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七)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伊淮虽然醒了,但状态却非常的不好。

    他一直拉着陈立果的衣角,死活不肯放手,导致做检查的时候十分麻烦。

    陈立果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有点尴尬的回答:“可能是烧的太久了,损伤了脑部……”

    陈立果皱着眉头:“损伤了脑部?之前不是说他的身体指数都是正常的么?”

    医生道:“他这种情况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

    陈立果自己也当过医生,知道为难他们是没用的。但伊淮拉着他不停叫爸爸,神志不清的模样却让他非常的担心。

    幸运的是这种情况也没持续多久,做完大部分检查后,伊淮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只不过这次他睡着后没有发烧,身上也没有出现其他症状。

    看他的模样,烧是已经退了。

    陈立果和沈又菱站在病房里,两人的面色都挺凝重的。

    沈又菱低低道:“爸,你别太担心。”

    陈立果嗯了一声,他说:“没关系,就算他傻了,我们沈家也养他一辈子。”

    沈又菱低低的叹气。

    陈立果说:“伊淮没事了,你去好好休息吧,都在医院熬了这么多天了。”

    沈又菱还想拒绝,却注意到陈立果的眼神,通常她爹这种眼神的时候,这事情就基本没商量了。

    于是沈又菱只好应下,乖乖的回家休息去了。

    陈立果坐在病房里守着伊淮。

    这几日他几乎都是不眠不休,这会儿虽然心里还念着事情,但身体总算是稍微放松了下来。

    他坐在椅子上,竟是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立果再次醒来的时候被面前站着的人吓了一大跳,他猛地站起,道:“小淮,你醒了。”

    伊淮没说话,他的眼神复杂的陈立果都看不懂,许久之后,这些复杂之色,终究融为了陈立果熟悉的爱慕和尊敬,他低低的叫了声:“先生。”

    听到伊淮叫自己先生,就知道他肯定是恢复了。

    陈立果心中一喜,他道:“小淮,你还觉得哪里不舒服?”

    伊淮摇摇头,道:“没有……只是有点饿。”

    “嗯,我叫人给你带吃的过来。”陈立果伸手探了探伊淮的额头,感到上面是一片冰凉,他松了口气道,“烧退了。”

    “辛苦先生了。”伊淮隐约有这几天的记忆,他知道陈立果陈立果在怎么不眠不休的照顾他,也知道陈立果有多么担心他。

    陈立果是真的将他当做了儿子来养——不曾有一丝的懈怠。

    这种情况让伊淮十分感动,然而在这感动之中,却又夹着不明不白的失望。

    趁着还没吃饭,伊淮又去做了个全身的检查。

    结果出来之后,医生看着检查报告都啧啧称其,他道:“没事啊,身体好得很,健康指数比之前的还高了。”若不是他亲眼见着这病人发高烧,恐怕绝不会相信这是高烧前后的数据。

    陈立果也觉得奇怪,他甚至还问是不是系统帮他开了个金手指。

    系统冷淡的说:“我要是能开这个金手指,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你对那些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陈立果难过的说:“其实我本来就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系统说:“我看起来就那么傻?”

    陈立果:“……”其实还好吧,以前挺好糊弄的,现在不知道怎么越来越机智了……

    伊淮这场病来的快,去的也快。

    全部人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甚至抱着一种这人脑子大概被烧坏了的想法的时候,他却又默默的痊愈了。

    出院那天,伊淮已经生龙活虎,完全恢复了平日里的健康。

    陈立果坐在车里有点倦,闭着眼睛养神。

    伊淮坐在他身边一如往常般的沉默。

    两人间不说话,气氛却也不尴尬,他们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

    沈又菱知道她哥脑子没被烧坏时,也很高兴。她还说要请客吃饭庆祝一下。

    陈立果同意了,结果正在包间里点菜,就看到沈又菱带着她的男朋友徐泽从外面走了进来。

    沈又菱进屋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空气冷了两度,她尴尬的笑了两声,做了个介绍:“爸,这是徐泽,你之前见过的那个……徐泽,这是我爸。”

    “伯父好,伯父好。”徐泽赶紧打招呼。

    陈立果理都没理他,于是气氛更加尴尬了。

    好在伊淮打了个圆场,他道:“快坐吧,爸爸最近因为我生病心情不好……你别放在心上。”

    徐泽头上全是冷汗,赶紧坐在了沈又菱身边。

    他坐在沈又菱旁边很有点坐如针毡的味道,特别是沈又菱的爹给他的压力——那瞪人的气势,简直让徐泽喘不过气来。

    陈立果点好了菜,也不说话,慢慢的喝着面前的茶。

    沈又菱讨好的叫了声:“爸。”

    陈立果道:“嗯。”

    沈又菱又道:“我是真的喜欢他。”

    陈立果看了眼徐泽,他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沈又菱道:“我们是在学校认识的……他人可好了,后来我听说他家也住在这边,就觉得还真是缘分。”

    陈立果从来不相信缘分这种事情,他看见徐泽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喜欢,所以故意做出冷淡的态度。

    沈又菱还在说徐泽的好话。

    陈立果却曲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淡淡道:“今天不谈这个。”

    沈又菱见状,也只好乖乖的闭嘴。

    菜上来,包厢的气氛比之前好了许多,因为虽然陈立果不给面子,但伊淮还是舍不得沈又菱难过,于是淡淡的应着沈又菱的话题。

    徐泽全程都低着头吃菜,偶尔应和两句,对待陈立果的态度那是十足的恭敬。

    沈又菱都有点后悔把徐泽带来了,让他这么难过……

    吃完饭后,陈立果一句话没说就先走了,事实上从沈又菱进屋的那一刻起,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今天不谈这个。

    剩下的时间都在安静的吃饭,一个字也不想说。

    沈又菱心中又害怕又委屈,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爹今天这么不给她面子。

    伊淮却是苦笑,他道:“又菱,你总得给先生一点接受的时间啊。”

    沈又菱叹气:“好吧,这事情是我没考虑周到。”

    尹淮点头。

    沈又菱道:“可是为什么爸爸那么不喜欢徐泽……”

    伊淮迟疑片刻,道:“先生看人是很准的,我这么说或许有点不合适,只是这徐泽……你不要交底交的太快。”

    沈又菱闻言思考片刻,点点头。

    伊淮摸摸她脑袋,虽然现在沈又菱不小了,但他还是把她当做妹妹来疼。

    沈又菱说:“哥,那我先走了,徐泽还在外面等我呢。”

    伊淮说好,看着沈又菱出了包间。

    所有人左后,包间里就只剩下了伊淮,他扫了眼几乎没怎么动过的一桌菜,慢慢的走到了沈煜城坐过的那张凳子上。然后缓缓的坐下。

    “先生。”口中低低的喃喃着,伊淮用手拿起了沈煜城喝过的茶杯,然后将茶杯转了个圈,用自己的唇轻轻吻了吻沈煜城曾经触碰过的位置。

    “先生。”伊淮的眸子里闪着光芒,他说:“伊淮真的好喜欢你。”

    陈立果回家的路上反复和系统确认那个徐泽是不是沈又菱的真命天子。

    系统说:“我这边显示是——但是系统里显示的找到,和这个世界里的找到可能会有差别。”

    陈立果说:“什么差别。”

    系统道:“找到,只是一个动词,并不是说她就和那个真命天子在一起了,有可能只是认识,目前也不过是朋友。”

    陈立果听系统这么一说,立马掏手机叫人去查徐泽的资料。

    之前他就觉得这徐泽不对劲,是因为系统说他是真命天子他才没有叫人去查的,他在这个世界的直觉准的吓人,好几次都是直觉提醒才躲过了灾劫。

    底下的人资料送过来的很快,陈立果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徐泽的资料太干净了,干净的简直不像个正常人,从小父母双亡,生活在姑姑家,热爱学习年年拿奖学金,助人为乐,还参加了不少志愿者的组织。

    陈立果道:“派个人去m城查他姑姑到底是不是真的。”

    手下的人称好。

    陈立果坐在书房里无奈的想,只求沈又菱现在还没有太过喜欢徐泽。

    伊淮从医院出来之后,修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去上学。

    沈又菱的学校也开学了,陈立果送她回去的时候非常不放心,反复叮嘱她要小心,注意安全云云。

    沈又菱道:“爸,你放心吧,我已经不是恋爱脑了,要是那徐泽真的有问题,你给我说一声吗,我立马和他分手。”

    送沈又菱的陈立果闻言一愣,发现他还真是小看了自己这个女儿。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沈又菱大咧咧的说,“和他在一起,还不是看他长得好看嘛。”

    陈立果道了句:“那你还叫他来和我一起吃饭。”

    沈又菱笑道:“我这不是做个铺垫嘛?万一以后遇到了特别特别喜欢的,也好先让爸爸做好心理准备……”

    陈立果对自己的这个女儿无言以对。

    然后沈又菱挥挥手就走了,那背影特别的潇洒。

    陈立果深深的感到自己已经老了……

    伊淮在旁边站着,眼里充满了笑意。

    陈立果瞅他一眼,道:“笑什么,走吧。”

    伊淮嗯了一声。

    自从生病好了之后,伊淮就更努力了。他将陈立果交给他的工作做好之后,便开始尝试性第做接触其他工作,其中就包括一些灰色产业。

    陈立果看着他,不得不承认伊淮真的很适合做这行。心够狠,对属下又有情谊,能将人心纳为已用。

    陈立果偶尔还会指点他一些事情,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让伊淮自己去尝试——即便有可能碰的头破血流。

    现在吃点小亏,总比以后吃大亏的好。

    在开学三个月后,伊淮遇到了第一次袭击,那些人已经不敢对陈立果下手,于是柿子专挑软的捏,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伊淮身上。

    陈立果得到这消息的时候,这件事已经被摆平了。

    伊淮一点伤也没受——他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件事,在学校附近布置了不少人少,那几个人一出现,还没靠近伊淮,就被直接打晕绑起来。

    伊淮打电话问陈立果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陈立果说:“你觉得呢?”

    伊淮的态度显得有些犹豫,他目前还没有亲自下令处理过人。

    陈立果语气平淡,他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没有告诉伊淮处理方法,但言语之中的含义已经非常的明显。

    伊淮说了声好。

    陈立果最后也没问伊淮最后的处理方法,他直觉伊淮不会让他失望。

    一切的事情,都这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陈立果的预感果然成真,去查徐泽姑姑的人给了消息,说那里的确有这么个人,但是这人被他们审讯后,坦白说自己不是徐泽的姑姑,是有人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故意这么撒谎。

    陈立果说:“继续查。”

    手下称是。

    一周之后,一份全新的资料送到了陈立果的面前。

    徐泽不叫徐泽,叫徐律,的确是个孤儿,只可惜他从小就受了陈立果对头的资助,也不知道怎么会阴差阳错的成了沈又菱的男朋友。

    陈立果给沈又菱去了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又菱,和徐泽分手。”

    沈又菱当然是要问为什么。

    陈立果说:“他叫徐律,是来骗财骗色的。”

    沈又菱一听就怒了,和陈立果又确认了几个问题,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陈立果对沈又菱还是有信心的,果不其然,晚上他就听到了自己手下传来消息,说沈又菱居然去把徐泽打了一顿,徐泽想要还手,居然还没打过沈又菱。

    陈立果对此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伊淮现在天天往家里跑,晚饭都是和陈立果一起吃的。

    今天见到陈立果心情不错,便问发生了什么事。

    陈立果把徐泽的事情告诉了伊淮。

    伊淮闻言,夹菜的动作微微顿了顿,他道:“先生,如果有人骗你,你会怎么处理他?”

    陈立果回答的漫不经心:“灌了水泥沉了呗。”

    伊淮笑了笑:“先生真是心狠。”

    陈立果听了伊淮这话有点不开心,他道:“这就叫心狠?既然怕我心狠,那为什么又要背叛我。”

    伊淮道:“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先生,你别生气。”

    陈立果以为伊淮这句心狠,说的是上次他在酒吧阴自己的事情,这事情陈立果也没打算继续去深究,就算给伊淮占个便宜吧。

    陈立果内心傲娇的哼了声,心道死鬼,占了便宜还卖乖。

    系统要是听到陈立果的心声估计隔夜饭都得吐出来。

    吃完饭,沈又菱又给了陈立果电话,她在电话里粗鲁的把徐泽骂了一通,说自己瞎了眼睛,说徐泽太讨厌。

    陈立果听着就听着,也没搭话。

    最后沈又菱来了句:“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打算重新找了个男朋友了。”

    陈立果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

    沈又菱说:“那兄弟长得比徐泽好看多了——唉,就是不太爱理我。”

    陈立果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女儿。

    沈又菱道:“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他爱上我的。”

    这一通电话,真是打的陈立果心力憔悴,他挂完电话洗个澡赶紧上床睡觉。

    或许是心情影响了睡眠质量,陈立果的这一觉睡的糟糕透了。

    他感觉到自己醒了,可眼前一片黑暗,他脑子迷迷糊糊,好似一锅浆糊。

    然后他听到有人在低低的唤他,唤他爸爸,这称呼不知怎么的让陈立果想起了末日世界的陈系,也不知道在他走后,陈系是怎么过的……

    反正最后陈立果醒来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难受的不行,他从床上坐起来,手一抹发现自己满头冷汗。

    陈立果缓了好久,才对系统道:“我睡觉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系统说:“什么事情?”

    陈立果说:“我好像梦到陈系了……”

    系统沉默着没说话。

    陈立果微微的叹气,然后下一句话就是:“自从离开那个世界,我就没有性生活了啊……”

    系统:“……”他也想起了那一个月里自己被马赛克控制的恐惧。

    陈立果说:“离开陈系的第一天,想他。”

    系统:“……”他就知道这辣鸡宿主想念过去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不知是不是陈立果的错觉,他发现在做完这个梦后,自己的精神就变得越来越差。

    首先是嗜睡,他平日里每天早上七点都是准时醒来,根本用不着闹钟,但是当他某天中午十二点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他呆坐在床上,门咚咚咚的敲着,门外伊淮的声音十分焦急,他道:“先生,先生,你还好么?”

    陈立果慢慢走过去给伊淮开了门。

    伊淮一进来,就看到一脸呆滞的沈煜城。

    他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先生,平日里的沈煜城,即便是疲惫之时,你也不会觉得他好惹——一头狮子小憩片刻,可依旧是头狮子。

    然而眼前的沈煜城,头发凌乱,穿着的睡衣也没有扣扣子,露出白皙的胸膛和劲瘦的腰线,他看了一眼伊淮,好像就失去了兴致,坐回到了床上。

    “先生,你没事吧?”伊淮语气里是满满的担忧。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我没事。”

    伊淮几部走过来,摸了摸陈立果的额头,发现上面的温度很正常,他道:“先生,已经十二点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陈立果点点头说了声好。

    然后伊淮就下楼端了个餐盘上来。

    陈立果慢慢的喝完了粥,才感觉脑子清明了一些,他捏着眼角,道:“下午那个谈判你去吧,我这个状态不行。”

    伊淮迟疑的说:“可是那个谈判很重要……”

    陈立果说:“去吧,谈不下来也不怪你。”

    伊淮抿着嘴唇说好。

    陈立果吃完饭就挥挥手让他出去。

    伊淮十分体贴的帮陈立果关上了门。

    陈立果本以为这种情况,只是偶然,但是在第二天依旧如此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劲了,他第一个反映是自己是不是生病或者中毒了,赶紧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但是检查的结果却是陈立果一点问题都没有。

    还是那家医院,还是那个医生,给陈立果说这些情况的时候表情非常尴尬,他说:“或许……过几天就好了?”他还记得伊淮那个病例。

    陈立果有点不满意的皱眉。

    医生说:“再做个其他的检查吧。”

    陈立果能怎么办呢?只能做呗。

    伊淮赶到医院的时候,陈立果又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凝视着陈立果的睡颜,没忍住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陈立果的嘴唇。他知道这是怎么味道,尝过一次,他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医生敲敲门,伊淮叫他进来。

    医生道:“不好意思,我们是在谁查不出来……”他看到是伊淮,实在是觉得十分尴尬。

    伊淮点点头,他说:“嗯,我知道了。”

    医生本来以为伊淮会生气,却没想到他的态度如此平淡,就好像早就料到了检查不出结果一样。

    医生迟疑着说:“不然,你们转院试试?”

    伊淮说:“等先生醒了,我和他讨论一下。”

    医生点头,转身出去了。

    接着伊淮就把陈立果接回家了,他还为陈立果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虽然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难免有些心猿意马,但伊淮将那些腌臜的念头,全部深深的压进了灵魂的深处。

    现在还不到时候,现在还必须等等。

    陈立果一脸茫然的醒来,看到坐在旁边正轻手轻脚敲击键盘的伊淮,他道:“我在哪儿?”

    伊淮说:“先生在家呢。”

    陈立果道:“我不是在医院么?检查结果怎么样?”

    伊淮咬了咬牙,他低低道:“医生……建议我们转院。”言下之意,便是查不出结果了。

    陈立果虽然感觉到了答案,可依旧有些失望,这睡症来的突然,连系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揉揉太阳穴,道:“转了有用么。”他们去的这所医院,其实已经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了。

    伊淮说:“我们还可以出国。”

    陈立果有点烦,他说:“你出去吧。”

    伊淮低低道:“先生,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吃点什么吧?”

    陈立果看了他一眼,本想说没胃口,但话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弯,他道:“好。”

    伊淮端来了饭菜,陈立果一点点的吃完了。

    伊淮说:“那我就不打扰先生了,先生好好休息。”

    陈立果坐在床上闭目养神,听到了一声关门声。

    伊淮一走,陈立果就去骚扰系统,他道:“辣鸡系统,说好给宿主的金手指呢,宿主都要死了啊啊啊。”

    系统也在奇怪,他说:“你身体没问题啊。”

    陈立果说:“没问题我怎么老是睡觉?”

    系统想了想,来了句:“可能是因为你在长身体?”

    陈立果:“……”

    系统说完,也觉得有点不靠谱,道:“好吧,我开玩笑的。”

    陈立果对系统的幽默感感到了一种深深的难以接受。

    不过系统开金手指都找不到原因,要是这个世界的医生能查出原因就奇了怪了,正因如此陈立果也不打算出国检查,想着先看看情况吧。

    唯一幸运的是,除了变得有些嗜睡之外,陈立果其他方面都没有什么影响,食欲还是不错,身体也没有无力的感觉。

    他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沈又菱,说了也没用,反而让沈又菱担心。

    但是因为陈立果随时可能睡着这件事,他不得不将很多事情交给了伊淮来做。

    伊淮一下子要接手这么多事务,登时有些忙得不可开交。经常是陈立果睡着的时候看见他在做事,醒了之后他还在做事。

    陈立果从沙发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伊淮的衣服,他看了眼时钟,发现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

    伊淮见陈立果醒来,道:“先生?饿了么?”因为陈立果睡觉时间不规律,家里几乎随时随地准备着热菜热饭。

    陈立果安静片刻后道:“怎么还在做事,这么晚了。”

    伊淮取了眼镜,笑了笑:“事情还没完全上手……”

    陈立果说:“辛苦你了。”

    伊淮笑的腼腆,他说:“没有,为了先生,我什么都愿意做。”

    他平日里很少笑,只有在陈立果的面前,才会外露大量情绪,陈立果打了哈欠,觉得自己不怎么饿,就道:“不想吃,还想睡觉。”

    伊淮道:“那喝点牛奶吧。”他也没问陈立果想不想喝,就去厨房断了杯热牛奶过来。

    陈立果见都拿过来了,那就喝点吧,于是捧在手里,慢慢的喝完了。

    喝完之后,他刚把杯子一放,睡意就再次席卷而来。

    伊淮看着陈立果睡了过去。

    他看着陈立果嘴边的奶渍,没忍住低下头,一点点的舔舐干净,牛奶好甜,先生的嘴唇好软。

    伊淮胸如擂鼓,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将舌头试探性的深入陈立果的口腔,却听到陈立果轻轻的哼了一声。他的动作,顿时顿住了。

    还不到时候,还不到时候……伊淮强行按捺住了汹涌的随时可能会溢出的情绪,将陈立果横抱起来,送入了他的卧室。

    第二天,陈立果醒的有点早,十点多就从床上爬起来。

    走下楼一问,才知道伊淮早上七点多就出门了。

    陈立果心想苦了这孩子了,一边学习还得一边照顾卧病在床的可怜先生。

    他吃了早饭,觉得精神不错,就去健身室做了一会儿运动。

    陈立果每天的醒来的时间很少,也不规律,所以几乎没办法处理一些比较急的事情。好在伊淮争气,抗住压力,将这些事情都办妥了。

    陈立果偶尔还能听到自己的属下夸自己有眼光,说小少爷做事情太厉害了。

    陈立果在欣慰之余,又有点自己要退休的惶恐。

    伊淮还在忙着给陈立果寻国外医院,只不过他的提议全都被否决了。

    陈立果说:“我不去。”系统已经是超越这个时代的技术,他找不出原因,这个世界不可能找得出来,去国外检查,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先生。”伊淮还在劝着,他道,“去看看吧,那是全球最好的医院……”

    陈立果说:“不去。”

    伊淮嘴唇抿出一条线,看得出他是生气了。

    陈立果说:“不想去。”

    伊淮说:“先生不要任性。”

    陈立果就任性了,他说:“我不去,你难不成还能绑着我去?”

    伊淮露出挫败之色,他不再劝陈立果,转身去了阳台。

    陈立果知道他肯定去抽烟了,这小子一遇到什么糟糕的、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会去阳台使劲抽烟,抽几根烟还得看他什么时候想通了。

    结果这次伊淮想了好久都没想通,陈立果一觉醒来,他还在阳台上站着。

    现在是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凉下来,陈立果披了件外衣走到阳台上,看到伊淮脚下落满了烟头。

    他说:“小淮,怎么还在抽。”

    伊淮的声音已经有点哑了,他说:“先生,我害怕。”

    陈立果一愣。

    伊淮说:“我爸妈去的早,是先生把他我养大,我只有先生了。”

    陈立果听的心软,伊淮一直很成熟,这让陈立果忘记了,他也不过是二十二岁——和他差不多大的沈又菱,还在享受大学生活谈恋爱呢。

    陈立果拍拍他的肩:“别怕,我在呢。”

    伊淮不说话,转过身来凝视着陈立果,他的眼神是那般深邃,看的陈立果竟是有些无措。

    最后,伊淮伸出手重重的抱住了陈立果,他的手臂格外的用力,拥着陈立果都力道,简直像是害怕陈立果从他的怀中逃掉。

    伊淮说:“先生,你别走。”

    陈立果听到这话,神情有点恍惚,他居然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但这种错觉不过刹那,伊淮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冷静,他说:“外面冷,先进去吧。”

    陈立果便同他一起进了屋子。

    进屋后,伊淮放弃似得说:“先生不想去国外检查,那就算了,但我会请几个专家为先生诊断,先生一定不要拒绝。”

    话已至此,陈立果再拒绝就是不识好歹了,他点了点头。

    伊淮看着陈立果的脸,他说:“先生,你一定要好好的。”

    陈立果苦笑一身,只能说好。

    专家来了去了,这眼见到了寒假,陈立果的病却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依旧是整天整天的睡着,若不是面色依旧红润,恐怕都会有人怀疑他会就这么睡死过去。

    伊淮从一开始的恐慌,却也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接受了陈立果的种种症状。

    他在陈立果的支持下,开始逐渐接手沈家的事务,虽然现在才刚刚入门,但他知道这一天不会来的太晚。

    现在唯一的麻烦是,该如何同放寒假回家的沈又菱解释。

    沈又菱这次回家陈立果没去接她,就已经让她有点惊讶了,等她一到家,听说陈立果在睡觉,第一个反应就是:“爸爸出什么事了?”

    伊淮表情平静的把近来发生的事说给了沈又菱。

    沈又菱满脸愤怒:“为什么不早点同我说?非要等我回来了才告诉我?”

    伊淮道:“先生不想让你担心。”

    沈又菱怒道:“不让我担心?我是他女儿,凭什么不让我担心?”

    伊淮垂眸,他说:“又菱你冷静点。”

    沈又菱越说越生气,眼泪居然开始流:“你就没有想过万一爸爸出了什么事,我会怎么想吗?”

    伊淮说:“先生会没事的。”

    沈又菱不再说话,气的直接摔门而去。

    伊淮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沈煜城将他的这个女儿,宠的实在是太好了,这反而给了他便宜。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伊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