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四)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暑假里沈又菱显然在那个追债公司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回家的第一天她就表示自己喜欢学习,学习使她快乐,她已经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陈立果开始还以为她在开玩笑,结果后来才发现沈又菱居然是认真的。

    若换做以前,沈又菱晚上肯定会找几个朋友出去玩,但今天却例外,她草草的吃了饭,就迅速的回了房。

    陈立果九点多钟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还在挑灯夜读。

    陈立果:“……又菱?”

    沈又菱给陈立果开了门,表情平静:“爸爸,你有事么?”

    陈立果道:“回来不和爸爸聊聊天?”

    沈又菱道:“爸!我知道你的辛苦了,以后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她那张又黑又瘦的小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陈立果:“……”女儿你怎么了,那群人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沈又菱说:“还有事吗?没事我就继续看书了。”

    陈立果安静了片刻,才试探性的道:“又菱,你是不是生爸爸的气了?”

    “生气?”沈又菱一脸茫然,“没有啊。”

    陈立果:“……”

    沈又菱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爸,我是真的想好好学习,不是生你的气,这次暑假我领悟了好多东西,我以前过的□□逸了!这种生活简直就是对人精神最大的腐蚀!”

    于是陈立果也不知道该对沈又菱说什么了,沈又菱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认真,和从前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公主完全就是两个人。

    陈立果心中悲凉:“呜呜呜呜,把我可爱的小公主还给我。”

    系统冷漠脸:“女儿懂事了不好么。”

    陈立果:“我不要她用这种方式懂事呜呜呜呜。”

    系统安抚他:“这是好事。”

    陈立果失魂落魄,他已经感觉到那个喜欢撒娇的白白嫩嫩的小姑娘离他远去了。

    同样变化巨大的还有伊淮。

    他从那个训练营回来之后,从一个冰木头变成了一台冷器制造机,只要坐在那儿,陈立果便能有一种凉风习习的感觉

    陈立果问他从这个训练中可有什么收获。

    伊淮面无表情的说觉得自己还太弱小了。

    陈立果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这才发现伊淮的肩膀已经完全不同于少年时的单薄柔软,变得硬邦邦的,唉,又硬了一个……

    陈立果道:“可想好下个寒假怎么过来了?”

    伊淮淡淡道:“若是可以,我还想再去一次。”

    陈立果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想着到了寒假再说吧……

    伊淮本来就懂事,这下场沈又菱也朝着他靠拢了。什么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晨跑啊,晚上拿着英语本在走廊上夜读啊,陈立果都遇到过,每次遇到就觉得深受打击。

    他也曾委婉的对沈又菱表示:“又菱,爸爸不想看你那么辛苦。”

    沈又菱时隔三个月终于又白了回来,不过脸上可爱的婴儿肥基本上消失不见,她听了陈立果的话,严肃道:“爸爸,我们要学会居安思危。”

    陈立果:“……”

    沈又菱继续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陈立果对沈又菱无言以对,又跑去自己的房间哭了一场。

    系统对陈立果这种心态非常的不屑,他说:“还好有我在,不然你早晚把命运之女养废了。”

    陈立果哽咽着说:“你把我的小公主还给我,你这个垃圾系统,我就不该听你的!”

    系统并不想听陈立果说的话,并向陈立果扔了一个黑又硬的沈又菱。

    虽然陈立果蠢爸爸的心再次遭受了粉碎性的打击,但日子还是要过的。

    沈又菱这次回来之后变化非常大,半期考试直接拿了个全校第一——以前全校第一都是伊淮的。

    陈立果拿到成绩单的当天,心情那是相当的复杂,高兴之中含着点心酸,心酸之中含着点欣慰,欣慰之中还带着些许难过。

    沈又菱骄傲的挺着她的小胸膛,道:“爸爸,我可以要一件礼物么?”

    陈立果一听,什么?他家小公主要礼物?天啊,这简直太难得了,赶紧说可以啊可以啊。

    然后沈又菱说:“我想要一套五三综合题……”

    陈立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沈又菱说:“啊,不能就算了。”

    陈立果:“……”他可爱的女儿啊啊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啊啊。

    面对这个模样的沈又菱,陈立果实在是拒绝无能,无言以对的他派手下去把所有科目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都买来了,递给沈又菱的时候,沈又菱的表情无比惊喜。

    陈立果:“……”女儿,你以前都是要钱要包包要衣服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啊……

    和沈又菱相比,伊淮的心情差的多,他第一名的宝座被沈又菱抢了,气的当天饭都少吃了几碗。

    陈立果也注意到了他的消沉,赶紧开口安慰了几句。

    伊淮说:“先生,我成绩下降了,您不骂我么?”

    陈立果:“……”家里的孩子都怎么了?这叫成绩下降么?伊淮就语文比沈又菱低一点,其他的都接近满分。

    伊淮垂了头,似乎有些闷闷不乐。

    陈立果无法,只能假装责怪他说了几句,但是最后结束的时候还是说:“伊淮,你别把自己逼的太紧。”

    伊淮摇摇头,又点点头,他说:“我想早些长大,帮帮先生。”

    陈立果感动极了,心想自己离百分之百的幸福就只剩一个炮、友的距离了。

    但是系统肯定不会让他填充这一部分遗失的幸福的,在沈又菱和伊淮成长的这段时间,陈立果一直单身。

    沈家老宅的人一直在相方设法的往陈立果这边塞人,塞的还全是胸大肤白的美女。

    今年过年,陈立果又要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回家过年。

    他第一次带伊淮回家的时候,还有不长眼的人想要欺负伊淮,陈立果知道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于是当场发火,吓的一屋子的人一句话也不敢说。

    那些人也知道了伊淮对于陈立果的重要性。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轻视伊淮。

    沈煜城是个独子,但沈父却有不少兄弟,只是这些兄弟之中,混出来的唯有他一人,所以他们家里很有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味道。

    不过和沈父一样,沈煜城从来都是个不讲亲情血缘的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在沈家几乎所有人都怕他。

    陈立果带着伊淮和沈又菱走进去的时候,沈家人已经将晚宴准备好了。

    “煜城,你来了。”打招呼的是陈立果的一个堂哥,他笑道,“赶紧过来,大家都等你了。”

    陈立果点点头,去落了坐。

    沈又菱和伊淮则是坐在晚辈的那桌上,这两人的表情都有点魂不守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陈立果是不太喜欢来这边过年的,因为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有人拐弯抹角的往他身边塞女人。

    这次也不例外,一个堂哥委婉的问陈立果有没有再找一个女伴的意愿,说他这边认识好多不错的姑娘。

    陈立果之前的回答都是沈又菱还小,现在沈又菱已经高中,这个回答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于是他干脆道:“不想找。”

    “那以后……又菱又是个女孩子……”那堂哥说的小心翼翼,“总要有个人帮衬一下吧。”言下之意便是,沈又菱是个女孩没法子继承家业,等沈煜城不在了,那么多的产业怎么办呢。

    陈立果笑了笑:“还早。”

    堂哥面露不赞同,可又不能将这话说的太清楚。

    陈立果面无表情,却是丝毫不给他们面子。

    没办法,整个沈家,就是沈煜城最大,任谁都要看着他的脸色行事。

    除夕当晚,烟花爆竹声响得震耳。

    陈立果站在阳台上抽着根烟,看着楼底下的小孩儿们疯成一团。

    伊淮也走了过来,他叫道:“沈先生。”

    陈立果嗯了一声,没回头。

    “沈先生穿这么少不冷么?”陈立果把风衣脱了,就穿了一件灰色的v领毛衣,即便是穿着厚实的冬季,也能看出他漂亮的身体曲线,特别是细瘦的腰肢和修长的双腿。

    陈立果垂了眸子,淡淡道:“不冷。”

    伊淮抿了抿唇,忽的伸手摸了一下陈立果的手,感到陈立果的手上沁骨的冰凉,他低低道:“先生骗人。”

    陈立果眼里浮了些笑意:“是真不冷……”

    伊淮没说话,转身进屋子把陈立果的大衣拿来,披到了他的身上。

    陈立果也没拒绝,他熄了烟,道:“打算读哪所大学?”

    伊淮道:“嗯……k大。”

    陈立果微微一愣:“什么系?”

    伊淮说:“商系。”

    陈立果说:“你这个成绩,读k大岂不是太可惜?”

    伊淮说:“k大离家近,我舍不得先生。”和他平日里冷若冰霜的模样完全不同,陈立果倒也没想到伊淮也这么会撒娇。

    k大是本市的大学,虽然是一本,但却算不得顶尖。以伊淮的成绩,完全可以上全国最好的学校,读这所学校,未免有些浪费。

    陈立果说:“我不劝你。”伊淮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他既然这样想,陈立果就不劝他,他道,“只是你要想清楚,这选择只有一次。”

    伊淮微微弯了眼睛,露出笑容,他道:“先生,我知道的。”

    陈立果看着他的模样,心想他闺女的审美果然和他差不多,都喜欢长得好看的,而伊淮则属于那种长的特别好看的——这种人,就算他做出错了事,只要稍微委屈委屈,你就原谅他了。

    年一过,伊淮和沈又菱就开学了。

    陈立果本以为他们会就这么平静无波的读到高三,考上大学,却不料突然出了意外——有个被陈立果逼得狠了的仇家,居然找到了沈又菱的学校,还带了十几个人,想把沈又菱给绑了。

    陈立果平日都会派三四个人看着沈又菱,这些人见势不妙,赶紧给陈立果去了电话,陈立果立马叫了十几个人赶过去看看。

    结果等他到了那里,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沈又菱没事儿,可伊淮却挨了两刀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

    陈立果气的不行,他冷冷道:“给我把那十几个人都找回来,祸不及家人,我要让他们知道,破了这个戒,惨的到底是谁。”

    沈又菱的表情居然还算得上平静,她坐在医院走廊上,看到陈立果过来,叫了声爸。

    “吓到了没有?”陈立果伸手抱抱她。

    “我没事。”沈又菱神色恹恹,她道,“伊哥受伤了。”

    “嗯。”陈立果亲了亲她的头顶,他道,“你要聪明一点,又菱,若是你出了什么事,爸爸受不了的。”

    沈又菱叹气,她沉默了片刻后,才道:“爸,你教我防身术吧。”

    “好。”陈立果应下。

    伊淮挨了两刀,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两刀都没有伤到要害,全是皮肉伤。他被推出手术室时,陈立果和沈又菱都围了过去。

    伊淮麻药还没过,脸上显得有些苍白,他道:“先生。”

    “疼么?”陈立果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

    沈又菱还没说话,伊淮便道:“我运气不好,听到这事情过去找又菱,正好和那波人撞上。”

    陈立果皱眉道:“你一个人打十几个?”若是伊淮想跑,怕没人拦得住吧。

    “爸。”沈又菱道,“伊哥是为了保护我。”她说这话的时候情绪很低落。

    伊淮道:“我没事,这两刀都不深,也没伤到筋骨,过两个月就好了。”

    陈立果说:“嗯。”他也没有安慰伊淮,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问题,日子过的太舒坦,竟是忘记了自己危险的处境。

    虽然道上都说祸不及家人,但难免有几个不按规矩办事的,陈立果太放松警惕了。

    “我会多派点人过来,就在你们学校周围守着。”陈立果道,“看情况不对,你们就给他们打电话——别急着和我说,我离你们远。”

    沈又菱说:“爸,你以前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么?”

    陈立果闻言笑了笑,他道:“傻姑娘,你爸可是追着别人砍的那个。”

    沈又菱皱着眉,很是闷闷不乐。

    陈立果道:“好了,好好养伤。”

    这段时间学习正到要紧的时候,伊淮受伤难免被影响。陈立果索性给他专门找了老师,来家里里给他上课。

    伊淮受了陈立果的好意——他从陈立果那里得到的东西已经太多了,谢谢二字,显得实在是太过单薄。

    陈立果虽然请了专门的看护来照顾伊淮,但自己没事的时候,依旧在家里陪着伊淮。

    虚弱中的伊淮不像平日里那般冷硬,有些脆弱的他反而是多了几分人气。

    陈立果就坐在他旁边用电脑处理事情。

    受伤之后,洗澡就成了个问题,前几次是护工帮忙的,这次护工不在,伊淮却突然说他想洗澡。

    陈立果一愣,道:“现在洗么?”

    伊淮点点头。

    陈立果道:“伤口不能沾水……”他想起了之前伊淮因为沈又菱摔断腿的事情,有些无奈的笑了:“真该对你说抱歉,你总是因为又菱受伤。”

    伊淮低低道:“没事,我愿意的。”

    陈立果知道伊淮和沈又菱之间并无男女之情,伊淮这般说,只是将沈又菱当做了自己的妹妹。

    陈立果用保鲜膜包了一下伊淮的伤口,伤口在背上,只差几寸就砍到了颈项。

    看着这伤口,陈立果到底是有些心有余悸。

    包好伤口后,陈立果扶着伊淮进了浴室。

    伊淮已经完全长开了,和陈立果白皙的肌肤不同,他的皮肤是小麦色还要偏深一些,一看就非常的健康。

    他的身架子也比陈立果大,几乎身上的每个部位,都长得十分完美。

    陈立果到底是个gay,看着伊淮的赤/裸身体有些不习惯,他垂了眸子去放水,并不想和伊淮有正面的接触。

    伊淮倒是坦然,一下子就把衣服脱的光光的,他道:“先生。”

    水雾缭绕之中,伊淮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他说:“先生,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陈立果迟疑道:“可是你背上……”

    伊淮道:“没事。”

    陈立果看了眼伊淮,再次确认:“真的没事?”

    伊淮摇摇头。

    陈立果只当他不好意思了,道:“好吧,你有事叫我。”说完他便站起来走了出去,还顺手关了浴室的门。

    伊淮看着陈立果离开,他自嘲的笑了笑:“真没用。”——陈立果帮他放水的时候,挽起了袖子,他只看见了那白皙光洁的手肘,竟是就有了反应。

    也不知道若是陈立果看见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居然这么的龌蹉,是不是会觉得格外恶心。

    伊淮把脸浸入水里,两只手重重的纾解着欲、望,他的表情是那般的不耐,似乎连自己也觉得厌恶。

    陈立果扶着伊淮出浴室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之前他便在伊淮的屋子里闻过,顿时明白了什么,耳根子有些发红。

    伊淮没有注意到陈立果的异样,他还在强行压抑住自己某些不该有的想法。

    到底是年轻人,陈立果有点无奈的想,等再过几年,找了女朋友,大概就好了——不过总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遗憾和酸涩感。

    伊淮并不知道陈立果在想什么,他若是知道,大概会重重的抓着陈立果的说,一字一顿的说,先生,我不找女朋友,一辈子都不找。

    这伤养了几个月,伊淮才再次回到了学校里。

    那十几个砍伤伊淮的人找到了,主事的老大看到陈立果吓的当场尿了裤子,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歉,说自己有眼无珠,惹了沈爷。

    陈立果冷漠道:“道上是什么规矩,就怎么处理吧。”

    那人一听,涕泪均下,一个劲求饶。

    陈立果道:“拖下去。”

    手下动了手,先将主事的拖了下去。

    剩下的十几个人均都吓的跟只鸡似得,看见陈立果的目光扫过来,均都两股战战。

    “你们胆子很肥嘛。”陈立果抖了抖烟灰,冷漠道,“是不是最近我心情好,给了你们一种我脾气也好的错觉?”

    那十几人多多少少的开始发出啜泣声。

    陈立果厌恶的说:“你们应该庆幸没有出大事,若是出了——你们十几条狗命还不够还的。”

    “沈爷,沈爷,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有人在争辩,“我们只是拿钱办事,若是知道是沈爷您的人,给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陈立果没理他,只是眼神又冷了几分,嘴里发出一声嘲讽的笑。

    那人赶紧噤声,缩了缩肩膀。

    陈立果道:“你们老大呢?”

    没人敢吭声。

    陈立果说:“把他们带下去,别弄死了,等他们什么时候愿意把他们老大的位置说出来,再什么时候叫我过来。”

    “沈爷,沈爷,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啊——”还有人在叫。

    陈立果说:“哦,那就不用叫我过来了。”他说完就走,没有再给这些人争辩的机会。

    陈立果就算是自己受伤,都没有看到伊淮被人伤到那么生气,无论是沈又菱还是伊淮,都是他一点点看大的,伤了他们跟伤了陈立果的魂儿差不多。

    陈立果本以为伊淮的成绩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没想到期末成绩出来的时候伊淮居然又夺回了他第一次的宝座。

    这次轮到沈又菱闷闷不乐了。

    在饭桌上陈立果笑道:“现在的成绩不算什么,高考才是最后一场。”

    “爸。”沈又菱说,“等高考完,我要和伊哥一起去训练。”

    陈立果说:“不行。”

    “为什么?”沈又菱道,“我也想变得像伊哥那样!”小姑娘也发育开了,身材十分窈窕,长得又漂亮,走在路上都能吸引不少眼球——陈立果要是舍得把这个样子的女儿往全是男人的训练营里丢,那就奇怪了。

    陈立果一本正经道:“那里不收女子学员。”其实是收的。

    沈又菱皱眉:“那怎么办呀。”

    陈立果说:“先学基础的格斗技巧吧,你这小身板要是真的去了那里,不到几天就得被送回来。”

    沈又菱嘟着嘴,有点不乐意但也没有办法。

    伊淮在旁边安静的笑,他平日话不多,这种笑容已经是情绪非常波动才会出现的表情了——用沈又菱的话来说,就是一块木头也开了花儿。

    沈又菱和伊淮的暑假充实又繁忙,暑假之后,便是一年艰难的高三。

    陈立果怕他们两个在学校吃饭营养跟不上,所以天天叫厨师做了营养餐派人送过去。

    或许是吃得太好而且没运动,伊淮和沈又菱不但没瘦反而胖了一圈,特别是沈又菱,那尖尖的下巴上都多了一层薄薄的肉。

    虽然陈立果看着觉得挺可爱的,但沈又菱却很不满意。

    她说:“为什么呀,为什么我又胖了,伊哥没事儿?”

    伊淮简洁的说了句:“我也胖了。”

    沈又菱哼了声:“你才没胖呢,身材那么好,八块腹肌——哎,我什么时候才能有八块腹肌啊。”

    陈立果:“……”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委婉的说,“又菱啊,女孩子八块腹肌不好看啊。”

    沈又菱说:“谁说不好看的?我就觉得好看!爸,你有几块腹肌,我要看看。”

    她说着就凑过来想要掀陈立果的衣服。

    陈立果无奈道:“别闹。”

    沈又菱硬是把陈立果的衬衫扣子解了几颗,用手点了点:“啊,才六块,哈哈哈,爸你居然比伊哥少两块!”

    陈立果:“……”

    他的腹部和伊淮那种坚硬的质感不同,肌理更加柔软流畅,他敲了一下沈又菱的脑袋,道:“一个姑娘家家的,这样像什么样子。”

    沈又菱赶紧坐回去,她道:“你不知道,打篮球的时候有多少女生来看伊哥。”她吃了口菜,含糊道,“唉,可惜对伊哥没感觉了,不然和伊哥谈恋爱,得嫉妒死多少人。”

    陈立果无奈的看了伊淮一眼,发现这小子正在憋笑,嘴角都弯了。

    陈立果不满道:“系统,我要求下个世界有八块腹肌!”

    系统道:“给你十六块好不好啊?”

    陈立果:“……”

    系统说:“正面八块,背面八块。”

    陈立果:“……”

    系统说:“撒点黑胡椒酱就能切了吃的。”

    陈立果摸摸的擦去了眼角的一滴泪水,心想他和系统终于是回不去甜蜜的过去了。

    高考的那一个月,天气特别的热。

    沈又菱和伊淮的考场又没有空调,搞的陈立果比他们还紧张。

    每天他们一出考场,陈立果就问他们热不热,想吃什么——他实在是不敢问成绩。

    直到三天之后,全部考完了,陈立果才松了口气。

    伊淮比沈又菱先出来,看见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觉不错。”

    陈立果心一松,正想拍拍他的肩膀,却见伊淮张开双手想要一个拥抱。他也没多想,也伸手抱了过去。

    等两人抱上了,陈立果才发现不对劲,伊淮居然比他高了不少,这姿势里居然是伊淮搂着他的肩膀。而且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那么大的力气,抱的陈立果肩膀都有些发疼了才松开。

    陈立果说:“长大了。”

    伊淮垂眸笑了笑。

    沈又菱没一会儿也出来了,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爸,我们去吃火锅吧。”

    陈立果道:“这么热,吃火锅?”

    “我不管!”沈又菱道,“我都憋了半年了——好不容易考完,走啦走啦。”

    陈立果看了伊淮一眼,见他点了点头。

    既然两个孩子都想去,那就去吧。陈立果叫司机去了最近的一个火锅店,然后点了个鸳鸯锅。

    沈又菱道:“哎,爸不能吃辣~”

    陈立果道:“陪你来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陈立果在原来的世界其实能吃辣,只是他每次穿越的人吃辣的水平不一样,有的是吃再多也没什么感觉,有的却是沾一点就面红耳赤,浑身难受。这个世界的沈煜城就是这样的人。

    沈又菱一边吃,一边和伊淮对答案。

    两人一开始还对的没什么问题,等到了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时,却出现了分歧。

    沈又菱说:“不对啊,不是这个算法吧?”

    伊淮说:“就是这个算法。”

    沈又菱说:“不对,肯定不是!我之前就练过这种题型,我记性可好了……”

    伊淮说:“我的记性也好。”

    沈又菱说:“肯定是你记错了!”

    伊淮瞅了她一眼:“打个赌?”

    沈又菱说:“打什么赌?”

    然后两人定下规矩,说谁是对的,另外一个人就去晚上八点去最热闹的商圈大声喊十声我是猪。

    陈立果看的好笑,他没想到伊淮居然会和沈又菱计较这个。

    沈又菱哼了声,然后往陈立果的碗里夹了一筷子金针菇,道:“爸,你别光顾着吃清汤,尝尝这辣味的呀。”

    陈立果无奈,只能吃了一点。结果这东西刚一入口,他眼泪差点就下来——太辣了。

    伊淮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陈立果的脸上,他看着陈立果的黑眸里浮现出些许水光,白皙的脸颊上也多了红晕,还有那红艳艳的嘴唇……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尝一尝。

    伊淮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陈立果皱着眉头喝了几口冰水,道:“别给我夹了,太辣。”

    沈又菱嘴里包着吃的,唔唔了两声,她含糊道:“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吃辣,爸爸你却一点都吃不了啊。”

    陈立果冷冷道:“因为你皮厚。”

    沈又菱:“……”

    陈立果说:“暑假真的不去旅游了?”

    沈又菱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郑重其事的说:“不去啦,我要好好练习格斗技,爸爸长得那么好看,以后我要好好保护爸爸。”她说完,凑过去重重的亲了陈立果的脸一口。

    陈立果瞥眉:“没大没小。”也就是这个女儿夸他好看,他才能忍了,要是换了其他人——坟头草可能已经五米了。

    沈又菱笑嘻嘻的,她说:“爸爸是真的好看呀,见过你的同学都觉得你是我哥哥呢。”她爹虽然三十多了,但长相却年轻的不像样,她最喜欢的便是她爹穿着唐装的模样,真是好看的让她都心动,当然,这种心情沈又菱肯定是不敢告诉沈煜城的,她要是真的说了,小腿还不得被抽肿。

    伊淮看着父女二人的互动,居然有些嫉妒。

    陈立果道:“不行也行吧,随便你了,以后暑假可没这么长了。”

    沈又菱道:“不去不去!我要向伊哥学习!”自从伊淮因为她受伤,她就决定发愤图强了、

    陈立果嗯了声,感叹道:“闺女长大了。”

    沈又菱笑眯眯的:“如果我说我要去旅游,爸爸还会觉得我长大了吗?”

    陈立果淡淡道:“无论你长不长大,都挺好的。”你要是长不大,爸爸就宠你一辈子。

    沈又菱道:“爸爸最好了。”

    “小淮,你呢。”陈立果看向伊淮。

    “我想跟着先生做事。”伊淮道,“我也大了。”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可以,还有你们两个的大学志愿可想好了?”

    伊淮的回答还是那个,倒是沈又菱说的学校,让陈立果有点惊讶。那时一所西南方的学校,虽然教学质量不错,但离家时特别的远。

    “你不是说要保护爸爸么?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保护爸爸?”陈立果有点吃味的说。

    “爸,我想试试一个人过能不能活下去嘛。”沈又菱说,“你保护我保护的太好啦!”

    陈立果皱着眉头。

    沈又菱见陈立果似乎不太同意,赶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亲了陈立果好几口。

    最后陈立果妥协了,他说:“你要去外地可以,但是只能在邻省选学校,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沈又菱有点焉了,她知道她爹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好吧。”沈又菱道,“那我就在邻省选个学校……”

    关于大学的事情,便就这般定下了。

    陈立果看着沈又菱脑袋上又往前冒了点的进度条,不由的感叹:还有几十年时间等他过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