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八)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陈立果还不知道沈又菱回来了。

    他睡醒之后,看了眼表,发现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陈立果问了系统一句:“我这是睡了多久了?”

    系统道:“十二个小时五十三分零四秒。”

    陈立果一边换衣服,一边懒懒道:“把这个世界之前欠的觉都补回来了。”

    系统道:“我去总部下载了最新的医疗方面的资料,发现你这种情况还是第一例,昨天已经把你的数据传回去了,等回应吧。”他的语气虽然依旧是冰冷的金属音,但是陈立果却能想象出他皱起眉头说这些话的模样。

    陈立果笑道:“这时候你知道珍惜我了?”

    系统说:“那不然直接去下个世界?”

    陈立果说:“我才不要,我等着抱孙子呢”

    他说完话,衣服也穿的差不多,就慢吞吞的下楼去了。

    结果一到楼底就看到了阴沉着脸色坐在那里的沈又菱,陈立果讶异道:“又菱,你怎么回来了?”

    沈又菱啪的一下手里的遥控器拍在茶几上,她恶狠狠的说:“是不是我不回来,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家里出事了?!”

    陈立果故作茫然:“家里出什么事了?”

    沈又菱咬牙切齿道:“装,还在给我装?”

    陈立果无奈道:“我没事。”

    沈又菱却几步走过来,伸出手要陈立果抱抱她。

    陈立果叹息:“都这么大了,还撒娇。”话虽然这么说,他到底是也伸出手,给了沈又菱一个重重的拥抱。

    沈又菱死死的抱着陈立果,把下巴放在陈立果的肩膀上,片刻后才闷闷道:“爸爸,你瘦了。”

    陈立果拍拍她脑袋:“乖。”你爸吃的好睡得好,不但没瘦还胖了三斤——昨天刚量过了。

    沈又菱说:“爸,咱们出国看病吧。”

    陈立果说:“不去,爸好得很。”

    他说完这话,沈又菱半晌都没吭声,陈立果过一会儿才发现她在哭。

    沈又菱说:“爸爸,你不能有事。”

    陈立果心中一颤,他道:“又菱乖,爸爸不会有事的。”

    沈又菱却从陈立果怀抱里挣脱了出来,她说:“我知道你担心这些事,你放心出去,我来好不好?”

    陈立果凝视了沈又菱许久,最后道了声:“好。”

    沈又菱终于露出了笑容。

    后来伊淮知道沈又菱劝动了陈立果,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自己什么心情。他也曾苦苦哀求陈立果出国去看看,陈立果却不容置疑的拒绝了他,然而这事情放在沈又菱身上,却变了个样。

    “伊哥?”沈又菱语气有些疑惑,她道:“你有听我说话么?”

    伊淮这才回神,轻轻道了声好。

    沈又菱眉宇间带着忧愁,她说:“家里的事,还得靠你撑大梁,若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你一定要告诉我。”

    伊淮点头:“你不用管这些,好好上学就行。”

    沈又菱低低叹气,却是不说话了。

    陈立果同意出国之后,行程立马安排下来。

    伊淮陪着他一起去了d国,然后给他安排了一所据说全球脑科最发达的医院。

    按照伊淮的话来说就是:“咱们先查查脑子,若是查不出来,再查其他地方。”

    陈立果也就听着,不太想说话。

    伊淮和陈立果并排坐在一起,见到陈立果这个模样,竟是忍不住重重的抓住了陈立果陈立果的手,见陈立果疑惑的看向了他,他才颤声道:“先生一定要好好的。”

    陈立果被他这模样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所以也没有挣脱,只是微微点点了头。

    这一握,就握了一路,直到下了车准备上专机了,他才有点舍不得的松开。

    陈立果的睡意又席卷而来,在飞机上就开始打瞌睡。

    伊淮见他这模样,轻声道:“先生睡吧。”

    陈立果控制不住自己,闭着眼睛便陷入了深眠之中。

    后来,他连自己怎么下飞机,怎么过海关的都不知道,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在一所完全陌生的房子里了。

    伊淮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似乎在和人打电话。他听到陈立果醒来时的动静,便转过头对着陈立果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此时正是落日之时,并不刺目的夕阳洒在他的脸颊上,陈立果视力很好,甚至能隐隐看见伊淮睫毛投下的阴影。

    他是那么的年轻英俊,似乎人生之中还有千万美好的事在等着他。

    陈立果感叹了一句:“不愧是我的炮/友,这脸蛋是真是长得好看。”

    系统:“……”

    “唉,美中不足就是胆子太小了。”陈立果躺在床上畅想未来:“你说他要是胆子大点,趁着我睡觉釀釀酱酱,该多好啊。”

    系统幽幽的来了句:“你又爽不到。”

    陈立果:“……”他沉默了两秒,才怅然若失,“对哦。”

    系统:“……”

    伊淮打完电话,走进来了,说厨房给陈立果准备了食物,问陈立果想吃什么。

    陈立果说:“随便。”他对食物方面向来都不挑剔。

    伊淮嗯了一声,没一会儿端进来刚煮好的粥,他说:“先生,那边出了点事,我得先回去了。”

    陈立果点点头。

    伊淮说:“医院那边已经安排好,明天就可以入院检查。”他的表情有些隐忍,“先生若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陈立果回应的漫不经心。

    伊淮看着他的面容,喉咙微微动了动,似乎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某种情感,他说:“先生,我走了。”

    陈立果这才道:“小淮,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拿不准,给我打电话。”

    伊淮重重的点头。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陈立果都是在d国度过的。好在d国的环境很好,美人也多,所以有系统相伴的陈立果说不上寂寞。

    比如他今天又在和系统讨论昨天那个给他看诊的男大夫,真是腿长腰细,非常养眼。

    系统的心情却有点沉重,总部那边给出的信息说陈立果的身体的确没有出现什么异样——指标完全正常,而且是一个非常健康的正常人。这种情况下出现嗜睡的症状,可能大部分是精神上的原因。

    其实他服务过的很多任宿主,几乎都出现过精神上的问题,做他们这个的,最怕的是宿主融入世界太投入,以至于最后离开的时候被严重打击——就像第一个世界的陈立果那样。

    不过后来陈立果却好似牢牢记住了这个教训,他彻彻底底的将这些世界当做了游乐场,这于陈立果而言,本该是好事。

    可是为什么会嗜睡呢?系统怎么都搞不明白。

    陈立果觉得近来系统深沉了许久,温柔了许多,和蔼了许久,那语气那态度让陈立果感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毛骨悚然。

    这感觉就好像他考了二十分的数学后,他的数学老师还在温柔的问他:“渴不渴啊,饿不饿啊,秋裤有没有穿上觉不觉得冷啊,是不是同桌打扰你你才考的那么差啊。”

    陈立果甚至都开始怀疑系统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然后陈立果委婉的说:“统儿啊,你说我们都好了那么多年了……”

    系统疑惑:“嗯?”

    陈立果说:“你要是真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就直接告诉我吧……我受得住的。”

    系统听得莫名其妙他说:“什么?”

    陈立果战战兢兢的说:“你最近怎么不骂我了啊?”

    系统:“???”

    陈立果继续说:“也不嘲讽我了……”

    系统:“……”

    最后陈立果说:“人家好不习惯啊。”

    系统:“……”妈的智障。

    陈立果道:“嗯,这才对,我从你的沉默中闻到了回归的爱意。”

    系统要是有身体,这时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抄起袖子和陈立果干一架。

    怜惜对陈立果是没用的,他爱的是粗暴的系统,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脑子里都是不停刷着的:“啊,用力,不要停,再粗暴一点。”

    系统不想和陈立果说话,并骂了他一声辣鸡。

    陈立果走后,伊淮独自一人撑下了国内大局。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陈立果只知道个大概,但是有几个晚上,他却接到了伊淮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伊淮说:“先生,你说说话吧,我想听你的声音。”

    陈立果便随便说了几件这边发生的事。

    然后伊淮说:“先生,保重身体。”

    后来陈立果才知道,这是每次伊淮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才会给他打的电话。

    接近半年时间,他们两人都没有见面。

    陈立果的脑子果然还是一颗好脑子,虽然里面都是黄暴的东西,但是的确没生病——所以医生拿他的睡症是一点没办法的。

    半年后的首次见面,伊淮看起来状态不错。

    但是陈立果直接叫手下出去,然后对伊淮说一句:“把衣服脱了。”

    伊淮一愣,随即脸直接涨红了,他说:“先生?”

    陈立果冷冷地道:“我叫你脱你就脱。”

    伊淮抿抿唇,还是听了陈立果的话。

    然后他脱了西装,脱了衬衫,露出里面还打着绷带的腹部和布满了疤痕的上身。

    伊淮的确是长大了,这半年时间,他简直就是化了蝶的茧,身上彻底的褪去了作为少年人的青涩。无论是眉间的神态,还是身体,都已经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真正的成熟男人。

    陈立果叫他过来。

    伊淮乖乖的走到陈立果床边,坐下。

    陈立果伸手摸了摸他背部一道狰狞的伤口,他说:“怎么回事?”

    伊淮说:“有人不服我。”

    陈立果说:“赢了么?”

    伊淮点头,他说:“赢了。”

    陈立果说:“那腰上呢。”腰上的伤口恐怕也不轻。

    伊淮垂了眸子,他沉默半晌后,才道:“被人偷袭了。”

    陈立果道:“辛苦你了。”

    伊淮浅浅的笑着,他说:“不辛苦。”

    陈立果也是心疼的,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依旧是想睡就睡,随时随地可能闭上眼睛倒在地上。若是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去管理沈家,是要出大事的。

    然后伊淮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说:“先生,你相信前世今生么?”

    陈立果眼皮猛地跳了一下,他说:“什么?”

    伊淮凝视着陈立果的表情,却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没事。”

    陈立果同他相顾无言,最后还是陈立果道:“怎么好久没看见又菱了?”

    伊淮说:“这次我本来想叫小姐一起过来……只是出了些意外。”

    陈立果说:“什么意外?”

    伊淮道:“小姐的男朋友出车祸了。”

    陈立果一愣,才发现沈又菱又交了男朋友,他苦笑着道:“到底是长大了,你呢?你可有打算找个女朋友?”

    伊淮低低道:“有先生就够了,我不需要女朋友。”

    这话说的太过暧昧,陈立果皱起眉头,他说:“这像什么话。”

    伊淮说:“先生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去f国呢。”

    他说完,居然直接起身离去,看那背影竟是像生气了。

    陈立果猛地有一个悚然的念头:“我是谁不会是伊淮捣的鬼吧?”

    系统说:“怎么捣鬼?”

    陈立果脑子里冒出那些小说里写过的情节,他道:“什么在我吃的饭里放安眠药啊,什么在我穿的衣服里下毒啊,什么……”

    系统说:“所以我为什么查不出来?”

    陈立果:“对噢。”

    系统说:“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但如果是他动的手,那肯定不是下毒。”

    陈立果觉得有点没意思,他咸鱼一般瘫在床上,他说:“又菱的命运度什么时候才能满啊……”

    系统没说话。

    之后陈立果去了f国,依旧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这时候他已经不想查了,觉得身心俱疲不会再爱,于是他对伊淮说:“我要回国。”

    伊淮在电话那头听了陈立果的要求,低低道:“先生再等些时候成么?就三个月。”

    陈立果敏锐道:“伊淮,你背着我在做什么?”事实上每隔半个月,他手下的人都会给他发邮件说半月来沈家发生的大事,所以陈立果其实对伊淮那边的情况有个粗略的掌握。

    但是随着出国时间的延长,陈立果对沈家的掌控力在逐渐减弱,他自己也隐约察觉了什么。

    伊淮说:“先生,等我三个月。”他也没有问陈立果好不好,直接挂了电话。

    陈立果有点生气,于是便想直接回国,但是等他想要回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全是伊淮的人。

    陈立果气的砸了屋子里的东西,再给伊淮打电话,已经是关机状态。

    陈立果咬牙切齿:“狼子野心!”

    其他人也就安静的听着,由着陈立果骂。

    然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事情是——随着三个月期限的到来,陈立果那久治不愈的睡症也在逐渐好转。

    他不再出现一天大部分待在床上的情况,最后直接恢复成了正常人的睡觉习惯。

    这时候陈立果要是再猜不出这事情和伊淮有关,他就是猪了。

    但是问题是,伊淮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陈立果和系统都百思不得其解。

    三个月后,伊淮来接陈立果回国。

    陈立果被关了三个月,一看到伊淮就发了火。他坐在椅子上,伊淮站在他面前,他的下一句话便是:“跪下。”

    伊淮慢慢的垂了头,居然真的跪下了。

    “伊淮,你可以啊。”陈立果咬牙切齿,“你居然敢软禁我?谁给你的胆子。”

    伊淮不说话。

    陈立果又问了些,伊淮却都不回答——此时明明是他跪在陈立果的面前,可强势的那个人,却竟是他。

    最后陈立果忍不了了,一脚踹在了伊淮肩膀上。

    伊淮被踹的身体微微一歪,陈立果本来打算再来一脚,却见伊淮忽的抬头,居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脚。

    “放手!”陈立果怒道。伊淮的手很热,他略微有些冰凉的脚被伊淮捏在手里,十分的不自在。然而伊淮的下一个动作,竟是将陈立果惊的说不出来。

    只见伊淮低了头,居然轻轻的用舌头舔了舔陈立果的白皙的脚背,然后他道:“先生的脚真凉。”

    陈立果气的直接挣脱,拿起旁边的杯子就要往伊淮的身上砸。

    这次伊淮没有让陈立果砸中,他躲开之后,淡淡道:“先生不是想回去么?再晚些,飞机就晚点了。”

    陈立果心想晚个屁的点,他来去都是专机——从没听说过自家飞机还能晚点的!

    伊淮见陈立果气的脸色煞白,却甜蜜的笑了起来,他说:“先生,我们走吧。”

    陈立果咬着牙转身进了卧室,然后重重摔了门。

    二十分钟后,陈立果出现在了自家飞机上。

    一路上伊淮都带着浅浅的笑容,陈立果则阴沉着脸色。

    坐上飞机的时候,陈立果还在纠结一个问题,他说:“我昨天到底洗脚没有?”

    系统冷漠道:“没洗。”

    陈立果倒吸一口凉气,他说:“真没洗啊?”

    系统说:“没有。”

    陈立果艰难道:“那你说等会儿伊淮要亲我,我能拒绝么?”

    系统:“……”所以一路上你愁眉不展,就是因为这个??

    陈立果说:“亲自己脚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系统说:“你抠了脚没洗手就吃炸鸡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没事?”

    陈立果说:“谁说我没洗手,我洗了啊!”

    系统说:“没洗。”

    陈立果:“洗了!”

    系统:“没洗。”

    陈立果说:“我明明就洗了!”

    一人一系统在这件事上,丝毫不肯让步。陈立果觉得自己是个爱干净的小可爱,系统觉得陈立果是个抠脚不洗手的大辣鸡。

    然后他们两个从f国,吵到了国内,下飞机的时候还在吵,以至于伊淮叫陈立果,陈立果都还沉溺在和系统的二人世界里,完全没有听见。

    伊淮叫了陈立果好几声,陈立果才不耐烦的回头瞪了他一眼。

    伊淮无奈的道:“先生,是这辆车。”

    陈立果朝自己这边一看,才发现自己好像开错车门了,女车主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陈立果说了声对不起,又帮她把车门关上了。

    此时距离陈立果出国,已经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了。

    再次回来,却有点物是人非之感,伊淮不是当年的那个伊淮,沈煜城也不是当年那个沈煜城。

    在车上的时候,陈立果问出了心中疑惑许久的问题,他说:“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让我突然变得那么嗜睡。

    伊淮坐在陈立果旁边,知道陈立果在问什么问题,他轻轻的说:“我也不知道。”

    陈立果皱眉:“什么意思?”

    伊淮苦笑,他道:“这件事太过荒谬,就算告诉先生,先生恐怕也不会相信。”

    陈立果听的不由的皱眉:“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不信?”

    伊淮道:“因为先生不信前世今生。”

    陈立果冷笑一声:“你要告诉我你会了巫术?前世今生,这种敷衍我的借口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伊淮闻言,面露无奈之色,好似早已猜到了陈立果的反应。

    到家后,陈立果开口便道:“又菱呢?这个时间她不该是在放寒假么?”

    伊淮道:“嗯,我给她打个电话。”

    陈立果坐在久别两年的客厅里,发现屋子里的佣人几乎都换了,连他一直在用的管家都变成了陌生的面孔。

    看来这两年,伊淮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陈立果心中冷笑,面色如冰。

    沈又菱和陈立果已是有许久不曾见面,虽然陈立果一直想见沈又菱,但都被伊淮用各种借口拦了下来。

    “爸!”沈又菱进了门,直奔陈立果而去,她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整个人都显得略微狼狈。

    陈立果接受了沈又菱的拥抱。

    他说:“又菱,爸爸回来了。”

    “爸,你的病好了对不对?”沈又菱问道。

    陈立果点点头。

    沈又菱有很多想和陈立果说的话,她想说这两年来伊淮在沈家做的事情,想说自己被伊淮拦着不准去看他,想说太多太多,但碍于伊淮在场,这些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陈立果能感觉到沈又菱内心深处的惶恐不安,他说:“又菱,听说你找了个男朋友?”

    沈又菱脸上一红,嗫嚅道:“嗯。”

    陈立果说:“什么时候带给我看看?”

    “好好,爸什么时候想看都行。”沈又菱说,“你回家就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二人叙了会儿旧,伊淮就在旁边轻轻的提醒该吃饭了。

    陈立果看了伊淮一眼,终是没有扫他的面子。

    沈又菱看到陈立果病好,心情也明朗起来。这两年她过的实在算不得太好,陈立果一走,沈家就动荡起来,好不容易压在了那些虎视眈眈的才狼虎豹,却没想到一直在身边共同战斗的队友竟是成了最大的boss。

    在沈又菱想去见沈煜城的行为被伊淮阻止后,沈又菱就察觉到了伊淮的狼子野心——不过此时已然太晚,压下大部分势力的伊淮,已然成为了沈家此时的掌控者。

    沈又菱至今都没有明白,伊淮到底是利用何种手段,使得沈煜城的旧部背叛沈煜城的。

    时隔两年,沈又菱得到最好的消息便是陈立果的睡症痊愈了——当然,她还不知道,这睡症本就和伊淮有些关系。

    饭桌上的气氛算不得太好,陈立果和沈又菱都没有要和伊淮说话的意思。

    伊淮也安安静静的吃着饭,假装自己是尊雕像。

    吃完饭后,沈又菱在沙发坐定,她道:“我要搬回来和爸爸一起住。”

    陈立果道:“你什么时候搬出去的?”

    沈又菱道:“……暑假的时候”她生伊淮的气,气的看都不想看到他的脸。

    陈立果正想说搬回来好啊,却听到伊淮不咸不淡的道了句:“先生还需要静养,不能被人吵着。”——言下之意便是,沈又菱还是别回来了。

    沈又菱登时拍了桌子,她说:“伊淮,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爸把你养这么大,你就这么对我们沈家?”

    伊淮目光淡淡,他说:“我是为了先生着想。”

    沈又菱怒道:“你这个——”

    她话只说了一半,却被陈立果叫住了,陈立果道:“又菱。”

    沈又菱委屈的看向陈立果。

    陈立果说:“不要说不该说的话。”现在伊淮还没有和他们彻底撕破脸皮,若是把伊淮惹怒了,他恐怕连沈又菱都见不到了。

    沈又菱不懂这个,只觉得委屈,她说:“爸,你还朝着他!”

    陈立果抿了抿唇,现在沈又菱还不知道伊淮对他怀着的心思,若是知道了,沈又菱恐怕要气的爆炸。

    “时间不早了。”伊淮语气还是那么冷淡,他说:“先生要休息,又菱你先回去吧。”

    沈又菱气的几乎要咬碎一口牙,她说:“爸,这个人……你别信他!”

    陈立果心中微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只是道:“你先回去吧。”

    沈又菱捏着拳头,想说自己想要留下,可没想到她的父亲居然都让她回去,她只能道:“那、那我明天再来看你,爸爸。”

    陈立果点点头。

    沈又菱走后,伊淮轻轻道:“先生累了么?”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伊淮站起,走到陈立果身边坐下,然后动作自然的捧起了陈立果的手,他说:“先生的手好凉。”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他。

    伊淮认真有严肃的将陈立果修长白皙的手指一根根吻遍,最后道:“先生去洗个澡吧?”

    陈立果说:“伊淮,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伊淮说:“我喜欢先生。”

    陈立果想要收回手,却被伊淮死死抓着,他这时候才发现,伊淮的力气已是丝毫不逊于自己,甚至在有意压制的时候,他毫无反抗之力。

    伊淮说:“先生的一切,我都想要。”

    陈立果冷冷道:“无耻!”

    伊淮眼神里出现了一些迷惑,他盯着陈立果的面容,道:“为什么无耻呢?先生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呀。”

    陈立果也没想到他能把巧取豪夺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伊淮爱极了沈煜城,爱他的手,爱他的脚,甚至爱他的每一根发丝,若不是怕沈煜城再也没办法陪着她,他简直恨不得将他吃进肚子里。

    陈立果此时心里真是又刺激又害怕,还有点小高兴,他说:“哎妈呀,这个伊淮真是会说话,这话说的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系统心想我心肝也在扑通扑通的跳,恨不得下一刻就跳出来扇死你。

    陈立果对系统道:“这伊淮,有出息!不愧我教的娃娃,霸道总裁爱上我!”

    系统又把金刚经打开了。

    伊淮见陈立果许久不说话,便道:“先生先去休息吧,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陈立果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伊淮痴迷的盯着陈立果的背影,轻轻道:“先生,你不要生我的气呀。”

    陈立果进卧室就看见准备好的衣物放在了床边,他道:“啧,真是周到,连内裤都准备好了。”说到内裤,陈立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红。

    系统已经不想问陈立果为什么脸红了——这王八蛋吃个香蕉都能吃的脸红心跳的。

    进了浴室,陈立果认认真真的冲了个澡,等他穿着浴衣走出来,却看见伊淮站在他屋子的阳台上。

    陈立果说:“你来干什么?”

    伊淮说:“我想看看先生。”

    陈立果冷冷道:“我要睡觉了。”

    伊淮说:“好。”居然就干脆的出去了……

    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流下了一滴悲伤的泪水,他说:“这小子太委婉了吧。”

    系统:“……”

    虽然心里有点难过,但陈立果该睡还是睡了。

    结果他半夜的时候突然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立在自己床边,陈立果本来就怕那种和灵异有关系的东西,第一眼差点没把自己吓尿崩了。

    陈立果:“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系统,救命啊啊啊啊。”

    系统面无表情:“开灯。”

    陈立果赶紧按开了床头的灯,然后他看到伊淮站在床边冲他笑。

    陈立果:“……”

    见到陈立果醒了,伊淮轻轻道:“吵醒先生了么?那我先走了。”

    陈立果一句话没说,就看见伊淮转身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和他说。

    陈立果:“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可以,这小子是个干大事的料。”

    系统说:“……”他并没有忽视陈立果眼神里的欣赏,知道陈立果是认真的。

    陈立果说:“道理我都懂,要是他多来几次,我真被吓尿了,估计这个世界就差不多结束了。”——沈煜城是不会被吓尿的,所以吓尿就等于崩了人设。

    系统对陈立果无话可说。

    陈立果认真的说:“希望他可以不来这些阴的,直接正面上我。”

    系统:“……”

    陈立果说:“嗯,感谢他。”

    他说完就关灯躺床上,闭眼睛睡着,三分钟后呼吸平稳下来进入了深度睡眠。

    系统对陈立果这睡觉的质量表示出了极度的羡慕,他一个系统休眠也要花个十多分钟好吗!

    第二天,陈立果准时起床。

    早饭是伊淮做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练出的厨艺,陈立果吃了一口就皱起眉头。

    伊淮轻轻道:“怎么了?不合胃口么?”

    陈立果觉得这饭菜的味道真是熟悉,让他莫名的想到了上个世界的某个变态。

    伊淮说:“先生?”

    陈立果这才瞅了他一眼,轻轻的道了声没事。

    伊淮道:“先生病才好,一定要好好的养身体。”

    二人正吃着饭,门外的保镖突然进来,低声在伊淮耳边说了几句。

    伊淮的动作一顿,道:“先生,沈家的人在外面,先生想见么?”

    陈立果说:“谁?”

    伊淮说:“好像是沈耀光。”——沈煜城爷爷的二儿子。

    陈立果用餐巾擦了擦嘴,淡淡道:“见一面吧。”

    伊淮笑道:“好,都依先生的。”——他在这些事情上,倒是都由着沈煜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