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圣子的骑士和魔王(一)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在刺耳的吵杂声中醒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然着熊熊火光,再仔细一看,竟是发现熊熊火光之中绑着一个人,那人已经被烈火烧成了马赛克——虽然打着马赛克,但陈立果却的肌肤上却感同身受的生出一种烧灼的疼痛感。

    看到此景的陈立果倒吸一口凉气,深深的感到了系统的愤怒,他道:“统、统儿,你就不能来个温柔点的场景让我适应一下么。”

    系统冷冷的说:“你不就喜欢粗暴的吗?”

    陈立果:“……”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系统丝毫不管柔弱的陈立果接受不了这么刺激的画面,他冷漠的说:“准备接受记忆。”

    陈立果两眼含泪:“轻点,人家怕疼。”

    系统:“……”

    系统没说话,陈立果闭上眼睛,知道了这个世界大概的情况。

    这个世界是西方背景,有剑士魔法师,等等西幻小说中常见的职业。而陈立果此时扮演的人,却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法师之一——教会中的圣子。

    虽然不像教皇那般拥有统领教会的权力,圣子却是教民们的精神领袖。他和教皇的实力到底谁强谁弱至今未知,但是谁都知道,圣子可以轻易的净化让高级牧师束手无策的九级恶魔。

    而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是一个可怜的修女。

    她是个孤儿,被教会养大,因为修习魔法的天赋惊人,所以在教会中担任修女一职。但奈何魔族入侵大陆,她便被派上了前线。

    在前线上,她爱上了一个同她一起战斗的骑士,可惜天不遂人愿,那骑士竟是死在了战争中。修女悲痛欲绝,想要殉情而去。但是就在她失去希望之时,却突然发现了一种可以将人复活的魔法——至此,大陆开启了死灵时代。

    死灵时代又称为湮灭岁月,是笼罩在全大陆人民头上几百年的黑暗时光。在这段时间里,无数的亡灵法师诞生,而修女就是亡灵法师里始祖。

    当然,最后修女的结局并不美好,她在发现无法复活恋人后,彻底发了疯,丢下了一堆烂摊子自杀了。

    陈立果被脑海里的画面惊的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最后记忆读取结束的时候,他深深的说了句:“统统,你是故意的吧。”

    系统面无表情:“什么故意的。”

    陈立果说:“明明知道我怕鬼。”

    系统说:“哪里有鬼?”

    陈立果说:“亡灵不是鬼吗?!”

    系统冷静的反驳:“亡灵是僵尸,是尸体,不是鬼。”

    陈立果:“……”可以,这逻辑满分。

    陈立果正和系统吵架,面前的火刑也要结束了。哦,忘了说,这个时代是不允许同性恋的,眼前这个被烧死的可怜男人就是因为喜欢同性被人发现后举报了,这才被架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了。

    陈立果在知道这一幕是个什么情况后,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他委屈的说:“你就不能给我找个温柔点的世界么?”

    系统说:“世界是随机的。”

    陈立果:“……”我信你才怪。

    系统说:“反正你小心点,这个世界今天发现你和男人在一起,明天就给架起来烤了。”

    陈立果:“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系统:“……”我还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呢!

    陈立果和系统关于自由平等和谐的讨论才进行了一半,火刑就结束了。

    站在陈立果身侧的人轻声道:“大人,回去么?”

    陈立果扭头看了他一点,微微点头,站了起来。

    仆人在马车旁跪下,以身躯当作为台阶让陈立果踏在其上进入了马车。

    陈立果坐在马车之中,闻到了一股清淡的香料味,他半闭着眼睛,直到马车再次停下才睁开。

    “大人。”外面有人道,“到了。”

    陈立果先开车帘,看到了眼前的高大建筑——皇城中的教堂在这个世界都是有名的景观,高大巍峨,很想想象刚步入铁器时代的民众们是怎么修筑起来的。

    陈立果走在前面,身后跟了一干仆从。

    穿过了巨大的教堂,陈立果回了自己的住所,他的住所并不奢华,但所有使用的东西,无一不是精品。即便是沐浴用的水也都是常人很难讨要到的圣水。

    陈立果现在的身体名唤米迦勒——正好和圣经中的大天使长同名,虽然这个世界并没有圣经。

    陈立果道:“备水,我要沐浴。”

    下人们低头称是,退了出去。

    这些人走后,陈立果赶紧去找了镜子,命运之女的命运中,这个米迦勒只路露过几次面,还都是远远的看不清楚面容,所以陈立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

    这个时代已经有非常清晰的水银镜了,陈立果在镜中看到自己面容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一定是个主角。

    米迦勒太漂亮了,他有一双蔚蓝的眼睛,好像深渊里的海水,清澈却看不见底,能轻易的将人溺毙。那长长的睫毛和头发一样是淡淡的金色,垂眸时,便能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还有挺直的鼻梁和仿佛涂抹了胭脂的嘴唇——不过即便面容精致到了极点,可他身上那冷漠的气息,却绝不会让人错认米迦勒的性别。他微微挑起下巴,投下一个冷漠的眼神,就好像能让人感到自己做出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孽。

    陈立果对着自己的脸流了一地的口水。

    系统让他流了一会儿,才“善解人意”的提醒陈立果:“这个世界,圣子终生不婚。”

    陈立果感到自己脑门儿上劈下了一道响雷,劈的他神志不清:“你说啥?”

    系统说:“终生不婚——为了保持身体和灵魂的洁净。”

    陈立果立刻说:“结了婚我也可以很洁净啊。”

    系统很温柔很温柔的同陈立果科普:“一旦破戒,圣子就会失去上神的喜爱,无法使用光明系的魔法。”

    陈立果:“……”

    系统:“儿子加油哦,嘻!嘻!嘻!”

    陈立果冷静了一会儿,才道:“所以你告诉我的意思是,一有性生活就得死?”圣子失去了光明之力,那等于亵渎神灵,然后他就可以像刚才那个被烤成马赛克的哥们儿一样去下一个世界了。

    系统说:“我是个很重视宿主人权的系统。”

    陈立果:“……”

    系统说:“但是你明白的,人权的前提是,宿主要是个人。”

    陈立果:“我不是人我是什么……”

    系统温柔的回答陈立果:“你是辣鸡啊。”

    陈立果:“……”讲道理,为什么辣鸡居然不是违禁词,难道系统那边的判定辣鸡真的是一种鸡?

    陈立果失魂落魄,感到生活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意义。

    他又往镜子里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撩开自己耳边的金发,愕然道:“为什么我耳朵上会有个耳钉??这不是上个世界伊淮送我的么?”

    系统一时间也愣住了。

    陈立果说:“这是啥情况?”那耳钉很别致,陈立果绝不会弄错。

    “可能是出了个bug。”系统说的也有点迟疑,其实上个世界的数据有点不对劲,但奈何他也找不出不对的地方,况且从总部那边反馈回来的信息也说是正常的。

    陈立果伸捏了捏耳钉,然后发现这居然是个魔法物品。

    系统道:“之前不是说了你可以带走某个世界的某样不影响其他世界的物品么,我看这东西就挺好的……”

    一说到这茬,陈立果就想起了某个他想要带走,但是最终系统没有同意的某样玉制物品,眼泪几乎瞬间盈满了眼眶,他哽咽着说:“我不要耳钉,那么细能干啥啊!”

    系统:“……”

    陈立果说:“呜呜呜,粗的不给我,非给我个这么细的,你根本不在乎我。”

    系统:“……”

    陈立果说:“爸爸再爱我一次!”

    系统实在是受不了陈立果这假哭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我去和总部反应一下,看看能不能给你点什么补偿。”

    陈立果:“好爸爸,好爸爸,你是我的好爸爸。”

    系统:“……”他是第一次遇到叫他爸爸的宿主,他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就在系统和陈立果父子情深之时,下人恭敬的敲了敲门告诉陈立果热水备好了。

    陈立果直接去了浴室。

    这一路上,他发现外面所有的人,见到他后都会低头以示敬意,就算不是仆人,而是一些主教,也都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陈立果感到了系统的恶意。上个世界的沈煜城花了几十年时间养出了一个伊淮,这个世界陈立果觉得自己穷尽一声,大概都只能和神在一起了。

    陈立果一边洗澡,一边流泪,感到自己被世界抛弃。

    洗完澡,几个侍女早已为陈立果准备好了干净衣物。陈立果穿好之后,近身伺候他的下人道:“大人,教皇大人在正厅等您。”

    陈立果微微颔首。

    下人又道:“骑士大人们刚才已经到了。”

    陈立果听到骑士两个字,总算觉得人生有了点奔头,他道:“好。”

    说完便去了正厅。

    这时候魔族还没有入侵,但各地都爆发了严重的疫病。所以上面准备让圣子去各地调查一下疫病的源头。

    原来世界的米迦勒也去了,并且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让教会在民间的声誉大涨,自己也获得了更多子民的爱戴。

    陈立果走到了大殿之中,里面已经坐了几个红衣主教和身着重甲的骑士。

    如果说教会里的主教们是最优秀的光明法师,那么皇城里的皇家骑士团,就是最优秀的战士。

    他们骁勇善战,是保护法师的最佳盾牌。

    陈立果缓步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米迦勒。”年近七旬的教皇开口道,“这次出行,你千万要注意安全,骑士团们会协助你,发现异样一定要发信回来同我商议。”

    圣子米迦勒是教皇一手养大,连米迦勒这个名字都是教皇取的,所以二人关系情同父子,非常亲昵。

    这次出行,若不是疫病已经到了一种不控制就可能亡国的地步,他也不会派出米迦勒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解决这件事。

    陈立果点头称是。

    “这位是骑士团的团长。”教皇为两人做着介绍,他道,“亚列。”

    陈立果朝着那骑士团团长点了点头。

    亚列笑道:“教皇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圣子大人的。”他长着一头亚麻色的短发,模样长得很清俊,脸蛋上还有个小小的酒窝,倒是让人无法将他和骁勇的骑士联系在一起,不过他身上的那一身看起来极为沉重的铠甲,也在表明他绝不像他的长相那样无害。

    他笑意盈盈的看着陈立果道:“圣子大人,多多关照。”

    陈立果道:“多多关照。”他虽然说着多多关照,但蔚蓝如宝石一般的眼睛里一片漠然。

    亚列看在眼里,心道这个圣子,果真同外面说的一样高傲冷漠。

    教皇道:“今天你们就在教会里好好休息一晚,我已备了好酒好菜为各位送行。”

    亚列笑着道谢,陈立果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晚宴时,亚列拿了酒去敬陈立果,陈立果却道:“抱歉,我不能饮酒。”

    亚列挠挠头,看着这个很是不近人情的圣子,道:“不好意思,我以为圣子大人只是不近美色……”

    陈立果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还是给了亚列这个面子,他举起手里的清水,道:“以水代酒。”

    亚列又笑了起来,他道:“谢谢圣子大人赏脸。”他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第二天,众人便出发了。

    因为路程有些远,怕耽搁时间。所以陈立果也就没坐马车,而是选择和骑士团一起骑马出行。他将白衣换成了一身劲装,及腰的金色长发也简单的束了起来,看那英姿飒爽的模样,若不是手上一点老茧也没有,恐怕其他人也会觉得他也是骑士中的一名。

    亚列之前一直担心圣子的身体会不会太过孱弱,但看到这个模样的陈立果,他心中的担心彻底放下了。

    不得不说,能见到不同世界的不同美景,大概是穿越者最棒的享受。

    本来还沉浸在,要么搞基要么死的悲伤中的陈立果,在出城看到了各种美丽的景色后,沉重的心情也终于轻松了些。

    他深深的爱上了大自然,对系统严肃道:“我感到了之前的浅薄,人生还有那么多的美景,我为什么要拘泥于*的快感。”

    系统:“……”

    陈立果说:“为什么要一直躺在家里了,你要是多出去走走,多到处看看,就会发现……”

    系统:“……”

    陈立果说:“还是躺在家里比较爽,唉……”

    系统一脸漠然的心想我早就该猜到陈立果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这时候的大陆还没有魔族和死灵,所以除了一些大型的妖兽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危险。其实凭借陈立果的实力,就算没有这十几个骑士,他也能安全的到达疫病地点。

    只不过教皇不放心,硬是给陈立果找了外援。

    走了十几天的路程,就在陈立果以为他们会安然无恙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那天众人正在丛林里赶路,突然听到了窸窸窣窣的生意。

    亚列比较有经验,第一时间就指出了是魔兽,只不过他的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道:“圣子大人,您就在这里等我们吧,我们处理了便过来。”

    陈立果觉得莫名其妙,道:“我同你们一起去吧。”

    亚列表情有点纠结,他道:“这……”

    陈立果说:“怎么了?”他发现他说完这话,周围的人表情都有些扭曲,其中一个还脸红了。

    亚列无法向陈立果解释,只能无奈道:“好吧,但是……这魔兽,有点特别。”

    陈立果这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亚列和周围的骑士们会是这种反应,等到跟着亚列看到了魔兽的模样时,终于领悟了原因。

    因为这魔兽……实在是……太黄暴了。

    一个男人被无数的藤蔓悬挂在半空中,眼睛虽然睁着,但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暧昧的水声和时不时发出的呻/吟都让陈立果和系统倒吸一口凉气。

    陈立果:“好怀念!”

    系统:“……”这魔兽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

    亚列看着他家的圣子大人耳根泛起了一点嫣红,漂亮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他有点想笑,但又只能忍住,装作正经的催促其他也在偷偷观察圣子的下属:“还不快把人救起来。”

    “是是是。”听到自家老大在催促,其他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看了,赶紧拔剑把藤蔓砍了个稀巴烂。

    那个被藤蔓那啥的可怜人直接掉在了地上,他满脸通红,蜷缩成一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可怕的粘液。

    陈立果撇眉,他道:“给他找件衣服穿吧。”

    亚列道:“现在……还不行,得等等。”

    陈立果说:“为什么?”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着藤蔓的厌恶,还有一丝丝不明显的羞恼。

    亚列干笑几声:“他身体里还有那魔兽的种子。”

    陈立果:“……”

    然后陈立果神志不清的看着那人把种子排出来,然后亚列给那可怜的大兄弟披上了一件衣服。

    陈立果艰难的说:“好像身体被掏空。”虽然他说这句话说了很多次了,但唯独这一次,说出的语气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体会。

    系统眼前一片马赛克,也感到储存卡好像被掏空。

    陈立果对系统说:“这就是你选的世界,看看,啧啧啧,根本不符合社会主义的八荣八耻。”

    系统:“……”

    陈立果说:“唉,心疼你。”

    系统和陈立果一样灵魂出窍,感到世界只剩下了黑暗。

    被魔兽抓去的人,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在神志恢复之后,他整个人都羞愧欲死,结结巴巴的描述了自己的经历。

    说他是个小村庄的药师,因为村里有人生病,所以来森林里寻找草药为村民治病。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遇到这种低等魔兽,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中了毒。

    他说这些内容的时候,结结巴巴,断断续续,整张脸都涨的绯红,显得很不好意思。

    这些骑士团也是见过大世面的,拍着这兄弟的肩膀安慰他,说都是男人,其实也没啥,爽了就行。

    陈立果再一次感到这个骑士团的豪放。

    亚列似乎看出了陈立果的窘迫,安慰他道:“我们以前出任务的时候,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魔兽,这种低级魔兽遇到过很多次了,所以也不觉得奇怪。”

    陈立果脑子理反复回荡那句:遇到过很多次了,很多次了,多次了,次了。

    亚列见陈立果紧皱眉头,眼里浮出些许笑意,他道:“圣子大人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陈立果道:“嗯。”米迦勒从小便在皇城长大,几乎没有出过皇城的门。

    亚列笑道:“那可是还有很多景色等着圣子大人去看呢。”

    陈立果听到亚列这句话,从到这个世界就一直低落的心情突然就澎湃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他不止可以有炮/友,他还可以有魔兽。

    人生充满了希望,只要你愿意,马赛克就永远陪着你。

    陈立果:“系统,我已经感觉到了你的良苦用心,谢谢你。”

    系统:“???”这王八蛋又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了?

    那个可怜的药师名叫奈尔森,虽然亚列他们都安慰他没事儿,但他显然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因为那魔兽的液体好像有一定的毒性,奈尔森连着几天的状态都非常糟糕——陈立果甚至能看到有液体从他裤脚流下来。

    最后还是亚列看不过去,找到陈立果,委婉的说:“圣子大人,你能不能使用净化术,帮助奈尔森解一下那魔兽的毒?”

    陈立果道:“可以解?”

    亚列说:“当然可以。”

    陈立果点点头,走到了有气无力的奈尔森面前。

    奈尔森这几天被折腾惨了,特别是晚上,他看到陈立果还是勉强站起来叫了声:“大人。”

    陈立果没同他说话,而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美丽的光晕从陈立果的手指倾泻而出,奈尔森感到身体一松,几天来一直困扰他的某个部位终于恢复了正常。

    “大人,谢谢你!”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欣喜,奈尔森一把抓住了陈立果的手。

    陈立果眉头微微一皱。

    奈尔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不合适,干笑几声道:“抱、抱歉,我太激动了。”他松了手,低下头。

    “没事。”陈立果说,“感觉好些了么?”

    奈尔森点头道:“好多了!”

    陈立果心中松了口气,转身走了。

    亚列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待陈立果走后,他才笑着对奈尔森道:“虽然圣子看起来冷冰冰的,但也是个好人,不用太怕他。”

    奈尔森心中苦笑,暗暗道我哪里是怕他,我是担心自己会不会把他弄脏……

    救了奈尔森又过了几天,一行人这才到了村庄。

    此时村庄之中因为疫病已是狼藉一片,陈立果甚至还看到几具没有掩埋就这么摆放在路边的尸体。

    奈尔森见到惨景,眼泪直接落了下来,他跌跌撞撞的边跑边喊:“圣子大人来啦,圣子大人来了,还有人么?还有人么?”

    村庄内一片寂静,许久之后,才走出来几个面色憔悴的人,见到奈尔森均是道:“你终于回来了,你的妹妹,快要不行了……”

    奈尔森一听,眼泪掉的更加厉害,他转身跑到了陈立果面前,跪下哀求道:“圣子大人,救救我们吧!圣子大人!”

    陈立果点头,取出了自己的法杖。

    一段简短的咒语后,法杖之上涌现出些许金色的光点,犹如雨水一般洒落在了村子的四周。

    这些光点落下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空气都跟着变得清新了起来。

    奈尔森进了屋子,看到他垂死的妹妹脸色恢复了红润,见到他进屋,妹妹还开心的叫了一声哥哥。

    奈尔森的眼泪落了下来,他说:“感谢上神,感谢圣子……”

    亚列见到此景面色却并未放松,这么个小村子里的疫病都如此严重,很难想象离这里稍微近些的大城镇该是何种惨状。

    亚列道:“圣子大人,我们恐怕不能在这里休息了。”

    陈立果点点头:“直接走吧。”早到一天,说不定就能多救几十条人民。

    亚列道:“走吧,连夜赶去岩城。”

    奈尔森见到他们要走了,道:“祝福你们,圣子大人,祝你们一路平安。”

    陈立果朝着他微微点了点头,便看到奈尔森的眼睛好像天上的星辰一般闪亮,他说:“圣子大人,您就是天神派下来使者,为了拯救我们而存在——”他说着,跪下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亚列道:“走吧,大人。”

    陈立果没有再耽搁,扬鞭抽了马臀,和亚列的骑士团一起飞奔起来。

    岩城离这里很近,连夜赶路,不过三天就到了。

    这三天里众人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陈立果本来想用治愈术帮他们恢复一点体力,去被亚列拒绝了,亚列道:“我们都习惯了奔袭,大人你只要保证自己的状态就好。”

    陈立果露出不太赞同之色。

    亚列说:“圣子大人,城里还有很多人需要你的神力,不用把珍贵的神力浪费在我们身上。”

    陈立果听到他都这么说了,也只好作罢。

    不得不说,亚列他们骑士团的体力着实惊人。

    几天赶路,连带着前几日,这队人几乎快要一周没有好好休息了。但他们还是精神满满,完全看不出一点疲惫之色。

    守城的士兵看到陈立果一行人时,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之色,他们几乎以最快的速度为骑士团开了门,然后狂奔过来迎接。

    陈立果一进到城里就感觉到了黑沉沉的病气。

    他是光明系的法师,所以对这些负面的东西比较敏感,他道:“情况怎么样?”

    守城的军官摇着头道:“城里有一般的人都……”

    陈立果说:“你们称有多少人。”

    军官道:“常驻人口大概有四五万,但有很多流动人口。”

    陈立果点点头,取出了法杖,道:“把病人全部转移到广场上”

    军官应了一声,赶紧去下达命令,这时候城主才姗姗来迟——还是被人抬来的,他脸色蜡黄,不断的咳嗽,见到陈立果道:“大人,您终于来了,大人……”

    陈立果这次没有用手指碰他,而是隔空使用了净化术,这样效果没有奈尔森那么好,但也足够治愈疾病了。

    果不其然,陈立果使出治愈术后,城主的脸色迅速好转,他甚至感到自己好像瞬间换了一具身体,充满了力量和活力。

    “圣子大人!救救您的臣民吧!”这城主病一好,就跳下担架想要抱住陈立果的大腿,但亚列及时的阻止了他的动作。

    城主也不介意——直接换了个抱大腿的对象,他抱着亚列道:“骑士长大人,你们若是再来晚些,就只能看见一座死城了啊!”

    亚列被城主的动作搞的头皮发麻,他道:“你快点叫他们把病人聚集到广场上。”

    城主点点头,这才不太情愿的松开,他说:“好,好,我这就去。”

    他一步三回头,很是舍不得的离开了。

    亚列见陈立果眼神里有些不愉,安慰道:“大人,你要习惯,这些人都当你是救世主。”

    陈立果敛了表情,恢复了平日里冷淡的模样,他道:“嗯,我们去广场吧。”

    从城门口到广场,不远的路程却已能看出这座城邦凄惨的情况。

    陈立果在广场等了几个小时,便看到几乎是整个广场上,都放满了病情严重的病人。这些人有的还能呻/吟,有的却几乎是奄奄一息了。

    这么多疫病,如果使用咒语来治愈恐怕要花费不少神力,陈立果想了想,便干脆用圣水和符纸,在广场中央画了一个阵法,然后往阵法里注入了自己的光明神力。

    神力注入其中,阵法散发出柔和白光,这白光逐渐扩散开来,将整个城邦都笼罩在里面。

    疫病一点点被神光赶出人的身体,最后消失在一片光晕之中。

    陈立果闭着眼睛,鼻尖上冒出一点汗滴。

    此时虽然广场上有上万人,但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陈立果穿着一身刚换好的法袍,站在广场中央,他的金色长发随着阵法运转,缓缓的浮在半空中,圣洁的光晕由他面前蔓延,此时的他,就好像一个从天上落下的天神,以一己之力,挽救万人性命。

    一切结束之后,陈立果关闭了阵法。

    他的脸上带了点汗水,面色也比之前略显的有些苍白,但背脊依旧挺的笔直。

    除去疫病的民众们恢复了活力,有人开始带头高呼圣子,陈立果眼里浮了些笑意,却没有说话。

    亚列看到众人情绪高涨,叫大家先别激动,回去把好好休息,记得把死去的人的尸体火化了,免得再引起新的疫病。

    亚列看出陈立果有点累,待治疗结束之后,就带他去了一个旅馆,还给他准备了热水让他好好休息。

    陈立果没有推辞,应了亚列的好意,洗了个热水澡后,又安安静静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来不及庆祝,他们就又要去下一个城邦了。

    岩城的城主还在挽留,说民众们为陈立果准备了庆祝晚会,让他们在城里休息一晚上再走。

    但陈立果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他道:“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

    话已至此,城主也不好再多留,只是岩城的人民都深深感到了圣子的威能,觉得圣子是上天赐予他们最好的礼物。

    陈立果高冷的上了马,背对着冲他投来仰慕敬佩尊敬等等等一系列目光的民众们,缓缓的出了城。

    亚列道:“圣子大人,接下来去哪个方向?”这附近都有城邦,但选择方向却是个问题。

    陈立果观察了一下天空,道:“去西南方吧。”那里的病气最浓,况且找到疫病的源头,才是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亚列点头称好,于是一行人朝着西南方赶了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