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被亚列拖进树林的陈立果还不知道他家可爱的修女走上了一条可怕的不归路。

    骑士长将陈立果带进树林后,才轻轻的将他放下,伸手握住了陈立果的手,用自己的手指在陈立果的手心里写字。

    陈立果本来还在期待什么,结果看到亚列的这个动作,如一盆冷水临头浇下,觉得自己实在是想的太多了……

    亚列在陈立果的手里写,骑士团里不安全,他怀疑有几个人已经在教皇死后透露了圣子的踪迹。

    陈立果皱起眉头,设了一个隔音的结界。

    亚列这才开口,他道:“圣子大人,如果可以,我希望单独带着你走另外的路……当然,如果你相信我的话。”

    陈立果沉默片刻,他道:“谁是背叛者?”

    亚列道:“我不知道……目前只是怀疑。”他对人的情绪非常敏感,在知道教皇的死讯后,他便发现有几个的骑士态度有所改变。

    陈立果说:“我可以信任你么。”

    亚列听到这句话,看着圣子微微扬起的下巴,只觉得有激烈的情绪在胸中激荡,他缓缓的的单膝跪在了陈立果的面前,用剑在手心上划出了一条伤口,然后亲吻血迹,口中念出了属于骑士的一串咒语。

    咒语的内容便是他要永远忠于眼前的人,若有违背,就心脏碎裂而死。

    随着亚列发的誓言,陈立果看到两之间有光晕流转,他伸出手,在亚列的头上点了一下,道:“我信你。”

    亚列动作轻柔的接过陈立果放在他头顶上的手,然后用沾了血迹的嘴唇,吻上了陈立果的指尖。

    血迹一触碰到陈立果的肌肤,就飞快的融入其中。陈立果感到肌肤之上生出了一种奇怪的灼热感,再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腕处浮现出了一颗红色的小痣。

    亚列说:“这是属于骑士的最高誓言,希望圣子大人可以相信我。”

    陈立果又重复了一遍,他道:“我信你。”

    亚列说:“圣子大人,若是你信我,我们这就同他们分开,另寻一条路回皇城可好?”

    陈立果皱皱眉,如果他和亚列偷偷的跑掉,那安琪岂不是要和叛徒一起回皇城?安琪会不会有危险?

    亚列说:“圣子大人?”

    陈立果道:“我担心修女的安全……”

    亚列心中微微叹息,心道圣子果真是仁慈,他说:“修女对他们并没有用,若圣子大人真的安全回了皇城,他们肯定会保护好修女。”但若是没能回去,那可就不一定了。

    陈立果思考之下,最终同意了亚列的提议。

    两人进了树林之后,就没出来。

    在外面的人从早上等到了晚上。若不是平日里亚列积威已深,恐怕早有人进去看看了。

    但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说会不会是队长出了什么事,建议大家一起进去看看。

    讨论之后,骑士团的队伍进入了树林之中,看到了空空如也的树林全都傻了。

    “骑士长呢?”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见到此景却变了脸色。

    安琪瞪着她的绿眼睛,像是要把她的圣子大人从空气里瞪出来。

    “那个骑士把圣子大人带走了?”安琪声音尖的吓人,她道:“他把圣子带去哪里了?”

    这地方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两人一人是骑士长,一个是圣子,想要无声无息的将两人带走,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黑暗之神才能做到了。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样,先回皇城吧。”有人提议,“或许是他们出了什么意外。”

    “对,把情况报告给陛下。”大部分人都同意。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众人决定连夜赶回皇城,将情况报告上级后再做定夺。

    安琪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抽了抽鼻子,简直像随时要哭出来。

    其他骑士看了她这样子,觉得她真是可怜又可爱,于是正欲上前安慰,就听到她轻轻的说了句:“我也想和圣子大人一起消失。”

    众人:“……”

    这句话轻飘飘的,说完安琪就鼓起了脸颊,像一颗被惹怒了的棉花糖。

    可是就算她这么可爱,却没有人上前去安慰了,他们都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修女,好像不怎么好惹……

    不得不说,亚列的预感几乎很少出错,因为就在他们离队伍几天后,亚列信任的手下就给他发了消息,说他们果然遇到了皇城那边过来的人——准确的说是遇到了一场伏击。只是那群人在发现圣子不在队伍里后,就迅速的撤走,队伍里暂时没有人员伤亡。

    亚列和陈立果选择了另外一条更加偏僻的道路。

    陈立果急着回皇城,几乎不愿意耽搁一点时间——如果稍微慢一点,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行程就能结束了。

    陈立果问系统教皇怎么会死。

    系统研究了一下陈立果的行为路线,也没想明白:“可能是意外?”

    陈立果说:“我给你说,你们真是太不靠谱了。”

    系统说:“我们怎么不靠谱了。”

    陈立果说:“出bug找不出来原因,世界线扭曲了也找不出来原因。”

    系统:“……”虽然不想承认,但陈立果的确说的是真话。

    陈立果说:“所以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么?”

    系统警惕的说:“考虑什么?”

    陈立果干咳两声,声音委婉而温柔:“让人家好好的浪一个世界嘛。”

    系统沉默片刻,居然说了个好。

    陈立果被系统的这声好吓的魂飞魄散,他赶紧说:“我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

    系统微笑着说:“已经刻进心坎里了。”

    陈立果深深的感到了系统在温柔之中藏着的恶意。

    陈立果每次说话的时候,亚列都觉得他家圣子在深思。

    不过最近圣子深思的频率似乎有点太高了,亚列安慰道:“圣子大人,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将你平安送回皇城的。”

    陈立果淡淡道:“我不担心。”

    亚列点点头,他看向陈立果的目光中全是属于战士的炽热。

    两人走了三天,都没有遇到来阻击他们的人,这也说明了两人的行踪并未暴露,目前还是安全的。

    但亚列带着陈立果走的小路却到了尽头,隔断小路的是一片茂密的绿林,

    亚列道:“圣子大人,穿过这条密林,再走几天,就能到达皇城附近了。”

    陈立果道:“你对这里的道路似乎非常熟悉?”

    亚列笑道:“我曾经出征到这里。”

    陈立果点点头。

    亚列道:“走吧,圣子大人。”

    陈立果牵着马跟在亚列身后,踏入了密林之中。

    这密林的树木十分高大,遮天蔽日,几乎隔绝了所有的阳光。空气倒还算得上清新,经常能听到清脆的鸟鸣。

    亚列一边开路一边道:“这里我很久没有来过了,之前还有一条小路,只是现在已经被杂草盖住了。”

    陈立果点点头,偶尔用神力为亚列补充体力。

    两人一前一后,倒也配合默契,开路的速度非常快。

    晚上的时候,亚列在一条小溪附近用树枝做了一个床,还铺上了厚厚的芭蕉叶,他道:“圣子大人,你的身体不能太过疲倦,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去寻些食物。”

    陈立果点点头,没有逞强。

    亚列提着他的剑,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陈立果看着面前的溪水,沉默着等亚列回来。

    然而就在他等待时,却忽的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奇怪,一听就知道绝不是人的脚步声,反而更像是魔兽。

    陈立果拿着自己的法杖警惕的站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然而陈立果正警惕着那个方向,却忽的感到自己脚下一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整个人已经被倒吊了起来。

    这种低等魔兽居然会隐藏气息?!陈立果满脑子都是不可思议。

    被倒吊起来后,陈立果直接用神力护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重重的将神力化为锋刃,想要割断藤蔓。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那原本脆弱无比的藤蔓,在他神力的攻击下居然纹丝不动。

    陈立果沉默了两秒,对系统说:“你看啊,我反抗了,很认真的反抗了啊。”

    系统比陈立果还要沉默,他说:“怎么会这样——”

    陈立果也故作惆怅,道:“唉,对啊,怎么会这样。”

    系统:“……”辣鸡,你把你嘴角的笑容收了再和我说话谢谢。

    陈立果和系统都处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震惊中,那藤蔓却已开始分泌出一种液体,顺着陈立果的脚踝缓缓的流到小腿……大腿……腿根。

    虽然围绕着陈立果的其他藤蔓因为陈立果神力的缘故无法近身,可这粘液却也足够让陈立果困扰了,他感到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流逝,那藤蔓在陈立果的攻击下,依旧没有出现一点破损的痕迹。

    陈立果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白皙的脸颊上浮起一抹潮红,雪白的牙齿紧紧咬在唇上,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来。

    就在陈立果觉得自己实在是撑不下去就要开始浪的时候,外出打猎的亚列扛了一头鹿回来了。

    他见到这一幕,震惊的丢下了自己的猎物,像一阵风一样朝着陈立果狂奔而来。然后拔剑一顿乱砍,残忍的砍断了陈立果的希望。

    陈立果愤怒道:“哼,这个亚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系统:“……”

    陈立果说:“我不要和他玩了呜呜呜,我讨厌他呜呜呜。”

    亚列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望不到这一幕,圣洁/的圣子被肮脏的低等魔兽倒吊在半空中,衣衫破损,还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上有一层透明的液体,他的头发凌乱,表情屈辱且愤怒,如海水般澄澈的蓝色眸子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亚列不敢再看下去,拔剑冲到陈立果面前,救下了他。

    可他的内心深处,却生出了一种不可言说的失望。这种情绪对圣子简直就是大不敬,亚列重重的摇头,想要将这种情绪从身体里驱赶出来。

    陈立果趴在地上**,他的脚踝上的手印一直就没有消,这下更好,又多了一圈。

    亚列哑声道:“圣子大人,你没事吧?”

    陈立果坐在一摊液体里,感觉自己身体热的要死,他咬着牙用颤抖着的手举起法杖,对自己施了一个净化咒。

    然而这净化咒却居然没有用处。

    陈立果:“完了完了,我要变成烤串了。”

    系统说:“要来点辣椒么?”

    陈立果说:“不对啊,这荒郊野岭的,就算我和亚列发生了点什么,也不会有事吧。”

    系统微笑道:“对啊,不会有事,只是使用不出光明魔法罢了。”

    陈立果:“……”唉,辣鸡和谐,辣鸡系统。

    “圣子大人?”亚列试探性的又叫了一声。

    “我、我没事。”陈立果脸上全是红晕,他道:“麻烦骑士大人回避一下,我、我想沐浴。”

    亚列微微的动了动喉咙,微微的点点头,转身又进了丛林。

    陈立果赶紧脱衣服洗澡。

    把身上的粘液洗掉之后,那灼热感消失了许多。

    但陈立果却觉得身体深处的某个部位还在痒,他流着泪问系统:“自己捅自己菊花算破戒吗?”

    系统:“……”

    陈立果说:“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系统艰难道:“应该……不算吧。”

    陈立果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把自己菊花捅了。

    系统头脑一片眩晕,他觉得自己真的没办法继续这项工作了……

    陈立果捅完自己的菊花,感到浑身都很轻松,灵魂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亚列没有想偷看陈立果洗澡的,可是他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慢慢,慢慢的蹲在了草丛里——骑士长大人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猥琐过。

    亚列看着圣子大人一点点的清洗了身体,然后……做了一个他从未想过的动作。

    圣子大人定然是苦恼的,因为他一直皱着眉头,然而却因为魔兽的黏液,不得不做出这个举动。

    亚列看着,看着,突然鼻子一热,他一抹,才发现自己居然流了鼻血。

    真是太丢人了,亚列苦恼的想,为什么会对圣子大人生出这种亵渎之心呢,他可是光明神的子民,若不是终身不婚是在犯罪,他愿意永远献身于光明神大人。

    圣子洗完了澡,又换了身新的法袍。

    之前的那袍子被一把火直接烧成了灰烬——从这也能看出圣子到底有多生气。

    亚列又等了一会儿,才从森林里出来,他也没问到底怎么了,而是岔开了话题,他道:“圣子大人,我打到了一头鹿。”

    圣子因为刚才的事情不太想说话,他的眼角还是红的,嘴唇也抿的很紧,看起来心情是非常不妙。

    亚列不敢多说,乖乖的剥了鹿皮,然后清洗干净抹上盐和香料,就这么烤了起来。

    陈立果的身体莫名的有些疲惫,他想了想,还是站起来去检查了一下刚才绑着他的藤蔓。让陈立果没想到的是,这藤蔓被亚列砍断之后似乎就恢复成了普通藤蔓的模样,陈立果的一点神力就能将他们绞的粉碎。

    那刚才是什么情况?陈立果实在是不明白,他的神力连最坚硬的岩石他都能粉碎,还弄不断这些藤蔓?难不成这藤蔓真是系统给他的福利?

    亚列从头到尾都不敢看陈立果,他心脏一直跳的厉害,再看一眼陈立果,他都害怕自己的心脏会从嘴里蹦出来。

    鹿肉开始散发出浓郁的香气,陈立果也饿了,所以就在旁边乖乖的等着。

    亚列切了鹿肉,将最嫩的一部分给了陈立果。

    陈立果没客气,一点点的全部吃光了。

    亚列见陈立果吃完后,才道:“圣子大人,你去休息吧,我来守夜。”

    陈立果没有推辞。他的神力可以为亚列恢复体力和保持身体状态,所以亚列就算不睡觉,也不会觉得太过疲倦。

    睡觉前,陈立果又在周围施了个净化魔法。

    亚列安静的看着陈立果,什么也没说。

    陈立果躺在简陋的床上,本以为自己会失眠,却没想到疲惫的身体一沾**,就直接陷入了深眠之中。

    亚列守着陈立果,看着火堆发呆。

    密林里的夜晚,并不安静。

    各种昆虫的鸣叫充斥着耳朵,甚至偶尔还能听见野兽的低吼。

    到了半夜的时候,亚列也有些困了,他打了个哈欠,从地上站起来,想要保持精神。却听到正在熟睡的圣子发出一声暧昧的轻哼。

    “圣子大人?”亚列一愣,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没有回应,圣子似乎还在深眠之中,然而他却好像陷在了什么奇怪的梦境里,眉头微微瞥起,嘴唇也抿成一条线。

    “不……不要。”圣子不知梦到了什么,双腿/竟是在缓慢的摩擦,他挣扎着想要从梦里醒来,却始终无法睁开眼。

    亚列已经看傻了,他想,或许是圣子大人梦到了白天袭击他的魔兽?这样的梦境,那定然是让人脸红心跳的……

    “啊!”短促的轻呼一声,圣子的白皙的脸颊染上了漂亮的粉色,他双/腿摩/擦的力度变得有些大,最后竟是发出了几声哭音。

    亚列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

    这一发现让他无比的恐慌,对圣子生出这种念头,简直就是大不敬。如果让上神知道了,一定会把他打入黑暗的。

    亚列不敢再看,上前轻轻推了推圣子,他道:“圣子大人,你醒醒,做噩梦了么?”

    陈立果被人从梦中叫醒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神志不清,他迷迷糊糊的看着亚列,第一个动作居然是抓住他的手,用一种哀求的语气道:“不要了……”

    亚列浑身都僵住了。

    “不、不可以,这是违背神意的……”陈立果说完,才惊觉自己已经醒来,他脸色一白,道,“骑士长。”

    亚列道:“圣子是做了什么噩梦么?”

    陈立果沉默片刻后,低低道:“没有。”

    亚列哪里会信,但他也知道这梦境的内容圣子肯定不愿谈论,这种事情对圣子来说,肯定是种无法忍受的侮辱吧。

    陈立果如果知道亚列在想什么,估计会像只咸鱼一样瘫平在他面前对他说或:“来吧,用力侮辱我吧,用力!不要停!”

    亚列道:“离天亮还有些时间,圣子大人再睡一会儿?”

    陈立果淡淡道:“睡不着了。”

    亚列心中低叹,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圣子大人。

    两人相顾无言,唯有火堆偶尔会爆出一两声噼啪声。

    这个世界的星空非常干净,特别是晴朗的晚上,一抬头甚至能清楚的砍到银河划过天际。

    陈立果觉得自己和亚列这么干坐着也不是事儿,他道:“我睡不着了,骑士大人去睡会儿吧?”

    亚列道:“圣子大人……我叫亚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唤我的名字。”

    陈立果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叫了一声:“亚列。”

    亚列心中一紧,回了一声:“圣子大人。”

    “我的名字是米迦勒。”陈立果轻轻的笑了笑,他说,“私底下,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亚列脑子里全是圣子那浅淡的笑容,他咽了咽口水,最后细若蚊声的叫出了一声:“米迦勒。”

    陈立果说:“既然我们是朋友,那你就放心的睡吧,我来守夜。”

    亚列这次没有再拒绝,他脑袋有些乱,在心中暗暗的咀嚼着那个名字……米迦勒,这名字可真好听。

    亚列混混沌沌的睡了过去,第二天天亮了,才在鸟儿的啼鸣中醒来。

    陈立果去摘了些果子作为早餐,两人吃完之后就再次上路。

    此时皇城中教皇被人暗杀,圣子又不在,于是政局动荡不安,四处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虽然说光明教历史上都是圣子继承教皇的位置,但是现在又不是战争年代,要那么强的光明力也没有用,只要能净化疫病,圣子的能力差一些也是无所谓的——这是想要□□的人的想法,不得不说的确是非常的天真。

    事实上教皇曾经说过,每一任的圣子选拔,都不是由教皇,而是由光明神来进行的。

    当然,这种说法很多人可能不行,可陈立果作为圣子却知道,这是真的。

    真的有神迹,真的有神眷,当神力浓郁到一定的地步,甚至还可以同神进行对话。

    对教廷而言,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教皇还未将圣子培养出来,就死于意外。

    接下来的路程,可以明显感觉到关卡的盘查严格了起来。

    好在亚列对这些事情非常有经验,甚至知道大部分城邦的暗道。

    陈立果对他的确是挺佩服的。

    亚列既然决定和陈立果单独走,脑子里其实就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

    他有把握带着圣子安全的回到皇城。

    和陈立果这边的轻松比起来,原来的队伍就要惨很多了。

    据那边传来的消息,他们近来受到了好几波的袭击,还有骑士因此受了伤。

    陈立果没忍住问安琪怎么样了。

    亚列说:“安琪没事,你放心,骑士们会将女孩子保护的很好的,特别是修女。”

    陈立果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快速的往皇城赶,然而在还有一天就到达皇城的时候,却有人坐不住了——教廷里的一个红衣主教,竟是囚禁了其他的主教,强行要进行教皇的加冕仪式。

    这消息传的飞快,陈立果和亚列听到,都倒吸一口凉气。

    亚列愤怒的说:“他们怎么敢?!”这个世界里政教分离,皇帝是不能管教廷方面的事的,所以只要不折腾到人民,怎么选教皇,皇帝都不能干涉。

    那主教也是钻了这个空子。

    陈立果的表情一直绷着,这会儿绷的更紧了。

    亚列道:“圣子大人,我们明天早上就能赶到皇城,正好赶上他们的加冕仪式!”

    陈立果冷冷的说:“这群亵渎神意的人,终将会受到惩罚。”

    亚列点头。

    这天晚上两人都没有休息,快马加鞭往皇城猛赶。

    此时皇城周围已是戒备森严,似乎就是怕陈立果这个圣子突然赶回来惊扰了仪式。

    亚列去查了几条入口,发现连暗道都把守了重兵。他表情有点难看:“这主教竟是和军队有勾结。”

    陈立果道:“没办法进去?”

    亚列表情难看,他道:“我们可以尝试一下……从城门口混进去。”

    陈立果沉默片刻道:“我有办法。”

    亚列正想问什么办法,就看见陈立果抬手朝两人施了个法术,然后他们两个人就变成了两个小娃娃。

    亚列:“……”

    陈立果说:“你叫艾萨,我叫艾尔,你是我的弟弟。”

    亚列还没反应过来。

    陈立果道:“我们住在城里。”城里的确是有艾萨和艾尔两个小孩的,这两个小孩还是有名的双胞胎,几乎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

    陈立果说:“走吧。”

    亚列被陈立果牵起了手,往城里走去,都要走到城门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

    “叔叔,这里怎么那么多人呀。”陈立果奶声奶气的问守卫。

    那守卫也是认识艾萨的,他道:“你怎么到处乱跑,小心你妈妈打你屁股。”

    陈立果说:“你可别和妈妈说,我偷偷出来玩的……”

    那守卫笑道:“好好好,你快进去,一会儿就要锁门了。”

    皇城不大,民风也十分淳朴,守卫们都只知道今天是教皇的加冕仪式——至于加冕的对象居然不是圣子,他们还被蒙在鼓里。

    陈立果顺利的进了城,松开了亚列的说:“好了,进来了。”

    亚列道:“圣子大人,你、你为什么会这种魔法?”不是说教会里只研习光明魔法么。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技不压身。”

    这时候城民们都聚集在广场上,等待着圣子的出现。

    陈立果变回了成人的模样,和亚列穿了一身黑色的斗篷混在其中。

    此时已到正午,太阳刺眼极了,也正是神力最为浓郁的时候。

    有马车在广场附近停下,马车停下后,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身着教皇服饰的男人——但一看就不是圣子。

    全部人民哗然,像一锅煮开的沸水。

    那主教也不在意,几步走到了广场中央的祭台之上,手持法杖,开始念下咒语。

    他的面前还摆放着另外一根法杖,这法杖就是教皇手里的最高权杖,这权杖有个特点,非教皇不可触碰,唯有得到神的认同后,他才能将这权杖举起。

    陈立果并不慌张,只是沉默的看着。

    反倒是亚列急了,他道:“圣子大人,这人想要亵渎上神,你不阻止他么?”

    陈立果冷冷道:“就凭他想要获得神的眷顾,简直就是在做梦。”

    就在二人说话之际,随着主教的咒语不断从口中念出,一道圣光从天而降,笼罩在了那主教的身上。

    主教欣喜若狂,咒语念的更快,光芒也越来越强。

    亚列握着手里的剑,几乎就想要冲上去拼命,然而却被陈立果拦住了。

    亚列不解道:“圣子大人?”

    陈立果却淡淡道:“亵渎神意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亚列开始还不知道陈立果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想的是神已经降下的神光,这不就说明神被欺骗了么。

    好像就如亚列担心的那般,那光芒越来越刺目,主教的脸上带上了一种*即将达成的癫狂笑容,他说:“上神啊,我是您忠实的信徒,我愿意为你奉献出一切,请您赐予我光的荣耀吧。”

    这是教皇加冕仪式的最后一句。

    就在亚列再也忍不住,就要上前阻止时,他的眼前的光芒却突然大亮,刺的他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然后,他听到了砰的一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待亚列再次睁开眼,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只见祭台之上只剩下了一把孤零零的权杖和一滩鲜红的血迹。

    那红衣主教,竟是直接爆炸,尸骨无存。

    陈立果嘲讽的笑了,他道:“愚蠢。”

    亚列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陈立果冷漠道:“你猜为什么圣子必须是教皇来选?”

    亚列摇摇头。

    陈立果说:“因为圣子是神选的,让神满意的人,只有教皇才知道。”

    亚列呼吸一窒,他道:“圣子大人早就知道?”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我还以为他们是想到了什么蒙骗神的办法,却没想到居然这般愚蠢。”

    然而就在二人说话之际,一道光束却从空中直接照到了人群里的陈立果。

    其他人被这光束照到,都均感到皮肤疼痛不堪,条件反射的让开,唯有陈立果却感到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陈立果并没有念出教皇加冕时的誓言,可神居然从人群里发现了他。

    周围的人认出了这是皇城里的圣子大人,情绪都激动起来,开始对着陈立果跪下。

    陈立果淡淡道:“我回来了。”

    短短四个字,却引起了众民的欢呼。

    陈立果的声音经过了圣光的加持,显得圣洁无比,他道:“亵渎神灵的人已经死去,神选择了我,就是选择了你们。”

    众民把头磕在地上。

    那原本放在祭台上的权杖,却慢慢的飞到了陈立果的手中,他亲吻了一下权杖,道:“我愿意永远忠于神,做神在凡间的使徒,护卫我们的领土,消灭黑暗,蔓延光明。”

    那光柱越来越亮,只是和主教的刺眼不同,这光芒十分的柔和,像冷夜里的月光,让人的心情也平静下来——这是周围人的想法。

    然而陈立果,却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他发现,这光芒里,居然有黑暗的气息。

    陈立果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然而等他举起权杖,要开始念誓言的时候,竟是感到有冰凉的东西往自己的裤腿里钻。

    陈立果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道:“系统,这神不对劲啊!!”

    系统说:“怎么不对劲了?”

    陈立果脸色铁青:“他想上我!!”

    系统:“……”

    陈立果:“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系统:“我去查查看……”

    陈立果说:“我是那种喜欢在一千个人面前被上的人吗?”

    系统说:“……”

    陈立果还不等系统回答,就道:“一千个怎么够,必须一万个!”

    系统:“……”可以,陈立果你在作死你知道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