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九)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沈煜城对沈家除了沈父之外的人,实在都没什么深情厚谊。

    当年沈父因为意外去世,沈煜城独自一人撑起了他们家,在这种危急关头,沈家人不想着如何帮沈煜城一把,反而想尽办法想在沈家这块肥肉上咬上一口。然而他们唯一没想到的是,当时只有十几岁的沈煜城,竟是硬生生排除万难,从那最艰难的时候熬了过来。

    沈耀光高龄已经七十多了,但人的精神不错,从外表看起来不过六十几的样子。

    他一进到屋子里,就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现如今不肯讨好沈煜城的人,早就不在沈家了。

    沈耀光道:“煜城啊,好久没看到你啦。”

    陈立果表情里带了点厌烦,但他现在根本无法接触到其他人,所以听听沈耀光说话,也未尝不可。

    沈耀光笑的尴尬,他道:“煜城啊,听说你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陈立果不回他,倒是伊淮道了句:“已经好了。”

    沈耀光尴尬的笑着,他道:“煜城,好了就是好事啊,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小鹏今年大学毕业……”

    陈立果已经知道他接下来的话了,小鹏是沈耀光的孙子,陈立果见过几次印象不深,但隐约记得,小时候他曾经甩脸色给伊淮看,后来自己当中发了火,才有所收敛。

    陈立果道:“好啊。”

    沈耀光一愣,随即喜道:“谢谢煜城啦,哎呀,又麻烦你了。”

    两人才说了这么几句,伊淮就轻声道:“先生才回来,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少想些事情才好。”

    那沈耀光也是个懂事的,赶紧点头说自己有事先走,不打扰沈煜城休息。

    陈立果面无表情的看着沈耀光走了。

    伊淮在沈耀光走后,从身后轻轻的拥住了陈立果,他的语气竟是有些委屈,他道:“先生忘记了,沈耀光的孙子欺负过我么。”

    这小子,果然是记仇。

    陈立果垂了眸子,不咸不淡的哦了声。

    伊淮爱极了他的先生,他喜欢先生白皙的肌肤,略微有些长但依旧足够柔软的黑发,还有那淡淡的透着薄红的耳朵。

    他看着看着,竟是没忍住,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那耳廓。

    陈立果浑身一僵,咬牙切齿道:“你做什么!”

    伊淮温柔道:“先生,我等了那么多年了,就今天好不好?”

    陈立果哪里会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意思——十年磨一炮,他等的花儿都谢了。

    然而陈立果面上却冷漠如冰,对着伊淮吐出二字:“畜生。”

    伊淮闻言却是地笑起来,他说:“我就是喜欢先生骂我。”

    陈立果神色越冷,他直接站起来甩开了伊淮,回了自己的房间。

    伊淮看着陈立果的背影,轻轻的抿了抿唇。

    陈立果一天都没出卧室,连午饭都是佣人送进去的。

    他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从书架上取来的书,伊淮走进去的时候一句话便是:“先生进屋吧,外面冷。”

    陈立果不说话。

    伊淮口中微叹,弯下腰便想要将他抱起来。

    然而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沈煜城被自己悉心培养的手下这般对待,再怎么也忍耐不住内心澎湃的火气,一把将手里的书砸到了地上,直接和伊淮动起手来。

    按理说伊淮这么年轻,本该是缺了些实战经验,但他的一招一式却让陈立果有点惊讶——伊淮的招式动作,竟是像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

    伊淮不想伤了陈立果,于是打到激烈的时候,陈立果前脚踹碎了椅子,后脚却猛地感到身体一僵,全身都动不了了。

    伊淮直接弯腰,小心翼翼的将陈立果抱起。他的神情无比的神圣,好似一个孩子终于拿到了渴望已久的糖果,想要立刻全部吃掉,可是又害怕吃的太快,不能好好的品尝它的味道。

    陈立果全身都没力气,他惊愕于自己身体的变化——伊淮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才让他竟是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就在陈立果思考之际,伊淮已是走到了卧室里,轻轻的把陈立果放到了床上。

    “先生。”伊淮的眼神是痴迷的,里面浓郁的情感,几乎快要化为实质从眼眶里流出来,他轻抚着陈立果的脸颊,道,“先生,我好爱你。”

    陈立果语气之中是压抑不住的愤怒,他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舍得对先生做什么呢。”伊淮这还委屈上了,他凑到陈立果耳边,以一种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当然是彻底的拥有先生了。”

    他说完,便低头吻住了陈立果的嘴唇。

    这是一个深吻,陈立果无法挣扎,几乎就要溺毙在这一个吻里。

    伊淮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陈立果的唇,看着那粉色的唇瓣,变成了鲜艳的红,陪着陈立果白皙的肌肤,真是格外的诱人。

    伊淮说:“先生,你好漂亮。”

    陈立果心说算你有眼光,但面上怒色更甚,他说:“伊淮,我若是真的敢做,我就杀了你!”

    伊淮闻言,居然笑了起来,他说:“可是先生的第一次,就是我拿走的啊。”

    显然是想到了那一个糟糕的晚上,沈煜城的脸色瞬间白了下来。

    伊淮说:“先生的皮肤白,我喜欢黑色的床单。”

    沈煜城几乎咬碎一口牙,他说:“伊淮——那天竟然是你。”

    “自然是我。”伊淮冷漠道,“我怎么会容忍其他人占了先生的身子,其他人,就算是碰一下也不行——”所以安格斯才会死的那么快。

    沈煜城低低道:“滚!”他似乎已是愤怒到了极点,眼圈居然有些发红。

    伊淮看了心疼,亲亲沈煜城的眼睛,他说:“先生别气,你一生气,伊淮心里就难受。”

    陈立果已经在心里为伊淮鼓掌鼓的手都肿了,他对系统说:“看看,看看,这就是我养出来的!多懂我!”

    系统:“……”

    陈立果说:“我要的不是浮华的金钱,而是这种灵魂的契合。”

    系统:“灵魂?”

    陈立果:“粗又长的灵魂。”

    系统:“……”

    伊淮还在道:“那晚我去的时候,先生身上已经没有衣服了。”他至今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当时的景色。

    陈立果说:“伊淮,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伊淮痴痴的笑着,他说:“得不到先生,才是最让我后悔的事。”

    然后他吻了吻陈立果的颈项,然后轻轻的在陈立果的喉结上咬了一下,口中嘟囔道:“好想把先生从上到下都亲遍。”

    先生的脸色却已难看到了极点,他说:“畜生。”

    伊淮说:“既然先生都说我是畜生了,那我便不委屈自己了。”

    然后他就把陈立果从上到下,由内而外舔了个爽。

    第二天陈立果从床上爬起来抽烟。

    距离上一支事后烟,已经足足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上个世界的医生还是个不抽烟的洁癖。

    陈立果吐了口烟圈,眉宇之间是一片沧桑,他道:“那时我还年轻,就看出了这小子天赋异禀,骨骼惊奇,必定是练武奇才。”

    系统:“……”

    陈立果说:“我力排众议,将他带回家中细心教养,就是看中了他这样的潜力,我果然有远见!”他说完还大笑三声。

    系统在一片寂静中死去。

    伊淮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他的先生坐在床上抽烟。

    先生的嘴唇略微有些红肿和破损,靠坐在床头,漂亮的手里夹着一根烟。他的神色之中,全是倦怠和冷漠,烟雾从他的口里缓缓吐出,氤氲了他的面容。

    这个模样的沈煜城,简直就像是随时随地乘风归去的神仙一样,伊淮心中一紧,上前几步。

    陈立果听到伊淮的脚步声,却动也不动,好像根本没看这个人一样。

    伊淮说:“先生。”他在陈立果身边坐下。

    陈立果的烟燃了一半,然而他却不打算继续抽了,他的余光瞟了伊淮一眼,下一个动作竟是染着的烟头直接按在了伊淮的手臂上。

    火焰和皮肤接触,散发出肉烤焦的味道,这本该极痛,可伊淮却动也不动,面色如此常,口中还在轻轻道:“先生别气了。”

    陈立果这才吐出一个字:“滚。”他的声音还是哑着的,昨晚到后面他已是意识模糊,开始不自觉的求饶了,然而伊淮根本不打算住手,直到陈立果彻底的晕过去,他才结束了一切。

    伊淮听到陈立果的声音,眸子微微暗了暗,也不知识想到了什么。

    陈立果说:“我不想看见你。”

    伊淮并不介意陈立果的冷漠,他从怀里取出一盒药,递到了陈立果的面前,他道:“先生,这是医生留下的药。”

    这药想也知道用到哪里,陈立果顿时怒了,他一伸手直接重重的扇了伊淮一耳光,道:“伊淮,我待你不薄,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伊淮头被打的骗了过去,嘴角也溢出一丝血迹,他慢慢的转头,然后靠近了陈立果。

    陈立果被他的动作弄的微微往后靠了靠。

    伊淮说:“可是先生到最后,不是也很喜欢么?”

    陈立果眼睛里喷出愤怒的光。

    伊淮说:“虽然叫我轻些,但手也把我搂的特别紧呢。”

    陈立果说:“滚出去!!!”

    伊淮眼神平静的笑了笑,将药膏放到床头,他道:“先生记得好好用药。”

    他说完就走,倒也是十分的干脆。

    陈立果心中一片凄凉之色,他颤抖着拿起了那药,对着系统说了一句:“这药怎么用啊,他都不告诉我。”

    系统:“……”

    陈立果说:“还是进口的,妈的说明书都看不懂。”上面全是法文,文盲陈立果就认识几个单词。

    陈立果说:“他绝对是故意的。”

    系统说:“你会不知道这药怎么用?!”

    陈立果本来该知道的,但是这药把,长得像胶囊又像栓剂,他研究了半天,决定还是塞下面。

    系统说:“这会儿你知道了?”

    陈立果说:“我不知道啊,但是总比该用在下面的药我拿来吃了的强嘛……”他记得他当医生的时候,就见过这种把用在菊花的药吃掉的勇士。

    伊淮在监视器里看着陈立果给自己上药。

    他看着陈立果脸上的屈辱,看着陈立果眸子里的盈盈水光,只觉得心中有把火在烧着,烧的他脑袋发炸,恨不得冲进去再次狠狠的占有他的先生。

    沈煜城在伊淮的心中就是个神,有一天将神拉下神坛,锁在自己的身边,这种亵渎神灵的快感,几乎摧毁了伊淮的神志。

    他甚至觉得,若是沈煜城对他的态度柔软一些,他或许就会放弃对他禁锢。伊淮害怕沈煜城恨他,却又渴望得到他,这两种念头不断的交织,最后因为意外因素终于失去了平衡。

    伊淮把头抵在监视器上,低低的唤了一声:“先生。”

    陈立果上好药之后,就假装自己是咸鱼然后瘫在床上。

    系统最近又恢复了安静如鸡的样子——事实上陈立果只要有性生活,他都会安静如鸡。这个世界系统爽了前十几年,目前看来,剩下的十几年是要留给陈立果浪了……

    系统内心毫无波动,因为他已经死了。

    伊淮知道陈立果在生气,所以也没有故意来刺激他。

    接下来的饭都是佣人送来的,陈立果也没有委屈自己,全都吃了。

    陈立果本来以为伊淮那怂小狗的性子,怎么着也要过几天才敢来见他,没想到晚上的时候,伊淮居然厚着脸皮来了。

    还趁着陈立果睡觉爬上了床,陈立果醒来后就想一脚把他踹下去,却不料伊淮死死的抱住了陈立果,还把头埋在他的颈项之间,嘟囔着:“先生好冰。”

    的确,陈立果睡了这么久,被窝都是冷冰冰的。

    伊淮到底是个年轻人,身体热的简直好像是个大火炉,陈立果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被伊淮从身后抱着,的确很舒服。

    伊淮说:“先生,你睡吧,我今天不动你。”

    陈立果咬着牙:“滚出去!”

    伊淮说:“先生……”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软软的撒娇,这种语气,陈立果几乎是从未听过,这一听心就软成水了。不过陈立果的心软了,沈煜城的心可是硬得很,他冷冷道,“你不怕我晚上杀了你?”——这是沈煜城干得出的事。

    伊淮说:“先生这么累了,就好好睡一觉吧。”

    陈立果本来还想说什么,然而在听了伊淮的这句话后,他竟是瞬间就陷入了沉沉的深眠之中。

    一夜无梦。

    结果第二天陈立果醒来的时候,伊淮还在睡。

    陈立果的头在他的手臂上躺了一晚,估计他的手已经麻的不像样子了。

    陈立果从床上坐起来,整个人都有点那种: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躺在这里的茫然。

    伊淮也醒了,凑过来亲了亲陈立果的背,他说:“先生不多睡一会儿?”

    陈立果这才慢慢找回状态,他没有回答,直接下了床。

    伊淮就躺在床上欣赏陈立果穿衣服。

    这几年虽然一直在治病,但是陈立果的锻炼的日常锻炼却没有落下。他的身材依旧修长,虽然不像伊淮的肌肉那般坚硬,但也能看得出充满了爆发力。然而到底不是天天拿着刀看场子的时代,陈立果的肌肤多了一种柔软的味道,再配上他白皙的肤色,反而更像杂志里引人眼球的模特。

    伊淮看的一饱眼福。

    也不知是不是伊淮的恶趣味,他给陈立果准备的衣服,全是黑色的衬衫和卡其裤——和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穿的一模一样。

    陈立果把伊淮当成空气,直接推门而出。

    伊淮有点挫败的叹了口气,嘴里嘟囔:“先生本来就很喜欢……为什么要这样呢。”

    昨天家里的佣人就被全部遣散了,空荡荡的别墅理就只有伊淮和陈立果。

    陈立果下楼随便找了点东西填肚子,伊淮这才慢悠悠的从楼下下来。

    “我要出去看看。”即便此时是伊淮的阶下囚,陈立果的语气和气势都不曾有一丝的弱势。

    伊淮道:“好,先生想去哪里?我来安排。”

    陈立果道:“先去看看c公司吧。”

    c公司是他旗下的灰色产业,占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哪知伊淮却道:“c公司已经破产了。”

    “嗯?”陈立果愣了。

    伊淮轻轻道:“先生,我们现在所有的产业都是合法的……”言下之意便是,沈家彻底洗白了,是正经生意人了。

    “你怎么做到的?”这才两年时间,就算伊淮是个天才,也不能轻易的解决掉困扰了陈立果十几年的问题啊,但陈立果也清楚,伊淮不是个喜欢撒谎的,他说解决了,那就是真的解决了。

    “我自有我的法子。”伊淮笑道,“不如我们去看看又菱?”

    提到沈又菱,伊淮明显感觉到陈立果整个人锋利的菱角瞬间软化了下来,他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酸涩,道:“先生就只喜欢又菱。”

    陈立果差点脱口而出傻孩子我也喜欢你啊——但是他好歹忍住了,还露出冷笑:“难不成我还喜欢你?”

    伊淮说:“我不管,我就要先生喜欢我。”

    陈立果恨的牙痒痒,简直想去咬伊淮一口。

    伊淮说:“我都等了先生这么久了——谁都没有我等的久。”

    他这么说着,陈立果竟是从他的面容之上看出一点娇憨之色。陈立果一愣,差点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他以前一直觉得伊淮没什么表情,现在看来,他哪里是没有表情,只是不想情绪外露而已。

    这会儿正好在放寒假,沈又菱又和伊淮吵架,所以没有住在家里。

    但伊淮带着陈立果去了沈又菱的住所,发现开门的人是个裸着上身的男人时,陈立果积攒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

    那男人依旧长得不错,还认识伊淮,道:“有事么?又菱还在睡觉。”

    陈立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他进了屋子。

    沈又菱住所的条件还是不错的,看得出伊淮也没有在物资上委屈她。

    陈立果走在前面,伊淮跟在后面——他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可眼神里已然透露出些许幸灾乐祸的味道了。

    “沈又菱。”陈立果敲了敲卧室的门。

    “爸?你怎么来了?”沈又菱听到陈立果的声音就慌了,赶紧来开了门。

    她一开门,陈立果就发现她脑袋上的进度条又往前走了几格,看来这小妮子是过的挺开心的。

    陈立果说:“沈又菱,我出国治病,你就是这么背着我胡搞乱搞的?”

    “爸!!”沈又菱穿着睡衣和陈立果撒娇。

    陈立果冷着脸没说话。

    沈又菱看见她爹的表情,赶紧想要岔开话题,于是她非常大声的问了句:“爸,你嘴唇怎么破了?”

    陈立果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更黑了。

    沈又菱也不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纯洁了,她越看越不对劲,道:“爸,你是准备给我找个新妈妈么?她也太狂野了吧……怎么耳朵后面都是草莓印。”

    陈立果心说我要是把鞋脱了你会发现我脚趾上都有牙印,他几乎有些恼羞成怒的说:“到底是为在问你还是你在问我?”

    沈又菱赶紧摆明态度,说:“爸。你问吧问吧。”

    于是陈立果把沈又菱好好教训了一番。

    其实这几年除了不能见陈立果之外,沈又菱也过的不错。伊淮想要洗白沈家产业,自然有人不乐意,所以便有人开始把主意打到沈又菱身上。

    但伊淮一次也没有让沈又菱陷入危险之中。

    他保护着沈又菱,让她安安静静的读书,安安静静的谈恋爱,自己则挡下了所有的风雨。

    陈立果感觉得到沈又菱的幸福——她是真的很喜欢她的男朋友,甚至有了结婚的打算。

    陈立果问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去扯证。

    沈又菱嗫嚅着说准备下个月去。

    陈立果说:“所以我不来问,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对不对?”

    沈又菱道:“爸,我这不是怕你生气么……”

    陈立果看着沈又菱,目光有些复杂,他已经深深的感觉到沈又菱是不适合参与进沈家这些事情的,虽然她成长了许多,可是到底是被宠着长大的,如果就这么让她参与进来,恐怕会被那些人吞的骨头都不剩。

    而且最最重要的,她的命运完成度在往前涨。

    陈立果光看这个,就明白她此时是幸福的。

    沈又菱的男朋友直到陈立果要走的时候,才出来打了个招呼,他叫了声伯父。

    陈立果便说:“好好待又菱。”

    那男人点点头。

    陈立果说:“我们回去吧。”

    伊淮说好。

    二人走后,沈又菱坐在沙发上发呆,她说:“我为什么感觉爸爸笑的时候,像是在哭呢。”

    男朋友说:“他大概是舍不得你吧。”

    “而且好奇怪。”沈又菱说,“爸爸已经很久没有找过女人了……为什么一回来……而且他还被伊淮限制了行动。”

    男朋友的表情有点纠结,似乎在思考自己该不该说一些话。

    沈又菱说:“总觉得,爸爸不开心。”

    男朋友摸摸她的头,低低的道了句:“那个伊淮,和你爸爸是什么关系?”

    沈又菱说:“他是我爸爸从小养大的……之前爸爸去治病,就是他在管沈家,他还不让我和爸爸见面……怎么了?”

    男朋友迟疑的说:“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伊淮……对你爸存着些……不该有的心思?”沈又菱的注意力全在沈煜城身上,他反而注意到了伊淮的异样,伊淮那种眼神,是个男人都清楚怎么回事。

    沈又菱闻言强笑道:“不、不会吧,太可笑了——”然而她说完这句话,却想起了刚才在沈煜城身上看到的那些痕迹,脸色瞬间白了下来。

    “又菱?”男朋友说:“你没事吧?”

    “不、不可能的——”沈又菱瞪大眼睛,面色惊恐无比,“他们怎么会,爸爸,爸爸是被强迫的!”

    她说着就想追出去,却被男朋友拉住了,男朋友道:“你先冷静下来,就算这么出去问,也问不出结果的!”

    沈又菱这才回神,她再此回到沙发上坐好:“对,你说的对……”必须得冷静,才能搞清楚一切。

    陈立果的精神有点疲惫,早上用的栓剂在他的身体里化开,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伊淮憋了那么多年,要他节制简直就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开了荤的这几天,伊淮恨不得把陈立果撕开了一块块的吃进肚子里。

    陈立果一把老骨头都要被折腾散了。甚至出现了自己会死在床上的错觉——这种感觉只有在末日那个世界的时候出现过,问题是那时候的陈立果还有泉水可以解决一下身体的疲惫,现在却只能硬撑着。

    于是一周之后,陈立果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

    陈立果哇哇大哭,和系统忏悔,说他知道错了,请求总部支援。

    系统说:“色字头上一把刀,施主早些领悟该有多好。”

    陈立果说:“……”一周没说话,这系统还行不行啊。

    系统说:“我可以在你行那龌蹉之事时,在你脑袋放金刚经以达到净化灵魂的作用。”

    陈立果说:“能说的通熟易懂一点吗?”

    系统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精神阉割法。”

    陈立果:“……”算了还是再忍忍吧,这系统还真是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啊。

    伊淮进来的时候,看见陈立果在发呆。

    他轻轻的叫了声:“先生。”

    却见陈立果眼神里竟是流出几丝恐惧。

    伊淮说:“先生,你别怕我,今天不做。”昨天医生才来了,和他说再继续做也不用叫医生,直接拖出去埋了就行了。

    伊淮虽然有点不乐意,但也知道劳逸结合——这要是让陈立果知道了,估计会指着他鼻子骂滚你娘的劳逸结合。

    伊淮说:“先生想不想出去走走?”

    陈立果低低道:“不去。”他根本动不了。

    哪知伊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变魔术一样的变出了一个轮椅,然后笑眯眯的说:“先生,我推你出去好不好?”

    陈立果冷冷道:“我不想去。”

    伊淮说:“可是外面下雪了……”这座城市下简直是奇景,伊淮印象之中,只记的他小时候下过一次。

    陈立果依旧表现出了抗拒。

    然而伊淮却转身去取了陈立果的大衣,道:“先生就依我一次好不好?”

    陈立果心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好好好,依你依你。但是脸色还是阴沉着,看着伊淮把衣服披到他的肩膀上也不曾动一动。

    伊淮说:“我最喜欢下雪了。”

    陈立果就听他胡吹,他记得伊淮这小混蛋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天,因为一到冬天伊淮就会皮肤干燥甚至皲破流血——擦再多保养品都没用。

    今年伊淮肌肤上也有破口子,不过身上不严重,几乎都是在手指耳朵嘴唇这些地方——所以从外表上来看,陈立果和伊淮居然出奇的一致,都是一副被人打了的模样。

    外面雪下的不大,但地上已经积起了一层。

    伊淮推着陈立果走在外面,陈立果坐在轮椅上,感觉自己是个韩剧里病入膏肓的病人,看着树梢上仅剩的叶子,简直想说出一句:叶子落下的时候,大概就是我生命结束的时候——之类的台词。

    陈立果说:“啊,这雪,这风,这树叶!”

    系统:“……”

    陈立果说:“真是——好,漂亮啊。”

    系统:“……”

    陈立果说:“我的,生命,也被,这,雪景,净化,了。”

    系统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陈立果:“真他妈的冷也不知道伊淮这龟孙大冷天出来嘎哈。”

    系统:“……”

    陈立果说:“你想说脏话吗?”

    系统说:“想。”

    陈立果说:“嘻嘻嘻,可是你不能说,我能说,嘻嘻嘻,*youman~”

    系统:“……”干你爸爸。

    伊淮看着陈立果凝视着树梢上的叶子,眸中神色一片黯淡,不由的心中一惊,他道:“先生。”

    陈立果和系统飙脏话飚的正开心,被伊淮这么而叫的差点没把脏话说出口。

    伊淮说:“先生,你在想什么?”

    陈立果心说我在想系统什么时候回自爆。

    伊淮说:“我知道你想离开我。”

    陈立果心道,不不不不,大兄弟你想多了,按照系统天天念经的这个尿性下个世界我估计会变成草履虫几亿年后才能进化人类——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伊淮说:“但是不行。”他握住了陈立果冰凉的手,说,“你不能离开我。”

    陈立果被伊淮浓烈的感情感染了,觉得自己再次充满了力量,能在这纯白的世界里打上圣洁的一炮。

    伊淮说:“先生,无论你去哪儿,我都会来找你的。”

    陈立果此时的思维已经炸成了天边的一朵烟花,所以他听到伊淮这句话时,完全没有多去想其中隐藏的含义,想的最多的是:别来了,草履虫没菊花,来了也是白来。

    伊淮看着陈立果眸子里的光黯淡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才让他的先生有了这么激烈的情绪波动。

    陈立果说:“伊淮,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伊淮说:“嗯。”

    陈立果说:“所以,你好好待沈又菱。”

    伊淮本以为陈立果是想让自己放过他,却没有料到陈立果突然提起了沈又菱。

    伊淮说:“我当她是我的亲妹妹。”

    陈立果心中你还当我是你干爹呢……嗯,干爹?这个称呼是直接将他的用途直接描述了出来么?

    干爹,干爹,爹是用来……

    陈立果顿时被自己的思考路线吓到了,他觉得自己再也回不到当初的纯洁,要知道他当时听一个黄色笑话都要反映三天才能反映过来,至于现在——人家才说一句话,他就知道人家要将的黄色笑话内容是什么了。

    伊淮说:“我会让先生幸福的。”

    陈立果高深莫测的看了伊淮一眼,嘴里发出一声轻笑。

    伊淮只当他在嘲讽自己,并未将之放在心上。

    结果一周后,他就被沈又菱用一把枪指在脑袋上。

    大家评论不要出现敏感字眼,也不要吵架,看见挑事的放置play,别去顶成话题楼。(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