然看起来很糟糕,但烹饪之后的味道的确很好。特别是一种圆形的重茧,吃进嘴里外酥里嫩,还有股浓郁的奶味,十分美味。

    陈立果吃的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恶魔饭量居然比陈立果小,他吃的差不多,用餐巾擦了擦嘴,说了句:“那个安琪在人界搞出了大事。”

    陈立果闻言动作一顿,道:“什么事?”

    恶魔说:“她研究出了一种新的魔法。”

    陈立果:“……什么?”

    恶魔拍拍手,陈立果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上,是穿着一身黑袍的安琪,她挥了一下手中的法杖,地下就冒出了无数已经腐烂的骷髅。

    陈立果整个人都懵了,他以为安琪的恋人不死,她就应该不会走上死灵魔法这一条路上,但是为什么她还是发明了死灵魔法,而且最最恐怖的是,系统才告诉他安琪的命运完成度涨了。

    陈立果:“这是什么鬼啊——”

    系统说:“我还想知道呢——”

    陈立果:“为什么她的完成度会涨啊——”

    系统说:“我还想知道呢——”

    陈立果说:“你能别和我吼了吗——”

    系统说:“不!可!以!”

    一人一系统在脑子里互相吼,陈立果对系统表示他深深的怀疑他想错了安琪想要的东西,安琪根本不想要世界和平,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研究属于自己的魔法。

    系统不用脏字的骂了陈立果一顿,说他们的检测是不会出错的。

    陈立果说:“那你怎么解释安琪?”

    系统无言以对。

    反正他们两个的脑袋都有点不清醒,陈立果是被做的多了,系统是马赛克看多了。

    吼了半天也没吼出个所以然来,系统挫败的说:“我感觉很不好。”

    陈立果说:“我也是。”

    系统说:“所以你自爆好不好。”

    陈立果:“……”

    系统说:“痛觉已经给你调到零了!!!”

    陈立果说:“系统你天天安利宿主爆炸真的没问题吗?”

    系统:“……爆不爆?”

    陈立果说:“你得给我点好处啊。”

    系统说:“下个世界随便浪!”

    陈立果想了想,觉得自己这笔买卖有点亏,因为他现在就在随便浪了,何必等到下个世界呢,于是他决定曲线救国,他说:“这样吧,等我和安琪谈谈,看看她到底怎么想的……”

    系统:“……”你这个大屁/眼子。

    大骗子陈立果决定欺骗可爱纯洁的系统。

    恶魔看着陈立果发呆,也没有要去干预的意思。

    直到光幕被关掉,陈立果才哑声到了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安琪还是走向了死灵魔法这条路。

    恶魔懒懒道:“我怎么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啊。

    陈立果心中悲凉,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他扭头看向恶魔,厉声道:“你是故意的!!”

    恶魔笑了起来。

    陈立果说:“你是故意带我去看安琪的?!对不对?!”

    恶魔说:“亲爱的,我怎么是故意的呢,我又不知道她会发明如此黑暗的魔法。”连恶魔都不会的黑暗法术,却被一个人类发明了,真是有趣。

    陈立果道:“你想让她活在仇恨中——你成功了。”

    恶魔眼神漠然,由着陈立果发泄情绪。

    陈立果站起来直接掀了桌子,转身就走。

    恶魔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一口气。

    陈立果没有回房,而是去了楼顶。

    这栋建筑里的黑暗之族,都认识他,不过却不敢正眼看他——恶魔就是这里的王,谁敢对王的爱宠起不敢有的心思。

    况且他们的王从未找过其他人,这个金发碧眼,俊美冷傲的光明神,还是他们王的第一任伴侣。

    楼顶的风很大,吹的陈立果衣衫猎猎作响,血月的光照的整个魔域都有些发红,但黑暗的子民们并不在乎,晚上是他们狂欢的时间,他们在街道上喧哗走动,看起来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和希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魔域和光明大陆差不多。

    黑暗之族也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们和光明大陆上的生物相比,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暴躁很多——陈立果经常看见他们在街上打架,然后被魔域的执法者带走。

    两个大块头,打完之后,垂头丧气被押送走的样子,让人有种反差的萌感。

    恶魔没有来找陈立果,陈立果一直在屋顶上站到了天亮。

    然后陈立果回了屋子,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想一个青春期和男朋友闹别扭的小女生,他像系统咨询建议说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更好的表达自己的愤怒。

    系统温柔似水的告诉他:“傻孩子,你还可以自爆啊。”

    陈立果:“……”有个天天叫宿主自爆的系统,可以向有关部门投诉吗?

    系统说:“不爆就别废话!”

    陈立果难过的说:“你变了好多。”

    系统:“……”

    陈立果说:“你上个世界,上上个世界,都没有叫人家自爆的。”

    系统安静了片刻,才说了一句话:“因为上个世界,上上个世界,你都没有这个功能啊。”

    陈立果:“……如果有呢。”

    系统:“我一定会劝的。”

    陈立果:“…………”

    陈立果看透了系统的灵魂,他说:“你这种态度,很容易看到马赛克的你知道吗?”

    系统:“……”

    他们两个天天互相伤害,每次都要比一比谁被伤的更厉害才结束。

    回到屋子里,恶魔已经**睡觉了。他的心情好些不太好,额头上的犄角也冒了出来——这东西只有在恶魔情绪激烈的时候,才会控制不住的冒出来。

    陈立果坐在床边发呆。

    恶魔似乎也醒了,他说:“早上好。”

    陈立果沉默着。

    恶魔说:“今天是血月节。”

    陈立果这才想起今天是恶魔说的说是年节的日子。

    恶魔说:“和我一起过节吧。”

    陈立果坐在那里像一尊凝固的雕像,恶魔又叹了气,他从后面抱住了陈立果,亲了亲他的颈项,他说:“走吧。”

    街道上非常的热闹,陈立果和恶魔来到了广场上。

    广场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火塔,似乎是用什么特殊的东西构筑起来,正在燃烧着火红的火焰。

    恶魔说:“这是龙骨,点起的火,可以百年不灭。”

    陈立果说:“你们有多少头龙?”

    恶魔说:“想有多少就有多少。”

    陈立果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还这么警惕,不肯透露魔界的兵力。

    恶魔说:“今天不提这些好不好。”

    陈立果抿着唇,看着广场上兴致勃勃的黑暗种族们,他道:“他们在等什么。”

    恶魔说:“等着表现……还有一会儿,想试试魔界的小吃么。”

    陈立果没说话。

    恶魔便牵着他的手,去周围的街道上逛了一会儿,给他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吃。其中一种是尖叫着的眼球,陈立果盯着怎么都下不了口。

    恶魔咬了一个,道:“这是一种植物,味道很棒。”

    陈立果还是没下口。

    恶魔见了好笑,便含了一个在嘴里,然后嘴对嘴喂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皱着眉咀嚼,咬开之后,发现这玩意儿的味道有点像原来世界的炸酸奶,外面脆脆的,里面鲜甜多汁。

    恶魔说:“好吃么?”

    陈立果没回答。

    恶魔舔了舔陈立果的嘴唇,说:“真甜……走吧,节目,要开始了。”

    于是陈立果便被恶魔牵着走,回到广场上去看魔界这一年中最盛大的表演,万万没想到,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年节,居然是和恶魔先生一起过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