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陈立果的誓言一句句往下念着,腿部那种冰凉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

    接着陈立果惊恐的发现那冰凉的触感里蕴含着黑暗的气息——这气息顺着他的裤腿往里钻,然后从腿部向上蔓延逐渐覆盖了他的全身。

    之前教皇曾经对圣子说过,获得教皇权杖之时,会非常的舒服。因为光明神会降下柔和的神力,将圣子全身包裹起来,再神力一点点的灌注圣子全身,为圣子洗涤出一副全新的身躯。

    但陈立果不但没有觉得舒服,反而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甚至于他的不得不要紧牙关,强行压抑住想要打哆嗦的欲/望。

    那黑暗之力包裹住陈立果的全身之后,就开始往他的身体里钻,而钻的部位十分尴尬——身上有洞洞的地方都没有放过。

    陈立果被冻的浑身发凉,眼泪差点掉下来。

    陈立果难过的:“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系统:“……谁和你说好了?”

    陈立果说:“可是为什么连我的鼻孔都不放过???”他以为是hotlove,结果来了个冰雪世界。

    系统:“……”

    陈立果:“太冷了!!!”

    系统也发现了不对,但他帮不上陈立果什么忙,只能减轻陈立果对寒冷的感觉。

    跪下地下的民众并未发现圣子的不对劲。此时的圣子被柔和的光晕包裹其中,没人能看到他的模样,所以更没有人看到,在光明的深处,他整个人都被黑暗之力包裹起来,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那黑暗之力进入陈立果的身体后,对陈立果身体里的神力似乎非常不喜,于是硬生生的将陈立果体力的神力一点点的强行挤出体外。

    这个过程,对于陈立果来说简直就像灵魂被挤出去了一样,他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非常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魔化。

    很棒,他大概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在教皇传承仪式上魔化的圣子。

    陈立果已经开始思考等会儿上烤架的时候,该撒点什么口味的孜然了。

    随着魔气的不断侵入,陈立果的眼神暗淡下来,原本如海水一般蔚蓝澄澈的眸子失去了神采。

    就在这个时候,陈立果忽的听见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温柔如水:“在你最忠诚的上神面前,一点点被改造成魔族的样子……圣子大人,这种感觉可好?”

    陈立果勉强从口中挤出三个字:“你是谁?!”

    那人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撩起了一丝陈立果的头发,他:“真想看见你被彻底污染的模样,真想在你最敬爱的上神眼前,彻彻底底的侵犯你。”

    陈立果听到这句话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这个世界的人真是一点都不委婉,他真是——喜欢死了啦~

    然而他的面容之上,却出现了屈辱和愤怒,他说:“你是魔族?”

    那人淡淡道:“你猜?”

    他伸出手,轻轻的捏住了陈立果耳垂上的红色耳钉。

    陈立果呼吸一窒,口中的原本流畅的誓言越念越慢。

    那人见状,笑道:“难道圣子大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了?你可是全大陆最纯洁的圣子……”

    陈立果只能停下誓言,回应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人轻飘飘的说:“我?只是在寻找自己的宝物罢了。”

    陈立果感到他轻轻的吻了吻自己的耳垂,然后道:“不过现在,已经找到了。”

    陈立果浑身一颤,强行排除了杂念,加快了自己念出誓言的速度——他觉得自己再不念,真的要被这寒气活活冻死了。

    那人竟是也没有打扰陈立果,由着陈立果继续着这场仪式。

    最后一句誓言出口,陈立果的浑身被光晕覆盖,他甚至隐约听到了一声神语的赞扬——这辣鸡光明神居然没有发现他被黑暗侵蚀了?!

    一切结束后,陈立果回过神来,他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而那根被放在祭台之上,唯有教皇才能拿起的权杖,此时已经被陈立果紧紧握在手中。

    周遭的民众看到陈立果礼成,均都露出喜悦之色,但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

    陈立果站在广场中央,淡淡道:“从今日起,便由我来作为上神的使者,守护神民,为神民们引导光明之路。”如果不是体内还有魔力在乱窜,恐怕他都会以为自己是做了场荒诞的梦境。

    陈立果说完这话,没有再看民众们的反应,转身上了来接他的马车回了教廷。

    然而一直待在他身边的亚列,此时却呆呆的看着陈立果远去的背影,他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居然看到圣子大人的周围,有黑色的魔气环绕,就连那蔚蓝色的眸子,都多了几分阴沉沉的黑色。

    马车上,陈立果意外的很沉默。

    系统已经快要抓狂了,上个世界就出了bug,这个世界的世界线更是崩的一塌糊涂,然而总部那边却表示数据很正常。

    陈立果在思考来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这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的继承仪式上面,还强行用魔气侵入了他的身体,那他定然是个等级不知道比陈立果高多少倍的黑暗法师——说不定教皇的死都同他有关系。唉,看起来很难办啊。

    到了教廷后,陈立果看到了等待他的一干主教和众骑士。

    圣子归来,成功获得了神眷传承了教皇的权杖,于是之前想要□□的主教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泡影——在这个世界里,光明的神民是不允许对教皇有任何不敬的。

    于是背叛者干脆自首,想要求新任教皇从轻发落。

    但陈立果却没有直接处置判读,而是宣布庆祝仪式开始。

    教廷这次的庆祝仪式,准备的有些仓促。

    每一任教皇的交替都是大事,需要盛大的庆祝,只是这次过程实在是一波三折,所以该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匆匆忙忙准备好的。

    好在陈立果不太在乎,只是淡淡道:“一切从简。”

    教廷众人均是松了口气,他们也害怕新任教皇怪罪,教皇若是生气了,那后果不比得罪国王好到哪里去。

    陈立果坐上了教皇的位置。

    这个位置可以将大厅里的情况一览无余,包括几个神色惨淡的主教和其他人员各异的表情。

    陈立果说:“背叛神者,都将处以火刑。”

    他这话一出,几个背叛的主教纷纷跪下求饶,说自己是受到魔鬼的蛊惑,请求教皇大人再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机会?”陈立果冷漠的看着他们,道:“好啊。”

    几人都有些不敢相信陈立果这么好说话,眼神里流露出喜色。

    哪知陈立果的下一句话就是:“你们去西寒之地,帮助那里的神民们吧。”

    这话一出,几个主教全都白了脸。

    西寒之地是这个王国魔气最浓的地方,几乎是寸草不生的蛮荒之地,当初黑暗之族入侵,这里的战况最为惨烈。

    那几个主教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陈立果那冷漠的表情,全都不敢再提,只能讷讷说好。

    处理完了这几个人,陈立果又参与了庆典,在庆典进行到一半的时,便以自己累了为借口,回房休息了。

    其实教皇继承仪式之后,应该是教皇身体应该处于一种非常好的状态,但奈何陈立果现在身体里就好像一锅八宝粥,乱七八糟的让他有点慌。

    然而最最神奇的是,八宝粥陈立果居然还能用神力。

    陈立果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变成一块烤肉,他回了房,就开始念祈祷词,往日他念祈祷词的时候,虽然没有神来回应他,但是他却能进入一种玄妙的平静中。达到灵魂和*的平静,但今天却不行,陈立果越念心里越烦躁,最后直接差点没把自己面前的桌子劈了。

    陈立果:“哇哇哇,我完蛋啦,他们要是发现我这样,一定会把我烧死的。”

    系统说:“你藏着点,我还在研究……”

    陈立果说:“你再研究我都从烤肉变成腊肉了。”

    系统说:“我怀疑是你的戒指有问题!”

    陈立果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警惕道:“有什么问题,这可是白金的!”

    系统:“……”镶钻的也没有用,你能带走?

    陈立果正在和系统说话,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陈立果道:“谁?”

    “圣子大人,是我。”是亚列的声音。

    陈立果心中一松,起身去给亚列开了门。

    亚列在看到陈立果的那一刻就呆住了,他道:圣子大人,你没事吧?”他这次确确实实的看到陈立果身上附着了浓浓的黑气——而且这黑气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其他人对此全然没有反应。

    陈立果道:“没事。”

    亚列有些欲言又止。

    陈立果道:“怎么了?”

    亚列道:“没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陈立果看着他,道:“那我就去休息了。”

    亚列点点头。

    陈立果又回到了屋子里继续和系统说他觉得戒指挺正常的,这么好看应该没有问题。

    系统对陈立果这种颜狗晚期患者非常绝望。

    陈立果不屑道:“哼,颜狗怎么了,你还不是颜狗。”

    系统反驳说我怎么是颜狗了。

    陈立果说:“你要不是颜狗,怎么每次给我找的身体都这么好看?”

    系统安静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没办法,他的确是喜欢看漂亮脸蛋,毕竟要跟着一个宿主那么多年,再不给自己找点福利,弄个又老又丑的宿主,看脸的那个人还不是他——反正陈立果又不用天天看自己的脸。

    两个颜狗的友谊小船在互相嘲讽之中沉进了水里。

    教皇继承仪式结束后,其余的一干反叛者都乖乖的自首,陈立果对他们的觉悟表示震惊。

    系统说这就是宗教的力量。

    陈立果说我是无神论者。

    系统说可是这个世界是有神的。

    陈立果说那我也不管,你不能让一个*者改变他的无神论者的道路。

    系统对陈立果无言以对,决定让他自生自灭。

    仪式结束第三天,带着安琪的骑士团回到了皇城里。

    果然如亚列所说,这些骑士对安琪很好,完全没有让安琪受到任何的委屈。

    安琪一看到陈立果,就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像一只可爱的小鹿那样露出闪亮亮的表情,她道:“教皇大人,教皇大人,我回来了!”

    “嗯,辛苦了。”陈立果轻轻道:“你先去休息吧。”

    安琪说:“我不累,一点都不累,我就想和教皇大人说说话。”

    陈立果轻轻的笑了笑,道:“好啊。”

    其他人看到陈立果这么宠安琪,均都露出异样之色,在心中猜测这个修女有什么不同常人的地方。

    安琪和陈立果说了他们一路上的见闻和遇到的事,她果然年纪还小,在陈立果的面前也不显得拘束,让陈立果越发喜欢她。

    最后安琪也说累了,陈立果便叫她去吃点东西后休息。

    安琪甜甜的说好,只是她在离开之时,表情里带了点疑惑,口里嘟囔着自言自语了两句:“是我看错了么……”她为什么看到教皇大人的身后,似乎立着一个黑色的影子呢。

    安琪走后,会客室就安静下来。

    陈立果正欲站起回房,却感到身体怎么都动不了。陈立果心中微悚,然后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影子居然动了起来。

    陈立果:“……好恐怖啊啊啊啊。”

    系统:“……”

    然后,陈立果的影子慢慢的在他的面前幻化出一个人的模样,陈立果呵斥道:“你是什么人?!”

    那影子缓缓的生成了一张和陈立果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他的头发和眼睛,都是纯净的黑色,他走到陈立果的面前,伸手抬起了陈立果的下巴,道:“圣子大人,怎么那么健忘?”

    这声音陈立果很熟悉,就是当初在继承仪式上面,出现在陈立果身后的那个声音。

    陈立果道:“你是什么东西?”

    “东西?”那人微笑着,眼神和表情中,均是满满的恶意,他道,“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你称我为东西后,还活着了。”

    陈立果浑身上下一动也不能动,在这人面前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

    那人道:“不过就算我这么喜欢你,你也是要受罚的。”

    陈立果瞥起眉头。

    那人说:“想想怎么罚你好呢。”

    陈立果低低道:“你——”

    那人说:“就这么办好了。”

    他说完就像一阵烟雾一般,消失在了陈立果的面前,陈立果下一刻身体就恢复了自由,然而他却有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陈立果:“我感觉很不好。”

    系统说:“我也是。”

    陈立果说:“这是你选的世界。”

    系统说:“你还是我选的宿主呢!”

    陈立果:“……”辣鸡系统,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这影子显然不是个善茬,陈立果一点也不相信他会就这么算了。而他的猜想在第二天也得到了证实,他终于知道了影子口中的“就和么办好了”是什么意思。

    陈立果正在和十几个主教,讨论事情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影子动了起来。

    可其他人却像是没看到那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那影子地上慢慢的移动到了陈立果的身上,从手臂,到胸膛,再到小腹……

    陈立果能明显感到影子的触感,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肤在被缓慢的摩挲,他的身体从未经历过这些,所以也异常敏感,几乎很快就有了反应。

    然而欲/望于圣子而言,是肮脏的。

    陈立果的脸颊上浮起一抹薄红,眼神里也都是愤怒。

    其他的主教门完全不知道自家教皇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他们有点战战兢兢,毕竟米迦勒才将几个主教流放到不毛之地。

    陈立果的手握成了拳头,不知是羞是气,连眼圈都有点红。

    一个主教小心翼翼的道了声:“教皇陛下,您带回来的那个修女……”

    陈立果感到那影子重重的掐了一下他的胸,他咬牙道:“她由我来亲自教导。”

    那主教道:“可是……”

    陈立果冷冷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那主教感到了一股摄人的气势,他瞬间息声,再也不敢言语——在经过教皇继承仪式的洗礼后,陈立果的神力就超越了所有的主教,可以说整个王国内,他绝对是神力最高的那个。教皇被刺杀这种事情本来是不可能会出现的,只是之前的教皇不知是掉入了什么陷阱,才会被黑暗法师偷袭致死。

    陈立果实在是忍受不了那影子的骚扰了,他说:“今天就到这里。”

    几个主教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惧之色,于是什么都没有说,几人都乖乖的离开了,上一任的教皇和现在的教皇比起来,实在是温柔了太多……

    几人一走,陈立果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然而他解开了也没有用,那影子根本没有实体,用自己的手完全无法阻止。

    陈立果又在自己身上试了好几个光明咒语,却全都没有用处。

    随着陈立果的挣扎,那影子的动作也越来越过分,除了最后一步几乎该做的都做了。

    陈立果浑身发抖,牙齿在嘴唇上咬出了血迹。

    “神啊,救救我吧。”完全没有办法的新任教皇,只能请求光明神的帮助,然而上神却根本听不见他的祈祷,他只能被黑影拉入地狱,一点点的折磨着。

    最后陈立果泄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软了。

    他坐在椅子上,眼睛失去了神采,那感觉是他从未品尝过的味道,罪恶,但是竟然有一丝的甘美。

    影子再次化为实体,轻轻的将手指在陈立果的嘴唇上抹了抹,他说:“教皇大人,你好甜。”

    陈立果伸手想要挥开他,可手却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

    “你是什么——”东西两个字咽进了陈立果的喉咙,被教训了的他,不敢再挑衅眼前的恶魔。

    “我爱着你呀。”那影子用和陈立果一模一样的脸,露出痴迷的笑容,他说,“那么爱那么爱。”

    陈立果说:“你想怎么样?”

    影子说:“我想?我只是想看干净的教皇大人,一点点成为我的所有物……”把世间最为纯白之物,染上属于自己的颜色,那定然是一件非常让人愉悦的事情。

    陈立果狠狠道:“你在做梦。”

    影子说:“是么。”他笑了笑,那笑容十分的不屑,就好像陈立果的挣扎,不过只是情趣罢了。

    陈立果看着他消散在自己眼前。

    陈立果说:“我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我绝不会向恶势力妥协的!”

    系统:“……说重点。”

    陈立果:“妥协了会被烧死吗?”

    系统:“……”

    陈立果说:“唉,讲真的我真的好怕呢。”

    系统:“……”你的语气可以真诚一点么?

    那影子在陈立果看来是挺过分的,该做的都做了,就是不肯做到最后一步。

    陈立果心想不做何撩,不以爱爱为前提的前戏都是耍流氓。

    而且他一想到自己和那影子长的一模一样,就有一种迷之满足感。

    陈立果:“被卡车撞到,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

    系统:“……”

    陈立果说:“等我回去了,我再去试一辆。”

    系统心想你去试吧,试完就能去投胎了。

    不过除了影子之外,陈立果的日常生活还是很平静的。

    早上起来,先祷告,然后去教安琪魔法。再然后吃午饭,睡午觉,下午的时候和主教们处理一些事情,之后就是自己的修习时间。

    晚上,要么出去转转,晚上偶尔还有一点擦边的性生活,日子真是过的充实又圆满——才怪。

    也就是米迦勒是陈立果穿的,要是换了原主可能早就崩溃了。

    陈立果表示那影子的真是个变态,几乎是无孔不入,就连他做梦的时候都能梦到。

    做梦的内容嘛,就比平日百无禁忌多了,陈立果深深的被影子的哲学气息震撼,他领悟到了许多哲学的玩法。

    偶尔早上起来,他还能看到影子坐在床边冲他笑。

    陈立果被他笑的毛骨悚然,丢了几个法术过去,完全没用。

    影子还在安慰陈立果,说他附着在陈立果的身上,也算是光明的一部分,然后笑着问陈立果怎么对自己也那么凶。

    米迦勒或许会因为这些事情,信仰产生动摇,但陈立果嘛——他就信长得好看,所以依旧坚持着本心,体内的神力居然逐渐浓郁起来。

    陈立果:“我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还能和影子继续进行斗争!”

    系统:“……”他居然有点佩服陈立果。

    然而陈立果的下一句话就是:“我为教廷立过功——别把我拖出去烧死!”

    系统:“……”所以从头到尾,陈立果这么努力的原因就是怕被烧死?看来他选择让陈立果进入这个世界后看到的第一场景,是相当的明智的。

    还有一件让陈立果安慰的事情,就是安琪的学习速度真是飞快。

    陈立果给她讲过的咒语,她一般只听一遍,就能融会贯通,而且还能举一反三,想到更深的地方。

    创造亡灵法术的安琪果然是天赋绝佳,她如果在原世界里就被接到教廷里好好教养,不但不会带来那让全大陆人民恐惧的湮灭岁月,说不定还能早点干掉魔族,让他们回老家去。

    陈立果对安琪唯一的担心就是,这姑娘实在是太听他的话了,他叫安琪往左,安琪就不会往右。

    陈立果甚至怀疑他拿块石头给安琪吃,安琪都会笑眯眯的吃进肚子里。

    陈立果每次教完安琪,面对她好像星星一般闪亮的眼睛,都有一种自己不配为人师的罪恶感。

    晚上的时候,那影子又来骚扰陈立果。

    陈立果已经快习惯了,但他还是得装作不习惯的样子,躺在床上,咬紧牙关,想要将这段难熬的时间熬过去。

    影子满意的看着高贵的教皇大人,一点点的被自己改变。

    肌肤变得绯红,浑身紧绷,想要挣扎,却毫无办法,只能不断的辗转翻腾,好像这样就能减轻一点内心的罪恶感一样。

    一切结束后,陈立果瘫软在床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几乎每周影子都会来找他两三次,而他的身体也逐渐从生涩习惯了这些事。

    影子抚摸着陈立果汗湿的脸颊,看着他失神的眼睛笑的甜美,他说:“教皇大人,是不是很舒服?”

    陈立果闭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

    影子说:“为什么不说话,是觉得内心深处背叛了你的神?”

    陈立果说:“滚开。”

    影子笑了,他道:“我滚开了,你会不习惯的。”

    他低下头,亲了亲陈立果的唇,然后说:“三个月后,黑暗之族会入侵大陆,既然已经从教皇大人这里得到了如此多的快乐,我就提前告诉你好了……”

    陈立果抬了抬眸子,似乎在估量这影子是否在说谎。

    影子道:“但是教皇大人,就算我告诉了你,你也没有办法改变事实。”

    陈立果冷冷道:“神会帮我的!”

    影子说:“神会帮你?看着我这么对待你,他做了什么?”

    陈立果说:“那是神……被你蒙蔽了。”

    “没有哦。”影子道,“你的神可是认认真真的看着呢,看着你被我侵犯,沉迷,绝望。”

    陈立果浑身一颤,似乎有些受不了影子这么说,他道:“闭嘴!”

    影子说:“说不定他也会对你的身体产生兴趣,我的教皇大人,毕竟你那么的迷人。”

    陈立果几乎要将一口牙咬碎,他道:“无耻!”

    影子调戏够了自己的宝贝,淡淡道:“等着吧,等我的大军踏破你城邦城邦的那天,就是我彻底占有你的时候。”

    陈立果不愿意在听下去。

    然而影子并不给他逃避的机会,他说:“我会在你心爱的臣民面前侵犯你。”

    陈立果看着影子散去,心中是一片安宁和祥和,他躺平在床上,对系统说:“我仿佛看到了天使。”

    系统:“……”

    陈立果说:“爱他。”

    系统:“……”

    不过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陈立果还是派了不少人去和魔界接壤的地方,让他们认真的检查大陆之上的结界有没有破损之类的。

    这些被派出去的人都有点不以为然,毕竟大陆已经和平了百年之久,几乎看不到任何魔族的踪迹——这些人好像都把上任教皇遇刺身亡的事情给忘干净了。

    但陈立果重申了这件事重要性,并且表示如果让他发现谁没有认真遗漏了什么,回来一定重罚。

    于是手下们也不敢怠慢,乖乖的去了。

    陈立果加快了教导安琪的速度,开始教她学习一些更加繁复的法咒。其中一些法咒并不合适现在的安琪学习,但陈立果知道这个世界太平不了多久,多学几个法术,指不定将来就因此保住了性命。

    安琪没有问陈立果为什么,还是乖乖的学着,她只是有些心疼自家的教皇,道:“教皇陛下,您不要太过劳累影响了身体。”

    陈立果淡淡道:“你不用管这些。”

    安琪说:“陛下,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么?”

    陈立果看了安琪一下,摸摸她的脑袋,道:“嗯。”

    “我会保护好陛下的。”安琪的眸子里全是星光,她说:“我会成为世界上最最厉害的法师,保护陛下的安全。”

    陈立果看了她的样子眼里露出一丝笑意。

    性格决定命运,和安琪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陈立果才明白为什么这姑娘以后会那么强悍。

    她的性子单纯,多以容易一条道走到黑,偏偏天赋又十分惊人,所以当她费尽全部精力心无旁骛的研究一件事的时候,上天就为她打开了新的大门。

    如果她喜欢的人没有死,那安琪或许会幸福一辈子,但可惜……

    陈立果想到这里回了神,见安琪还在痴迷的看着他。

    陈立果伸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安琪这才回神,嘴里嘟囔了一句:“陛下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陈立果:“……”得,又一个颜狗。

    派出去的人,一个月后都回来了,但是给陈立果的消息却几乎一样,说结界很正常,并没有什么破损的痕迹。

    得到消息的当天,陈立果又被影子调戏了一顿。

    这次调戏完了之后,他把陈立果搂在怀里,轻轻的笑着:“你的手下,真是一堆饭桶。”

    陈立果想要推开他,可手却从他的怀里穿了出去——这是最不可思议的,那影子想陈立果的时候就能有实体,但换成陈立果想他,就连边也挨不到。

    米迦勒冷漠中带了些疲惫,他其实已经习惯了这些事,但他却从小到大被教育说这种事情是肮脏的,特别是两个男人。

    心里的罪恶感,和身体的愉悦感,将教皇大人的灵魂和*撕裂开来,影子能感觉到,每次到了极乐之处,他的教皇陛下几乎都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影子说:“为什么要拒绝*的快感,你明明就很喜欢。”

    米迦勒冷漠的说:“这是罪恶的。”

    影子说:“为什么是罪恶的?”

    米迦勒说:“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属于上神。”

    影子笑道:“可是现在不属于了,你的上神可有怪罪你?”

    没有,的确是没有,米迦勒现在体内一半是神力,一半是黑暗之力,可他的周围,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件事。

    也对,谁会想到,最纯洁的教皇陛下,是第一个被黑暗污染的人。

    影子喜欢看着米迦勒在黑暗中煎熬挣扎的模样,看着他到达顶点时,神情愉悦,眼神里却透出痛苦。更喜欢在有人的时候逗弄他,看着他眉目之间染上焦虑和羞耻,却偏偏必须故作镇定。

    影子想,他真是中毒了。

    陈立果不说话,他的嘴唇抿起,面容之上是一派的固执。

    影子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却在暗暗的笑,他想,他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打碎他的外壳,挖出他鲜嫩的灵魂,让眼前这可爱的人,亲眼看到他被神抛弃时的可爱模样了。

    “好好迎接吧。”影子说,“迎接我为你准备的盛宴。”(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