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六)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屋子里拉着黑色窗帘也没开灯,明明是白天,里面却昏暗一片。

    一个男人裸着上身坐在床边抽烟,口中吐出的烟雾,在屋子里弥漫开来,他的表情是那般的严肃,严肃的好像在思考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

    许久的沉默之后,陈立果先开了口,他道:“统儿啊。”

    系统没吭声。

    陈立果说:“我怎么觉着,昨天有点不对劲呢。”

    系统还是继续沉默。

    陈立果说:“你说尹淮怎么来的那么巧啊。”

    系统假装自己是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安静如鸡。

    陈立果想了想,又道:“统儿,咱们关系那么好,你不会骗我吧?”

    系统冷漠脸:“骗你什么。”

    陈立果又吐了口烟缓缓道:“你猜?”

    系统默默念着金刚经,让自己的储存系统里一片清明。

    陈立果说:“而且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系统感觉已经藏不住了,陈立果这小王八蛋在其他事情上迟钝的像头猪,唯独这方面的嗅觉灵敏的吓人。

    接着,陈立果果不其然道:“我看到你他的颈子上有抓痕……”

    系统明显感觉到自己内存的部分抖了抖,他作为一个ai,能有这么多感觉,真是托了陈立果的福。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陈立果慢慢道,“我之前就和保镖交代了……要是我半个小时没出去就进来把安格斯剁了……”

    系统:“……”

    陈立果说:“他们只有在什么情况下,才不会进来呢。”

    系统觉得陈立果在上个侦探世界划水是完全说不过去的。陈立果此时的逻辑是如此严密,理论是如此清晰,观察是如此的细致——这种人怎么会在侦探剧的前几集就死掉?他明明就是该活到最后的那个男人——事实证明陈立果也的确是如此,他还真是在上个世界坚持到了最后一集。

    陈立果继续着自己的推理,他慢慢道:“恐怕是只有在看见伊淮之后……”

    系统无言以对。

    陈立果把烟熄了,又点了一根:“你说按照沈煜城的这个人设,能发现这件事么?”

    系统说:“你都能发现,沈煜城还会察觉不了?”

    陈立果道:“那我们就听听伊淮和保镖们的解释吧。”

    他把这一根烟慢慢抽完了,又穿好了衣服,站起来往外走去。

    伊淮此时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他的双腿因为跪在玻璃片上,受了挺严重的皮外伤,此时被包扎的严严实实,医生告诫最近千万不要剧烈运动。

    空荡荡的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最近陈立果看着人就烦,把佣人全部遣散了。

    而本该去上学的伊淮也因为腿伤请了假,他看见从楼上走下来的陈立果,轻轻的叫了声先生。

    陈立果的脸上冷如冰霜,他直接坐到了伊淮对面,眼神充满了压迫感,只是他的声音却依旧平静,他道:“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来的。”

    伊淮安静的回答着陈立果近乎质问的问题,他道:“九点二十多。”

    陈立果道:“你来的时候安格斯已经不在了?”

    伊淮道:“是的。”

    陈立果道:“然后你做了什么?”

    伊淮咬牙道:“我、我看见了先生的情况,便叫跟着的兄弟检查了酒吧,然后出门追捕安格斯,我见先生还醉着,就在楼下等了一晚。”

    陈立果说:“你为什么不在二楼等?”

    伊淮低低道:“我以为……先生醒来后不会想看见我。”

    陈立果表情闻言冷漠的掏出电话,叫手下把酒吧的那天晚上的录像送过来。

    伊淮看着陈立果的动作,全程神态都十分的平静,未露出一丝的慌乱。

    录像很快就送了过来,录像里的内容居然真的如伊淮所说的那般。陈立果接着又打电话询问了那几个保镖那天晚上的情况——没想到竟是也和伊淮描述的差不多。

    可以啊,若不是有系统确认,陈立果倒还真的信了伊淮的说辞了。

    不过此时,有一个最大的破绽,便是安格斯。

    陈立果正想着这茬,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就听到那头的人道:“老板,安格斯出事了。”

    陈立果皱眉:“出事了?”伊淮不是说安格斯已经回了n国了么。

    那头的人慌张的说:“他死在了机场的厕所里——”

    陈立果捏着电话许久都不曾吭声。

    伊淮一直在观察着陈立果的表情。他既然敢这么做,敢这么答,就已经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陈立果发现自己果然是小瞧了伊淮。

    陈立果对着系统感叹:“这小子可以啊。”

    系统默默的念经,根本不想理陈立果。

    陈立果说:“统儿,不说点啥?”

    系统语气里带着一种看破红尘的漠然,他说:“说啥。”

    陈立果温柔道:“宝贝儿,别绝望,我还是爱你的。”

    然后系统想起了他一开始叫陈立果宝贝儿的时候,然后心中充满了悲凉之感——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陈立果感叹着这等了十几年,来之不易的一炮。

    系统则是灵魂出窍,好像已经离开了陈立果的身体。

    陈立果想起了系统来这个世界最初时和他说的话,他感叹道:“统儿,我这么强没关系嘛,给我点时间,我还能养出一个更强的。”

    系统咬着牙齿吐出草履虫三个字。

    陈立果见好就收,赶紧闭嘴。

    调戏系统的陈立果在伊淮眼里是在沉思。

    伊淮的背脊崩的微微有些紧,虽然他觉得自己已经做的万无一失,但到底还是害怕陈立果追究到底。

    他现在只求陈立果不继续在这件事上深究。

    陈立果看着伊淮的脸,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说,安格斯是怎么死的?”

    伊淮露脸上露出些许疑惑,他道:“我也不知道……早上刚得到的消息,是说他已经坐上了去n国的专机。”

    “哦。”陈立果淡淡的应了声,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

    伊淮看着陈立果的背影,手心因为紧张已是微微汗湿。

    以沈煜城的角度来说,伊淮没有理由害他。虽然这件事看起来有些蹊跷,但说到底对伊淮发火,不过是沈煜城的迁怒罢了。

    然而他的迁怒还在继续。

    没过几天,沈又菱回家的时候,居然被一向疼爱她的爸爸给骂了。

    “沈又菱,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陈立果指着她带回来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怒道:“好好一个女孩子,不好好读书,就知道健身,健身,你练那么多腹肌有什么用?”

    沈又菱一脸愕然,看向伊淮,却见伊淮苦笑着摇摇头。

    “放假那么多天也不知道回家!”陈立果道,“天天在外面野——”

    沈又菱也聪明,知道这时候不能和陈立果硬来,她赶紧腆着脸软道:“爸,我知道了,你别生气嘛,我这不是还特意给你买了礼物么?”她说着,小心翼翼的掏出了藏在包里本来准备送给另外一个人的藏刀。

    陈立果看见这刀眉头立马皱了,他说:“这刀你在哪儿买的?”

    沈又菱的笑容僵在脸上。

    陈立果说:“我道怪不得你又黑了瘦了——沈又菱,你可以啊,背着我去了西藏?”

    沈又菱哈哈哈的笑着,想要转移话题。

    然而陈立果不吃她这套,他道:“你下半年零用钱别想要了。”

    他说完就走,也没有给沈又菱任何撒娇辩解的机会。

    沈又菱脸都苦歪了,她对着伊淮道:“爸最近这是怎么了,脾气怎么炸的那么厉害?”

    伊淮叹气:“最近乖一点,先生……心情不好。”

    “你不是天天陪着爸么?”沈又菱道:“他那么喜欢你,还会心情不好?”

    伊淮没吭声,这事情,他虽然在陈立果面前表现的毫无破绽,但到底是理亏。每天先生回卧室就要洗一个多小时的澡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他现在甚至已经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没抵制住诱惑,将先生害成了这番情形。其实伊淮平日里的自控力向来惊人,可唯独那天,他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居然没有忍住。

    陈立果把浴室的水打开之后,就出来看他的肥皂剧了。

    每天这水都要放一个多小时,才对得起沈煜城这人设,陈立果虽然心疼水资源,但涉及崩人设的事情却不能马虎。

    陈立果看着肥皂剧,点了根烟,悠闲的抽着。

    系统最近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妙,虽然他依旧少言寡语,但陈立果居然能依稀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听出念经的味道。

    陈立果悚然道:“统儿,你还好吧?最近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啊?”

    系统心中冷笑,看书,他早就不看书了,总部为他提供了最新版的佛经——音频的那种,天天在耳边二十四小时循环。

    陈立果很担忧他系统的心理状态,他说:“你别想不开啊宝贝!”

    系统冷漠脸:“谁是你宝贝。”

    陈立果说:“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可爱的系统啊。”

    系统:“……”他刚想发火,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佛经的声音,于是那火气又硬生生的被压了下来,他告诉自己杀害宿主是违法的,违法的,违法的……

    陈立果道:“好吧,我们不说这个了,来说说沈又菱吧。”

    提到命运之女,系统总算是打起了点精神,他道:“沈又菱的状态不错……她好像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陈立果一听,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我女儿早恋了?”

    系统:“她喜欢伊淮的那会儿才十四岁。”

    陈立果表示自己无言以对。

    系统对陈立果冷笑嘲之。

    陈立果难过了一会儿,委屈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艰难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道:“那男的怎么样啊?”

    系统说:“比你强。”

    陈立果:“……”

    系统道:“嗯,至少个子比你高。”

    陈立果的眼泪差点都掉下来了,他家系统发现他的软肋都不用打的,简直是恨不得用拖车拖着铁锤子砸。

    被系统告知这件事没多久后,陈立果就见到了沈又菱的亲爱的。

    他当时正和伊淮坐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沈又菱挽着一个小白脸的手从学校里走出来。

    陈立果的脸色立马垮了。

    伊淮的表情也有点动容——其实他比陈立果还早知道这件事,只是最近陈立果的心情因为那件事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他还想着等陈立果心情好点了,再委婉的告诉他。

    这下倒好,被撞了个正着。

    陈立果直接下车,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沈又菱的面前。

    沈又菱和那男的都被陈立果吓了一大跳,那男的直接冒出一句:“你干什么?”

    陈立果差点没说干你。

    好在沈又菱反应迅速,赶紧堆起了笑颜,道:“小泽,这是我爸爸。”

    被叫做小泽的男生本来气势汹汹的瞪着陈立果,听到这句话赶紧变了个表情,十分狗腿的冲着陈立果笑,说:“伯父好,伯父好,我是徐泽,是又菱的男朋友。”

    沈又菱看着她爹恐怖的表情,默默的咽了咽口水。其实她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她和伊淮早恋的时候陈立果那么开明,这下子换了个人,态度就变了那么多。

    问题是,这在陈立果脑子里这是两码事。伊淮是他早就知道的女婿,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况且现在沈又菱还不喜欢他了……陈立果犀利的眼神扫视着面前自称徐泽的人,看的徐泽头皮差点炸了。

    “爸!”沈又菱道,“您来学校做什么呀?”

    陈立果冷冷道:“我不能来了?”

    沈又菱干笑几声。

    陈立果看着沈又菱,终是轻轻叹了口气,他道:“算了,你也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说完这话,他的眉宇之间浮起一层疲惫之色。

    沈又菱看了心疼极了,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道:“爸,你别这样,我永远爱你。”

    陈立果看着沈又菱说完这话,脑袋上的进度条往前挪了挪。他悲伤的抹去了心中一滴悲伤的泪水,对着伊淮缓缓道:“走吧。”

    伊淮赶紧跟着陈立果走了。

    之前安格斯被杀的事情有了结果。据说是n国的仇家寻仇,正好在机场找到了机会,把他直接淹死在了马桶里。

    陈立果听完这消息什么也没说,只是面上带上了一点嘲弄的意味。

    伊淮根本不敢再提关于那天晚上的任何东西,深怕陈立果受到影响。

    陈立果倒也没伊淮想象中的那般脆弱,他在这行,什么没见过。被男人上一次难道就寻死觅活?虽然恶心,但当被狗咬了一口,似乎也没什么影响。

    况且这段时间伊淮特别的懂事,自觉的接手了陈立果手上大部分的事情。他刚处理的时候,还稍微有些稚嫩,但经过陈立果的点拨,很快就上了手,不到半年的时间,居然就将公司管理的仅仅有条。

    伊淮的这种表现,是很让陈立果欣慰的。他也曾经问过沈又菱想不想接手家中事务,哪知沈又菱这姑娘大大咧咧的说:“有伊哥不就行了?我就别给爸添乱了。”

    陈立果闻言倒是觉得好笑,他说:“你就那么信你的伊哥?”

    沈又菱笑眯眯道:“我信爸的眼光。”

    这小姑娘,果然会说话,把陈立果哄的心情舒畅。

    伊淮接手了很多沈家的事情,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对于这些不满的声音,陈立果的态度向来果决——他直接把他的一个大伯从家里赶了出去。

    那大伯直接站在沈宅外面破口大骂。

    陈立果也没客气,直接对着他开了一枪,把大伯的袖子射了个窟窿。

    大伯差点没被吓尿,脸色惨白的败退而逃。

    伊淮站在陈立果身后,看着他对自己的维护,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酸涩。

    伊淮说:“先生,这样合适么?”

    陈立果随手把枪扔在桌子上,懒懒道:“有什么不合适的。”

    伊淮道:“他们到底和先生是一家人啊。”

    陈立果笑着摇摇头,他说:“伊淮,你还太年轻,血缘这种东西……是靠不住的。”

    伊淮没说话。

    陈立果继续道:“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不过十几岁。这些人可曾帮过我一次?不帮也就罢了,还像鬣狗那样盯着我,恨不得从我身上撕下一块肉来,我还在沈家,就是给他们最大的面子了。”

    伊淮这才明了,他的眼神有些恍惚,却仿佛看到了少年时的沈煜城挺直了腰杆硬生生的撑下那些风雨的模样。

    那时的沈煜城一定很无助吧,若是他早些出生,定然能帮先生一把。

    不过这些,都是伊淮的幻想。沈煜城没有倒在风雨飘摇中,他反而开枝散叶,越来越强壮,成了一棵无人能撼动的大树。

    伊淮那些隐秘的念头,根本不可能见光。若是沈煜城知道他在想什么,又做了些什么,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掏出枪来,把他崩个稀巴烂。

    伊淮心思重,想的又多,再加上公司这段时间特别忙,竟是就这么病倒了。

    陈立果发现他生病的时候,他还坐在书房处理事情,最近伊淮都没有去学校,陈立果问他,他只是道课程都能自修,去不去都一样。

    陈立果走进书房,发现伊淮满脸通红,可即便是这样,伊淮还是戴着一副眼镜皱眉盯着电脑屏幕。

    陈立果叫了一声:“小淮。”

    伊淮道:“先生?”

    陈立果说:“怎么还没睡?”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

    伊淮笑了笑,他道:“这东西怎么都搞不明白……哎,脑子晕,研究一天了。”

    陈立果见他脸色不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他就被伊淮额头那烫手的温度惊呆了。

    陈立果道:“你在发烧。”

    伊淮取了眼睛,揉揉眼角道:“没有吧,我只是有点困。”

    陈立果露出不赞同之色,直接取了温度计来,让伊淮量了量体温。

    五分钟后,陈立果发现体温计上显示了个三十九度三。

    陈立果立马给家庭医生去了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伊淮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因为发烧,他的眼睛里带上了一层水润的光泽,表情也不像平日里那般内敛深沉,反而是多了几分孩子气。

    陈立果拍拍他的头,叫他去休息。

    尹淮嗫嚅着说自己没事。

    陈立果道:“还没事?你是不是要烧傻了,才叫有事?”

    伊淮叹了口气,只好不太情愿的把电脑关了。

    陈立果看着他这模样好气又好笑,他都没发现伊淮到底什么时候如此沉迷工作。

    医生来的很快,给伊淮量了温度,又打了一针。

    伊淮躺在床上,打针的时候眉头还皱着,陈立果很少在伊淮身上见到如此生动的表情——到现在他才想起,伊淮从小到大几乎就没生过什么病,最严重的也不过就是感冒罢了。

    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温度退下来之后把药吃了,发烧的原因可能是身体太过劳累精神也崩的太紧,让伊淮放松一下。

    从医生来,到医生走,伊淮的眉头就没有松过。

    陈立果看了他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好笑:“自己不好好看着身体,这会儿知道难受了?”

    伊淮说:“我身体好着呢,那医生胡说。”

    陈立果没接话,他在伊淮身边坐了会儿,才轻轻的叹了句:“怪我,我不该逼你太紧。”

    伊淮却是道:“我就喜欢先生这么对我。”就因为陈立果的这种态度,他才知道先生对他是重视的。

    陈立果觉得从小到家也没有短伊淮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伊淮为什么一直没有安全感。

    陈立果本以为一针下去,伊淮的烧就该退了,哪知医生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伊淮的脸上又开始发红,陈立果摸了摸发现比之前还烫了。

    这下陈立果没叫医生,背着尹淮就去楼下车库准备去医院——他本来是想抱的,结果弯腰抱的时候发现伊淮重的不行,他居然差点闪了腰。

    于是陈立果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把伊淮背了起来。

    伊淮也装作没看到陈立果的异常,乖乖的伏在陈立果的背上,唯有眼里的几丝笑意,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到医院,挂急诊,打点滴。

    陈立果觉得这烧要是退不下来,那就必须的做个全身检查了。

    虽然发烧是个小症状,但是却也是一些比较严重的疾病的前兆。

    结果伊淮情况还真的不乐观,退烧针打下去,只管了一个多小时,伊淮身上的温度就上来了。

    陈立果顿时心急如焚。

    伊淮见陈立果这模样,居然还在笑,他道:“先生,我没事的。”

    陈立果咬牙切齿:“待会儿去做检查,你给我撑住了,别睡过去。”

    伊淮低低的说好。

    陈立果捏着他的手,说:“伊淮,你不能有事。”

    伊淮感受着陈立果的手同他相触的感觉,低低的笑了,他说:“先生,我不会有事的。”

    他说完没多久,眼睛就闭了过去。

    陈立果真是被眼前的一幕吓的半死,他问系统这是什么情况,按照愿世界的轨迹,伊淮也没生过什么大病啊。

    系统疑惑的说这不符合世界逻辑,按照逻辑来说,伊淮的命运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可能会出现重病的情况。

    陈立果道:“但是已经出现了!”

    系统说:“等等吧。”

    系统的金手指只能给陈立果一个人用,所以就算其他人病的要死了,陈立果也只能看着。

    他推着伊淮去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第二天,伊淮的温度一点也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但是检查结果却显示他的身体状况非常好——除了在发高烧。

    陈立果气的不行,他道:“你能解释一下,什么叫做身体状况非常好么?”

    医生也没见过这种情况,有点无奈,他道:“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病症。”按理说,一个人高烧,就算查不出病因可身体上的一些指标也会呈现异常,但这个病人却是个怪胎,虽然在发烧,但是身体状态却比正常人还好,如果不看人光看指标,医生都能得出这人完全没病的结论。

    但检查结果虽然是这样显示的,可病人却在昏迷着。

    况且陈立果也是个不好惹的人,于是众医生护士都有点战战兢兢。

    陈立果急的心都快要被点燃了。

    伊淮陷入昏迷后,怎么都叫不醒,脸依旧通红,什么退烧药物都不管用了。

    沈又菱听说伊淮生病,急匆匆的从学校赶回来,看到躺在床上的伊淮和愁眉不展陈立果,她道:“爸,伊哥怎么了?”

    陈立果道:“出去说。”

    到了走廊上,沈又菱着急道:“爸,伊哥是生了什么病啊?”

    陈立果说:“还没查出来。”他也一天没睡觉了,眉宇间尽是满满的烦躁和疲惫,“我准备转院。”

    沈又菱道:“转去哪儿?”

    陈立果说:“b市,再查不出来就出国。”

    沈又菱心中一颤,知道这事情可能是非常严重了,她说:“爸,你别担心,还有我在呢,你带着伊哥放心的去治病吧。”

    陈立果说:“又菱,我是不是对他太严了?”

    沈又菱没想到陈立果居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由此也能看出伊淮生病这件事,对陈立果的打击是巨大的,大到他甚至开始怀疑他对伊淮的教育方式了。

    沈又菱道:“爸,不管你对伊哥严不严,只要他是高兴的,你做的就是对的。”

    陈立果呼了口气。

    沈又菱道:“爸,你去好好休息一会儿,我来守着伊哥。”

    陈立果本来想拒绝,但又想到这是长久战,他再怎么熬也不可能永远不睡觉。于是他点点头,算是认同了沈又菱的提议。

    于是陈立果开车回了家,洗个澡之后就躺在床上。

    然而人困过头了,却有点睡不着,他盯着天花板,一边抽烟一边和系统聊天,他到:“你说伊淮如果出事了,沈又菱的命运完成度还能满么?”

    系统道:“可能?”

    陈立果和系统商量,他道:“哎,我说,这要是满不了不属于宿主的问题吧,要不然你和你们总部商量一下,给伊淮弄个金手指?”

    系统道:“这种情况……总部不可能通过申请的。”

    陈立果又不说话了。

    系统有点不忍,他说:“别太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陈立果幽幽道:“他毕竟是我养了那么久的……”

    系统更不忍了。

    然后陈立果补全了最后的话:“炮/友啊……”

    系统:“……”辣鸡宿主,原地爆炸。

    陈立果还在和系统做计算题,他道:“你瞅瞅啊,我已经是三十多岁了,要是这时候再养一个伊淮,等他二十岁了,我都五十多了,五十多能干啥啊,能干啥啊……”

    系统说:“你还能去死啊。”

    陈立果:“……”真是一点都不友好。

    聊着聊着,陈立果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第一个反应就是看手机有没有未接来电,在发现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后,他到底有点失望——这说明伊淮还是没有变化。

    陈立果这一觉其实也就睡了三个多小时,但睡醒之后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疲倦了,他换了身衣服,又去了医院。

    沈又菱坐在病床边玩手机。

    她见到陈立果过来了,道:“爸,你吃饭了么?”

    陈立果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

    沈又菱看见陈立果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没吃,她道:“你先去吃点东西吧,我在这人呢。”站在门口的还有两个保镖,也不怕推床什么的重活。

    陈立果淡淡道:“没胃口。”

    这下次却变成沈又菱像哄小孩子那样哄陈立果了,她轻轻道:“爸,你快去吃饭,要是伊哥好起来了,你又倒下了,那可就不好了。”

    陈立果闻言,看了沈又菱一眼,然后淡淡的笑了:“又菱长大了。”

    沈又菱道:“我早就长大啦,只是爸爸还把我当孩子而已。”

    陈立果也没有继续和沈又菱争,出去又随便吃了点东西。

    回来的时候,伊淮正好被推去做检查了,这次检查是关于脑补的,沈又菱等在外面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焦虑。

    见到陈立果回来,她强行在脸上挂上了笑容,她道:“这么快啊。”

    “嗯。”陈立果说,“进去了?”

    沈又菱点点头。

    陈立果凝视着病房门口,良久之后,轻叹了一声:“到底是怪我。”

    沈又菱她重重的抱住了陈立果的手臂,然后严肃又认真的对陈立果道:“爸,你别这么说,如果伊哥知道你这么说,是会伤心的。”

    陈立果不语。

    “你都不知道,伊哥有多崇拜你。”沈又菱开玩笑似得道,“小时候你不是每次都要给我们的卷子签名字么?每次卷子用完,他都会把你签的那些字认认真真的剪裁下来,存到一个小罐子里。”

    陈立果越听心中越是酸涩。

    沈又菱说:“现在想那时的我真是蠢啊……差点就……唉,居然会喜欢那种人渣。”

    回忆着这些记忆,陈立果紧紧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下来。

    沈又菱是真的长大了,不再用父亲护着,反而能护着她心爱的爸爸。看着陈立果疲惫,她也能帮上一把,而她也做好最坏的打算……若是伊淮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一定要陪在父亲的身边。

    伊淮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陈立果这才发现他的脑袋被剃光了。

    沈又菱嘟囔道:“剃了头也这么好看,真是犯规。”

    陈立果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睛里。

    陈立果和沈又菱一样,都对伊淮昏迷这件事,做了最糟糕的准备。

    但是或许是上天垂怜,在陈立果准备把伊淮转移到b市的时候,伊淮居然醒了。

    不但醒了,在睁开眼,看见陈立果时,居然叫出了爸爸两个字。

    陈立果微微一愣,随机重重的抱住了他,他叫到:“小淮。”

    伊淮重重的抓着陈立果的袖子,嘴里含糊不清:“爸、爸、别、离开我……”

    陈立果低低的安慰:“乖,我哪儿也不去。”

    站在旁边的沈又菱看着这一幕,居然莫名的有些吃起伊淮的醋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