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三)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在原来的世界轨迹里,沈煜城揍了伊淮一顿这件事,在他看来或许无足轻重。毕竟以沈煜城的脾气,没有杀掉伊淮,就已经是看在沈又菱的面子上开恩了。

    然而沈煜城却没有想到,伊淮因为这一顿打,彻底的改变了人生。具体的情况,陈立果从沈又菱的角度只能模糊知道一二,伊淮被打后,他的母亲非常焦急,想要来医院看望他,奈何慌乱之中出门,竟是直接出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

    至此,这笔账被算到了沈煜城的头上。

    伊淮腿断了后,陈立果派人每天都去接他上学放学,一开始伊淮还有些不习惯,但陈立果道:“以后你是要跟着我做大事的,这些小恩小惠,到时候可以慢慢还给我。”

    伊淮听后,便也不再抗拒。

    沈又菱并不知道陈立果和伊淮二人间的交易,她只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伊淮断了腿。她也不好意思在伊淮断腿期间继续去缠着他。

    倒是陈立果对她说了句:“我们家小公主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

    沈又菱嘟着嘴哼道:“讨厌爸爸。”

    陈立果摸摸她的头:“胆子大一点,想要什么就去追。”

    其实从资料看来,伊淮这个人的人品还算不错,走上那条路,纯属生活所迫。陈立果不打算再要孩子,可又舍不得娇生惯养的沈又菱受苦走上和他相同的道路,于是便想着将沈又菱喜欢的人培养出来,自己走后也不用再担心沈又菱下半辈子的生活。

    沈又菱不知陈立果的心思,她道:“他会不会讨厌我啊?”

    陈立果说:“你做错了事,不好好道歉,那肯定是会被讨厌的。”

    沈又菱说:“那我该怎么办?”

    陈立果说:“那你就对他更好些吧。”

    沈又菱似懂非懂。

    暑假一过,沈又菱和伊淮便升上了初三。

    陈立果询问他们两人高中想读什么学校。

    伊淮的回答是a中,本市最好的一所高中,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封闭式管理,每周才能回一次家。

    沈又菱更是干脆,说伊淮读哪一所,她就读哪一所。

    陈立果哪里舍得自家的小公主去读封闭式学校,不过他也没打算告诉沈又菱他不同意,等考试成绩出来了,一切都好说。

    这一年陈立果过的风平浪静,沈家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波折。

    不过在陈立果和伊淮达成协议后,他每个月都会抽出一天的时间和伊淮见个面,问问他的想法。

    伊淮说他不想读大学的想法时,陈立果十分惊讶,他道:“为什么?”

    “我想早点到你身边来工作。”伊淮的回答很坦诚,他道,“读完大学,似乎有点太久了。”

    陈立果笑道:“你可以一边读,一边到我身边来工作,并不影响。”

    伊淮还有些犹豫。

    “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为我打打杀杀的人了。”陈立果道,“我需要的是更聪明的,更适合管理他人的人才。”

    伊淮终是同意了陈立果的看法。

    沈又菱平日里虽然任性,但在大事情上还是分得很清楚。她初三一年都学的非常认真,连带着去粘着伊淮的时间都少了。

    于是陈立果更加爱他的小公主了。

    初三考完之后,陈立果本来打算带着这两个孩子出去玩一趟,哪知伊淮家里突发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他的母亲走了。死因居然还是车祸。

    陈立果知道这个消息时,正在和人谈事情,他听着电话里的叙述,表情瞬间凝重起来,对着对面的人道:“不好意思,我家里出了点事,今天就到这里吧。”

    那人也识趣,笑道:“好,改日再谈。”

    接着陈立果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陈立果在太平间里,找到了瘫在地上哭泣的伊淮。

    似乎只有这个时候,伊淮才会暴露作为一个孩子的柔软和脆弱,他叫着:“妈妈,妈妈,你醒醒啊……你再看我一眼啊,妈妈……”

    陈立果走过去,将他揽入怀里,拍着他的肩膀安抚:“乖,没事了。”

    伊淮抓着陈立果,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的泪水将陈立果的肩膀浸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没事了,乖。”陈立果道,“难受就哭吧,叔叔在这儿。”

    伊淮崩溃般的大哭,他生命中唯一的亲人,竟是以这般突兀的方式离开了他。

    撞了伊淮母亲的司机是酒后驾驶,情节非常恶劣,已经被警方逮捕。但就算判了重型,伊淮的母亲也回不来了。

    太平间的空气很冷,陈立果也不知道伊淮哭了多久,反正最后他全身都有点僵了,伊淮的声音才弱了下去。

    陈立果见他眼睛缓缓闭起,似乎是因为耗尽体力睡过去了。

    心中微微一叹,陈立果把伊淮抱了出去。他出去之后才知道,他和伊淮已经在里面待了十多个小时。

    “通知小姐。”陈立果捏了捏眼角,“叫她快点赶过来。”

    “是。”属下应道。

    沈又菱赶过来时,伊淮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陷入沉睡。

    陈立果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满头大汗的沈又菱,递出一张纸巾。

    沈又菱随便擦了几下,便急切道:“爸爸,伊淮怎么样了?”

    “没事。”陈立果说,“你在这里陪陪他吧。”

    “好。”沈又菱点头,她的面上有点惶然,“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

    “又菱。”陈立果说,“你冷静一点,意外这种事情,是谁都料不到的。”

    沈又菱抱住了陈立果的手。

    “就像我。”陈立果摸摸她的头,“若是哪一天护不住你了,你也要坚强一点,知道么?”他们这一行,都是刀口子上舔血,一个不慎就是掉到悬崖之下。

    沈又菱摇头道:“爸爸不会出事的,别这么说!!”

    陈立果道:“嗯,伊淮好像醒了,你进去看看吧。”

    沈又菱点头称好。

    这个暑假,虽然两人的中考成绩都不错,但却注定了过得异常苦闷。

    葬礼是陈立果一手操办的,伊淮短短十几天就瘦脱了形,捧着他妈妈的骨灰罐,走在最前面。

    下葬之后,陈立果没有打扰他,而是给了他一些和母亲独处的时间。

    葬礼结束之后,陈立果便问了伊淮一个问题,他道:“伊淮,你想不想做我的义子?”

    沈煜城的义子身份,若是放在道上,那恐怕是无数人都趋之若鹜的。

    可是最后伊淮拒绝了陈立果的提议,他说:“沈爷,我就想跟着你做事。”但是并不想做你的孩子。

    陈立果见状,也没有强求。只是将伊淮接回了沈宅,伊淮和他母亲住的地方,不过是一间出租屋,既然他母亲都不在了让伊淮一个人住在那里,未免也太过凄凉。

    况且陈立果一直想把伊淮养在身边照看——他也怕这个孩子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长歪了。

    接着沈又菱和伊淮都填了关于高中的志愿。

    沈又菱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和伊淮去读了全封闭的a中,陈立果考虑到伊淮才失去母亲,所以并未强行要求沈又菱,倒也让她的目的得逞了。

    但是陈立果摆明态度,说沈又菱必须每周回一次家,不准逃课,一旦他发现她逃课,那这学校不上也罢。

    沈又菱虽然不情愿被管的这么严,可也看出陈立果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是在开玩笑,只能不开心的应下。

    反观伊淮,却是全程一脸面无表情——这孩子自从母亲去世后,脸上的表情就少的吓人。

    “伊淮。”陈立果对着他道,“你在学校里多看着点又菱,她被我宠的太好,我怕我不在她身边,她会惹出什么事。”

    伊淮说好。

    此时暑假还剩十几天,陈立果问他们打算怎么过。

    沈又菱说她想出国去玩。

    伊淮却道:“我想在沈先生身边学些东西。”

    于是就这么定下,陈立果安排了人带着沈又菱去v国旅行,走的前一天沈又菱还在叫伊淮一起去。

    伊淮道:“去吧,好好玩儿,别想着我了。”

    沈又菱见自己劝不动,只能道:“好吧,伊淮,我给你带礼物回来。”

    “嗯。”伊淮点点头,“去吧。”

    陈立果也没有浪费时间,开始带着伊淮接触最基础的东西,比如枪、格斗技、和一些必须的生存训练。

    伊淮学的认真,像是要通过学习来忘掉那些糟糕的记忆。他经常是五点不到就起床,晚上十二点才睡。

    陈立果也没有劝他,只是吩咐家里的厨师做些补汤防止伊淮身体上的营养跟不上。

    有些人,天生就是做这一行的,伊淮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陈立果教他的那些东西,他只要学了,很快就融会贯通,射击成绩也进步飞速,陈立果都不由的为他拍手叫好。

    一日训练结束,陈立果问他,伊淮,若是没有遇到我,你长大了会去做什么。

    伊淮有些茫然,他看着陈立果,想了想后,露出一个略微有些羞涩的笑容,他道:“我啊……我大概会去做一个画家吧。”

    十分让人惊讶的回答,眼前的伊淮怎么看也和画家挂不上钩。

    “不过现在也挺好的。”伊淮慢慢的擦着枪,动作温柔极了,他说:“遇到沈先生,真是一件挺好的事。”

    陈立果心中慰藉,晚上回去就和系统说:“原来养孩子这么开心啊。”

    系统说:“你又不是没养过。”

    陈立果无奈:“陈系那吃了激素似得速度,我都没尝到味儿就长那么大了。”陈系短短一年就长成了成年人,他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青春期的叛逆之类经历。

    一提到陈系,系统就回忆起了自己被马赛克掩盖的那噩梦般的一个月,不由的再次心生感叹——还好这个世界他机智了不少。

    沈又菱出国回来,给陈立果和伊淮都带了不少礼物。

    陈立果笑道:“玩儿的开心么?”

    “开心啊。”沈又菱坐在沙发上摇腿,“伊淮呢?”

    陈立果说:“好像在楼上。”

    “伊淮,伊淮!”在楼下叫着伊淮的名字,沈又菱隔了一会儿看伊淮走了下来。

    她歪着头看着伊淮:“哎?伊淮怎么好像长高了啊。”

    “是么?”陈立果天天看着他,倒是没有觉得。

    “对啊。”沈又菱跑到伊淮的身边,伸手在自己脑袋上比了比,“真高了!而且壮了!”这才十几天的时间,怎么变化那么大呀。

    伊淮笑了笑:“吃的比较多。”

    沈又菱说:“你怎么长的那么快,不会能超过爸爸吧。”

    伊淮腼腆的笑着,不说话。

    事实证明,沈又菱的担心很有必要。

    因为一到高中,伊淮就开始疯长。初三的时候,他只比沈又菱高那么一两厘米,结果高一结束的时候,他居然已经和陈立果差不多高了。

    陈立果目瞪口:“这孩子也吃了激素啊。”

    系统:“不好么?”

    陈立果说:“他怎么长的那么快?”沈煜城身高一米八一,现在伊淮站在他面前,已经可以毫无障碍的平视他。

    系统说我哪儿知道。

    陈立果抖了抖,感觉自己是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高一整整一年,沈又菱和伊淮都每周准时回家。

    沈又菱有点不习惯封闭式的学校,不过在开学前一个月抱怨了一下,后面倒也习惯了。伊淮还是一副沉默的模样,他的身体发育的十分迅速,喉结胡须变音,男孩子青春期的表现一一在他的身上体现。

    但是让陈立果万万没想到的是,高一一过,这两个孩子居然发生了严重的矛盾。

    其实说是矛盾,倒不如说是沈又菱单方面的问题——她又找了个男朋友。

    陈立果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用又字,因为沈又菱虽然一直喜欢伊淮,但伊淮从未给过她回应,态度从来都是十分的冷淡,显然是顾忌沈又菱的身份,才没有直接拒绝她。

    可即便如此,陈立果还是以为这两个小孩儿是会在一起的,所以当老师给他打电话,说沈又菱早恋的时候,他还觉得没什么——直到他知道早恋的对象不是伊淮。

    陈立果在看到沈又菱的早恋对象时,脑袋都要炸了,他看着照片上那个顶着一头五颜六色彩毛的小混混时,第一个反应是:闺女啊,你的审美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了。

    陈立果有点头疼。

    递照片来的小弟战战兢兢的建议:“沈老大,这人好像是冬子管的那一片,不然……警告一下?”

    陈立果没说话,手撑着下巴,片刻后才道:“派几个人去。”

    小弟说:“好好。”

    陈立果说:“当着他的面,把沈又菱的包给我抢了。”

    小弟傻眼:“啊?”

    陈立果说:“别把小姐伤到了。”

    小弟:“好、好的老大。”他还以为老大会派人把这人揍一顿呢,谁知道老大要教训的人居然变成了小姐。

    陈立果冷着脸把照片撕了扔到垃圾桶里。

    于是这一周的周末,沈又菱是肿着眼睛回家的。

    陈立果赶紧去慰问他家小公主,说怎么了怎么了,宝贝儿你怎么哭啦。

    沈又菱咬牙切齿的说自己没事。

    陈立果说:“又菱,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一定要和爸爸说呀。”让爸爸高兴高兴。

    沈又菱说:“哼,我最讨厌骗我的人了。”她被抢劫的时候,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连个屁都不敢放,还没她胆子大!

    陈立果道:“谁骗你啦?”

    沈又菱当然不敢直接说,随便找了个借口含糊过去了。

    陈立果也没有继续追问,给沈又菱留了面子。

    高二之后,沈又菱和伊淮回家都是一起,陈立果还问他们两人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二人坚持说没有问题,只是时间对不上。

    陈立果也没办法,只能由着他们两人去了。

    沈又菱这边刚上楼,那边伊淮就进了屋子。

    他进屋子里的时候陈立果正在阳台上抽烟,看到他进来叫了声:“小淮。”

    “先生。”这时候伊淮已经比陈立果高了,脸上也开始渐渐退去少年的青涩,朝一个成熟的男人转变。

    “下周三是你的十八岁生日,想要怎么过?”陈立果熄了烟,轻声问道。

    “没什么好过的。”伊淮垂了眸子。

    陈立果叹了口气,他道:“怎么了?怎么了不高兴?”

    伊淮说:“没事。”

    陈立果走过去,本想拍拍伊淮的头,一抬手却发现伊淮居然比他还高了,无奈之下,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道:“伊淮,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好么?”

    伊淮看着陈立果,眸色深沉,缓缓的点了点头。

    陈立果又问了些伊淮关于沈又菱的事,他也不知道这两人是到底怎么了,原本关系挺好的,这一上高二,就变得那么僵。

    但伊淮到底是比沈又菱乖巧,陈立果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晚上,陈立果和伊淮两人一起吃了饭,沈又菱不知道又去哪里疯去了。

    吃完饭后,陈立果问伊淮想不想去靶场玩玩,伊淮一口应下。

    伊淮射击的技巧是陈立果手把手教的,一开始他都是从身后扶着伊淮的手,帮他纠正姿势。

    伊淮在这些方面天赋惊人,只是射击的姿势总是不太标准,陈立果纠正了两年都没能完全纠正过来。

    今天也不例外,陈立果拍了拍伊淮的手,道:“怎么又歪了。”

    伊淮道:“歪了么?”

    陈立果托住他的手臂,还拍了拍他的背,道:“是这样,记住了。”

    伊淮嗯了声,结果没打两枪,又回到了原来的姿势。

    陈立果无奈,只能再给他纠正一遍。

    不过让他觉得惊讶的是,即便是射击姿势不对,伊淮的准头也准的吓人,脱靶的次数屈指可数。

    练了会儿枪,伊淮取了耳塞,转身朝着陈立果走来。

    陈立果问他:“不打了?”

    伊淮摇摇头,他道:“想和先生练练手。”

    陈立果说:“好啊。”

    伊淮一直在学格斗,每个星期都至少要上半天的课,平时还得按照为他量身定制的体能计划训练。不过伊淮的身体素质虽然好,但经验却少了很多,所以这两年来和陈立果练手几乎就没有赢的时候。

    见伊淮心情似乎不太好,陈立果在和他练手的时候故意放了水,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只是稍微露出一个破绽,就被伊淮抓住,然后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陈立果穿的衣服因为打斗有些凌乱,两人的肌肤几乎是肉贴肉的触碰在一起,伊淮绞着陈立果的双手,将陈立果的上半身死死的按压在地上,他的目光扫了一眼陈立果露在衣服外面劲瘦白皙的腰肢,喉咙微微的动了动。

    两人靠的太近,陈立果有点不习惯,他喘息道:“小淮越来越厉害了。”

    伊淮慢慢屈起腿,抵在了陈立果的尾椎处。

    “嗯……”陈立果感到伊淮的呼吸重重扑打在他的颈项上,他是个gay,和男人这样接触是会有反应的,所以他赶紧想叫伊淮起来,他道,“小淮,放开我吧。”

    哪知伊淮根本没松手,反而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陈立果的背脊上,他说:“先生,我难受。”

    陈立果心一软,顿时忽略了自己尴尬的处境,他说:“怎么了?”

    伊淮抿着唇,看着陈立果沾着汗滴,看起来白皙又柔软的颈项,竟是想伸出舌头轻轻舔一舔。

    但他终是忍住了,慢慢的松开了陈立果。

    “伊淮?”陈立果低低的喘着气,翻过身便看到了坐在一边的伊淮,他说:“你喜欢又菱么?”

    伊淮整理衣服的动作一顿,然后迟疑的摇摇头。

    陈立果叹气:“……好吧。”

    伊淮看得出陈立果是想他和沈又菱在一起,可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沈又菱是一个世界的人。这种想法在陈立果身边待得越久,就越发的明显。

    沈又菱被保护的太好了,她的父亲舍不得她看到一点世界污秽的一面,那些糟糕的事,全被沈煜城全部挡下。

    伊淮羡慕沈又菱,却又不羡慕。他羡慕沈煜城对沈又菱的维护之心,却又因为站在沈煜城身边同他一起战斗的人是自己不是沈又菱感到庆幸。

    “走吧,回去了。”陈立果道。

    伊淮嗯了一声。

    到家后,陈立果洗了个澡,穿好浴衣本来打算开电脑处理点事情,却又忽的想起有点事情还没和伊淮说。

    “咚咚。”敲了敲伊淮的门,陈立果道,“小淮?”

    里面隔了一会儿才传来一句闷闷的声音:“什么事。”

    “我可以进来么?”陈立果道。

    一阵沉默,陈立果以为伊淮会拒绝的时候,却听到进来二字。

    陈立果推门而入,进了屋子后鼻间嗅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这味道是个男人都清楚。伊淮坐在椅子上,表情有些不自然,耳根还红着。

    陈立果失笑,这才意识到伊淮彻底长大了,他道:“暑假的时候,n国有个生存训练营,你想去么?”

    伊淮一听,道:“生存训练营?”

    陈立果点点头:“没错,请的教官全部是特种兵,制定的训练计划也非常特别。”

    伊淮说:“我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变强。

    陈立果说:“但是这个训练有死亡率……”他没有告诉伊淮,这个训练的死亡率非常的低,毕竟都是富家子弟去,出了事谁脸上都不好看,一般出事都是因为突发事件,陈立果知道的一个死亡例子就是因为不知道的过敏源呼吸道痉挛还没来得及抢救就死了。

    伊淮说:“我去。”他说的肯定,脸上也丝毫不见退缩。

    陈立果看到他这果决的模样,心中竟是有些微微心疼。他说:“不想去就告诉我,不要勉强自己好么?”

    伊淮摇头,他说:“先生,我想早点可以帮上你。”

    陈立果说:“好孩子。”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陈立果转身出门。

    伊淮看着陈立果的背影,掩盖在浴巾里的某个部位却已经硬的发疼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对沈煜城起的这种心思,反正在他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刻,似乎有了一种非他莫属的感觉。

    陈立果的养老生活其实还过的挺开心的。

    沈煜城积威已久。敢惹他的人基本都被灌了水泥沉海底,其他势力虽然对他很看不过眼,但也没有要来啃他这根硬骨头的兴趣。而且陈立果被系统剧透了这个世界的基本走向,差不多也知道投资大概该往哪个方向,不至于出现自己把自己玩破产的情况。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的女儿沈又菱了。

    沈又菱的那个非主流男友被吓走之后,她又找了一个,这次是个学霸,成绩好,长得帅,问题是人品有问题。

    陈立果某天接到电话,说沈又菱和他去了宾馆,气的他连夜赶过去,把这两人从宾馆里揪了出来。

    那男的裤子刚脱了一半,就被陈立果直接从屋子里提到了走廊上,他咬牙切齿的说:“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

    那男孩吓的直接尿了裤子,他哭着道:“叔叔,和我没关系啊,是她勾引的我,是她自己想和我上床的!”

    陈立果一巴掌扇过去,打的他整个人都懵了。

    其实陈立果并不是说完全不赞成婚前性行为,但这男孩之前就搞大过女孩的肚子,还不打算负责,这种情况是陈立果完全不能忍的。

    他说:“可以,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我就找人对你做什么。”他手一挥,直接叫人把他拉下去了。

    屋子里沈又菱还在哭。

    陈立果站在门口抽烟,叫她先把衣服穿好。

    过一会儿沈又菱哭着出来,第一句话就让陈立果肚子里的火气差点没被点燃,她说:“爸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

    陈立果头疼欲裂,他说:“沈又菱,你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沈又菱说:“我知道,他人可好了!”

    陈立果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自己女儿宠的太过分了,他说:“他交过几个女朋友,搞大过几个肚子你都知道?”

    沈又菱露出茫然之色。

    “沈又菱。”陈立果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沈又菱再次哭了起来,这次她不是生气,而是害怕,她从未见过这个表情的父亲,她道:“爸,我知错了,对不起——”

    “沈又菱。”陈立果摇摇头,他说,“我不该这么养你。”越是害怕她受伤,她却越是要往刀刃上面撞。这次若不是陈立果来得及时,沈又菱肯定会被人占便宜。

    陈立果说:“这个暑假你别出去玩了,在家里多学一点东西吧。”

    沈又菱看着陈立果,脸上全是茫然和委屈。

    陈立果吐了口气:“把小姐送回学校。”

    回家的路上,陈立果和系统讨论教育问题,他说:“你说怎么才能让又菱别那么天真啊。”

    系统说:“你让她去讨债的公司跟一个暑假估计就好了。”

    陈立果有点怀疑,他道:“就这么简单?”

    系统幽幽的说:“不当家哪里知道材米油盐贵。”

    陈立果点头:“有道理。”

    陈立果自从在这个世界被杜绝了乱搞的机会后,和他家系统再次回到了蜜月期。

    虽然这蜜月期蜜月的陈立果挺难受,但他家系统好歹不对他冷嘲热讽了,偶尔还会提出一些比较可行的意见。

    陈立果说:“你以前为什么不这么对我?”

    系统说:“一个天天看马赛克的系统,你指望他的心理有多健康?”

    陈立果:“……”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采纳了系统的意见,暑假的时候陈立果无视了沈又菱的抗议,直接把她丢去了一个讨债的公司,并且告诉她:“如果你敢逃班,那就不用再回家了。”

    沈又菱哭凄惨,但又知道她爹是认真的,于是只能委委屈屈的认命。

    伊淮则是去了n国,临走之前,陈立果嘱咐了他一番,伊淮全都乖乖听着。

    最后陈立果说了句:“又菱要是像你一样听话该多好。”

    伊淮却是笑道:“那就不是又菱了。”

    陈立果点点头,让他保重。

    没了两个孩子,屋子里冷清不少,陈立果居然有点不习惯。

    陈立果躺在椅子上,一边喝冰水,一边看肥皂剧,觉得自己咸鱼一般的日子是越过越舒服:“除了没有性生活,一切都很完美。”

    系统:“不,一切都很完美,没有除了。”

    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女沈又菱的命运进度条上升速度非常平均,基本上每年长上一两小格,陈立果猜测他真得在这个世界待一辈子看着沈又菱结婚生孩子生孙子……

    陈立果:“但是一想到直到死我都没有性生活就感到了一丝难以言语的凄凉。”

    系统说:“你是那种为了性生活放弃任务的辣鸡宿主吗?”

    陈立果把冰水一口干了,然后深深道:“那得看是什么样的性生活。”如果是和陈系在一起的那种一万个花样的性生活,他的确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系统深深的感到了陈立果的动摇,他道:“陈立果,不要让我失望。”

    陈立果被系统的这句话吓的浑身一抖,他说:“你怎么了,你醒醒啊,你在说梦话吗?”

    系统心道我好不容易给你选了个这种世界,你要是为了个男人乱搞去自杀我下个世界就让你穿成单细胞生物,让你分裂繁殖。

    系统虽然没有把他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但陈立果还是感到了一丝冷意,他颤声说:“系统,你在想什么糟糕的东西。”

    系统温柔的回答,他说:“宝贝,我在想下个世界让你怎么快活啊。”

    陈立果;“……”

    系统说:“难道你不喜欢吗?”

    陈立果眼神放空,他说:“喜欢死了啦。”

    系统:“哼。”

    陈立果瘫在沙发上,感觉自己基本已经是个废果了。

    暑假结束,伊淮和沈又菱都回来了。

    然而两个人身上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伊淮的身高成功超过陈立果,身上的腱子肉更加结实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气。沈又菱从小公主变成小民工,又黑又瘦,看见陈立果的第一句话就是:爸,我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陈立果:“……”可以,这效果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