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二)

西子绪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阿宏的事情,沈家大佬沈煜城好像很长一段时间心情都非常不好。

    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沈煜城长了一张冰美人的脸,也正因如此,他特别讨厌同性恋。谁叫沈煜城还未彻底掌权的时候,那些人总是拿他漂亮的脸蛋调侃说事呢。

    不过自从沈煜城掌权之后,谁都不敢再夸他漂亮了。

    陈立果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着报纸。

    沈又菱风风火火的回了家,也不顾身上都是汗水,冲过去就给了陈立果一个拥抱,她软了声音,甜甜的叫道:”爸爸,爸爸~”

    陈立果斜斜的瞅她一眼:“嗯?”

    沈又菱蹭着陈立果的肩膀,撒娇道:“你最好了!!”

    陈立果心道,闺女啊,你爹好久没看见你这么撒娇了,别告诉我数学又考了两位数。

    沈又菱不知道陈立果悲伤的心里活动,还在继续道:“爸爸,爸爸,我最喜欢你了,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陈立果说:“什么事?”

    沈又菱咬着嘴唇:“我们学校组织野营……”

    陈立果一口回绝:“不行。”

    虽然沈家在逐渐洗白,但到底是有不少仇家,沈又菱平日里上学放学都有人暗中护着,但若是出去野营,肯定就没那么安全了。

    沈又菱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立果:“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好不好?”

    陈立果强迫自己硬起心肠,还是冷淡的说了句不行。

    沈又菱眸子里闪着泪光,最后道:“爸,你就让我去一次嘛,那么多年学校组织我都没去,就这一次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闹你了。”

    陈立果依旧不说话。

    沈又菱眼神一转,泪珠子就落了下来,可怜兮兮的说:“你不来参加家长会也就算了,为什么不让我去野营,呜呜呜。”

    陈立果:“……”完全抵抗不住怎么办!!!

    在沈又菱又哭又闹,还表现自己小委屈的攻势下,陈立果宣布抵抗失败,他叹了口气,伸手点了一下沈又菱的鼻头:“你啊。”

    沈又菱一听有门儿,脸上立马露出笑容,又凑过去亲了一口陈立果的脸颊:“最爱爸爸了!”

    陈立果无奈,只能想着到时候叫几个人跟着沈又菱去。

    野营的地点定在附近的一座可以避暑的山上,陈立果听完属下的汇报,才知道沈又菱为什么一定要——因为伊淮也要去。

    陈立果看着资料,面无表情。

    找资料过来的属下大气不敢喘,生怕女儿控的老大突然发飙。

    哪知下一刻,他家老大就无奈的道了句:“到底是长大了。”

    属下:“……”啊啊啊啊,更害怕了。

    如今天气越来越热,出门反而变成了煎熬。

    伊淮的这个夏天,却比之前的无数个夏天好过许多。他在商场里发传单得到的工资,已经完全足够他和母亲开销,甚至还能存一些来做之后的学费。

    沈又菱依旧是每天来找伊淮,伊淮有一次问了沈又菱:“你为什么喜欢我?”

    然后沈又菱认认真真的回答:“因为你长得好看啊。”

    伊淮:“……”

    沈又菱笑眯眯道:“特别的好看。”

    很好,看来这对父女都是让人唾弃的颜控狗。

    野营的时间是暑假刚开始的时候。

    前一天沈又菱就开始激动,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部翻出来,问陈立果哪一件好看。

    陈立果心想你穿给你爹看哪件都好看,穿给别人看,哪件都丑,当然他没说出来,只是随便指了两件捂得特别严实的。

    沈又菱也不傻,她撅着嘴道:“爸爸选的一点都不认真。”

    陈立果道:“你怎么知道我不认真?”

    沈又菱哼了声:“你选的全是长袖!”

    陈立果严肃道:“山上那么多蚊子,不穿长袖小心被蚊子咬了留疤。”

    沈又菱道:“那我问你游泳穿什么,你怎么也选长袖啊!”

    陈立果:“……”因为你的泳装都太暴露了。

    沈又菱丧气道:“好了,好了,不问你了。”

    陈立果深受打击,失魂落魄的走了。已经彻底融入父亲这个角色的他难过的对系统说:“我总算明白沈煜城的感觉了,换我我也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养的白菜一长大就被猪给刨了啊。”

    系统态度居然很好,他说:“嗯,我理解你。”

    陈立果悚然道:“你不和我吵嘴?”

    系统道:“我们和平相处吧。”——反正你这个世界不能和男人鬼混,就算给你点好处好了。

    陈立果一脸震惊,差点没从梯子上摔下去,这还是系统么?他不是中病毒了吧?

    沈又菱出发当天,陈立果开了车悄咪咪的跟去了学校,看着他们学校的大巴离开,才难过的回了家。

    学校野营的时间是四天,陈立果当然也派了人跟着沈又菱,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陈立果:“没有了女儿,好像身体被掏空。”

    系统:“宝贝,你还有我。”

    陈立果猛地打了个哆嗦:“卧槽,谁在说话,这声音怎么那么像系统,统儿,有奇怪的东西学你说话!”

    系统:“……”妈的智障。

    其实陈立果不让沈又菱去野营的很大原因,就是他觉得要出事。事实证明,他的第六感是很准的,因为沈又菱走的第三天晚上,陈立果派去的人就打电话给陈立果,说沈又菱丢了,和她一起丢的还有伊淮。

    陈立果本来还在睡觉,接了这电话瞬间清醒,他仔细的询问了情况,立马通知属下,然后自己直接驱车去了野营的地点。

    七个小时的车程,等陈立果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那座山上的天已经蒙蒙亮了。

    和陈立果报消息的属下们均是一身狼狈,看见陈立果独自一人过来,全露出畏惧之色。

    陈立果没有急着生气,他询问了具体情况,便道:“报警了没有?”

    属下战战兢兢的说:“报、报警合适么?”

    陈立果冷冷道:“不是他们说的有困难找警察么?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又没做什么犯法的事。

    那属下赶紧说好。

    陈立果继续道:“给我找,找不到,你们也别回去了。”

    他这话一出,有人竟是吓的两股战战,直接吓的尿了裤子——他们老板女儿要是真出事了,他们绝对完蛋了。

    陈立果没有再理会他们,走到了沈又菱失踪的地方,开始询问系统具体情况。

    系统之前就和陈立果报过一次沈又菱的身体状况,说她有点脱水,但没有受伤,应该只是在山上走丢了。

    陈立果道:“又菱在哪?”

    系统说:“离这里挺远的,我只能确定大致方位,你还得自己找。”

    陈立果说了声好。

    这时候老师们也都发现沈又菱不见了,开始一边报警,一边分出人手四处寻找。陈立果也没和他们打招呼,而是朝着系统定为的大致位置寻了过去。

    万幸的是现在是盛夏,就算是晚上温度也不会太低。不过脱水是个大问题,眼见着太阳越升越高,陈立果根本不敢耽搁。

    寻找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陡坡附近,陈立果总算是找到了一点踪迹,靠近陡坡的一颗小树上挂着几根破布条,看起来是被挂破的衣服留下的。

    陈立果在陡坡上面大声喊道:“沈又菱!!沈又菱!!!”

    片刻之后,陡坡之下传来了沈又菱带着哭音的回应,她哇哇叫着:“爸,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陈立果一听,心里憋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

    他道:“在这里等着,我马上下来。”

    沈又菱呜呜的哭着,开始释放心中的委屈和无助。

    这坡有些陡,坡上长着浓密的灌木,隐约可以在上面看到有人滑下去的踪迹。

    陈立果找了根木头当做手杖,一点点的顺着坡爬了下去。

    他一到下面,就看到了哭的满脸泪水的沈又菱,和一身狼狈的伊淮。

    “怎么回事?”陈立果皱眉。

    “是、是我非要出来看萤火虫。”沈又菱嗫嚅道,“结果……掉下来了。”

    陈立果走过去,检查了一下两人的情况,发现沈又菱只是有些轻微擦伤,反倒是伊淮,右腿居然断了。

    沈又菱哭的凄惨:“伊淮是为了护着我……对不起,我不该这么任性。”

    “好了,乖,不哭了。”陈立果这会儿没舍得责怪沈又菱,他擦了擦沈又菱的眼泪,道:“他在发烧,不能等了,又菱,跟着爸爸一起爬上去好不好?”

    “那伊淮呢?”沈又菱一边擦眼泪一边道。

    “我背着他。”陈立果道。

    二人就此说定,陈立果把伊淮背在背上,一手护着他,一手拄着手杖,然后慢慢的往坡上爬去。

    这具身体一直没有疏于锻炼,所以虽然有点艰难,但陈立果到底是把伊淮背到了坡顶。

    沈又菱一晚上没睡,又被吓惨了,本该没什么力气,可看到慢慢走在前面的父亲,她又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好像只要跟着她的爸爸,就什么都办得到一样。

    到了坡顶,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陈立果的手机才有了信号,他掏出手机给属下打了电话。

    沈又菱哇哇的哭着,抱着陈立果不肯撒手,她说:“我好怕,爸爸,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陈立果拍拍她的背,算是给了安慰。

    伊淮在昏迷之中,隐隐约约嗅到了一股檀香的味道,他感到自己被人背起,脸无力的贴在那人的背上。

    那人的声音很是好听,似乎正在低低的安慰谁。

    伊淮不由的想,若是这声音是在安慰自己,那该多好……他刚想到这儿,意识便朝着更深的黑暗沉了下去。

    等伊淮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他一边咳嗽,一边睁开眼睛,然后感到一双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

    “醒了?”就是这个声音,伊淮胸口一窒,扭头便看到了坐在床边的男人。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伊淮胸如擂鼓,口干舌燥,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男人似乎有些疲惫,眉头微微皱着,袖口还着泥土,但即便是这样的他,也高贵的好像童话书里的王子,多看几眼,都是亵渎。

    “想喝水么?”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认真的看着伊淮,伊淮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点点头。

    陈立果起身去给伊淮拿了杯水,把他扶起来喂他喝了。

    伊淮喝完水,这才有了清楚的意识,他道:“我在医院?”

    陈立果点点头,道:“我家又菱给你添麻烦了。”

    伊淮抿了抿唇,似乎又不知道该同陈立果说些什么。

    陈立果说:“饿了么?我给你准备了粥。”他有点心疼这小孩儿,年纪这么小就要撑起一个家,再看看娇生惯养的沈又菱,和他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伊淮喝着粥,对陈立果说了声谢谢。

    “这件事是因又菱而起,我会负责你生病期间的所有费用。”陈立果知道伊淮担心的问题是什么,所以先开口提了这件事,他道:“包括这个期间,你母亲的生活费。”

    伊淮咬着唇,很想拒绝,但他知道自己并没有拒绝的能力——他需要钱,太需要了。

    陈立果道:“好好休息。”

    他看着伊淮慢慢把粥和准备的小菜吃完,才提着饭桶出了病房。

    沈又菱还失魂落魄的坐在病房外的走廊里,看到陈立果出来,急忙问道:“爸爸,他怎么样了?”

    陈立果道:“腿断了,得养三个月。”

    沈又菱低低道:“我想进去看看他,又害怕……”

    陈立果也没安慰沈又菱,他道:“去看吧,看了早点回家。”

    沈又菱犹犹豫豫的进去了,不到十分钟就又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睛红了一圈。

    陈立果问她怎么了。

    沈又菱说:“他、他说他不怪我……还说这不是我的错……”

    陈立果淡淡的嗯了声,道:“回家。”

    回家之后,沈又菱就挨罚了。

    许久不用的藤条抽在她的小腿上面,她一边哭一边认错。

    陈立果说:“你哪里错了?”

    沈又菱哭的稀里哗啦,她道:“我、我不该任性。”

    陈立果又是一下。

    沈又菱抽抽噎噎,她道:“爸爸,爸爸,我错了!”

    陈立果说:“沈又菱,我告诉你,你错的最严重的地方,是你没有保护好自己,还牵连了别人。”

    沈又菱一脸迷茫。

    陈立果说:“你在家里任性,我可骂过你一次?”

    沈又菱抽泣几声。

    陈立果说:“若我以后不在了,护不住你了,你该怎么办?”

    沈又菱的心好像被人用力揪着,拼命的摇头,她说:“爸爸不会不在的,爸爸不会不在的。”

    陈立果伸手拍了拍沈又菱的脑袋,他说:“怎么就那么让爸爸担心。”

    沈又菱再也忍不住,转身死死的抱住了陈立果,哇哇的哭了起来。

    因为这顿打,沈又菱的腿肿了好几天,不过虽然她腿肿着,还是天天往医院跑,深怕少见一天伊淮。

    陈立果给伊淮和他妈都请了护工,反正他有钱任性,而且这也是沈又菱弄出来的事情。

    见沈又菱跑的那么勤快,陈立果还和她开玩笑,说:“伊淮和爸爸,又菱觉得哪个好?”

    “当然是爸爸了。”沈又菱回答的倒是很快,她搂着陈立果的颈子撒娇,“爸爸最好最好了,比伊淮还好十倍。”

    陈立果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小骗子。”

    沈又菱笑的甜蜜,她知道她爹肯定是知道了她的小心思,可她爹居然没有阻止她,还在帮伊淮,这简直就是梦里才能见到的场景。

    在伊淮病快好的时候,陈立果去找了他一趟。

    伊淮似乎没想到陈立果会来找他,表情略微有些惊讶。

    陈立果在他面前坐定,问道:“感觉怎么样?”

    伊淮点头:“好多了,可以出院了。”

    陈立果点点头,他道:“那个护工我付了一年的工资,在你腿还没有好的时候,可以照顾你和你妈妈。”

    伊淮抿着唇道了谢。

    陈立果又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着我做事。”

    伊淮一听,听着陈立果的提议愣住了。

    “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陈立果淡淡道,语气里没有轻视更没有敷衍,对待伊淮的态度不像对待孩子,而是像在同成年人对话,他说:“所以想询问你的看法。”

    伊淮说:“跟着你做事?”

    陈立果从怀中掏出一份资料,放到了伊淮的面前。上面完整的记录着伊淮这几年来过着的生活,做过的事。陈立果看完之后,不得不承认伊淮的确很有天赋。够狠,够聪明,又不至于太过无情。

    伊淮越看眉头皱的越紧,他道:“你调查我?”

    陈立果淡淡道:“你觉得我可能会让我的女儿同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来往?”

    伊淮手里捏着资料,不说话。

    陈立果说:“如果你也喜欢又菱,答应了也无妨。多一条路,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

    伊淮没说话。

    陈立果见状有些失望,他以为伊淮自尊心作祟,会拒绝他的邀请。

    哪知这小子下一刻就打破了陈立果对他的认知,因为伊淮认认真真的说:“如果我不喜欢伊淮,也能走上你的路么?”

    陈立果哑然,他笑道:“当然。”把未来的敌人,变成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将,陈立果并不觉得不可行。

    伊淮是个颗好苗子,把他丢在荒凉之地,他都能长得枝繁叶茂,也不知把他种在肥沃的泥土里,会长成什么模样。

    在伊淮出院不久后,陈立果又单独找他谈了一次,当然全部是背着沈又菱的,沈又菱若是知道陈立果找伊淮谈话,也不知道会谎成什么样子。

    陈立果承诺负责伊淮直到大学的学费,还包括他母亲的医药费,母子二人的生活费,这笔费用在伊淮工作之后再慢慢偿还,陈立果也未刻意规定期限。

    陈立果对伊淮的原话就是:“你可以现在就开始跟着我学,也可以大学之后再来我旗下工作。”当然,这其实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

    陈立果本来以为伊淮会选择后者,因为他学习成绩其实很好,看得出是个认真读书的。哪知在听了这话后,伊淮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陈立果有些疑惑,但到底是没有追问到底为什么。

    伊淮和陈立果谈话的地点,是在饭桌上,他一开始有些紧张,但很快就融入其中,甚至能询问到一些比较重要的细节。

    在和陈立果说话时,伊淮的眼睛一刻也没有从陈立果身上移开。他觉得眼前的男人,真是要命的好看。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说话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但却能够让人专心倾听,皮肤白皙,看得出生活养尊处优。鲜红的嘴唇微微动着,正在吐露语句,还有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伊淮的喉咙轻轻的动了动。

    “怎么了?”陈立果发现伊淮在走神。

    “没事。”伊淮哑声道,“有点紧张。”

    陈立果笑了笑:“不必紧张。”他伸手取了汤勺,慢慢的往自己的碗里盛汤。

    伊淮的目光又移到了陈立果的手上。

    陈立果的手修长,白皙,食指之上带着一枚风格简洁的白金戒指,伊淮看着那双漂亮的过分的手,神色越发的恍惚。

    陈立果感觉伊淮状态有点不对头,他抿了一口汤,道:“怎么了?”

    伊淮垂头:“没事。”

    陈立果只当他还是个孩子,到底是有些放不开,他道:“慢慢习惯便好。”

    陈立果当伊淮是个孩子,事实上伊淮比沈又菱还大一岁,已经十六了。生活的磨砺又让他格外的早熟。

    吃完饭后,陈立果驱车把伊淮送回了家。

    他看着伊淮进了家门,才转身回去。

    当天晚上,伊淮就做了个梦。

    他梦到了不该梦到的人——沈煜城。这个男人,在梦境中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然后薄唇轻启,叫着他的名字:“伊淮,伊淮。”

    伊淮燥热难安,他说:“沈煜城。”

    沈煜城走过来,坐到他的身边,然后用那双修长白皙的手缓缓褪去了他自己的衣物。伊淮看到了他白皙的胸膛,修长的双腿,还有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明晰的部位。

    “我好热。”沈煜城苦恼的撒娇,“你帮帮我。”

    伊淮咽了咽口水。

    沈煜城慢慢把头伸过来,吻主了伊淮的唇,然后道:“占有我。”

    一梦醒来,裤子里一片潮湿,伊淮听着屋里风扇嘎吱嘎吱的旋转着,用手臂遮住了脸,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产生这种念头……

    陈立果完全不知道伊淮的纠结,还在和他家系统过着养老一般的日子。

    沈煜城在沈家积威已久,平时他的手下见着他就要低头,连他的脸都不敢看一眼——更别说以下犯上了。

    哦,那个以下犯上的阿宏已经被灌水泥沉进海底了。

    陈立果深深的感到了系统的阴险,他坐在自家酒吧喝酒的时候,连倒酒的小妹儿手都在抖,抖的陈立果看了都心痛。

    但是如果陈立果叫她下去,她绝对会哭着认错——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陈立果:“系统,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系统说:“陈立果你这不是过的挺好么?”

    陈立果说:“……没有性生活的我不如一条咸鱼。”

    系统立马改口:“陈咸鱼你这不是过的挺好么。”

    陈立果:“……”他要把这个系统炸了。

    但也许是陈立果的怨念太深,也许是今天酒吧人流量太大,在他喝着闷酒的时候,居然真的有人来找他搭讪了。

    搭讪的还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笑眯眯的问陈立果是不是一个人。

    陈立果还未说话,一直在旁边偷窥的酒吧负责人带着几个人就冲了出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明明冷气开的这么足,酒吧负责人额头上全是冷汗,他说,“请您不要打扰这位先生。”

    陈立果:“……”他的手下也善解人意的过头了……

    系统:“嘻嘻嘻嘻。”

    陈立果头疼欲裂。

    被阻拦的那个男人皱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情我愿的事情还轮得着你们废话?”

    那酒吧负责人偷偷的看了眼陈立果,发现他面无表情的正看着这边,也不敢再废话,手一挥,身后的几个大汉就上千捂住了这人的嘴,硬生生的把他从酒吧里拖了出去。

    陈立果:“……”大兄弟,你这种做事方法,是会被老板开除的。

    把那人拖出去后,隔了一会儿负责人才过来,对着陈立果道歉道:“实在是对不起啊,老板……”

    陈立果淡淡的嗯了声。

    负责人强笑道:“老板您继续玩儿,我就不打扰您了。”

    陈立果这次连嗯了都没嗯,一个眼神都没给负责人。

    负责人出去后,差点哭出来,他说:“老板生气了!”

    旁边的马仔一脸茫然的问老板为什么生气。

    负责人咬牙切齿道:“还不是那个不长眼的……”他说着朝陈立果坐着的地方望了一眼,然后心中居然对刚才那个被赶出去的客户生起了几分同情。

    虽然陈立果专门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可依旧引人注目,他光是坐在那里就让人止不住的想要探寻。虽然大部分人会因为他冷淡的气质望而却步,可却也有喜欢挑战的人愿意前去碰碰运气。

    负责人能做的,就是在这些去碰运气的人去之前,把他们给拦下来。

    负责人看着周围蠢蠢欲动的人们,心中在泣血,他很想对自家老板说,老板,求你去包间吧,不然我还得拦下多少人啊。

    好在陈立果的心情似乎因为刚才的事情受到影响,在下一个人过来之前,就站起来往外走了。

    负责人心中一松又莫名的有点失望……

    陈立果出了酒吧,没急着上车,而是在外面点了根烟。

    他上身穿着黑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卡其裤,虽然穿着简单,但却分外吸引人的眼球。

    往酒吧里走的男男女女,只要注意到了陈立果,都不免往他在的地方多瞅几眼。

    陈立果抽完一根烟,熄灭丢了垃圾桶,正准备去开车,眼前却出现了一只手。他扭头一看,发现是个外国人。

    这外国人一头亚麻色的短发,阔眉深目,长得非常英俊,他笑道:“你好。”

    陈立果面无表情,没有回话。

    “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你喝杯酒?”这人的中文说的有些别扭,脸上的笑容倒是十分灿烂。

    陈立果懒懒道:“没空。”

    那人恬不知耻道:“我叫安格斯,那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陈立果道:“永远没有。”他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自称安格斯的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陈立果冷冷的看过去:“放手。”

    他本以为安格斯会继续拉着,结果他这话一出,安格斯就一脸无辜的放了手,他道:“别那么凶嘛。”

    陈立果瞅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拿出车钥匙开了车门。

    哪知他正准备往里面坐,那个安格斯居然直接朝他扑了过来,陈立果大惊,一脚踹过去。

    安格斯显然也练过,他躲开了陈立果的一脚,脸上还是笑嘻嘻的——直到陈立果掏出了枪。

    安格斯当场就傻了:“你们c国不是禁枪吗?”

    陈立果用枪在他脑袋上顶了一下,冷笑道:“c国还禁止杀人呢,你说我会不会一枪崩了你。”

    安格斯哑然,这才知道自己是踢了铁板,他以为的柔弱玫瑰花,原来是朵霸王花。

    陈立果重重的用枪托砸了一下安格斯的头,看着他踉跄坐在地上,他道:“上一个敢这么对我的人,坟头草已经五米了。”

    安格斯:“……”

    陈立果说:“你胆子很大。”——我喜欢。

    安格斯尴尬的笑:“误会,都是误会。”

    陈立果冷漠的说:“滚。”

    安格斯赶紧起身,连滚带爬的走了。

    陈立果看着他的背影,留下了一滴哀伤的泪水:“这人太弱了,不行。”

    系统说:“你会发现全世界都太弱了。”

    陈立果:“……”这辣鸡系统用心何其险恶,何其歹毒啊啊啊啊啊。

    系统继续说:“宝贝,在这个世界,你是最强的,嘻嘻嘻嘻嘻。”

    陈立果:“……”干你爸爸。

    他气呼呼的上了车,心中满是委屈,眼泪含着泪水,一路绝尘回家。

    到家之后,赶紧进浴室里哭了一场。

    陈立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哇哇大哭:“我不要嘛,我不要嘛,人家不要这样嘛。”

    系统冷漠的好像刚才的陈立果,他说:“呵,我给的,你都得要。”

    陈立果:“……”这辣鸡系统最近又在看什么奇怪的剧,怎么说话风格越来越奇怪了。

    这一天,陈立果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这种打击使得他好几天都没什么精神,甚至在听手下汇报工作的时候,都差点没睡着。

    手下看着自家手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睛的老大,又开始浑身冒汗,脑子里疯狂的转——回忆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然后被吓的把鸡毛蒜皮的错误全都给陈立果汇报了。

    陈立果听完就挥手叫他出去。

    手下抖着胆子说:“沈老大,您要注意身体啊。”

    陈立果没精神说:“嗯,最近天气太热。”

    手下道:“对对对,就是太热了。”

    陈立果不太喜欢吹空调,他一吹空调就不舒服,要不是最近事情有点多,他早就带着沈又菱出国避暑去了。

    “下去吧。”陈立果道,“商场租金的事情,给雨航那边回个时间,面谈。”

    “好的。”手下战战兢兢的走出来,关上门后长舒一口气。

    站在外面守门的人见了,小声道:“怎么出这么多汗?”

    手下道:“最近头儿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我真的是吓的要死,还以为他要掏枪崩了我呢。”

    “嗯。”另一人道,“那天听说头儿在酒吧里遇到了不长眼的……之后几天心情都不大好。”

    “哎哟。”手下一脸卧槽,“这真是,小鬼遭殃。”

    于是,沈煜城讨厌同性恋的传闻,在道上传的愈演愈烈。
  • 背景:                 
  • 字号:   默认