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知道那影子说黑暗之族的事,应该不是在骗他。但他却没有想到,当这一天到来的如此之快。

    还未到三月之期,和魔族接壤之地就传来了消息,说上神设下的结界居然破裂,黑暗之族顺着破裂的结界进入了光明神的领土。

    陈立果知道这件事后,立马把调查这个地点的那个主教叫了过来。

    那主教吓的不行,看着陈立果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陈立果也没急着生气,淡淡的询问他结界处具体的情况。

    这主教全把他检查的地方全都说了一遍,然后跪下谢罪说自己可能遗漏了一部分,让教皇陛下惩罚他。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叫他下去领一百鞭刑。

    主教如释重负,赶紧退了下去。

    若不是黑暗之组入侵,每一个主教都是战斗力,陈立果可能罚他的手段就不会那么轻松了,最轻松的也是剥夺神力贬出教廷。

    但是现在大敌当前,没有必要先内耗,所以陈立果便只是罚了他一百鞭刑。

    这时候大家依旧没有把结界破裂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这百年来,结界虽然偶有破裂,但大多数时候都可以轻松的修补,唯有这一次……

    陈立果眼前已经浮现出了黑暗之族入侵后,整个大地的惨状——一片焦土,尸骸遍野,民不聊生。

    那影子却依旧在坚持打击陈立果的信心,他道:“教皇陛下,你的挣扎于我而言,不过是情趣罢了。”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他,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那影子就站在陈立果的面前,用和陈立果一模一样的脸,说出的却是让陈立果心浮气躁的话,他道:“光明神早就知道你是我的禁脔,可他做过什么,阻拦过什么?”

    陈立果冷冷道:“闭嘴,不许你诬蔑上神。”

    影子轻笑。

    陈立果身体里的神力依旧在涨,这便在告诉影子,眼前的光明教皇依旧没有放弃对神的信仰,甚至可以说信的更深。

    这情况让影子非常不满,他想要快点得到眼前这个美味的灵魂,却又有点担心自己的手段会不会太过粗暴,以至于影响灵魂的口感。

    影子说:“好吧,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事实上陈立果之前听到影子说盛宴的时候,还有点小羞涩呢,盛宴什么的一听就很糟糕,感觉放在电视里那肯定是一大片的马赛克。

    当然他不能和系统说,他家系统已经受到太过刺激了,他怕再刺激下去他心爱的统儿会直接自爆在他身体里……

    因为影子的预告,陈立果还特意进皇宫找国王商讨了魔族入侵这件事。

    他将边界的情况说的很严重,直言他得到神的旨意,说黑暗之族此时来势汹汹,让国王派出军队协助他。

    国王对教皇向来都信任有嘉,所以轻易的接受了陈立果的建议,且派出了大批的军队协助陈立果派出的圣职者。

    军队刚好赶到边界时,正好遇到结界破裂,魔族入侵。

    国王知道此事,还夸赞教皇料事如神,陈立果的表情却不轻松,他道:“这件事……似乎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国王问为什么。

    陈立果只能闭上眼睛,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然后淡淡道:“因为我闻到了浓烈的黑暗的气息。”

    国王心中一颤,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上位者的第六感是非常灵敏的。因为很快就传来了消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陈立果派出去的圣职人员和军队居然就全军覆没了,前线说这次入侵的黑暗之族力量非常强大,其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新种族,甚至还有黑暗之族的领袖魔族。

    魔族的数量不多,但却统领着整个黑暗之族,也正因如此,结界那头的黑暗世界也被称之为魔域。魔族的后裔,不但身体素质十分强悍而且还精通法术,据说他们和光明教会一样,可以和黑暗之神沟通,就是黑暗之神在人世间的代言人。

    陈立果不想再等下去,他知道如果没有自己,那这些黑暗之族肯定会在光明大陆之上势如破竹——和原来的世界一样,估计花不了半年的时间就直接打到王城。

    虽然光明大陆很大,但王城被占领,对于以人类为首的光明种族而言,绝对是精神上的致命打击。

    于是陈立果便提出自己也要去前线。

    国王对陈立果的这种想法抱着不赞同的态度,他虽然知道黑暗之族攻势凶猛,却并不觉得严重到了需要教皇亲自上阵的程度。

    于是陈立果干脆利落的和他说:“国王陛下,这一次的战役,事关整个大陆,我已经听到了神的呼唤,请您务必重视。”

    国王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说他不会亵渎神的旨意。

    但是陈立果在走之前,怕自己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传承就断了,于是提前选了圣子。当圣子的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错,陈立果选的圣子就是安琪。

    其实陈立果也不是乱选的,他也按照通常的选取圣子的流程走了一遍,只不过走完后却发现脑袋里空空如也——神根本没有回应他。

    陈立果有点急,跪在神像面前低低的祈祷。

    影子很喜欢在陈立果祈祷的时候骚扰他,今天也不例外,他没有阻拦陈立果的仪式,等他安安静静的祈祷完了之后,才在他耳边低笑:“教皇大人,你心爱的神说什么,你都相信么?”

    陈立果表情冷漠,并不说话。

    接着影子化为了虚无,从陈立果的袖口钻了进去。

    陈立果已经知道影子要做什么,他低低道:“别在这里。”

    “你有选择的权力?”影子道,“我真想在你心爱的神面前,好好玩弄你。”

    陈立果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想要离开祈祷室,但那影子却死死的禁锢住了陈立果,让他只能倒在地上,一点点被入侵。

    陈立果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害怕神的目光,他浑身抖的厉害,却还在念着祷词,渴望着神的怜悯。

    然而直到一切结束,陈立果浑身发软的躺在地上,他的神都不曾给他任何的帮助。

    这让教皇似乎格外的挫败,平日里纯净的蓝色眼眸,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阴影,那影子满脸餍足的表情,他说:“如何?教皇大人。”

    陈立果抿唇,不答。

    影子低低的笑了起来,他知道陈立果的内心在动摇,只不过这种动摇,还不够……

    陈立果在走之前,把关于神和圣子传承的事情,都同安琪说了。

    安琪突然得到圣子这个身份,却是十分的惶恐,她看着陈立果,忧郁的说:“教皇陛下,我真的可以吗?”

    “安琪,你是神选择的人。”陈立果摸着她的脑袋,安抚着这个小姑娘,他道,“你可以的。”

    “可是我好不安。”安琪说,“我也想和教皇陛下一起去前线。”

    陈立果道:“不要闹,教廷需要传承。”

    安琪忧愁的说:“教皇陛下,你可以给我一个拥抱么?”

    陈立果笑道:“当然可以。”于是他便抱了抱安琪,感受着小姑娘的不安——如果这时候他能看见安琪是什么表情,他估计会吓一跳,因为安琪轻轻搂着陈立果的腰,口水都差点掉下来。

    不过等拥抱结束,安琪又恢复了往日里纯真可爱的模样,她说:“教皇陛下,我一定会快快长大的,你等我呀。”

    陈立果说:“好,我等你。”

    两人就此做下承诺,陈立果却总感觉自己好像给自己立了一个死亡flag。

    陈立果安慰自己:“没事,我这么好看一定是主角,不会有事的。”

    系统说了一句:“这个世界好看的人那么多,都是主角?”

    陈立果:“……我最好看。”

    系统说:“哪本小说里,主角是最好看的?”

    陈立果:“……”

    系统说:“而且你还是教皇。”

    陈立果:“……”统儿啊,你最近到底在看什么书??

    系统说:“我觉得你又要穿了。”

    陈立果心中悲凉,他对系统说:“你就是这么打击你的宿主的?”

    系统很坦然的说:“对啊。”

    陈立果:“……”

    给自己立了flag的陈立果,在系统无情的冷嘲热讽中,还是跟着军队往前线去了。

    从皇城,到前线,军队慢慢行进的话,最少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陈立果怕出事,便自己带了几个骑士,准备先过去,这几个骑士中,就有之前和陈立果关系不错的亚列。

    亚列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若是没有病,怎么会看到最尊敬纯洁的教皇陛下,身上却有浓浓的黑气缭绕呢。

    那些黑气像是有生命一般,围绕在陈立果的周围,甚至偶尔亚列还会生出一种自己被那黑气盯上了的错觉。

    亚列委婉的问了许多人,可他们都一脸茫然,显然是看不到教皇身上的东西。

    眼中的事物,让亚列充满了疑惑。与此同时,当他作为守护教皇的骑士,跟着陈立果一同快速的赶往前线时,他又看到了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一幕。

    教皇半夜的时候,突然爬了起来,亚列问他怎么了。

    教皇说去上厕所。

    这本该是很正常的事,可鬼使神差,亚列居然偷偷的跟着教皇去了,于是,他便看到教皇走入丛林后,缓缓的软倒在了地上。

    亚列本以为教皇是出了什么事,正欲开口询问,耳边却响起了一种……十分暧昧的哼声。

    和需要禁欲的教皇圣子不同,骑士在这方面并不禁止,所以他也见过这些画面,虽然没有自己尝试过,但他也算是有经验的。

    亚列的视力穿过了黑暗,看到了教皇脸上羞耻愤怒的表情,他趴在地上,漂亮的金发有些散乱,口中低低道:“不……”

    这一幕……就好像有人在侵犯教皇一样。

    亚列咽下了口水,脑子嗡嗡作响。

    “不——别在这里——”教皇这么说着,眼角竟是流下了一滴泪水。

    亚列呆滞的看着,他看着教皇似乎被什么东西托起,然后那白洁的法袍也被掀了起来。

    之后的事情,亚列记了一辈子。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去的,总之当他再次坐到火堆旁,脑海里只余下了释放时,教皇紧绷的足背和脚趾,还有脸上那隐忍恼怒的表情。

    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教皇在做什么?亚列的头太混乱了,他很想冲过去直接质问,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天亮的时候,教皇才回来。

    他的脸上带了些疲惫,法袍和头发,倒是和离开的时候一样整齐。

    “早。”教皇冲亚列打招呼。

    亚列勉强的笑了笑,他道:“早。”

    陈立果感觉到了亚列的表情不太对,但他没有多想什么,而是闲聊起来:“还有几天路程。”

    亚列说:“七八天吧。”

    “嗯。”陈立果说,“辛苦了。”

    亚列吸了口气,很想说自己不辛苦,然后顺口问出昨晚的事。但不知怎么的,他看着教皇疲惫冷淡的表情,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是教皇被什么东西劫持威胁了么,还是中了魔兽的毒?亚列不断的猜测,可如果是被人威胁,为什么教皇不说出来呢……噢,也对,教皇怎么敢说出来,这是多么羞耻的事情啊。

    亚列被这件事严重的困扰着,直到到达目的地,他的问题都没有寻到答案。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亚列又见过了一次。

    这一次教皇大人被迫趴在树上,每一点的细节,亚列都记得非常清楚。

    以至于亚列不得不寻了个没人的地方,解决了自己的欲/望。

    他有些厌恶自己,可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亚列生出了弄弄的负罪感,于是直到到达目的地,他都有点躲着陈立果,陈立果自己倒是没感觉。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陈立果明显感觉到这些地方的黑暗之气浓郁了起来。

    周遭的树木和动物都变得死气沉沉,就连天上的日光,照在人的身上都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陈立果去了最近的一个城邦,找到了之前来这里的圣职者们。

    “情况非常不好。”虽然教皇大人亲临前线,是件非常鼓舞士气的事,但向陈立果报告的红衣主教却有些悲观,他道:“他们至少有三头魔龙……三头。”

    陈立果听到龙这个字,脸上瞬间凝重了起来。

    光明大陆的龙,已经灭绝了,却没想到黑暗大陆居然还有,而且一来就来了三头。每一头龙,都等于这个系最顶级的法师,龙息、龙焰和那巨大的身躯,对于所有敌对者都是巨大的灾难。

    红衣主教道:“陛下,我们该怎么办?”

    陈立果说:“你看到那三头龙了?”

    红衣主教说:“是的。”

    陈立果道:“……那他们为什么没有攻击你们?”如果有三头龙,这时候这座城邦应该早就不见了。也难怪那个影子如此的自信,从目前双方展现出的力量对比来看,他们根本不是黑暗之族的对手。

    “我不知道。”那红衣主教也是一脸茫然,他说,“我总感觉,他们,在等什么……”

    陈立果听到等这个字,心中一突,他想这影子该不会真的在等他吧?

    “陛下,我们该怎么办?”红衣主教有点慌,虽然现在他们并没有损失太多领土,但是这只是对方不想要罢了。

    陈立果道:“让我想想。”

    跟着陈立果来的骑士团,也知道了这个情况,大家的情绪都非常低落,脑子里大概都在盘旋着:三头龙,他们有三头龙——如此这般的念头。

    陈立果和他们一样,躺在床上摊平后,对系统说:“他们有三头龙。”

    系统:“……”

    陈立果说:“我却只有你。”连一盒玉势都带不走的辣鸡系统。

    系统:“……”所以怪我咯?

    陈立果说;“这不科学啊,原来的世界为什么没有龙,我一来就有了,还是三头。”这感觉就好像对面开着航空母舰,自家只有小帆船一样。

    系统说:“这个世界的世界线有问题。”

    陈立果说:“所以?”

    系统说:“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去挑衅那头龙……”

    陈立果:“……”

    系统温柔的说:“然后我们直接去下个世界,我保证不痛的哦。”

    陈立果对自己有这么个善解人意的系统感到很开心,然后拒绝了系统,他说:“我喜欢安琪,不想看见她死。”

    系统沉默了。

    陈立果说:“而且下个世界……还有那样的魔兽和那样的影子么?”

    系统:“……”所以重点其实在这里?

    陈立果说:“舍不得啊啊啊啊啊。”

    系统:“……”垃圾你还是被龙烧死算了。

    陈立果觉得自己大概是找不出什么法子了,以他现在的能力,单独干掉一头龙大概只有八分胜算,剩下的两头龙怎么办,要是他们三头一起上,陈立果觉得自己会被瞬间干掉。

    正想着,影子就出现了。

    他还是照例幻化出了陈立果的模样,低下头就给了陈立果一个吻,他道:“怎么,我的陛下,可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陈立果:“……”

    影子道:“那几头龙都是我送陛下的礼物……陛下可喜欢?”

    陈立果看着他虔诚的样子,若不是这人手已经开始往他衣服里面伸,他大概会误以为这玩意儿真的在关心自己。

    陈立果冷冷道:“你想怎么样?”

    那影子微笑着,他道:“我想知道,陛下能为你的臣民们,牺牲多少东西。”

    陈立果道:“你要我付出怎样的代价?”

    影子凝视着陈立果的面容,他说:“你由陛下在你心爱的臣民面前,自愿被我占有,怎么样?”

    陈立果浑身僵住,然而影子见状却笑了起来,他的手指上,燃气一朵火焰,只是那火焰却逐渐幻化成龙的模样——他在威胁陈立果。

    影子说:“我给陛下三天时间,若是陛下同意,就请三天后,打开城门,独自一人出来。”

    陈立果道:“我这么做了,你就会退兵?”

    影子道:“对。”

    陈立果说:“你拿什么保证你说的是真的?”

    影子淡淡道:“就算我在骗你,你又有什么办法?”

    陈立果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气。

    影子说:“越是美好的东西,我就越想看到,他碎裂在我手里的样子。”他说完,竟是没有再动陈立果,起身消散了。

    陈立果看着自己的影子,只觉得整个人都好像被浸在冰水里,看不到一点希望。

    如果说,三头龙这件事像重重的石头压在众人心头,那么出现的第四头,第五头,就是压碎众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暮色泛起,五头巨大的龙盘旋在天空之中,龙啸震的人已经快要丧失听力,被阴影笼罩着的人们,终于崩溃了。

    城中的人都发出崩溃般的哭嚎,街道之上,是一片绝望。

    守城的士兵也没了勇气——就算是教皇亲临,可也打不过五头龙啊,黑暗之族甚至不用动用一丝一毫的兵力,直接让这五头龙对着城内一通乱吐,就能把他们全灭了。

    陈立果坐在屋子里,周围坐了主教和军官。

    屋中一片寂静,那刺耳的龙啸,似乎还回荡在众人的耳朵里。

    “怎么办。”有一个军官开了口,他道:“这场战争,我们赢不了的。”

    “对。”主教道,“教皇陛下,龙太多了……”想要杀死一条龙,至少要一个大导师级别的法师,而这样的人,在光明大陆上不超过五个。有的还已经早就销声匿迹了。

    陈立果握着椅子的把手,神情冷漠,他说:“我去。”

    主教道:“教皇陛下——”

    陈立果说:“我知道他想要什么。”

    主教还欲再劝,却见教皇神色坚定无比。

    主教不知道教皇到底相出了什么法子,总之在他看来,五条龙对于光明大陆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灾难——而且他们还不知道,是不是黑暗之族只有五条龙。

    陈立果在出城之前,给安琪去了一封信。

    信里说让安琪不要伤心,希望她热爱光明神,代替自己保护光明神的子民。并且他在信中说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教,他对此表示非常的内疚。

    亚列听到陈立果要独自出城的消息,立马去找了陈立果,他道:“教皇陛下,你不能这么做!”这已经不是第一个来劝陈立果的人了,陈立果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米迦勒。”亚列突然叫了陈立果的名字,他道:“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问你……你,是不是被威胁了?”

    陈立果有点惊讶的看了亚列一眼。

    这一眼几乎就证实了亚列的猜想,他想到了之前夜里看到的那些景象,想到了眼前人那种隐忍的表情,他道:“不要去,米迦勒,我们还可以一起想办法——”

    陈立果道:“想办法?想什么办法,怎么杀死五头龙么?”当年光明大陆还有龙的时候,只要有龙的那个国家就没人敢欺负,无论国家有多小,只要有一头龙,甚至可以是亚龙,那个国家就是全大陆的强者。

    亚龙哑声道:“那你也不能自己去扛这件事——无论他们给了你什么承诺,都可能是骗你的,没有了你,我们要怎么继续抵抗魔族呢。”

    陈立果看着他,眼神终是柔软了起来,他说:“亚列,可是只要有一点希望,我就得去试啊。”

    亚列咬着牙。

    陈立果说:“他们承诺我出去后,就会退兵……无论是不是真的,我都得去试试。”

    亚列说:“如果他们骗你……”

    陈立果说:“如果他们骗我,我就献身光明神。”

    亚列一愣,脸色更加难看了,一个陈立果这样等级的法师自爆,杀伤力十分巨大,就算是巨龙恐怕也会受不了,原来教皇就是这样打算的么?用自己的身躯,先帮他们解决掉最大的麻烦?没错,或许如果少了几头龙,他们还有胜算……可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陈立果看着亚列不断变化的表情,淡淡道,“我必须去做。”

    “米迦勒——”亚列说不出话来,他多想劝米迦勒不要去,可是看着米迦勒坚定的表情,他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没有立场说,因为能救下大陆的是米迦勒,他做不到。

    亚列心中空空的,他看着米迦勒,说:“我知道了。”

    陈立果看见亚列凄凉的表情,伸手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他笑道:“光明神会保护。”

    亚列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卡住了,他说:“保重。”

    陈立果冲着他点了点头,他的神色还是那么的骄傲,就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毕竟他的信仰就是自己长得好看。

    这一晚上陈立果睡的很沉,第二天天还未亮,他便起床了。

    洗漱完毕,他没想到出门就看到了亚列。

    “怎么没去睡。”陈立果道。

    亚列说:“睡不着。”

    陈立果道:“是么?那正好……陪着我去城门口吧。”他说话的表情和语气都是那么的平静,就好像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无足轻重罢了。

    可只有亚列知道,他和他的教皇陛下,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亚列心中苦涩极了,短短的一段路程,两人却走了许久。

    最后快要到城门的时候,亚列说了一句陈立果没有想到的话,他说:“教皇陛下,上神为什么不来帮帮我们呢。”

    陈立果一愣,没想到亚列这么虔诚的骑士,竟然也会质问神。

    “为什么他不来帮帮我们呢。”亚列的声音痛苦极了,他说,“他来了,你就可以不用去……”

    陈立果道:“神自有旨意,这或许是他对我的考验。”

    亚列却不回答,而是死死的抓着身侧的剑。

    陈立果担忧的说:“亚列,不要因此动摇你的信仰。”

    亚列勉强的笑了笑,没有给陈立果肯定答案。

    陈立果独自一人,出了城门。

    守城的士兵们,不知道他们的主教为什么要出去,但他们也感到了一种肃穆的气氛,于是气氛更加的寂静。

    陈立果穿着一身白色的法袍,金色的长发随着晨风轻轻飘荡,蔚蓝的眼睛里是寂静和安详,他说:“我来了。”

    风停了,陈立果看到一片黑暗降临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黑暗是如此的浓郁,甚至连晨光都彻底的吞噬,然后缓慢的,从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个身着黑袍的英俊男人。男人头上长着恶魔独有的犄角,后背上是漂亮的黑色双翼,他朝着陈立果伸出手,语气温柔的同眼前的教皇道:“来吧。”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他,将手放了上去。

    男人捏着陈立果的手,笑道:“终于第一次握住了你……”

    陈立果不言语。

    男人说:“我期待今天已经许久。”

    他弯下腰,将陈立果抱起,然后飞向了天空之中。

    在城镇的上方,男人设下了一个阵法,然后将陈立果放在了半空中。

    这么大的动静,城镇里的民众们早已苏醒,都在抬头望天空中望。

    恶魔说:“我就在这里,让他们亲眼看着,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教皇脸色煞白,一侧过脸,就能看到高空之下,民众们都在望着他,这些人的眼里大多数都是些惊恐,但也夹杂着好奇。

    “你说。”恶魔道,“他们的信仰会不会被彻底击碎?”

    陈立果冷冷的看着他:“别忘了你的承诺。”

    恶魔微笑:“当然。”

    他一边说着,一边温柔的褪去了陈立果的法袍。

    亚列站在地上,他的头顶上是一片乌云,盖住了天空什么都看不见。

    那乌云实在是太过奇怪,以至于众人不断的抬头往上望,想要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亚列的感觉很不好,他亲眼看到了那恶魔将教皇带到了乌云之上,虽然他没有看见,但根据之前看到的影子,他却也几乎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米迦勒。”亚列看着那片乌云,呆呆的问:“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那神呢,神为什么,不来救救你。”

    陈立果觉得这真是刺激过头了。

    在万里高空作业,他随时有种自己可能会掉下去的紧张感。

    那恶魔偏偏还在他耳边低喃:“他们在讨论你呢,想要听听么?”

    “不,不……”拒绝着恶魔,被侵犯的教皇声音如此的虚弱,他感到无数目光,投到了自己光/裸的身体上。

    “为什么不听。”恶魔微笑着,“他们曾经都那么爱戴你,可是谁能想到,教皇陛下,也有这样的一面?”

    “我不是自愿的,是你逼我的!”平日里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来,教皇显然被刺激的过头了,他说,“你——这个该死的恶魔是,神会惩罚你的,一定会惩罚你的。”

    恶魔怜惜看着他的心爱之物,他说:“可惜,你的神早就不在了。”

    教皇要紧了牙。

    “不然,他为什么不来救你呢。”恶魔吻住了他的唇,然后用身体将教皇带入了地狱。

    乌云很久才散去。

    亚列一直站在地上,望着天空,他亲眼看到,乌云散去后,那恶魔抱着教皇离开。

    教皇神色疲惫,虽然穿着衣服,可暴露在外面的手腕上,却有明显的红痕。

    亚列慢慢的蹲了下来,他看到了自己的剑,和自己的盔甲。

    “我到底是为了守护什么呢。”亚列喃喃,“我又守住了么?”

    这乌云对于普通人来说,只不过是并不重要的插曲。

    直到第二天下午,天空中刮起了大风。

    众人看到五条龙同时飞起,在城邦上旋转了几圈后,朝着魔域的方向去了。

    有眼见的人却在一条龙的背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的笼子,那人疑惑的问那笼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还问亚列有没有看清楚。

    亚列面无表情的说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那人见状,也不再追问。

    亚列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看清楚了笼子,看清楚了笼子里,躺了一个人。

    那人便是昨日出城的教皇,并且似乎……永远都不会回来的。

    亚列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他说:“真的,值得么?”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