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六)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安琪在忐忑不安的等消息。

    然而当作为消息的那封信,送到安琪手上的时候,她却不想知道了。

    “为什么教皇大人没有回来呀。”问着送信的骑士,安琪想要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然而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惨淡,连骑士都看不下去。

    骑士没有回答安琪的问题,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离开,离开时,他声音沙哑道:“抱歉。”

    安琪听着骑士的道歉,站在原地僵了好久,才抖着手把信从信封里取了出来。

    信纸上,教皇的字体很漂亮,和他的人一样让安琪印象深刻。安琪捏着信,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脸上的笑容却留不住了。

    “教皇陛下。”安琪的眼泪一颗颗砸下来,那翠绿的眸子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水汽,她说,“教皇陛下,你不是答应我,会回来的么。”可是为什么却食言了?

    你不见了,那些人却能回来……

    安琪低低的哭了起来,她说:“你回来好不好,你回来好不好,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回来的么?”

    没人安慰他,也再也不会有人,用手摸着她的头,轻轻的叫她安琪。

    魔域。

    陈立果躺在巨大的笼子里,他的眼神平静,并不因为自己境遇而生出怨怼。

    那长翅膀的恶魔在笼子外面看着笼里的心爱之物,他道:“我叫路西法。”

    陈立果心想这名字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

    恶魔说:“教皇陛下,你可喜欢这里。”

    笼子被悬挂在高高的天空中,底下是看不见的云海,陈立果身上没什么力气,所以一直躺着,听到路西法的问话,也不过是眼神冷了几分而已。

    “我想要带你去看看有趣的东西。”路西法打开了笼子,将软在里面无法动弹的陈立果抱了起来。

    陈立果没动,也没说话。

    路西法挥舞着翅膀,飞过了云海,到达了一片宽阔的广场上。

    陈立果一开始还没有认出这里是哪里,但当他看到一座雕像时,他却发现这里……似乎是神的地盘。

    等等,看到这些雕像的陈立果愣住了,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神啊?

    无神论者陈立果立刻表示这无法接受。

    系统表示你爱接受不接受。

    无神论者陈立果对系统表示谴责。

    系统表示爱谴责不谴责。

    无神论者陈立果于是就无话可说了,他凄惨的说:“我一直以为所谓的神力全是封建残余的幻想!”

    系统:“……”你这社会主义的接班人做的比教皇还要认真啊。

    广场,神殿,陈立果虽然不愿,但那些天使的雕塑和浓烈的光明之力,都在提醒他,这是神的地盘。

    所以那个倒霉催的神到哪里去了呢?

    路西法哪里会不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他道:“你的神早就不在了。”

    陈立果愣住了。

    路西法道:“你所受到的折磨都是因他而起,他却并不会给你一点帮助,因为你们的祈祷他根本听不见。”

    陈立果有点搞不懂了,他现在到底是在魔域还是在其他地方,如果真的按照眼前这自称路西法的人所说,神不在了,那他能到达神殿,岂不是也在暗示他自己的身份——也是个神?

    陈立果:“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世界上只有神经病的。”

    系统:“……”

    陈立果说:“我开始看着路西法也挺中二,怎么突然就变成神了。”

    系统:“……”

    陈立果:“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系统说:“赶紧自爆了去下个世界,我发誓让你浪的飞起。”

    陈立果被系统的承诺震惊了,他不敢相信的说:“你是认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吗?”

    系统微笑:“我是说真的呢。”

    陈立果:“……”你把你的语尾感叹词收了,大概我会信你的鬼话。

    路西法见陈立果不说话,还以为他的心神因为发现神不见了这件事在动摇,他笑道:“怎么样,可有什么想说的?”

    陈立果表示还好神不见了,不然他的三观可能会崩,感谢你大哥哥。但这些话都是不能说出口的,于是陈立果冷冷道:“即使上神现在不在,你也不能否认他曾经存在过。”

    路西法挑眉,似乎对陈立果的坚定的信仰有些惊讶。

    他也不急,只是笑着道:“那我便带着你,参观一下吧。”

    他说着,带着陈立果进了神殿。

    神殿巍峨壮丽,陈立果也被其中景色所震撼,在神殿的中央,有一张宽大的椅子,那椅子散发着浓郁的光明之力,路西法道:“你的上神,曾经坐在过这里。”

    陈立果被放到了椅子上。

    恶魔看着他微笑,身上散发出一种浓烈的,让人脑袋发晕的甜腻香气,他说:“我就在这里,占有你好不好?”

    陈立果闻言浑身一颤。

    恶魔看到他的反应,终是露出笑容,他用手指摩挲着陈立果打着红耳钉的耳坠,轻轻喃喃:“亲爱的,你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了。”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他,即便是深处弱势,他的信念也不曾动摇——毕竟他还是长得这么好看。

    恶魔说:“你说你的臣民们,现在是不是正在在议论,议论他们看到的,被恶魔侵犯的教皇。”

    陈立果嘴唇抿起,蔚蓝色的眸子立燃气怒火,他说:“无耻之极。”

    恶魔冷笑。

    接下来的事情,均都不可描述。

    反正就是恶魔把陈立果在这神椅上釀釀酱酱,情到浓时还把他抱去了里屋,让他看镜子里面的自己。

    陈立果这个大辣鸡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就被自己的美貌震撼,神力更加浓郁了——恶魔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教皇居然如此的坚定,即使身处这般糟糕的境地,被他弄的乱七八糟,居然还在心中悄悄的祷告。

    不然怎么解释,越做陈立果的神力越浓?

    陈立果:“感谢上神,身心都都到了洗涤。”

    系统正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他没想错,这个世界如果陈立果就这么继续浪,大概会浪个几百上千年……所以,这意味着他要看几百上千念的马赛克?

    系统顿时生无可恋。

    陈立果再次回到笼子里时,整个人都失去了意识。

    恶魔看着陈立果熟睡的模样,再次伸出手捏了捏陈立果的耳坠,然后起身离开。

    陈立果醒来之后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系统见他醒了,试探性的说:“我看这个世界任务肯定是完不成了,不然直接去下个世界,别浪费时间?”

    陈立果:“年轻人,你说话真诚一点嘛。”

    年轻的系统真诚的说:“我不想看马赛克,你马上给我去下个世界,我保证让你浪!”

    陈立果想了想,觉得自己和系统友谊的小船都沉到水底了,系统的保证好像不怎么可靠,于是他说:“不,我坚决要完成组织给我的任务!”

    系统:“……你能不能也真诚一点?”

    陈立果微笑:“没浪够,不想走。”

    系统:“……”每天都在和宿主互相伤害。

    不得不说,有了神力的滋养和和谐的性生活,陈立果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

    那恶魔把陈立果关在笼子里,偶尔放他出去,但几乎每天都会来陪着他。

    恶魔十分体贴,还特意为陈立果准备了一面水镜,据说是要他看看人间惨剧,事实上却是哪里想看点哪里的便携式电视机。陈立果天天用着水镜看人界的八卦剧……这水镜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看王城,虽然恶魔说是因为王城神力太强,但陈立果强烈怀疑他是故意的,好在这一点缺点,也不太重要嘛。

    看完八卦剧的陈立果对系统说:“虽然我们之间没了爱情,但还有恶魔替你爱我。”

    系统:“……”

    陈立果本来以为他还要在笼子里浪很长一段时间的,但是后来出了件大事,让他再也无法心安理得的继续浪下去。

    这件事情就是,陈立果成神了。

    是真正意义上的成神,当他的后背上长出翅膀的时候,他和那个恶魔正在进行着不可描述的活动,那恶魔从身后抱着陈立果,一点点的舔舐着他的肩胛骨。

    陈立果以为自己的肩胛骨是被他舔的缘故,才特别的痒,然而当做到最后,陈立果感到了肩胛骨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巨大的白色羽翼从他的肩胛骨处直接长了出来,他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浓烈的神光,恶魔被这神光照射的肌肤变得焦黑,但他却在笑,抱着陈立果笑,他道:“你真让我惊讶。”

    陈立果没听见恶魔说什么,他第一次与这个世界,有了一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玄妙,说不出是舒服还是痛苦,总而言之,陈立果自己也知道,他成神了。

    此时距离他被恶魔带到笼子里不过半年时间,他成神的时候,系统、恶魔和他自己都是一脸懵逼。

    陈立果:“我为什么会成神??”

    恶魔:“他为什么会成神??”

    系统:“辣鸡也能成神??”

    总而言之,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陈立果真的神化了。

    后来陈立果研究了一下这件事,觉得自己可能是在这个地方越过越舒服,越舒服就长得越漂亮,最后被自己的美貌感化,成了新一代的光明神。据恶魔说,历代光明神成神都是因为正面的信仰之力到达了某一种非常高的浓度,所以才会实质化由人变成神——此时距离上一代光明神死去已经足足有千年之久了。

    陈立果成神后,对系统说:“条条大路通罗马?”

    系统:“????”

    恶魔抱着肌肤雪白的陈立果,吻着他洁白的羽翼,那羽翼十分的敏感,被恶魔吻上去,陈立果竟是生出一种自己灵魂被侵犯的感觉。

    “你的羽翼,就是你的信仰。”恶魔用手抚弄着陈立果的翅膀,看着他抑制不住的颤抖,他道:“它和你的灵魂相通……很舒服,对不对?”

    陈立果虽然成神了,但却发现自己还是没什么力气,于是只能无力的推拒。

    “我倒是没想到,这半年来,你的信仰竟是越来越纯粹。”恶魔道。

    陈立果抿着唇,不肯说话。

    恶魔见他不语,一口咬在了他翅膀的根部,这翅膀刚刚生成,还十分的柔软,这一口咬上去,差点没把陈立果的魂咬掉了。

    陈立果浑身剧震,哑声道:“住手!”

    “终于肯说话了?”恶魔在陈立果的翅膀根部,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牙印,平日里陈立果从不和恶魔说话,除了被逼的紧了时控制不住的低吟外,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你说。”恶魔的眼神里全是迷恋,他痴迷的看着陈立果的双翼,然后道,“我把你的翅膀砍下来当做收藏品,怎么样?”

    陈立果想都不敢想,恶魔咬他一口,就难受成了这样,这要是砍下来,陈立果保证自己会原地爆炸。

    见陈立果脸色煞白,那恶魔低低的笑了起来,他道:“我只是开个玩笑……我怎么舍得呢。”

    陈立果想很想说,大兄弟,我觉得你很舍得。

    恶魔又吻了吻陈立果的翅膀。

    按理说,那翅膀神力非常浓郁,对恶魔来说并不该是一件让他舒服的东西,可他的神色之中全是慢慢的痴迷,抱着陈立果的白色翅膀完全不想撒手。

    陈立果对自己翅膀的未来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不过万幸的是,翅膀出来的第二天,陈立果就能将它收回身体里了。

    恶魔来看陈立果,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翅膀呢。”

    陈立果没理他。

    恶魔又说:“我要看。”他语气有点软,竟是带着些撒娇的味道。

    陈立果装作没听见。

    恶魔看着陈立果装傻的样子,笑了笑,打开了笼子的门,然后走进去拉进了怀里,他说:“你知不知道,当你情绪激动到了极点,翅膀是会自己打开的。”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恶魔。

    恶魔说:“我真想看看你被我操弄的神志不清,最后打开翅膀的模样。”

    陈立果身体微微一僵。

    见陈立果还不打算将翅膀给自己看,恶魔也不客气了,他说:“其实,你也很喜欢吧。”

    陈立果手撑着恶魔的肩膀,他的脸上浮出屈辱之色,可却始终不肯就范。

    恶魔冷笑一声,撕开了陈立果的袍子。

    那一天格外的漫长。

    从晨光乍现,到夜色降临。

    最后陈立果露出翅膀的时候,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

    不光是笼子里,整个神殿都是一片狼藉,陈立果那巨大的洁白翅膀猛地从身后展开,颈项扬起,像一只垂死的天鹅。

    恶魔很满意,但他的动作不曾停下。

    “真漂亮。”他这么说着。

    陈立果已经开始无意识的求饶,恶魔体力惊人,几乎就没有让他休憩过一刻。他浑身都没了力气,若不是有恶魔伸手扶着,恐怕整个人都已经完全软在了地上。

    “真漂亮。”恶魔看着陈立果的翅膀,道,“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美。”

    陈立果终于昏了过去,在昏过去前的第一个念头说:我知道我有多美,不然我怎么成神的。

    第二天醒来,陈立果发现恶魔居然没有给他清理身体,他一坐起来,就感到了某个部位流出了什么。

    陈立果满面屈辱,他身上就没有一个恶魔没有触碰到的地方,从上到下,由内而外,连翅膀都不放过。

    陈立果:“好像身体被掏空。”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在原地呆坐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了句:“安琪怎么样了?”

    系统:“……你还知道安琪啊?”

    陈立果:“咳咳咳。”

    系统说:“已经黑成煤炭了……”

    陈立果开始还以为系统的这句话是说的安琪黑成煤炭是说她的皮肤,经过系统的科普他才猛地发现,自己心爱的小天使好像长歪了。

    系统说,安琪在陈立果走后,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也对,一个突然定下的圣女,自然会遭到质疑。又没有陈立果护着,日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这要是换了一般的人,或许会考虑放弃,但安琪的执念本来就不是正常人所有的,越有人要抢走她的东西,她就越是不肯撒手。于是她奋发图强看,光明神力居然比陈立果还强悍了——系统说她长歪,是因为她处理教廷事物的残忍手段。陈立果看了安琪的铁血手腕后,对此表示震惊,他说:“我不是才在笼子里过了半年时间么?”

    系统冷漠的说:“这里和人界时间流逝速度不一样。”

    陈立果:“……几比几?”

    系统说:“一比十。”

    陈立果:“……”怪不得系统给他看的安琪已经成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大美人,身材更是火辣,穿上圣洁的法袍,反而更加衬出了她迷人的风情。

    陈立果和安琪相处的时间并不太多,但对她却一见如故,安琪也十分迷恋陈立果,当初陈立果被魔族带走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

    陈立果说:“所以……完成度?”

    系统微笑着告诉陈立果:“是零。”

    陈立果:“……”唉,完蛋啦。

    系统说:“可以考虑自爆了么?”

    陈立果:“……别人家的系统也是天天催着自家宿主自爆吗?”

    系统说:“别人家的宿主还没有天天让系统看马赛克呢。”

    陈立果:“你骗人,肯定他们也在看,不然为什么会发明马赛克这个功能!”

    系统:“……”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给陈立果看了一份数据。

    那数据上显示,大部分宿主在穿越之后都在干啥。

    陈立果看了一眼就震惊了,他发现大多数宿主没有性生活:“你们到底怎么选人的啊?”

    系统满脸冷漠:“我们都选的是禁欲的人。”

    陈立果:“……”

    系统说:“原来的世界里,你是个二十九岁的处男吧。”

    陈立果:“……”

    系统说:“所以,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在这些世界这么浪的?”

    陈立果:“……”

    系统:“嗯?二十九岁的处男?”

    陈立果:“……”统儿,你已经失去我了你知道吗。

    被系统叫做二十九岁处男的陈立果感到自己受到了严重的精神打击,萎靡不振了好几天,就连恶魔都看出来了。

    恶魔道:“宝贝,你怎么了?”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恶魔亲亲他的发丝,道:“一个人太无聊?”

    陈立果保持着自己的自己的沉默。

    恶魔笑道:“对了,过几天有件有意思的事情,既然你这么无聊,我就带你去看看吧。”

    他弯腰把陈立果抱起,飞出了神殿。

    这是半年来,陈立果第一次出神殿。

    恶魔带着陈立果飞了好久好久,从神界回到了魔域。

    然后陈立果发现魔域并不像光明大陆描述的那样糟糕。虽然气候恶劣,但也能看出文明已经在这里扎根。

    恶魔抱着陈立果走在街上,却没有人敢看他一眼,几乎所有的黑暗之族,在看到他时便会低下头以示尊敬。

    “这里是魔都。”恶魔说,“魔族最繁华的地方。”

    天空上是血色的太阳,照在人身上的光也是冷冷的,恶魔带着陈立果走进了魔都最高的一栋建筑。

    陈立果整个人都被毯子包了起来,只露出几丝金发。

    “王。”有人在唤恶魔,“您去哪里了,为何这么久才回来?”

    恶魔道:“去处理了些事情。”

    “玛蒙和萨麦尔又打了一架,还伤了龙崽。”那人道,“怎么处理。”

    恶魔的声音冷冷的:“让他们一人给我驯养一头雷龙。”

    那人闻言语气里带了些笑意,他道:“好的,王。”

    恶魔带着陈立果继续往前走,那人跟在恶魔身后,好奇道:“王,您的怀里抱了什么?”

    恶魔笑道:“我的怀里,是光明神。”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光明神早就陨落了,以为自家的王在开玩笑呢。

    恶魔也不解释,带着陈立果回了房间。

    陈立果被放到了床上,他身上那种无力的感觉,也好了很多,甚至能放出一些简单的法术。

    也不知道这恶魔到底是怎么做到封印陈立果的神力的。

    恶魔说:“欢迎来到魔域的王城。”

    床边就是一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此时太阳刚刚落山,王城之中热闹非凡。

    陈立果的视力很好,所以可以看到王城里的所有人和细节。

    “这里是属于我的王国。”恶魔说,“也是你的。”

    陈立果扭头看去,发现恶魔的头上又生出了犄角,那犄角很漂亮,黑色之中隐隐泛着些血红,看上去手感很不错,陈立果有时候都会想伸出手去摸一摸。

    恶魔注意到了陈立果的目光,他眼里浮出笑意,伸出手抓住了陈立果的手腕,然后将陈立果的手放到了他的犄角上。

    陈立果有些惊讶,但注意力很快就被那犄角的触感吸引过去了。

    犄角凉凉的,很光滑,上面虽然有纹路,但质地非常的细腻,摸上去手感是相当的好。

    陈立果摸了两下,赶紧收了手,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收手,就的真的想用手掌包住然后用力的摩擦摩擦了。

    恶魔道:“舒服么?”

    陈立果没吭声。

    恶魔说:“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他从身后抱着陈立果,和陈立果一起看窗外的灯火。

    陈立果的心也平静了下来,事实上恶魔一直对他挺温柔的,就算是□□,也从来都很顾忌他的感受,做过的最粗暴的事,也无非是在他身上多留几个牙印——从性格上来说,这恶魔和某个人倒是有点相似。

    陈立果被他抱着,内心少有的有点伤感,他想,等他回去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参加那个人的婚礼了。

    那个人会娶个什么样的女孩呢,他那么温柔,一定很适合做爸爸吧。

    恶魔已经习惯了陈立果的沉默,把陈立果从人界带到神殿,他们之间几乎就没有任何的交流。

    他虽然得到了米迦勒的身体,可米迦勒,却以自己的方式,保持着自己最后的骄傲。

    恶魔说:“我们明天去人界吧。”

    陈立果眼里露出疑惑之色。

    恶魔道:“你的天使,明天加冕——不想去看看么?”

    陈立果一听,没想到恶魔居然愿意让他去看安琪的加冕仪式,这待遇实在是太好了,好的陈立果有点受宠若惊,于是他怀疑的开口:“你想做什么?”

    恶魔说:“你说,让她看见我侵犯你,她的加冕仪式,会不会失败?”他的声音还是温柔的,说出的话,却让人浑身发凉。

    陈立果冷冷道:“恶心。”

    恶魔笑笑,似乎并不介意。

    陈立果想起了之前在众人面前被侵犯的事,他的手握成拳头,脸也有些发白,看模样简直恨不得和恶魔拼了。

    “笨蛋。”恶魔说,“我吓你的。”

    陈立果不信他。

    恶魔说:“我怎么舍得,让其他人看见你呢。”他痴迷的亲吻着陈立果的金发,蓝眸,和水润的唇,他轻轻的咬住陈立果的下唇,"yun xi"片刻后,含糊道,“让我看看你的翅膀。”

    陈立果身体僵了僵。

    恶魔说:“或者……你想让我用其他方法看见翅膀?”

    其他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被恶魔弄的乱七八糟,神志不清,最后在脱力的快感中张开翅膀,那种感觉让陈立果身体坏掉的恐怖错觉,所以他并不想再试一次。

    在恶魔的威胁下,陈立果张开了自己的翅膀。

    雪白的翅膀带着点点光晕,在黑暗风格的屋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恶魔说:“真美。”

    陈立果很想骄傲的挺起自己的小胸膛,告诉他自己从来都是最好看的。

    恶魔也展开了自己的翅膀。

    接着他将自己的翅膀从两侧向里收缩,把陈立果整个人都裹入了怀中。

    黑白翅膀相互接触,陈立果浑身一颤,竟是生出了一种灵魂互通的感觉,他想要从恶魔怀里挣脱出来,却被死死的按住。

    “感觉到了什么?”恶魔在他的耳边低语,“你看到了什么?”

    陈立果感到了快乐,兴奋,和某个部位的反应,他浑身上下都开始泛起绯色,眼神也变得有些朦胧。

    恶魔吻住了他的唇。

    陈立果从没有过这种体验,他觉得有激烈的感情从两人翅膀接触的地方传来,将他的脑子搅的乱七八糟。

    他甚至开始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恶魔的感觉,还是自己的感觉。

    恶魔说:“一直想这么试试……”

    陈立果想要试着把翅膀收回去,却被恶魔掐住了翅膀根部,他道:“我保证你收回去后,会后悔的。”

    陈立果咬了咬牙。

    恶魔说:“你会喜欢的。”

    他把陈立果面对面的抱入怀里,然后占有了他。

    陈立果整个人都要疯了,本来恶魔逗弄他,就已经手段百出,可偏偏恶魔的感觉还在源源不断的从翅膀传到了他的身体。

    最后陈立果浑身痉挛,神志不清。

    恶魔吻着他汗湿的额头,听着他的求饶,在他耳边如清风一般叹息:“快点发现吧。”

    陈立果完全没有听到恶魔的话,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要被太多的感觉烧坏了。

    他甚至能感到恶魔进入他时的触感,最后一切结束的时候,陈立果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就连翅膀没精打采的耷拉下来。

    恶魔看了却觉得而有些好笑,他去给陈立果拿了一杯水,喂着陈立果喝了下去。

    陈立果喝了水,似乎恢复了一点神志,然而他恢复神志后,对恶魔说的一句话就是:“不,不行了……”

    恶魔说:“嗯,知道了。”

    陈立果哽咽几声,脸上也不知是泪水汗水,他再也控制不住,疲惫的身体靠在恶魔结实的胸膛上睡了过去。

    恶魔看着陈立果的睡颜,又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

    陈立果的这一觉睡的很久,翅膀相触这种事情,对于神之间来说其实是禁忌,因为会出现灵魂交融的情况。

    但这恶魔不但和陈立果的翅膀交叠在一起,还特意选择了那样一个时机,陈立果被折腾的神志不清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恶魔比陈立果更强,所以大多都是他的感觉,涌入陈立果的身体里。

    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没力气,他躺在床上,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恶魔问他:“醒了?”

    陈立果抿抿唇。

    “我还在想,你能不能赶上你的宝贝圣女的加冕仪式呢。”恶魔说,“还好醒了。”

    陈立果浑身疲惫,脑袋也转不动,他被恶魔抱起来又用毯子裹上,恶魔说:“想去么?如果不想去,就同我说一声,想去,就什么都别说好了。”

    陈立果是想去看看安琪的,所以他什么话都没说。

    恶魔懂了他的意思,将他抱起来,朝着魔域边界的方向飞去。

    陈立果头脑还是一片空白,他完全处于一种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自己再做什么的茫然状态中。

    之前的那场刺激,实在是太过头了,就连系统对他说话,在他耳朵里都是朦朦胧胧听不清楚的。

    这种状态持续了足足三天。

    三天后,他们到达了光明大陆的皇城——恶魔说:“如果你不想看见几头龙把这里踩成碎片,就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陈立果点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份威胁。

    恶魔将自己和陈立果幻化成了普通人的形象,道:“走吧。”

    陈立果和恶魔去了广场。

    这几年动荡不安,第一个教皇遇刺身亡,第二个教皇又被魔族抓走,现在突然出现一个要继承教皇权杖的圣女,大家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质疑。

    不过有之前反叛者的例子摆在那儿,所以也没人敢去自讨苦吃——谁也不想在继承仪式上当着民众自爆啊。

    安琪站在祭台之上,脸上没什么表情。

    陈立果看了她的模样,竟是觉得有些陌生。

    “怎么样。”恶魔道,“你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你。”

    陈立果没回话。

    恶魔笑了起来:“真期待她成为教皇后,会做些什么。”

    陈立果从恶魔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些违和的味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