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五)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在高考之后,过了一个玩个够的暑假,偏偏他家的两位都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陈立果本来以为沈又菱接触格斗之后很快会失去兴趣,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沈又菱不但没有失去兴趣,反而爱上了这项运动。天天往陈立果给她找的格斗老师那里跑。

    伊淮则开始跟着陈立果做暑假实习。一开始伊淮学的全是最基础的事情,但这也不能掩盖他绝佳的天赋,只要是陈立果给他说过的东西,他全部都能轻松学会,还能举一反三——几乎是所有老板最喜欢的那类员工。

    陈立果也省了不少心力,但暑假的时间毕竟是太短,伊淮刚入门,就差不多开学了。

    沈又菱最后还是选了个隔壁省的大学,陈立果提前将她送到了学校。

    帮沈又菱整理好了宿舍,还逛了逛学校,沈又菱便开始催着陈立果走。

    陈立果心中含泪,想着女儿这就长大了,真是舍不得啊,舍不得啊,他:“又菱,你在学校乖乖的,有事情就给爸爸打电话。”

    沈又菱嗯嗯啊啊,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陈立果的话听进耳朵里。

    陈立果无奈,只能走了。

    道上的人早就习惯了沈爷对他女儿那宠溺的态度——即便是陈立果没有穿过来的时候,沈煜城也是把这个女儿捧在心尖尖上疼的,在外人面前不苟言笑的他,唯有面对女儿时才会露出灿烂的笑颜。

    也正是因为如此,沈煜城决不能接受女儿喜欢那么一个小混混,最终导致了悲剧发生。

    陈立果回去之后,伊淮也要开学了。

    高三毕业之后,陈立果送了伊淮和沈又菱一人一辆车当做毕业礼物。

    沈又菱在外地上学不方便开,伊淮却能用到。

    开学当天就是伊淮自己开车,载着陈立果和行李到学校去的。

    大学门口人来人往,要么是提着行李的学生和家长,要么是戴着工作牌的学生干部。

    陈立果和伊淮走在其中格外的显眼,一个年轻英俊朝气蓬勃,另一个却在透出独属成熟男人的迷人风情。

    伊淮还未走太远,便有学生前来主动想要帮忙拿行李,问他住哪个寝室,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伊淮态度挺冷淡的,他道:“不用了,谢谢。”

    那学长还在热情的介绍,说:“学弟你是住哪一栋的?我带你过去吧,学校大,容易迷路。”

    伊淮依旧客气的拒绝了。

    学长见伊淮态度如此冷淡,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掏手机记了个电话号码,说如果有事可以打他电话。

    那人走后,陈立果似笑非笑:“怎么态度怎么冷淡?”

    伊淮道了句:“不习惯和人说话。”——哪里是不习惯,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注意到那人来询问的时候,那人的眼睛黏在陈立果的身上移不开,况且好不容易和先生独处,伊淮怎么可能会愿意突然多一个人出来打扰他们。

    陈立果也没劝,只是淡淡道:“自己开心便好。”

    伊淮点头称是。

    这学校的住宿环境很不错,陈立果看了之后对两个孩子都放心了。

    他道:“好好上课。”

    伊淮说好。

    陈立果慢慢道:“什么时候想来公司随时可以来。”

    伊淮又点点头。

    陈立果见状,失笑道:“为什么那么不爱说话。”他记得以前伊淮和人交流的还挺正常的……似乎是那次暑假去了那个训练营之后,就不怎么喜欢和人说话了。

    伊淮露出有些无措的表情,他道:“不是不喜欢说话,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立果拍拍他的肩膀,也没再强求什么。

    把两个孩子送入学之后,家里就变得空荡荡了起来。

    陈立果一时间特别的不习惯,甚至偶尔还会在家里叫出伊淮和沈又菱的名字。

    “唉,老了啊。”陈立果坐在椅子上看泡沫剧的时候感叹。

    系统没理他,这人就是闲的。

    陈立果虽然同意了沈又菱去外地上大学,事实上他还是派了人过去,不光是沈又菱,就连伊淮他都派了人看着,怕这两个孩子一个不慎学坏了。

    但是底下人反馈回来的消息显示陈立果似乎多虑了,无论是伊淮还是沈又菱,在学校混的都是如鱼得水。

    陈立果欣慰之中,还带着些酸涩。

    这段时间陈立果在收购一些地产,他对这个城市的规划非常清楚——毕竟是系统开了金手指的。

    他之前买的几块地都因为市政规划价格飞涨,他也不打算卖,索性挂了牌子租出去。

    沈家富有且低调,若不是老一辈的,都不知道沈家原来还涉及了一些黑色性质的产业——沈又菱就知道她家有追债公司,而这公司其实在现如今已经差不多合法了。

    但既然打算以后将这些东西交给伊淮来管,那陈立果就要让他知道这些,于是趁着伊淮没课的时候,陈立果便开始带着他去一些比较私密的场子。

    伊淮全程都表现的很淡定,即便是进入到那些场子里,看到一些比较糟糕的画面,也从未露出动容之色。

    陈立果好奇的问他,你不怕么?

    伊淮凝视着陈立果,低低道:“只要先生在我身边,我就不怕。”

    陈立果点点头,他淡淡的问了句身边的手下:“最近有没有用抓到欠债的?”

    那手下道:“昨天刚抓了一个。”

    陈立果道:“带他过去看看。”

    那人便带着伊淮过去看了,陈立果坐在包房里慢慢的喝着茶,安静的等着。

    一个半小时后,脸色苍白的伊淮回到了陈立果的身边。

    陈立果说:“怎么样?”

    伊淮抿了抿唇,道:“那个人做了什么?”

    陈立果对着手下道:“告诉他。”

    手下很会看人脸色,见到伊淮表情不对,赶紧解释道:“尹少爷,您可千万别同情这个人,这个人烂赌,不光把家财输光了,还想卖老婆孩子,这哪儿行啊,虽然我们是干这行的,但也不做那杀千刀的人口生意啊,所以这才把他抓回来,想着让他好好做工还钱。”

    伊淮脸色这才稍微略好。

    陈立果道:“要让你去做,你做得下来么?”

    伊淮沉默了片刻,才道:“我需要适应一下。”

    很好,伊淮的反应让陈立果觉得很满意,他既没有立刻兴奋表示自己可以做,也没有退缩,陈立果道:“那便学着些吧。”就算沈家现在已经不用提刀冲在最前面了,陈立果却必须得让伊淮见过这些,毕竟刀口子上舔血的活儿,你心软了,仇家却不会心软。

    把黑色产业告诉伊淮,陈立果便算给伊淮交了底,彻底当他是自己人,伊淮心里也清楚,所以对待陈立果的态度越发恭敬。

    就这么过了一个学期,寒假的时候小公主沈又菱回来了。

    陈立果去接机的时候,看见她的模样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只见小公主白嫩嫩的脸变成了巧克力色,张嘴笑的时候,露出白洁的牙齿特别显眼,她冲过来,给了陈立果和伊淮一人一个拥抱:“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啊!”

    陈立果简直失魂落魄。

    伊淮的反应比陈立果好一点,事实上他在注意到陈立果的表情时,眼神里还有点笑意,他嗯了声,摸了摸沈又菱的脑袋。

    沈又菱说:“爸,你发现没,我又长高了。”

    陈立果怎么会没发现,沈又菱出去读书的时候是168标准身高,现在她穿了个带跟的长靴,身高居然和陈立果差不多了,陈立果看见她的时候差点没哭出声来。

    沈又菱道:“走,回去给你们看看我的肌肉。”

    陈立果一路上都没说话,坐进车里的时候,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其他人若是看了陈立果这模样,或许会觉得害怕,唯有伊淮却知道,这是先生被沈又菱严重打击的表现,那眼神都不聚焦了。

    到了家,开了暖气,沈又菱直接脱了个精光只剩一件体恤,然后她当着两个大男人的面儿掀起了腹部的体恤,露出自己的腹肌和马甲线,嘴上还在说:“爸,你看到了没?我也有腹肌了,是八块呢。”

    陈立果慢慢,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更加慢慢,慢慢的说:“嗯,不错。”

    沈又菱说:“就光是不错?你没其他想说的了?”

    陈立果缓缓道:“你怎么晒的那么黑。”

    沈又菱大大咧咧的说:“我经常出去户外运动啊,下学期还打算去**玩呢。”

    陈立果心道闺女啊,你别去了,你再去晚上不开灯你爹就看不见你了啊。

    沈又菱还不知道她爹内心在剧烈的波动,她说:“尹哥,你也好像长高了呀。”

    伊淮上大学的确又长了不少。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内心一片荒凉,心想,得,他是他们家穿上鞋的时候最矮的那个行了吧。

    伊淮眼里全是笑意,他道:“你快去休息吧。”

    沈又菱打个哈欠点点头,往楼上去了,她道:“嗯,我好累,去睡觉了,明天见啊。”说完就走,格外的爽气。

    伊淮低低的叫了声:“沈先生。”

    陈立果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了句:“都长大了。”

    伊淮道:“又菱长大是好事,先生别太难受了。”

    陈立果:“……”他就难受,他就想哭。

    伊淮说:“先生也早点去休息吧。”

    然后陈立果回到屋子里对着系统哭了一场,他说:“你看看,你看看,咱家小公主变成什么样了,都怪你,都怪你!!!”

    系统说:“关我什么事儿啊。”

    陈立果说:“要不是你当初叫我把她送去追债公司,会这样嘛?!”

    系统想了想道:“那也比她被男人骗好啊。”

    陈立果无言以对,因为系统说的的确很有道理——骗别人,总比被别人骗的好。

    沈又菱现在这么……彪悍,哪个骗子男人敢不长眼对她下手?

    陈立果顿时泪眼婆娑。

    沈又菱和伊淮都放了暑假,但家里依旧不热闹,因为两个娃还是整天往外跑。沈又菱参加了一个户外活动的俱乐部,伊淮则是天天去公司,搞得陈立果反而像还是那个最闲的人。

    不过最近有件事让陈立果有点头疼,就是他在谈一桩生意的时候,又遇到之前调戏他的那个叫安格斯的流氓外国人了。

    陈立果一进去,就看那个曾经被他用枪抵着头吓跑的外国人坐在里面,安格斯看到陈立果也很惊讶,当然,他的眼神里出其实是更多惊喜,他大声道:“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这话一出,屋子里四五个人的表情都有点扭曲,陈立果这边的负责人更是吓的嘴唇都白了。

    陈立果冷冷道:“就是他?”

    “是、是……”负责人被安格斯的那句美人吓的浑身一抖,他到,“沈老板,这位是安格斯。”

    陈立果要进一批比较麻烦的货,物流就成了个大问题,他联系了多方渠道,却没有一家合适,唯有面前安格斯他们家,才能完全满足陈立果的要求。

    陈立果在安格斯对面坐下,冷冷道:“谈吧。”

    安格斯笑意盈盈的看着陈立果,道:“美人,好久不见。”

    陈立果冷冷道:“你再叫我一声美人,这生意就不用谈了。”

    安格斯眨眨眼睛,道:“好吧宝贝。”

    陈立果:“……”

    屋子里的人都被安格斯的不要脸震惊了,负责人一边擦冷汗,一边偷偷的看陈立果,深怕他一个生气就掏枪把面前这人崩了。

    陈立果道:“这就是你谈事情的态度?”

    安格斯也收敛了笑容,他耸肩道:“好吧,我错了,我们先谈事情。”

    陈立果瞪他一眼。

    然后两人开始就货物和港口船队的问题进行讨论,陈立果坐在那里就让人充满了压力,若是换了个脾气稍微软点的,恐怕早就妥协了。

    可安格斯虽然脸上笑嘻嘻的,在关键问题上却是丝毫不让步。

    最后谈判险些陷入僵局。

    安格斯道:“这是我做的最后让步……当然,如果你答应我另外一个条件,我还可以往后退一退。”

    陈立果问他什么条件。

    安格斯说:“让我吻你一次。”

    全场气氛都凝固住了,两边的负责人都差点晕厥过去,他们都没想到安格斯会突然说出这么不靠谱的一句话。

    陈立果的表情冷若冰霜,然而他此时的内心活动是——好啊好啊,来啊,用力不要停。

    系统幽幽的提醒了一句:“小心崩人设。”

    陈立果说:“我这是为了家族做出的牺牲!”

    系统说:“沈煜城遇到这种事情,会牺牲自己?”

    陈立果心中全是血泪,没错,按照他揣摩的沈煜城,不但不会牺牲,大概下一步的动作就是掏枪干,死面前的人。

    安格斯也察觉了屋子里不对劲的气氛,他挠挠头,笑了:“我开个玩笑,大家别介意。”

    陈立果:“……”唉,真失望。

    其他人都松了口气。

    最终还是安格斯做了稍微的让步,两人签下了这份协议。

    出门的时候,安格斯还在开玩笑说以后找陈立果喝酒,陈立果一定要给他个面子。

    陈立果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全程冷着脸色。

    等他走后,安格斯才对着身边的人笑道:“这种人征服起来才有意思。”

    “可是老板,沈煜城是出了名的讨厌男人,你要是真把他惹毛了……”负责人一头冷汗。

    “惹毛了?”安格斯笑嘻嘻道,“我倒是挺想在床上把他惹毛的。”

    负责人无言以对,他总有种自家这个大东家要搞出事情的预感。

    陈立果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再和安格斯见面了,却没想到没过几天,这个外国人就又厚着脸皮说要请他出去喝酒。

    陈立果的第一个反应是想要拒绝,安格斯早就料到了,所以开口便是:“沈老板,不会这么不给面子拒绝我吧?”

    陈立果道:“在哪?”

    安格斯说了个酒吧的地址。

    陈立果出去的时候,伊淮也正好在家里,他看到陈立果换了衣服,随口问了句:“先生要去哪儿?”

    陈立果道:“有人请喝酒。”

    伊淮闻言有点惊讶,他知道陈立果向来不喜欢这些场合,若是真去了那肯定是对面面子太大。

    伊淮道:“去哪里?”

    陈立果随口说了个酒吧的地址。

    伊淮一听,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全部咽进了喉咙——他到底是想看看陈立果的反应。

    陈立果到酒吧的时候,发现酒吧里空无一人。

    走到吧台附近看到安格斯穿了一身调酒师的衣服,正朝着他笑。

    不得不说,如果是个gay,那定然会被这个模样的安格斯吸引,他本就长得英俊,调酒师的衣服更是显露出他的好身材,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你来了。”安格斯笑着道,“我为了你调了一杯酒,尝尝?”

    陈立果看着他递过来的酒杯,端起来轻抿一口,他知道安格斯虽然不靠谱,但应该不会蠢到在这里给他下药,所以并未多做防备。

    酒初入口极烈,辣的陈立果微微皱起眉头,但当到了舌根时,辛辣之味却逐渐化作醇香,顺着咽喉荡进胸腔,陈立果捂住嘴,低低的咳嗽起来。

    安格斯道:“如何?”

    陈立果虽然不愿,但到底是赞了声好酒。

    “我其实有八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安格斯道,“我的外祖母是个混血儿”

    陈立果懒懒的看着他,也没搭话。

    安格斯继续道:“我喜欢中国,这个国家很漂亮,恩,人也很漂亮。”他笑道,“特别是像你这样的。”

    陈立果道:“你的外祖母没有教你,中国男人不喜欢被别人夸漂亮。”

    “没有。”安格斯耸了耸肩,他到,“她去世的很早,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

    陈立果又抿了一口酒。

    安格斯道:“这次来中国,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你。”

    陈立果手撑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玩着酒杯里的橄榄,他道:“我可不是你的收获。”

    安格斯闻言笑了起来,他又递给陈立果一杯血红色的鸡尾酒,他道:“再试试这个。”

    陈立果接过来,尝试性的尝了一点,发现这酒的味道非常甜,他皱眉道:“太甜了。”

    安格斯道:“再来一口?”

    陈立果又喝了一口,发现刚才觉得甜腻的味道不见了,舌头似乎已经习惯,之余下了香醇之味。

    安格斯看着陈立果白皙的面容上浮起红晕,眼神也越发的迷离,他笑的满足,道:“如何?”

    陈立果道:“不错。”

    安格斯接着又调了第三杯。

    陈立果已经察觉自己脑袋有点晕了,他皱眉道:“不能喝了。”

    安格斯道:“最后一杯。”

    陈立果想着只尝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便也没再拒绝。

    安格斯递给了陈立果第三杯酒,酒是上层青色,下层橙黄,他说:“试试吧。”

    陈立果试探性的抿了一点,他发现这酒没什么味道,迟疑道:“没有味道。”

    安格斯笑嘻嘻的看着他:“没味道,就对了。”

    陈立果眼前一阵眩晕,他这才察觉不对,咬牙切齿道:“安格斯——你——”

    安格斯道:“啊,沈先生,你大概不太了解我们家族,我们家族里想要的东西,就算费尽心思也会得到……那一个亿的订单,就当做给沈先生的补偿吧。”

    陈立果还欲说什么,眼前却一片天旋地转。

    安格斯走过去,将陈立果横抱起来,看着陈立果闭着眼睛睫毛轻颤的模样,低头亲了陈立果的额头一口,他到:“沈先生,你是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美啊。”简直就像最美的油画,用一个亿来买一副心仪的画卷,对安格斯来说是笔划算的买卖。

    陈立果如果还醒着,大概会骂这外国人真是不知材米油盐贵,一个亿——都能把一个人活活砸死了。

    安格斯把陈立果带上了楼,然后认认真真的用早就准备好的黑色绸带,将陈立果的手脚绑在了床头和床尾。

    酒吧里灯光昏暗还看不太清楚,现在有了充足的光线,安格斯就能更好的欣赏眼前的景色。他看着陈立果那比绸缎还要光滑的白皙肌肤,眼神是浓烈的欲、望。

    “咚咚咚”粗暴的敲门声响起。

    安格斯心道这会儿还有谁过里,他走过去,刚一推开门,就被人一拳重重的打倒在地上。

    浑身上下冒着煞气的伊淮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看着倒地的安格斯,毫不犹豫的对着地上的人就是几脚。

    安格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事实上如果硬来,他估计连沈煜城都打不过。

    伊淮差点把牙齿咬出血,他说:“你这个混蛋想对沈先生做什么?”

    安格斯咳嗽的根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沈先生”把安格斯丢到一边,伊淮走向了沈煜城。

    那是一张黑色的大床,毫无知觉的男人躺在上面,他的手脚被同样是黑色的绸缎束缚在床头和床脚,眼睛紧紧的闭着。

    “沈先生。”伊淮的声音突然轻了起来,他看到了陈立果因为酒精变得有些绯红的脸,和同样染上了粉色的颈项。

    伊淮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是这般的糟糕,糟糕的他都开始痛恨自己的贪念。

    安格斯咬牙切齿的用外语咒骂着,他踉跄着想要爬起,却见去看沈煜城的伊淮又走了回来。

    伊淮面无表情的看着安格斯,然后伸出手一记手刀,重重的砍到了安格斯的颈项上。

    安格斯带着惊恐的表情倒地。

    伊淮沉默的看着安格斯,然后转身去翻了一下床头柜——他果然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取了绳子把安格斯绑起来,还用毛巾塞住了他的嘴,伊淮将他直接拖进了浴室,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陈立果还在沉睡。

    他躺在床上,好似一个被女巫下毒的王子,伊淮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低低的叫了声:“先生。”

    陈立果没说话。

    “先生。”伊淮说,“对不起。”

    他慢慢的取了黑布,蒙住了陈立果的眼睛。

    陈立果似有察觉,缓缓的动了动身体,发出一声轻微的呜咽。

    “先生,我喜欢你。”伊淮一颗颗解开了陈立果衬衫的扣子,他说:“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喜欢的不得了。”

    陈立果的嘴唇鲜红,像是抹了新鲜的血液,伊淮垂下头,低低的吻住了他的唇。

    先生是他遥不可及的梦,但当这个梦突然给了自己实现的机会,伊淮终是没有忍受住诱惑。

    陈立果感到自己陷入了一场迷乱的梦境。

    梦境中的他好像是一团可怜的橡皮泥,被人搓圆揉扁随意折腾,最后他都被折腾出了一点意识,浑浑噩噩的叫着不要。

    折腾他的人动作稍微顿了顿,然后毫不留情的继续着……

    最后陈立果感觉自己处于醒来和昏迷之间,神志已经完全不清醒了,他睁开眼睛,却也只能看到黑暗,眼角溢出的泪水,将蒙住眼睛的黑布打湿,他含糊的叫着一个名字,然而等到他彻底清醒,却忘记他到底叫了谁。

    陈立果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他慢慢的睁开眼,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散了架似得。

    他从床上坐起,揉了揉自己还带着红痕的手腕,哑哑的叫了声:“统儿。”

    系统没说话。

    陈立果又叫了好几声,系统才幽幽道:“咋了。”

    陈立果咳嗽着说:“喝、喝太多,断片了。”

    系统说:“然后呢?”

    陈立果遗憾说:“然后……没爽到。”整个晚上脑袋都晕的快要爆炸,虽然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体上也都是痕迹,可是却一点记忆都没有。

    系统说:“所以?”

    陈立果难过的说:“所以我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

    系统:“这就是你以后可以出去鬼混的理由?”

    陈立果没想到系统一下子识破了他的计划,他叹了口气,道:“万一沈煜城就因此改变了性向呢,我们要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嘛。”

    系统说:“等会儿,我金刚经下好了。”

    陈立果疑惑道:“下好了?你把之前的删了?”

    系统觉得自己的灵魂里全是玻璃渣,刺的他真是鲜血淋漓,到底为什么他会以为到了这个世界,陈立果就能不去乱搞男男关系,认认真真的养孩子——不过话说回来,陈立果的确是在认真养孩子,但是接下来的剧情系统是一辈子都想不到的。

    系统说:“好了。”

    陈立果说:“你咋这么没精打采的?”

    系统心想我昨天晚上又看了一晚上的马赛克,你觉得呢?你觉得我还要兴高采烈的和你说宝贝早安吗?

    陈立果慢吞吞的穿了衣服,又慢吞吞的出了屋子,一下楼居然看到伊淮坐在酒吧里,面前摆了不少酒瓶子。

    陈立果心中一紧,装作若无其事的叫了声:“小淮。”

    伊淮一抬头,道:“先生。”

    陈立果嘴唇破损,颈项手腕之上也都是暧昧的痕迹,他慢慢的朝着伊淮走过去,道:“回家。”

    “先生。”伊淮哽咽着,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立果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冰的让伊淮血液冻结——他颤声道:“先生。”

    “回家。”陈立果的神情很是疲惫,他似乎不想再和伊淮多说,先抬步往外走去。

    伊淮跟在陈立果的身后,握起拳头的那只手指甲几乎就要陷入肉里。

    坐在车上,二人间的气氛十分怪异。

    陈立果遭遇了这种他最厌恶的事情,还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看到了,想来也不会轻松到哪里去。

    伊淮也沉默着,他的嘴唇几乎快要被自己咬出血来。

    陈立果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伊淮坐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陈立果穿着衣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往下走。

    “安格斯呢。”陈立果说,“给我查他在哪儿。”

    伊淮低低道:“我查了,他早上就出了国……”

    陈立果直接把面前的茶几掀了,他冷冷道:“废物。”

    伊淮这是第一次看见陈立果在他面前发火,然而他在心悸之余,竟是想到了昨晚那无边的艳/色。

    他想到陈立果白皙的脸颊,微微张开的唇,和难耐的不断扭动的身体。伊淮慢慢的跪到了一片玻璃渣上,他说:“先生,罚我吧。”

    陈立果冷漠的看着伊淮,他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伊淮低低道:“早上七点。”言下之意,便是一切都已结束了。

    陈立果似乎想到了什么,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耳根子居然有些红,他咬牙道:“他去的哪个国家。”

    伊淮道:“n国。”

    n国,那就没办法了,那边是安格斯的家乡,就算是陈立果,手也没有长到那个地步。

    陈立果几乎是咬碎了一口牙,他说:“起来吧。”

    尹怀不动。

    “我叫你滚起来!”陈立果一脚踹在了伊淮的腿上——他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烦躁。

    伊淮还是不动,陈立果穿的是拖鞋,踹在他身上是一点不疼。不但如此,陈立果踹过去的时候,伊淮还注意到他的脚踝乃至于圆润的脚趾上都有一些暧昧的红痕——正如他渴求的那般,从头到尾。由内而外,他都拥有了他梦中才敢奢望的人。

    陈立果冷冷道:“你要跪就跪,别起来了。”他说完,直接转身上了楼。

    伊淮跪了足足半天,才从地上起来,起来的原因还是沈又菱回来了,看到一地狼藉和跪在地上的伊淮赶紧去问陈立果沈出了什么事。

    陈立果也没理沈又菱,只是道:“我叫他起来,他自己喜欢跪着,那就跪着吧。”

    沈又菱跑到楼下,对着伊淮道:“尹哥,你把腿跪坏了,怎么保护爸爸啊。”

    伊淮这才慢慢的站起来,他的膝盖上已经是一片血红。

    沈又菱问出了什么事,两个人都缄默。最后她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生气了,道:“你们两个就是别扭,有什么话说出来不就好了。”

    说出来?伊淮心中只能苦笑,若是真的说出来,他怕是会被先生一枪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