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圣子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能力,便是能辨别出常人无法观察到的死气、疫病,等等一系列负面气息。

    在众人眼中蔚蓝色的天空,到了陈立果的眼里却多了一层黯淡的黑色雾气,陈立果甚至都能看到那些糟糕的气息悬浮在天空中,盘旋聚集,充满了让人作呕的味道。

    这气息里夹杂着浓郁的腐烂气味,让人作呕,陈立果虽然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来,但对这些气息十分的反感。

    离疫病源头越近,这些气息就越浓,到最后呼吸的空气里都充满了糟糕的黑色烟雾。

    骑士团们虽然不能明确的看到这些东西,但他们也敏锐的察觉出越靠近圣子指定的方向,黑暗气息便越发浓郁。

    待到了下一个城邦时,一行人都被眼前这凄惨无比的景象彻底惊呆了。

    诺大的城邦之中,竟是已无一个活人,踏入其中便能闻到浓郁的尸体腐烂的味道。

    亚列入城之后迅速检查了一下周围,沉声道:“应该才死不久……”熄灭的火堆甚至还带着温度。

    陈立果道:“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这个城邦离疫病源头很近,所以灾难来临之时,甚至没有喘息的时间便遭遇了这一切。

    街道之上到处都是倒下的城民,只不过这时的他们已经失去了生机。

    陈立果使用了一个法术,为骑士团们附着了一个保护圈,保护他们不受疫病侵害。

    有了保护圈,骑士团的十几人分成几个小队进称察看具体情况去了。

    亚列则留在城门口保护陈立果。

    亚列道:“圣子大人,这疫病源头到底是什么?”

    陈立果皱着眉头,半晌后才道:“或许是诅咒或许是一件法器……”

    亚列说:“法器?”

    陈立果道:“没错,魔族的黑暗法器。”越是强大的法器,越有负面效果,能造成这么大范围的疫病,在陈立果的认知里,几乎是没有任何诅咒可以办到。

    亚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没过多久,去城里转了一圈的骑士团们便回来了。让人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没有的带来任何关于生者的消息——这座城里,居然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陈立果心中微叹,道:“走吧。”

    亚列道:“不用处理一下这些尸体?”

    陈立果说:“人数太多了……等我处理了疫病源头,再叫附近的城邦派人帮我们一起处理吧。”

    这城里足足有几万人,他们几个想要全部焚烧,恐怕会耽误不少时间。

    亚列同意了陈立果的提议,他点头道:“好。”

    作为圣子的陈立果对这些污秽气息非常敏感,也正因如此,越靠近,他的心情就越不好,甚至情绪少有的有些烦躁。

    亚列察觉出了陈立果态度的变化,道:“情况很严重?”

    陈立果道:“非常严重。”

    亚列道:“我们可以帮你什么?”

    陈立果淡淡道:“保护好我,我在使用大型净化法术之后,会全身脱力。”

    亚列点头称好。

    他们又寻了一天,终于离城邦不远处的一个峡谷里发现了疫病的来源。

    陈立果没想到疫病的源头竟是一汪湖水。这湖水不知原来什么模样,现在已经变成了散发着恶臭的水潭,上面漂浮着大量动物的尸骸——比沼泽还要恶心。

    陈立果能看到在水潭中,疫病幻化的黑气不断喷涌而出,简直就像是一口喷涌的石油井。

    水潭周围已经是寸早不生,看不见任何生物的迹象。

    陈立果找到源头后,不敢耽搁,直接开始使用圣水画起阵法。

    这阵法非常繁复,但净化效果也很好,以陈立果现在的能力,给他一些时间,净化这里完全不成问题。

    画阵法用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亚列的骑士团担任起了保护者的角色,期间处理掉了两三只异变的魔兽——陈立果甚至不知道那该不该成为魔兽了,因为看起来它们是没有生命的,只有最原始的捕食*,驱动着他们去攻击其他生物。

    陈立果不敢分心,仔仔细细的完成了阵法的每一步。

    三天后,一个巨型的光明阵出现在了水潭旁边,陈立果手持法杖站立其中,他在施法之前,换上了一身白色的法袍,用以对光明神力进行加持。

    众人不敢说话,看着圣子身上涌起白色的圣光。

    这充满温暖的柔和光芒,简直就和眼前这糟糕到了极点的水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次光晕直接如同潮水一般喷涌而出,将整个小湖都覆盖住了。

    空气逐渐变得清新,空气里的黑气也开始变淡。

    圣子犹如降临的天神,圣洁的光芒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湖水抽干,露出了湖水底下的罪魁祸首。

    亚列看到了湖底的疫病源头——任谁都没有想到,那居然是一枚精致的戒指,银白色,不知是什么质地,上面好镌刻着看不懂的字体。

    那枚戒指被陈立果的圣光托起,悬浮在半空中。

    它的四周不断的散发着黑色的浓郁的黑气,甚至化为了实质——就连亚列都看见了。

    圣洁白光不断的尝试侵入它,戒指嗡嗡的鸣叫着,似乎是在做最后的抵抗。

    这样的对峙一直持续了一天。圣子站在黑湖面前,法阵是他的后盾,源源不断的圣光始终压制着这黑暗法器。

    亚列莫名的对圣子充满了信心。

    那戒指最后还是被一缕圣光穿过了黑气侵入其中,这一缕圣光算是打开了缺口,接下来不断有圣光侵入,最后戒指只能放弃抵抗,被圣光包裹起来,任由圣光将浓郁的黑气全部挤出了它的内部。

    这一场净化仪式进行了三天。

    亚列和骑士团为了保护陈立果施法,均都不眠不休的守着。

    圣光引来了不少异化的魔兽,但这些魔兽的等级都不算太高,所以骑士团轻松的解决掉了。但亚列却有些担心,如果继续下去,难免会引来其他更高阶的魔兽——虽然他大概也能杀掉,但很有可能影响圣子的施法。

    好在亚列的担心,最后没有成真。

    在引来更高级的魔兽前,陈立果的净化就结束了。

    湖水恢复了它的澄澈,一枚漂亮的白色戒指,出现在了陈立果同样白皙的手掌上。

    陈立果收了法术,脸色有点白,表情也有些疲倦,他道:“可以了。”

    亚列赶紧过去:“这是什么?”

    陈立果的表情有些疑惑,他道:“这……似乎不是黑暗法器。”黑暗法器不会被净化,只会被摧毁,只有被黑暗侵蚀的光明法器,才会出现被净化的情况。

    亚列说:“不是黑暗法器?”

    陈立果点点头:“具体情况,我还要回教会研究。”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口袋,那口袋上画着繁复的花纹,显然不是一般的储物工具,然后他将戒指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

    亚列居然觉得这戒指有些眼熟,但他也感觉到,这时候绝对不能说出这种话,所以装作不经意道:“圣子大人,你先休息一下吧。”

    陈立果神色之间夹杂着明显的疲惫之色,他说:“先去把城邦里的尸体处理了,还有其他城邦的疫病。”

    亚列道:“你的身体可受得了?”

    陈立果抿了抿唇,道:“你帮我找辆马车吧。”他平日可以用神力恢复体力,但现在体内的神力几乎是空空如也,所以浑身上下都没有力气。

    亚列犯了难,他心道这荒野之上哪里有马车,离最近的城邦路程也有三天呢。

    亚列犹豫片刻,道:“圣子大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骑一匹马?你在前面休息,我来控制马匹。”

    陈立果垂着眸,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眉。

    亚列本来以为他会拒绝,却没想到陈立果居然点了点头。

    陈立果说:“这事情不能拖延,就麻烦骑士长大人了。”

    说完陈立果就翻身上了马。

    此时陈立果还穿着一身法袍,这法袍十分宽松,腰间却系了一根腰带,正好勾勒出圣子窄细的腰肢,那一头漂亮的金发也没有束起,只是随便捆了一下,看起来有些凌乱。这样模样的圣子,少了几分圣洁的味道,多了一种……亚列也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的喉咙动了动,终是什么也没有说,便坐到了陈立果身后。

    陈立果太累了,即便是在颠簸的马匹上,还是靠在骑士长的怀中昏昏睡了过去。

    骑士略微放慢了速度,想让自己怀中的圣子睡的更安稳些。

    圣子的头就靠在他的怀中,亚列甚至能从他的身上嗅到一种清淡的香气——他觉得那可能是教会里的一种名贵的香料。

    等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路程才走了一半。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感到亚列呼吸的热气就喷打在他的耳畔。

    陈立果刚心旌摇曳,脑海里就瞬间浮起了一片红色的马赛克……

    陈立果:“……”完了完了,他是真的被系统调/教出来了。

    陈立果试探性的说:“圣子和骑士,多么美好的配对。”

    系统冷笑一声:“串起来烤也一定很香。”

    陈立果抹去一滴眼角的泪水:“……你太过分了。”

    系统说:“我还可以更过分。”

    陈立果心中一片望不到头的哀伤。

    亚列以为圣子醒了就会要求下马,心中正略微升起一丝失望,却见圣子好像在走神,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依旧一动不动。

    亚列心里有些不明所以的窃喜,又稍微放慢了一些马的速度。

    但该来的还是来了,不想成为烤串的陈立果轻轻开口道:“让我下去吧。”他的声音十分优美,亚列敢肯定圣子读的诗歌,一定很吸引人,但此时这声音里多了一分沙哑,让亚列一听,便胸如擂鼓,面红耳赤。

    亚列说:“好的,圣子大人。”

    陈立果脑袋还有点昏沉,他说:“还有多久到?”

    亚列说:“一天半。”

    陈立果嗯了声,强行打起了精神,和亚列他们一同赶路。

    一天半后,他们到达了最近的城邦。

    疫病源头除去后,3的病症都开始缓慢的好转,陈立果先是在城里施了一个简单的净化术,这才沐浴更衣,倒头就睡。

    亚列和骑士们也都去休息了,十几人都住在同一件旅店。

    陈立果的这一觉糟糕极了,他睡着之后,就梦到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东西。他梦到自己站在那个被净化的湖边,穿着白色的睡衣一步步的往湖中心走。

    陈立果想要控制身体,但怎么都动不了,他的手自动拨开面前的浮木时,他竟是看到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白色的戒指——那戒指和他刚从湖里取来的一模一样。

    陈立果出了一声冷汗,想要从梦中挣扎着醒来。

    但他却好像被这个梦境黏住了,怎么都无法睁开眼。

    湖水越来越深,淹到了陈立果的颈项,他看着眼前即将蔓延过他口鼻的湖水,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腾起了丝丝恐惧。

    然后,就在这恐惧之中,陈立果感到了一双冰冷的手,开始抚摸他的双脚。

    这种抚摸带着亵玩的意味,从双脚,到小腿,再到大腿,最后到了一个不可言说的部位。

    陈立果咬着牙轻轻的嗯了声,眼神和眉宇之间充斥着愤怒和羞恼,他感到那双手缓慢的脱下了他的底裤……

    接着禁锢陈立果的力量却突然一松,被控制的身体猛地陷入水中,那双手死死的抓着陈立果的脚踝,将他往深水区拖去,陈立果不断的挣扎,却感到有一双冰冷的唇覆上了自己的嘴唇。

    这个吻非常的轻佻,甚至模仿某种运动,舌头不断的在陈立果的口腔里来回。

    陈立果剧烈的挣扎着,感到自己就要溺水而亡。

    梦境的最后他被掐住了脖子,一个温柔的男声,带着无边的恶意在他的耳边轻轻喃喃,他说:“圣子大人,你喜欢么?”

    陈立果终于从梦中醒来。

    他直接从床上坐起,剧烈的喘息着,溺水的感觉太过真实,真实的让陈立果都有点受不了了。他坐在床边,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系统道:“你怎么了?”

    陈立果说:“做噩梦!”

    系统说:“梦到什么了?”

    陈立果说:“梦到爸爸说要是我搞基就烧死我。”

    系统:“……”

    陈立果说:“爸爸你不是那样的爸爸对不对?”

    系统一字一顿:“我、就、是。”

    陈立果:“……”唉,这同情分是挣不来了。

    陈立果有点难过,想下床洗个脸,但他一低头,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上无名指上,居然真的出现了一枚戒指。

    陈立果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将戒指取下来,但和他想的一样,这戒指怎么取都一动不动。

    陈立果把自己装戒指的小袋子拿出来,毫不意外的发现里面已是空空如也。

    陈立果一身冷汗,他又低了头,扫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在自己的脚踝上发现了一个黑色的手印——就好像真的是被人抓住了脚,往下拖一样。

    陈立果眼泪掉了下来:“爸,咱不是说好不穿鬼片的么?”

    系统说:“什么鬼片?”

    陈立果赶紧给系统指了指自己脚上的手印和手上的戒指。

    系统也惊了:“我怎么没注意什么时候有的?”陈立果就好好的躺在床上,什么也没有发生啊。

    陈立果幽幽的说:“你从来不注意我,根本不爱我。”

    系统:“……你说对了一半。”我不爱你。

    陈立果看着戒指,道:“算了,戴上了就戴上了吧,也挺好看的。”他说完还用牙齿咬了咬,最后满意的下了结论,“金的!”

    系统:“……”讲道理你咬就咬,咬那么用力干什么,他都看到上面有个压印了!

    陈立果说:“唉,洗个脸去。”

    他慢悠悠的洗了个脸,又换了身衣服,把法袍换成了裤装——这样才不会露出脚踝上的那一个手印。

    陈立果一边做这些事情,一边和系统研究,最后两人得出的结论是:大概是陈立果得到的戒指还残留了一部分黑暗力量,所以才会让陈立果做这个奇怪的梦,还奇怪的跑到了他的手指上。

    陈立果说:“啊ious!谁都别想把我的宝贝戒指夺走!”

    系统:“……”陈立果不去演艺圈寻找人生价值真的很可惜。

    然后陈立果又往自己的手上施了个法术,用障眼法掩盖了手指上的戒指——这戒指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和骑士们解释。

    陈立果出去的时候,骑士们早都醒了,正坐在楼下吃肉喝酒,见到陈立果下来,都站起行了个礼。

    陈立果点点头,示意他们继续。

    亚列道:“圣子大人,你可感觉好些了?”

    陈立果道:“我没事了,我要去趟广场。”他想在广场上画个阵法,彻底清洁一下整个城市。

    亚列道:“我陪大人一起去吧。”

    陈立果也没推辞,和亚列一起出去了。

    亚列似乎有些心事,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直到快到了广场,他才莫名其妙的说了句:“昨天这里有场火刑,圣子大人知道么?”

    陈立果说:“火刑?”这个时代虽然没有抓什么魔女,但是火刑也没有废除,一般练习黑魔法的人被发现,都会被抓来绑起来直接烧死。

    亚列说:“对,据说是一个男人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陈立果:“……”大兄弟,你是系统派来的么?我已经知道这个残酷的事实了,求你别和我说了。

    亚列一直观察着陈立果的表情,他道:“圣子大人怎么看?”

    陈立果冷漠的说:“什么怎么看。”

    亚列说:“这种刑法……会不会太过残忍?”

    陈立果面无表情给出了一个标准答案,他淡淡道:“骑士长大人真是仁慈,男子和男子本就有违常理,况且上神也不会允许的。”

    亚列闻言点点头:“圣子大人可曾和上神对话过?”

    陈立果皱眉:“我暂时还未曾做到,只是教皇大人曾有过神眷。”

    亚列哦了声,不说话了。

    陈立果扭头看着亚列,道:“骑士长大人是遇到了什么困扰的事?”

    亚列只是摇头,却不肯回答。

    陈立果见状也不逼问,只是两人间原本和谐的气氛变得冷了一些。

    在广场上画了阵法后,一行队伍才又准备离开。

    民众们这才反应过来圣子亲临了他们的家园,为陈立果送行的队伍从城内排到了城外。

    陈立果没有收下任何东西,骑士团却因盛情难却,要了几壶路上可以喝的烈酒。

    疫病的源头处理干净后,接下来陈立果要做的事就是游遍大部分患了疫病的城镇。不过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做,就是去寻到命运之女,把她接回总部自己看着。

    陈立果不打算让命运之女上前线了,她既然能发明死灵魔法,那就说明她的天赋惊人,与其让她在前线,倒不如在后方多发明一些实用的光明法术。

    命运之女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镇的教堂。

    陈立果特意要求绕了路。

    亚列一开始还不知道陈立果是什么意思,直到他看到命运之女,才道:“圣子大人就是为她而来的?”

    陈立果淡淡道:“这是神的指引。”

    亚列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不得不说,命运之女是真的很漂亮。她和陈立果有着一头相同的金色长发,眼睛是漂亮的翠绿,简直就像传说中才有的精灵,虽然她的面容稍微有些稚嫩,但身材却已发育的凹凸有致——唯有尤物二字才能形容。

    这要是换了一般的男人,亚列恐怕会怀疑那人对着修女有什么龌蹉的心思。可眼前的人是圣子,亚列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看向修女的眼神里没有一丝肮脏的味道,是纯粹的欣赏和慈爱。

    可即便是这样,亚列依旧感到了一丝嫉妒。他想,这个世界上,根本不会有让圣子大人感兴趣的人吧,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算脱光了站在圣子大人面前,他或许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不得不说骑士长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如果换成了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脱光了站在他家圣子面前,圣子的反应可就说不定了。

    修女听说陈立果要带她回教廷,脸上全是不敢置信。她从小就在小城里长大,虽然也想去大城市看看,但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圣子上门亲自把她领去教廷。

    看着眼前高贵的圣子,安琪那双绿色的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感激的泪水,她说:“圣子大人,我真的可以去教廷么?”

    陈立果真的觉得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安琪像极了一个漂亮的洋娃娃,无论是那双绿色的大眼睛,还是金色的长发,亦或者如同牛奶一般白皙的肌肤,都是那么的可爱,让人想搂进怀里揉一揉安慰一下,他道:“嗯。”

    安琪说:“我、我真是太高兴了——”

    陈立果道:“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

    安琪重重的点头,转身便去同小镇上的朋友们告别去了。

    在陈立果和安琪说话的时候,亚列一直在旁沉默着,脸上也没有平日里常见的那种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陈立果感到亚列的心情不太好,可又不知道为什么,而两人的关系没有也没有好到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步,所以……气氛沉默的略微有些尴尬。

    老大不说话,其他的骑士额不敢吭声,所以直到第二天带着安琪离开,整个队伍都有点奇怪。

    队伍沉闷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下一个城邦。

    陈立果施了法之后,便回到了旅店里,却发现骑士团的人都不在了。

    他正奇怪,安琪就从楼上冒了出来,说:“圣子大人,骑士团们喝酒去了。”

    陈立果道:“喝酒?”

    安琪点点头:“他们叫我同你说一声……圣子大人不喝酒么?”

    民众们之知道圣子不近女色,却不知道圣子不沾酒水。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嗯。”

    安琪说:“亚列骑士长说他们明天早上回来。”

    陈立果说好。

    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整个骑士团恢复了往日的热闹,酒水果然让人放松心情,亚列对待陈立果的态度也恢复了往常。

    安琪在骑士团里非常受欢迎。在这个世界里,因为人口是重要资源而圣职人员众多,所以除了圣子教皇之外,其他的牧师甚至于红衣主教都是可以结婚的,但是一生只能有一次婚姻,所以安琪这种长得漂亮,脾气又好的修女,自然是非常的受欢迎。

    陈立果明显感觉的到骑士团里好几个骑士都有追求安琪的意思。

    虽然安琪现在还是个普通的修女,但她可是被圣子特意找回来的,想来也知道她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于是一路上几个骑士明争暗斗,都在同安琪表达心意。

    安琪现在不过是十五岁年级,从小又生活在教堂里,所以对待男女之事格外的迟钝,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立果看了觉得有点好笑,但也没有去阻拦。和骑士结婚对于修女来说,其实也不错,而且如果现在安琪动了心,那么她原本的命运就改变了。

    但让陈立果没想到的事,安琪对这些骑士没有一点兴趣——她感兴趣的对象变成了陈立果,圣子大人。

    安琪觉得圣子大人简直和她想象中的神灵一模一样。

    那俊美的面容,高贵的气质,特别是使用光系法术时,从他身上涌出的各种光明之力,都让她为之震撼。

    按理说,这样一个人物,她本不该生出什么亵渎之心,可是当又一次圣子大人在河边洗脚被她看见了时,她脑海里就再也忘不掉圣子大人那双漂亮的小腿和精致的脚踝了。

    安琪一想到就心驰神往,甚至觉得如果可以,她甚至愿意趴在地上亲亲圣子大人的脚踝。

    陈立果完全不知道安琪脑子里都是这些东西,如果他知道了——好吧,他知道也不能干啥,只能委婉的规劝这姑娘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早点改邪归正……

    陈立果还沉浸在自己神圣的人设里,觉得自己可以净化全世界。

    净化完了大部分领土后,感觉身体被榨干的陈立果准备回到教廷。

    但然而和原来世界线完全不同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就在陈立果回城路上,教皇突然被刺,据说刺杀他的,居然是一名黑暗法师。

    陈立果开始收到这个消息时,完全不敢相信,他道:“这怎么可能——教皇大人,怎么会死在一个黑暗法师手上?!”

    亚列也得到了消息,他看着陈立果惨白的面容,心中略微有些不忍,他道:“应该是……真的。”

    送给他们的信加盖了特殊的印章,绝不可能造假。

    “这不可能。”陈立果说,“我不信!”

    亚列知道教皇和圣子的关系情同父子,见到圣子这伤心欲绝的模样,低声安慰:“先回去看看吧,你不要着急。”

    陈立果道:“我要连夜赶回去。”

    此时距离皇城还很远,即便是连夜赶回去,也要花半个月的时间。

    而陈立果连着净化了好几个联邦,神力还没来得及恢复,若是这么赶回去,身体肯定受不了。

    亚列说:“圣子大人,你冷静下来!”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他:“冷静?我要如何冷静?”

    亚列说:“你这样回去,身体会受不了的!”教皇去世,圣子是既定的继承人,只是现在圣子出游在外,难免有些人会动歪脑筋。

    所以这一路上根本就不安全,如果陈立果为了赶路完全耗尽体力,说不定他根本回不去皇城。

    陈立果根本不听亚列的劝告,转身就朝马厩走去。

    亚列伸出手抓住了陈立果的手腕——他抓住时才醒悟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然而这时候已经晚了,圣子的手腕有些细,和亚列这种长期练剑的人不同,他的肌肤比想象中的还要光滑,简直就像最昂贵的丝绸。

    “放手。”陈立果是个法师,和剑士自然没法子比身体素质,他被亚列拉着后,冷冷的扭头警告他,“骑士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圣子大人,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赶回去。”亚列道,“这样绝对会出事的。”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陈立果冷冷道,“用不着你来管我!”他说着话,神力从他的身上激荡开来,震的亚列肺腑隐隐作痛。

    然而亚列却不打算放手了,他说:“圣子大人,我冒犯了。”

    他一手拉着陈立果,另一只手居然直接将陈立果扛了起来。

    陈立果被亚列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道:“你疯了?!放我下来!”他可以使用神力攻击亚列,但是亚列可能会因此受到严重的伤害。

    亚列说:“圣子大人,我不能让你陷入危险之中。”

    “你在找死!”陈立果一脚踹到了他的胸口,亚列被踹上一脚,动作微微顿了顿,随后道,“就算你踹死我,我也不会把你放下来的。”

    然后他扛着陈立果进了树林。

    整个骑士小队,包括安琪都看傻了。

    安琪呆呆的盯着自家圣子因为挣扎露出的白皙手臂流口水,心想自己真的好羡慕亚列队长,她也想把圣子扛起来,也想摸摸圣子大人的腰,唉……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不敬的想法。

    剩下的骑士颤抖着问:“大人把圣子扛进树林做什么?”

    “我、我哪里知道。”被询问的骑士也颤抖着回答,他觉得这一幕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可怕——他居然觉得自己骑士长和圣子大人非常般配,吵架的样子就像情侣闹别扭。

    安琪吸了吸口水,小声道:“好羡慕骑士长啊。”

    其他骑士疑惑的看向安琪。

    安琪脸红了,小声的说:“我、我也想劝圣子大人。”

    众骑士:“……”这姑娘说的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呢。

    安琪说:“嗯,嗯,我以后会努力的。”她说完这话,眼神之中的痴迷之色更甚。

    众骑士看到安琪的这个微笑的表情,都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从这一天后,追求安琪的骑士数量从八个变成了零。

    安琪也并不在意,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她只在乎圣子大人的看法。其他人怎么样,关她什么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